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薄先生,你不要再把我认错了
    顾乔没有出声。

    她握着手机的手慢慢的绷紧,手指关节因为紧张用力而泛着苍白,她的心很乱。

    很慌。

    这个男人是知道她了吗?

    他怎么会跟星星在一起。

    他知道星星了吗?

    她不敢出声。

    那端,薄砚祁没有听到声音,看了一眼星星,“星星,你确定这是你妈咪的手机号吗?”

    星星点着头,凑上前,“妈咪..星星好想你啊妈咪我跟这位很帅的蜀黍在一起,妈咪不要担心星星”

    顾乔握着手机,掏出钱来放在桌面上,也不等老板娘找零,她就匆匆走出了面馆,听到那端女儿的声音,顾乔的眼泪一瞬间流

    出来。

    星星没有事就好。

    星星喊他叔叔。

    那么,薄砚祁并不知道,星星就是他们的女儿。

    顾乔不敢出声,她怕自己的声音会被薄砚祁认出来,挂断了电话,她编辑了一条短信。

    “先生,请问你跟我女儿现在在哪?我不方便赶过去,我让我的朋友过去接我女儿,谢谢你。”

    她稳住心神,删了又删,最后按下发送。

    薄砚祁不悦她就这么挂掉了电话,也不出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孩子也太不负责任了吧,看到星星软萌的样子,薄砚祁想,这

    要是他的女儿,他一定把小家伙宠上天。

    “蜀黍.我妈咪呢。”

    星星眨着眼睛。

    薄砚祁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他打开,是一条短信,是刚刚顾星星的妈妈发来的,男人微微的皱了皱眉,刚刚这个女人并没有

    说话,现在倒是发了一条短信来。

    难道是不会说话..

    他正想问星星,但是又怕这么问太唐突了如果真的不会说话他这么问岂不是给人的伤口上撒盐吗?

    薄砚祁将酒店的地址发了过去,开车带着星星回到了酒店。

    那端。

    顾乔接到了短信之后立刻给李静月打了电话,说着找到星星了,让李姐跟陈哥按照地址上找过去,顾乔也打车赶到了雅格豪特

    酒店门口。

    她离这里比较近,打车很快就到了。

    等了十来分钟,李静月跟陈宏楚匆匆的赶过来,“顾小姐,我们快上去吧,星星一定等急了,你是怎么找到星星的,星星怎么会

    在这里呀”

    这么高档的酒店,荔城最昂贵豪华的酒店。

    没有之一。

    李静月也只是来帮朋友代班的时候来过几次,在这里做清洁工作。

    顾乔没有上去,“李姐,你跟陈哥上去吧,我.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李姐关心的问,“顾小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奔波了一天,昨晚上也没有睡,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李姐,这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解释,你快跟陈哥上去吧,如果如果那个男人问起我来你就说,我是在云城工作,一般只

    有过节的时候回来。”

    李静月点头,拉着陈宏楚急忙走进去,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星星,一晚上没有见到星星,他们两个着急坏了。

    ——

    欧式风格的总统套房。

    顾星星趴在沙发上玩着玩具,蜀黍给她买的,薄砚祁坐在另一边陪着她,向衡敲门走进来。

    “薄总,门外有一个叫做李静月跟陈宏楚的人来找星星小姐,说是星星小姐的阿姨跟叔叔。”

    顾星星抬起头来,鞋子也来不及穿,光着小脚丫跳下沙发,“李姨姨,陈叔叔”

    薄砚祁将她抱起来,“穿上鞋在出去。”

    他弯腰将她放在沙发上,给小女孩穿上鞋,向衡打开门,李静月跟陈宏楚走进来,顾星星跑过去,扑在了李静月的怀里,“姨姨

    。”

    李静月激动的把小女孩抱起来,“星星,可算是找到你了,你把我们都吓坏了,幸好你没事。”

    星星乖巧的说,“我在过马路的时候摔倒了,手磕破了,是蜀黍把我送去医院,蜀黍特别好”

    李静月这才看向了站在客厅的这个男人,高贵英俊,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卓尔不凡,她急忙说道,“谢谢这位先生。”

    薄砚祁看了一眼李静月然后看了一眼陈宏楚,走了过来,“顾星星的妈妈呢?”

