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他凶狠的问,“在想谁,想陈锦衍吗?看上他了?”
    晚上的时候,薄砚祁的几个朋友来了。

    李婶收拾好了牌桌,一群人在牌桌前打牌,顾乔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场景,男人的嘴里含了一根烟,微微眯着眸,跟几个朋

    友谈笑。

    那几个朋友,顾乔之前在宴会上见过,对于那个叫做慕瑾之的,她有一点印象。

    她走下楼梯,几人也看见了她。

    慕瑾之对她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我跟三嫂见过想必三嫂对我有映像吧。”

    顾乔点了点头。

    慕瑾之指了指左手边一个穿着银灰色衬衣,面容清隽冷漠的男人说道,“这个跟冰块一样的人是宋清越。”他有指着另一侧一个

    年轻的男子对她说道,“这个是唐璟玉。”

    宋清越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视线继续回到了牌桌上,果然是个冰块。

    反倒是那个唐璟玉,眯着桃花眼笑,“三嫂,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风靡海城万千少女心的唐璟玉,嫂子随着三哥一同喊我‘六’

    就行,不用客气。”

    薄砚祁冷嗤了一声,不言语。

    顾乔点了点头,然后端了一盘水果走过去,几人都在打牌,她找了一个方桌搬过来,将果盘放在桌上,看见薄砚祁在抽烟,抽

    得很凶。

    她又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烟灰缸过来。

    薄砚祁摸了一张牌,空气里面除了烟草的味道,还有女人身上若有若无的沁香,他眯着眸抽了一口,只觉得胸口冲,“别在我面

    前碍眼。”

    顾乔动作一顿。

    空气凝窒了几分。

    慕瑾之笑着对顾乔说,“嫂子,三哥就是这个脾气,你不要放在心里去。”

    唐璟玉也道,“对对,嫂子你不要往心里去。”

    顾乔弯了弯唇角,“你们好好玩,我去看看李婶饭做得怎么样了。”

    她转身就走了,走进厨房关上门的时候,隐约的听见男人说了一句。

    “瞎叫什么。”

    意思是,她哪里配得上‘三嫂’这个称呼。

    厨房里面,李婶正在忙。

    顾乔洗净了手,帮着李婶择菜。

    李婶说,“少奶奶,这里油烟大,你出去跟少爷他们一起。”

    顾乔摇头,系上围裙,看着李婶忙不过来,就帮着李婶一起炒菜。

    她只会做一下家常菜。

    李婶惊讶的看着‘冷思薇’似乎是没有想到她这样出身的千金小姐竟然会做饭,随即眼底带着笑意,像少奶奶这样温柔善良又会做

    菜的女孩子,真的是不多了。

    少爷一定会慢慢的喜欢上少奶奶的。

    时针慢慢的指向了7点。

    叮咚叮咚的门铃声响起来。

    顾乔在厨房里面都听见了。

    她擦了擦手,走出厨房,看了一眼客厅里面,几个男人在打牌根本没有听见门铃声,顾乔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

    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带着棒球帽一身休闲的运动款,另外一个男人.

    顾乔有些惊讶,“是你?”

    这个男人好像是..

    顾乔之所以记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因为上午的时候刚刚去了医院,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上午帮她拆线的那个年轻的医生。

    陈锦衍似乎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今上午那个很有意思的女病人,他眼底带着笑意,要不是听见里面传来唐璟玉咋咋

    呼呼的声音,他还真的有些恍惚,会以为自己走错了,“三嫂..”

    顾乔点了点头,没有想到这位医生竟然是薄砚祁的朋友,侧开身让他进来。

    陈锦衍指着身边的少年说道,“这是我弟弟,子澄。”

    俊朗的少年看着顾乔,顾乔微微的一笑,眼睛温柔的弯了起来,身上系着淡粉色的围裙,衬的女人原本就白的肤色格外的白,

    桀骜的少年脸颊一红。

    陈子澄低着头说,“哥,我去找璟玉哥他们玩。”飞快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顾乔,急忙走开了。

    陈锦衍站在玄关处,并没有在往里面走,低头咳嗽了一声,“好巧啊。”

    顾乔也挺意外的,她伸手,轻轻的抚了一下落在脸颊的发丝,点了点头。

    薄砚祁起身把位置留给了陈子澄,抽了一口烟,嗓音有些模糊的问,“你哥呢?”

