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她要去荔城
    医院里面,医生给顾星星的手臂上涂了药水,薄砚祁一直抱着小女孩。

    蒋映初站在一边,面上一直对小女孩保持关切的微笑。

    但是心里都要气炸了!

    都是这个小女孩耽误了她跟薄砚祁晚上一起用餐的时光。

    薄砚祁看了一眼腕表,已经下午6点多了,他对蒋映初说道,“映初,今晚大概不能陪你一起用餐了,我在这里陪着顾星星等她

    的爸爸妈妈来,我让人先送你回去吧。”

    蒋映初善解人意的笑,“砚祁,我陪你一起等吧,我也不放心这个小朋友一个人在这里。”

    过了十来分钟。

    蒋映初的手机响了,是经纪人纪露露的打来的。

    蒋映初走到一边接了。

    “映初,你在哪呢,你让我给你准备的药我给你准备好了.我托了东哥给弄得,这种药效特别猛,你可悠着点.”

    蒋映初急忙捂住了手机,生怕纪露露的声音被其他人听到。

    她看了一眼薄砚祁,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而是专心的陪着那个小女孩,她对手机那段说道,“露露有通告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下次可不允许这样了。”

    挂了电话,蒋映初看着薄砚祁,“砚祁,露露突然告诉我说临时有个通告,我得过去一趟。”

    薄砚祁让司机送她。

    诊室里面,小女孩软软的趴在薄砚祁的怀里,打了一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蜀黍,刚刚那个王后是你的女朋友吗?”

    薄砚祁宠溺的捏了一下顾星星的脸,“什么王后?”

    “就是毒死白雪公主的王后,那个漂亮的阿姨就是。”星星很严肃的说,“王后特别特别坏。”

    男人笑,只觉得眼前的粉团子可爱极了,毕竟是小孩子的童话故事而已,“你还有没有家里人的手机号码,爸爸妈妈的?”

    都一个多小时了,小女孩的爸爸妈妈也没有来。

    太不负责任了。

    顾星星想了想,摇了摇头,妈咪的手机号她当然记得,但是妈咪在别的城市呢,可是李姨姨的她背不下来,只能背下来家里座

    机的号码。

    薄砚祁拿起手机,再次的播了一个座机的号码,那端没有接通,男人眉心皱了起来。

    ——

    顾乔去图书馆买了不少关于服装设计的书,还买了几本时尚刊物,其中就有顾乔在荔城工作所在的《时尚都市n9》杂志,如果

    不是因为代替冷思薇嫁给了薄砚祁,顾乔会一直在杂志里面工作。

    她负责的是服装设计与搭配一方面,主编对她挺好的,当初四年前她大学并没有毕业,就生下了星星,四处找工作,只有《时

    尚都市n9》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

    夕阳落下。

    顾乔回到了银枫别墅。

    李婶做好了晚餐。

    顾乔喝了一小碗粥,李婶说她吃的太少了,又给她夹了很多菜,顾乔吃不下这么多。

    李婶说,“少奶奶,多吃一些,这样才能给少爷生下一个小小姐或者小少爷。”

    顾乔脸红,她知道李婶是为了她好,但是这些她真的吃不下了。

    吃完了饭,李婶又煮了一碗中药,“太太,你把这个喝了,调理调理身体。争取早日怀上..”

    顾乔看着这一碗中药,脸颊微红,但是李婶一直在,她推脱不了,只好喝下。

    ——

    荔城。

    医院里面。

    薄砚祁看了一眼腕表已经快8点了,顾星星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羽毛一样轻,小女孩的睫毛像是一个小扇子一样,男人看

    的心里一阵温暖,他抱起小女孩,离开医院。

    坐进车里。

    顾星星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蜀黍..”

    “嗯。”

    “蜀黍我们要去哪里啊。?”

    “星星,你还记不记得你家在哪,周围有什么建筑物吗?”薄砚祁抱着顾星星,换了一个姿势,让她睡得舒服一点。

    顾星星努力的睁开困意的眼睛,嗓音因为想睡觉软软的,“不记得了.

    薄砚祁看着小女孩,想了想也是,这么小的小女孩,怎么会记得这么多呢。

    天黑了。

    这个小女孩的爸爸妈妈还没有来。

    看着小女孩困意朦胧的样子,薄砚祁开口,“星星,叔叔带你去叔叔居住的地方好不好。”等明天,他去警局查一下这个小女孩

    的爸爸妈妈是谁,找一下联系方式。

    “..好..”

    ——

    向衡拿着放开打开了房门,薄砚祁走进去,将顾星星放在床上,捏脸一下小女孩粉嫩的脸颊,唇角不由得露出一丝笑意。

    向衡站在一边,看着心里一震,他从小就跟在薄砚祁身边,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薄砚祁对一个小粉团子这么有耐心

    这还是他认识的哪个冷酷无情的的薄总吗?

    天哪,向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宏哥,你那边找到星星的下落了吗?”李静月沿着学校周围找了个遍,她握着手机,嗓音焦急,眼泪一下下子冒了出来,“宏哥

    ,你说星星要是丢了该怎么办啊,我们该怎么跟顾小姐交代啊。”

    陈宏楚伸手结结实实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一瘸一拐的在路边寻找着,“小月都是因为我,我要是早一点打车去,星星说不定就不

    会不见了。”

    陈宏楚是退伍的军人,左腿断了,不能走路,只能借助拐杖行走,今天下午李静月去医院给他拿药,他来学校接星星,他当时

    看着时间够了,就做了公交车,没有想到在公交上看到了一个猥亵犯,当时陈宏楚忍不住上前将那个人教训了一顿,后来有人

    报了警警察来了把那个猥亵犯带走了,公交车也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时间,等赶到学校门口的时候。

    星星已经不见了。

    他去学校门卫看了监控,星星是自己走出学校走到马路对面过了监控的范围。

    监控只能看到这里。

    李静月跟陈宏楚带着自己上初中的儿子找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星星,当晚陈宏楚就去警察局报了警。

    但是警察的话让李静月跟陈宏楚如同一盆冷水兜了下来,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没有什么权势。

    李静月哭着走出了警局,拿出手机给顾乔打了电话,“顾小姐,我对不起你啊.星星,星星不见了。”

    —

    顾乔险些昏厥过去,她心口重重的一震,什么都不顾了,拿着包包就走下楼梯,她要去荔城。

    她的星星不见了..

    她恨不得马上飞回荔城去。

    李婶看着顾乔满脸泪水惊慌失措的样子,哪里肯让她走,“少奶奶,少奶奶你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李婶,我..我一个朋友有事我得快点去”

    “少奶奶,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在怎么着急,明天也好啊。”

    顾乔哪里肯等,她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推开了李婶直接跑了出去打了一辆车,一路赶来机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