    李静月心里惊讶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位先生真的会问这个问题,想到顾乔说的,“星星的妈咪在云城工作,基本上只有逢年过节

    的时候才回来。”

    顾星星伸出手,想要让薄砚祁抱抱,男人伸手摸了一下小女孩细腻的发丝,“星星,记住了,以后不允许自己一个乱跑了。”

    李静月跟陈宏楚再次的道了谢,抱着星星离开了,薄砚祁的心里有些不舍,抬手揉了一下眉心,他打开酒柜取出一瓶红酒,到

    了一杯,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这是怎么了。

    舍不得这个小家伙。

    ——

    顾乔紧紧的抱着星星,将脸埋在小女孩的肩膀上,星星抱住她的脖颈,“妈咪,妈咪,是是不是哭了啊,是星星不好妈咪不要哭

    了好不好。”

    顾乔是真的怕。

    当她知道星星不见了的时候,整个都慌了。

    回到荔城的家里。

    顾乔一直抱着星星没有松手,李姐跟陈哥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陈哥去检查儿子的作业去了,李姐在准备晚餐。

    找了星星,一家人都很高兴,李姐出去买了排骨,做了红烧排骨,还做了很多星星喜欢的点心。

    吃了晚饭。

    星星在看电视。

    顾乔拿着手机去了阳台,她看着手机上男人的号码,微微出神,李姐走了过去来,“顾小姐。”

    “顾小姐,你跟那位先生..是不是认识啊我带星星走的时候,那位先生果然问起你来了,我按照你叮嘱的说了。”

    顾乔并没有隐瞒,她将阳台的门关上,低低的开口,“他是星星的爸爸”

    秘密一直压在心口。

    她也想找一个人倾诉。

    李姐惊呼,“天哪,顾小姐..”

    顾乔叹了一声,对李姐说道.“这件事情不能让星星知道了。”

    李姐没有多问什么,点头。

    ——

    晚上的时候,顾乔搂着星星,跟她讲故事。

    故事讲完了。

    小家伙还是没有睡意。

    “星星,你跟那位叔叔,是怎么认识的,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提起那个漂亮叔叔,星星眯着眼睛笑,“我在过马路的时候摔倒了,手磕破了,那个蜀黍就带着我去医院,妈咪,漂亮蜀黍特别

    好。”

    “那你喜欢那个叔叔吗?”

    “喜欢!”星星重重的点头。

    顾乔笑了,给星星盖好被子,“星星,睡吧。”

    “妈咪,我以后还能看见那个漂亮蜀黍吗?”

    “妈咪也不知道,妈咪知道,如果星星再不睡的话,明天早上上学就要迟到了。”

    星星睡着了之后。

    顾乔坐起身,她看着女儿安静稚嫩的睡颜,伸手轻轻的抚着小家伙的额脸。

    夜深,她睡不着。

    还有七个月。

    还有七个月..

    她就可以离开他了。

    七个月的时间,短暂而漫长。—

    顾乔原本打算第二天下午就离开荔城的,但是她实在是舍不得星星,想要多陪着星星待几天。

    就给李婶打了一个电话。

    李婶见顾乔在荔城,说道,“少奶奶,你朋友的事情怎么样了,少爷也在荔城没有回来。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找少爷。”

    李婶觉得,既然少爷跟少奶奶都在荔城,说不定碰上了两个人单独相处一下,培养感情也好。

    顾乔说好,就挂了电话。

    她也想多在荔城陪在星星身边。

    上午。

    顾乔带着星星去买衣服。

    童装区。

    顾乔挑了一件橙色的羽绒服给星星换上,毛绒绒的帽檐衬着小女孩脸颊粉嫩圆润,导购拿出手机,忍不住给星星拍了一张照片

    ,“太可爱了,告诉阿姨,叫什么名字啊。”

    “阿姨我叫星星。”

    星星说着,对着镜头比了一个v,顾乔在一边笑,她又挑了一件粉色的外套,付了钱,抱着星星离开。

    “妈咪,我们去楼上逛逛吧。”

    三楼是女装区,顾乔带着星星逛了一圈,走进了一家自己装修风格比较合自己眼缘的店。

    “这位小姐,我们店里来了很多当季新款,您的肤色白皙,非常适合这一件湖蓝色的连衣裙。”

    顾乔看着导购拿着的这件衣服,星星抓住了她的衣角,甜甜的笑,“妈咪,这件好看。”

    导购微笑着说道,“小朋友眼光真好,这件衣服特别适合你妈咪。”

    “砚祁,我们去这一家店看看吧——”

    身后传来一道女人的嗓音,顾乔一怔,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反映,抱起了星星,一把接过衣服,直接大步走向试衣间。

    关上试衣间的门。

    顾乔一颗心狂跳不止。

    蒋映初挽着薄砚祁的手臂走进店里,两名导购立刻微笑着迎上来,蒋映初拿起一件淡紫色的冬款长裙,“砚祁,你看这一件怎么

    样。”

    男人说,“你喜欢就好。”

    蒋映初挽着男人的手臂,“那你喜不喜欢。”

    男人笑,“嗯。”

    试衣间里面。

    顾乔眼底闪过一抹受伤,她捂住了星星的嘴,她看着星星,嗓音轻轻的道,“星星,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

    星星点头。

    “十分钟之内,我们..比赛看谁能够坚持不说话。”

    小孩子对于游戏类的都很感兴趣,顾乔说完之后,星星就开始进入游戏状态,抿着唇不说话。

    顾乔松开了手。

    她叹了一口气,听着外面男女交谈,她有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一直静静的等待,等到外面交谈的声音消失了,十分钟也过去

    了。

    顾乔先开口出声,星星说,“妈咪我赢了!”