    陈子澄指了指门口,一门心思扑在牌桌上。

    唐璟玉冲着门口的方向大喊,“锦衍哥,你快过来啊,三哥不玩了,缺个人。”

    薄砚祁往前走了几步,正好能看见玄关处,眼底沉了下来,俊美的脸也黑了下来、

    系着粉色围裙的女人清雅的浅笑,而他的好兄弟陈锦衍站在她身边,她笑的很开心,跟陈锦衍说着什么,陈锦衍也笑着。

    看着‘冷思薇’笑着弯成月牙一样的眼睛。

    温柔如水一样看着陈锦衍,脸颊透着一层淡粉色。

    男人心里暗骂了一句。

    草,还笑。

    这个女人笑起来简直就是勾人。

    他怎么没有见她在他面前笑成这样,整天在他面前委屈着一张脸,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在别的男人面前倒是笑的这么开

    心。

    没看把陈锦衍的魂都他妈的快勾没了吗?

    “站在那里做什么,过来给我洗牌!”薄砚祁几步走过去,伸手一把握住了女人的手腕,用力往前扯了一下。

    男人步子很大。

    顾乔一步没有跟上,步伐踉跄了一下。

    她喊了一声,“薄先生”他看起来脸色不好,顾乔已经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怎么还是惹得他不高兴了。

    薄砚祁瞪了一眼她,这个女人刚刚还跟他的好兄弟有说有笑的,把他好兄弟迷得神魂颠倒,现在反而对着自己一张委屈兮兮的

    脸。

    薄砚祁伸手拎着陈子澄的衣领,将他拎起来,下巴抬了抬对着跟在身后的陈锦衍说道,“过来,一起。”

    陈子澄瞥了一眼薄砚祁,看着位置没有了也不敢顶嘴,气哼哼的去客厅里面玩游戏机去了。

    陈锦衍摸了摸鼻子,笑着走到牌桌前坐下。

    唐璟玉眼神交流看着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宋清越,宋清越不理,唐璟玉就看见慕瑾之,‘怎么回事,瑾哥,我怎么觉得气氛不大对

    啊。’

    慕瑾之挑眉,‘你都感觉到了,你以为我瞎吗?’

    唐璟玉,‘差不多吧。’

    慕瑾之,‘.’

    他想站起来把这个货给掐死。

    薄砚祁甩开了顾乔的手,眯了下眼睛,俊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唐璟玉从烟盒里面拿出一根烟递过来,男人含在两片薄唇之

    间。

    陈锦衍看了一眼薄砚祁身边的烟灰缸里面堆满了烟蒂,到底是医生,多少有点职业病,“三哥,少抽点。”三哥平时烟瘾不大,

    今天怎么抽了这么多。

    男人唇瓣含着烟,含糊的应了一声。

    转眸对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说道,“给我点烟。”

    顾乔觉得陈锦衍说的对,对身体不好,她拿着打火机,金属质感沁着淡淡的凉,她看着烟灰缸里面堆满了烟蒂,烟灰。

    他怎么抽的这么凶。

    是不是因为她

    是不是因为李婶在这里,他不得不每天都回来面对她,所以..才会这么不高兴。

    顾乔握着打火机,

    没有下一步动作。

    男人冷哼了一声,“让你点个火,这么麻烦吗?动作快点。”

    一边的唐璟玉见到薄砚祁要发怒,从怀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了火,幽蓝色的火苗靠近他,“三哥,我来我来。”

    薄砚祁把手中的牌往桌子上一扔,瞪了一眼唐璟玉,唐璟玉吓得缩回手,妈的,到底谁惹着三哥了,这三哥一发怒,他们哥几

    个可撑不住。

    薄砚祁的唇角逸出薄凉的笑容,盯着顾乔,薄唇轻轻的逸出了一个‘呵’字,嗓音是透骨的冷,“怎么,我用不起你了是吧。”

    顾乔咬了咬唇,迎上了男人冰凉的目光,她心口颤了一下,“我觉得,陈医生说的对,你今天抽了很多烟了,抽太多烟对身体不

    好。”

    “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空气一瞬间僵硬——

    顾乔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微笑来,陈锦衍见状似乎是想要开口劝劝薄砚祁,顾乔看着陈锦衍,摇了摇头,让他不要管。

    陈锦衍看着顾乔眼底的清澈的光芒还有哀求,一怔,然后点了点头。

    薄砚祁冷笑着看着顾乔跟陈锦衍,呵当着自己的面眉来眼去,当自己是瞎子吗?

    他还坐在这里这个女人就开始勾引他的兄弟。

    这一幅委屈的样子装给谁看啊。

    慕瑾之看了一眼唐璟玉,他算是看明白了,三哥这一顿莫名其妙的火,是因为三嫂..

