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你不配,十个你都不配跟薄砚祁相提并论!
    顾乔没有吭声。

    她知道薄砚祁喝醉了,男人说话的时候,松开了她的耳朵,顾乔侧了一下头,“你醉了薄先生,我扶你回卧室休息吧。”

    她想要扶着他上楼梯,但是男人一动不动,整个人靠在她的身上,顾乔的力气本来就小,再加上肚子疼的难受,用不上力气,

    根本扶不住这个男人。

    “你说,我跟陈锦衍,谁长得帅?”薄砚祁将她圈在墙角,一动也不动,眼底是醉意里面的光泽,他口齿不大清楚,低头开始咬

    着顾乔

    一下轻一下重。

    宽厚粗粝的手指撕开了女人的衣服,顾乔整个身体都在发颤,双腿站不稳,她觉得这个男人醉的离谱了。

    要不然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他跟陈锦衍?

    男人的头埋在了女人的颈间,黑色的发丝蹭的她脖颈很痒,而他咬的她又很疼。

    “在我心中,薄先生最好看。”顾乔想了想说。

    这一句话显然让薄砚祁很满意,他似乎预约的勾了一下唇,嗓音模糊不清,“再说一遍。”

    顾乔声音很轻,“薄先生好看”

    顾乔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男人出声。

    低头看了一眼,薄砚祁竟然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睡着了,她拍了一下胸口,小心翼翼的托起男人的头,看着男人俊美的五官,也

    只有在他睡着的情况下,顾乔才敢这么看着他。

    “薄先生,在我的心里,你是最好的人.”女人的声音很轻,似乎是叹息一般,她喃喃低语。

    看着他的脸。

    他醉了,睡着的时候眉心皱着,睡得不安稳,顾乔伸手,覆在了男人的眉心处,将他的眉心抚平。

    ——

    第二天。

    晨光落尽了卧室里面。

    顾乔从沙发上坐起身,伸手揉了揉要炸掉的肚子,这一晚上根本没有好好的休息,肚子疼的让她整个人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了

    。

    薄砚祁躺在床上还在休息。

    没有醒。

    空气里面带着未消散的酒味。

    顾乔站起身,穿上拖鞋走到窗前将窗户打开,凉而清爽的空气吹过她的脸。

    下了楼。

    李婶已经在准备早餐,顾乔来到厨房,李婶正在煮豆浆,看见顾乔,“少奶奶,你醒了。”看着顾乔微微苍白的脸色,李婶担忧

    的说,“昨晚上是不是没有休息好。”

    “没事。”顾乔揉了下肚子,李婶也明白,给顾乔倒了一杯温热的蜂蜜水,“少奶奶,先喝点水。”

    顾乔见李婶在作蒸饺,走过去洗净了手,“李婶,我帮你一起包吧。”

    ——

    早上7点。

    薄砚祁从楼上走下来。

    今天是周日。

    男人抬手揉着太阳穴,宿醉的头疼侵袭着他,薄砚祁走下楼梯,听见厨房里面传来声音,他走过去。

    厨房的门开着。

    薄砚祁站在门口,看着女人穿着淡粉色的围裙,正在跟李婶一起包饺子,清晨的光线很薄,就这么落在她的身上,女人粉嫩的

    脸颊上带着一抹面粉,她包的很认真唇角带着月牙般的笑容。

    露着浅浅梨涡。

    他眸光很深。

    就这么看着。

    顾乔站起身,一转头就看见薄砚祁站在门口,“薄先生,你起来了。”

    男人越过她,没有看她,嗓音沉沉的‘嗯’了一声,径直走到冰箱前,打开,从里面拿出一瓶水。

    李婶说,“少爷,我跟少奶奶正在包蒸饺,很快就好了。”

    ——

    吃了早餐。

    薄砚祁去了书房。

    顾乔做了一个糕点去了薄家。

    薄老先生去跟几个老朋友一起去钓鱼去了,薄老夫人嘴上抱怨着但是一直在笑,拉着顾乔的手坐在沙发上。

    “下周小四要回来了,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介绍你跟小四认识了。”

    “奶奶,我也很想见见云书。”

    薄老夫人跟顾乔聊着天,聊了很多,10点左右的时候,管家提醒薄老夫人去净云寺。

    薄老夫人才想起来,“我今天约了净云寺的明空大师,思薇你叫上砚祁,我们一起去,上柱香。”以往每个月都是薄砚祁陪着她

    一起去。

    顾乔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来打了薄砚祁的手机号,响了两声,那端没有接通。

    顾乔想起男人说的话。

    不论有什么事情,不要给他打电话麻烦他。

    她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老夫人去楼上换了一身衣服,顾乔站起来走过去,挽住了老夫人的手,“奶奶,昨晚上砚祁跟几个朋友

    在家里吃饭,喝了不少酒,早上起来的时候头一直疼,要不然我们去吧。”

    薄老夫人虽然嘴上怪他但是眼底都是担忧,“这个混小子,喝多了身体不舒服的还不是自己吗?思薇,你在家里好好的管管他,

    看着他,让他少喝一点,年轻也不能糟蹋身体啊。”