    顾乔笑,抱起了星星,打开门走出去。

    导购a对导购b兴奋的说道,“刚刚那个女的好像是那个当红的明星哎,带着墨镜口罩我也认出来了,就是她!”

    导购b说道,“我看着也像啊,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很多,尤其是她旁边的那个男人,天哪太帅了秒杀一切小鲜肉。”

    导购a,“那个男人不就是蒋映初背后那个神秘总裁吗?天哪,他们两个也太般配了,简直配一脸!”

    顾乔拿着衣服走过去,“把这件衣服包起来吧。”

    即使一遍遍的告诉自己,自己跟薄砚祁本来就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但是心里,还是难受。

    ——

    夜色正浓。

    已经八点多了,李姐还没有回来,陈宏楚说要去接她,顾乔站起身,“陈哥,我去吧。”

    陈宏楚腿脚不方便,点了点头,“行,你去吧。我在家等着。”

    顾乔租住的楼房跟李姐家是对门,往日里顾乔不在荔城的时候,都是李姐带着星星住在顾乔的家里,而陈宏楚带着儿子小枫住

    在另一家。

    顾乔叮嘱了星星几句,让她早点睡,听陈叔叔的话,然后就拿着车钥匙走出去了。

    ——

    薄砚祁送蒋映初来到四季酒店。

    蒋映初煮了一杯咖啡给他,“砚祁,你尝尝,我煮的黑咖啡,我知道你不喜欢放糖。”

    薄砚祁喝了一口,他不喜欢甜腻的味道,咖啡也是,不喜欢放一点点糖,这种苦涩的味道,会让他清醒。

    男人喝了一口,随即放在桌上。

    “映初,明天我回海城,你在这边拍摄如果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

    “嗯。”蒋映初坐在男人身边,笑靥如花,“砚祁,上次那个小女孩的爸爸妈妈找到了吗?”

    “找到了。”

    “那个小女孩真可爱。”蒋映初看着男人又喝了一口咖啡,眼底闪过笑意,既然薄砚祁这么喜欢小孩,只要她怀孕了,薄太太的

    位置还不就是她的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咖啡喝了一半。

    窗外闪过雷鸣。

    下起了大雨。

    薄砚祁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拿过大衣站起身,“映初,我先回去了。”

    蒋映初看着男人平静无波的脸色,咬着唇,药效怎么还不发作,她攥住了男人的手臂,“下大雨了,砚祁,等一会儿再走吧。”

    男人说,“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拍戏,我就不打扰你了。”

    蒋映初没有办法,但是又不甘心。

    薄砚祁离开之后,蒋映初开车跟在身后。

    她不敢跟的太明显,薄砚祁认识她的车子,所以蒋映初只好先停在一边的马路上,拿出手机给纪露露打电话,“露露,怎么回事

    啊,你不是说这个药效很强劲吗?怎么到现在了,一点点反映都没有,你别给我假的吧。”

    “怎么会,这个药我是拖了东哥才拿到手的,跟市面上那些普通的催情药不一样,薄砚祁是什么人,你在等等。”

    ——

    已经是十月底的天气。

    但是男人的背后沁出一层汗,他紧紧的握紧了方向盘,喉结滚动,一股热量,渐渐的蔓延全身。

    薄砚祁打开了车内空调,凉意并没有驱散他体内逐渐上升的温度,反而觉得越来越热。

    汗珠不断的沿着男人深邃俊朗的五官滑下来,他狠狠的摇了摇头,一脚猛地踩下油门,飞快的往酒店的方向驶去。

    薄砚祁并没有喝酒,但是此刻,却有一种醉酒后的迷离涌上脑海,还有让他几乎是无法控制的浴火侵蚀着他。

    他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手臂上青筋凸起。

    男人隐约的察觉到了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来不及让他仔细的想,滔天的浴火铺天盖地的涌来。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

    薄砚祁打开车门下了车,一只手紧紧的扶着车身,他极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极其强烈的浴火狠狠的侵蚀着他的理智。

    顾乔远远的就看见薄砚祁的身影,她咬着唇,想要躲开,但是她看着男人扶着车身,慢慢的弯下腰,似乎并不舒服的样子。

    顾乔犹豫了片刻,还是下了车。

    走了过去。

    “薄先生,你没事吧。”

