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梦靥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跟自己同时间开口。

    一时间。

    空气再次沉默。

    而薄砚祁听着顾乔的话,什么叫做以后我会注意的,你他妈的注意什么啊,自己也是有病,听着管家说冷思薇来了去了洗手间

    就想着跑过来跟她解释昨晚上的事情,昨晚他喝醉了。

    也不知道冷思薇自己一个人来薄家,爷爷奶奶有没有说什么,他模模糊糊的记得手机一直在响,他心烦的很,就把手机扔给了

    一个女侍应生让她接。

    薄砚祁看着眼前女人精致的侧脸,她很安静,咬着唇不吭声,男人皱眉,草,这个女人不会是误会了吧!

    薄砚祁从兜里摸出一根烟,含在嘴里,又摸了一下没有找到打火机,他看着冷思薇,一字一顿,“我、说、我、昨、晚、喝、醉

    、了!”

    顾乔点头,一幅她明白了的样子。

    然后,后腿了一步,跟他保持距离,顾乔想的是,要是这个男人因为她给他打电话了,所以不高兴,发了火,她也好躲一下不

    是。

    就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薄砚祁看着她这个动作,瞬间不悦,妈的他是洪水猛兽吗?至于这么害怕吗?他沉着脸,“我昨晚上醉了,手机没电了。”

    顾乔依旧是点头,轻轻‘嗯’着声,将头低的很低。

    薄砚祁看着她,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脑子有病过来找冷思薇解释。

    看着她那一幅恨不得离自己远远的样子心里就有火腾的窜起来。

    顾乔听着耳边一声响,薄砚祁摔门走了,她抬起头来,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伸手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走出了洗手间。

    晚上薄老先生看着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心里高兴,多喝了一杯酒,薄老太太也没有劝他,餐厅里面,每个人的面前都露出笑意

    ,但是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世界。

    薄砚祁给‘冷思薇’剥好了龙虾,放在她的碗里。

    薄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

    顾乔转过头,看着男人修长的手指动作干净的剥着虾,仿佛在雕刻优美的艺术品一般。

    没有人知道,她对海鲜过敏。

    顾乔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吃了。

    有的时候,明明知道眼前的路布满阴暗荆棘,但是仿佛只要有一点点阳光落下来,都会给人带来无穷的希望。

    是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东西。

    她记得很小的时候。

    妈妈带着她离开了冷家,租了一间小小的屋子,领了顾时安,那个时候,很穷。

    顾时安生日的那天,妈妈做了油焖虾,顾乔吃了几个,晚上过敏浑身起红点,幸好吃的少,没有发烧,但是医生叮嘱过,不能

    再吃海鲜一类的,要不然严重了会窒息。

    当时是住在四合院里面,邻居家看到顾乔就冷嘲一声,说她不是富贵命。

    好不容易吃一点好的东西就不舒服。

    妈妈当时就跟那家人吵起来了,顾乔觉得,说的很对,命运有的时候,就是弄人。

    她明明才是冷家的大小姐,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她遇见了薄砚祁,薄砚祁却认不得她。

    世事无常,不堪琢磨。

    吃完了晚饭。

    薄云书拉着顾乔出去散步,顾乔应允了,薄云书的脸色不大好,两个人散着步,彼此都没有开口。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心事,顾乔也有,所以她理解薄云书,十一月出的天气有些凉了。

    晚风吹过。

    地面上是银色的月光。

    两人回到薄家已经是10点了。

    薄老太太见一家人团聚,就提议让薄砚祁跟冷思薇今晚留下了住,薄砚祁向往常一样说听她的。

    顾乔点头。

    晚上睡觉的时候。

    顾乔躺在的一侧,她犹豫了好一会儿,听着浴室里面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她看着床头开着的一盏温柔的灯光。

    想到这个男人的脾气,顾乔还是选择关上灯。

    刚刚关上灯没有几秒,薄砚祁推开浴室的门走出来,男人擦了擦头发,擦到半干,也没有吹。

    动了一下胳膊,他微微的皱着眉,肩膀上传来一抹伤口沾到水之后的刺痛,肩膀上的那到齿痕已经结痂了,虽然疼,但是这一

    点疼痛对于薄砚祁来说,就跟被蚊子咬了一样。

    男人走到床边,视线模糊,看着了一眼躺在另一侧接近床边缘的女人,冷嗤了一声,至于离得他这么远吗?

    这个女人见到他的时候永远都是低着头,就算他凶她,她都只会说,‘薄先生对不起’一开始,薄砚祁以为她是那种贪婪无知在那

    一方面放得很开的女人,但是这几个月,薄砚祁慢慢的发现。

    这个冷思薇好像跟调查到的不一样。

    她的性格很软,胆子也小。

    他不知道她在国外的时候生活多么的乱,但是在他的床上,她生硬而清纯,在他面前哭的时候他心里有一种控制不住自己,想

    要把她揉进身体里面的疼惜。

    要么,是资料有误,要么就是这一切都是冷思薇装的,装的清纯青涩的样子,欲擒故纵,目的就是骗取他的注意力。

    顾乔是被噩梦惊醒的。

    黑暗包裹着她。

    顾乔坐起身,后背全是冷汗。

    她险些尖叫出声。

    梦境中,她被关在黑色的仓库里面,很多人在哭泣,在尖叫,她被人捆绑住双手,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喝水了,那些绑匪

    手里拿着刀,把一个小男孩拖了出去,捅了几刀,骂骂咧咧的说不给钱就这个下场,接下来,绑匪又走进来,目光落在她的身

    上——

    顾乔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她想要打开灯,想驱散眼前的黑暗。

    那些小时候模糊的记忆窜入她的脑海,往她记忆最深处钻去,对于这一些记忆,她记不清楚了,只是听妈妈说过几句。

    但是没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记忆随着黑暗一同包围着她,还有那可怕的梦靥。

    顾乔觉得口渴。

    她下了床,披上一件衣服,走出卧室。

    顾乔走到楼下,接了一杯水,一口气喝干净,她来到阳台,打开灯,坐在躺椅上,光明驱散了黑暗,却驱散不了她心底的阴霾

    。

    在阳台坐了一会儿,顾乔不想回卧室,她害怕在作噩梦,但是漫漫长夜,顾乔还是站起身,回到了卧室。

    躺在床上,顾乔打开灯,将光线开到最暗,她闭上眼睛,这一夜其实没有怎么睡着,所以第二天天色一亮她就醒了。

    关上灯,看着身侧男人的脸,错落中分的发丝,一张轮廓英俊分明的脸,唇线清晰,即使睡着了,也有一种让她望尘莫及的感

    觉。

    她看着他。

    伸手想要替他拨一下额前的发丝。

    但是下一秒,男人却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