    顾乔点头。

    顾乔陪着老夫人还有管家去了净云寺。

    老夫人约了明空大师,管家陪着她去了后院听明空大师讲禅。

    寺院很大,绿植很多。

    假山流水。

    顾乔上了一炷香之后,就来到一边的凉亭里面休息。

    就听见一声,‘阿乔。’

    顾乔一怔。

    她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走过来的霍景南,来人穿着一身驼色的薄款风衣,里面配着白色的衬衣,身姿修长,气度不凡。

    顾乔站起身,似乎是意外在这里遇见了霍景南,低了低头,喊了一声,“霍先生。”

    霍景南看着顾乔精致的侧颜,对她这个陌生的称呼,感到不舒服,“阿乔,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顾乔静静的说,“我陪奶奶一起来的。”

    霍景南见顾乔要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顾乔皱了一下眉毛,“霍先生,麻烦你放开我!”

    顾乔的冷漠疏离让霍景南心里格外的不悦,他握着顾乔的手没有松开,曾几何时,他们

    这么陌生过。

    他正准备开口,就看见顾乔的脸色不大好,男人伸手,掌心触到了女人的额头上。

    顾乔往后躲了一下,冷着嗓音,警惕的看着他,“霍景南,你要做什么!”

    霍景南察觉到掌心下的温度正常,眼底的担忧才慢慢的散去,但是看着顾乔依然苍白的脸,“阿乔,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顾乔淡笑,“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

    不远处。

    慕瑾之看着薄砚祁越来越差的脸色,伸手摸了摸鼻子,这谁能想到他陪薄砚祁来净云寺,竟然看到.

    额..三嫂跟霍家那位少爷在一起..

    霍家那位少爷还..拉着三嫂的手,还摸三嫂的头,还叫着三嫂的.独有昵称??

    慕瑾之只觉得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觉得快要被三哥身上的冷气给冻死了。

    md,三哥着眼睁睁的看着三嫂给自己带绿帽子了

    慕瑾之发现,三哥虽然不喜欢三嫂,但是这几次发怒都是因为三嫂,啧.

    昨天晚上也是

    薄砚祁看着顾乔,霍景南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男人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漠至极的笑容,周身戾气萦绕,他只不过记起来今天是

    奶奶每个月来净云寺上香的日子,问了管家就赶了过来,没有想到啊.

    他竟然看着自己的太太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的,亲密的拉在一起。

    ——

    顾乔走出了凉亭,霍景南跟在身后,顾乔停下几步转过身,冷笑一声,“霍景南,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就连普通的朋友也

    不算,我要去找奶奶了,希望你不要跟着我。”

    肚子一阵疼痛,顾乔咬了一下牙,有些站不稳,身形晃了一下,霍景南扶住了她,“阿乔,你没事吧。”

    顾乔推开了他,“霍景南,我是薄砚祁的妻子,我叫冷思薇,不是什么阿乔。”

    “在我心里,你就是你。”霍景南慢慢的伸出手,似乎想要碰触顾乔的脸,顾乔躲开了。

    “阿乔,嫁给他,你并不幸福,你瘦了很多。”霍景南怎么会不知道薄砚祁,商界交手多次,阿乔很单纯,那个男人,就是一头

    凶猛冰冷的野兽,不可能给阿乔幸福的,他抱住了顾乔,“阿乔,离开他,他不适合你!”

    顾乔挣扎着推开了霍景南,伸手给了他一巴掌,“你怎么知道我不幸福,他不适合我,难道你适合吗?”

    霍景南看着顾乔眼底的嘲讽,他抿着唇。

    另一边。

    慕瑾之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里一直念,完了完了,双腿不争气的有些哆嗦,他小心翼翼的侧头看了一眼面色阴沉如水薄

    砚祁。

    他真怕等会被溅了一身血。

    —

    女人的嗓音有些哽咽,回想起以前的画面,她看着霍景南,眼眶有些红,她几乎是吼出来的,“我喜欢他,在我的心里,他是最

    好最好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跟他比,霍景南,你不配十个你都不配跟薄砚祁相提并论!”

    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是薄砚祁帮助了她,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星星陪着她。

    而面前这个男人呢,离开了她,抛弃了曾经的誓言,去享受富贵生活,已经订婚了。

    霍景南一怔,胸口很闷。

    顾乔的胸口剧烈喘息着,她几乎是冷笑着开口,“你比他有钱吗?你长得比他好吗?你不过是霍家的一个义子,你觉得你那里比

    得上他,还是你觉得我眼瞎会离开他跟了你?”

    霍景南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一般,“阿乔.”

    一边。

    薄砚祁一怔,似乎是没有想到顾乔会这么说,惊讶的同时唇角勾了一下,似乎心情不错,周身围绕着的戾气缓缓消散。

    慕瑾之抬头擦了擦额头的汗,只觉得也不冷了,他拍了拍胸口,看了一眼三哥的脸色,不错,三哥的脸色也不这么黑了。

    刚刚真的是吓死他了。

    慕瑾之觉得再过一会儿三哥估计就得绿透了。

    三嫂这一个大反转简直是无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