    薄砚祁拿着手机,正准备给向衡打电话,让他找一个干净的女人过来,就听见一道细细软软的嗓音。

    像极了冷思薇的声音。

    顾乔扶起了薄砚祁,触手只觉得他皮肤滚烫,在看男人的脸,带着不正常的红色,她还没有开口询问,就落入了一个滚烫炽热

    的怀抱,男人的吻压了过来——

    “薄先生——”

    顾乔挣扎着,男人炙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呼吸急促异常,顾乔隐约的察觉到了什么。

    但是唇瓣被堵住,男人一手打开门,抱着她将她扔进了车里,顾乔大口喘息着,借着这个空档,“薄先生,是我!你怎么了。”

    男人的眼底带着不正常的猩红,喘息粗重,意识已经被吞噬了,喉结剧烈的滚动,嗓音沙哑,“我会给你钱的。”

    顾乔咬着唇,又是这一句话

    不不要——

    “薄先生,你清醒一点,你看看我,我是冷思薇,薄先生——”对于男人的侵犯,顾乔抗拒着,她不想在他不清楚的情况下跟他

    发生关系了,有过这样一次就够了。

    四年前的那一次,够了。

    男人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将她所有的话都吞噬,顾乔挣扎无果,狠狠的咬下牙齿,顿时,血腥味在两人的唇齿间蔓延。

    薄砚祁并没有松开她,血腥的味道反而更加激起了男人心底想要征服的念头,他疯狂的吻着她,顾乔发麻,她没有任何反抗的

    余地,双手被男人紧紧的握住。

    顾乔眼底涌上泪水,车厢内没有开灯。

    很黑。

    汗水从男人滚烫的脸上滑落,落在了她的脸上,灼热。

    他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在熨烫着她,顾乔浑身颤抖,她开始剧烈的挣扎,他们是夫妻,

    如果说,让她旅行夫妻的义务。

    她不会拒绝。

    但是,她不想在他不清不楚的情况被他要。

    泪水滚出眼眶,没入发丝,薄先生,是我,你看清楚好不好,是我啊。

    她今天晚上出来接李姐,车内开着空调,她并不冷,所以只是穿了一件毛呢裙子,此刻,极其方便男人的侵犯。

    被占有的疼痛让她整个人痉挛,她咬着唇不想发出声音来,是委屈,也是怨恨,她想到四年前,泪水不断的从眼角滚落。

    空气里,染上了旖旎的气息。

    唇齿间是血腥味弥漫。

    男人的吻,霸道而带着掠夺。

    只有泄欲一般的夺取。

    很疼,她很疼。

    薄砚祁似乎也不舒服,身上的浴火几乎将他焚烧,女人只是暂时的缓解了他,他眼前黑影重重,几乎看不清东西,只是听见女

    人呢喃哭泣的声音。

    他控制不住自己,心跳加速仿佛要冲出胸膛,冰火两重天强烈侵蚀着他的感官,他几乎是低吼一声。

    顾乔抬起头来,解开了男人的衬衣,狠狠的咬上了他的肩膀,薄先生,你要记得是我。

    是我咬了你。

    不要在不记得我了。

    疼痛让男人短暂性的清醒了一秒,他看着面前的女人,身后擦了擦她眼角的泪水,神情一瞬,“冷思薇”

    顾乔一颤。

    他喊她的名字吗?

    但是只是一秒钟,薄砚祁的眼底就重新被浴火所覆盖。

    不知道过了过久。

    顾乔听见了男人均匀的呼吸声,她慢慢的坐起身,看着已经睡着了他,她伸手摸了一下男人的脸,依旧的烫,但是已经没有之

    前那么的灼热。

    仿佛要把她燃烧。

    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握住了男人的手,在他的手心里面写下了一个‘乔’字。

    顾乔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一瞬不瞬的看着男人俊美的脸,忍不住伸手,抚上了男人的脸,手指勾勒着他深刻英俊的五官,他

    呼吸的气息,落在了她的指尖上。

    她抚着他的眸,感受着他睫毛轻颤的力量。

    轻轻的刮着她的掌心。

    这一双眸,睁开的时候平静无波,清冷深渊。

    她害怕,却沉迷。

    抚平自己的衣服,顾乔看了一眼时间,上面李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来了一条消息,说领班训话,可能要在晚一点,让她先走不

    要等。

    先走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车厢内光影模糊。

    顾乔打开车门。

    转身看了一眼薄砚祁,想了想,解下手链,放在男人的手心里面。

    这一条手链,是妈妈留给她的,顾乔放在荔城的家里,回来的时候才找出来带上。

    薄先生,你不要把我认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