    唐璟玉看着慕瑾之,低头打开微信拉了慕瑾之建立了一个两人聊天组,“瑾哥,三哥这是怎么了,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了。”

    慕瑾之,“你果然眼瞎。”

    这都看不明白。

    唐璟玉开始了自己的斗图本领,存的表情包祭了出来,“求瑾哥指教。”

    下一秒,宋清越进了聊天组里面。

    “我猜,老三是吃醋了。”

    唐璟玉,“卧槽。”

    慕瑾之发了一句,“三哥这个醋吃的莫名其妙还有点瞎,锦衍哥就是好心劝了一句,这直接把三哥给点炸了,你们谁抬头看看三

    哥的脸色是不是还黑着呢,看把嫂子给吓得。”

    宋清越,“我截图了,你们背地里说老三瞎。”

    下一秒,系统提示,宋清越退出聊天组。

    慕瑾之,“.”

    唐璟玉立刻撇清关系,“瑾哥刚刚是你说三哥瞎的,跟我没有关系,我也截图了,你别想甩锅我。”

    下一秒,唐璟玉退出来聊天群。

    慕瑾之,“.草.”

    他认识的这都是一群..什么狗东西

    ——

    “少爷,这几道菜是少奶奶做的,你尝尝。”

    餐厅里面。

    李婶指着几道菜高兴的对薄砚祁说着,男人只是冷漠的‘嗯’了一声,但是目光看都没有看那几道菜。

    顾乔的心,原本是期待着的。

    她不知道自己做的那几道菜合不合他的口味。

    他会不会喜欢。

    薄砚祁对李婶说道,“李婶,坐下来,我们一起吃。”

    李婶摆了摆手,“我厨房里面还炖着甜汤呢,我去看看,你们先吃。”

    顾乔看着薄砚祁,薄砚祁的面前三道菜都是顾乔做的,李婶特地放在离着他最近的地方,他一抬手就能够到,一眼就可以看到

    ,但是他从头到尾没有吃过一口。

    顾乔问过李婶,李婶说了,他不喜欢吃甜的,所以顾乔做了蒜香排骨。

    她眼前的期待慢慢的褪去,紧紧的握紧了筷子,吃着碗里的白米饭。

    陈锦衍夹了一块蒜香排骨,“嗯,真好吃,嫂子手艺也太好了吧。”

    顾乔浅浅的笑了一下,脸颊露出一个小梨涡,“谢谢。”

    陈子澄也夹了一块,“嗯,真好吃。”

    一直沉默着的薄砚祁眸色微微的暗,捏紧了筷子,草,这个女人还笑,吃个饭还不忘了勾引他朋友。

    就这么耐不住寂寞。

    唐璟玉早就想吃了,尤其是这一盘蒜香排骨,色泽诱人,看起来就好吃,尤其是香味一个劲的往他鼻子里面飘,听着陈锦衍说

    好吃,他已经安耐不住了。

    一边秦瑾之给了他一个眼神,‘你有这胆子吃,不怕三哥把你当沙包。’

    唐璟玉怂了,将目光移向了宋清越的身上,‘越哥,要不然,你先吃一口。’

    宋清越动作斯文优雅的喝了一口鸡汤,无视。

    顾乔吃了几口米饭,只觉得小腹有些不舒服,她算了算时间,应该是生理期提前了,她每一次生理期,都格外的不舒服,尤其

    是上次,应该是因为这几个月用避孕药的缘故,格外的疼。

    顾乔端着碗的手有些颤,脸色一阵白,她站起身,“我吃饱了,先上去了,你们慢慢吃。”

    薄砚祁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下她碗里还有的大半碗米饭,微微的绷起唇角。

    ——

    顾乔换了一身衣服,捂着肚子无力的躺在床上。

    她真的觉得自己小腹疼的快要炸掉了!

    这才第一天,明天后天该怎么办啊。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顾乔慢慢的坐起身,伸出手指梳理了一下长发,从兜里拿出一根皮筋随意的将头发扎起来,扎了一个丸子

    头。

    走下楼梯。

    顾乔看见陈子澄趴在沙发上睡了,李婶拿了一条毛毯来给陈子澄盖上。

    李婶对顾乔说道,“少奶奶,我做了曲奇饼干,你去给少爷送过去吧,少爷他们在喝酒。”

    顾乔去厨房端着刚刚从烤箱里面拿出来的饼干,走到餐厅。

    吃完了饭,他们几个人在喝酒,顾乔看了一眼满满的一盘排骨,除了一开始陈锦衍跟陈子澄吃了一口,其他的人都没有吃过,

    还有其他的两道菜,薄砚祁直接看都没有看一眼。

    她端着走过去,将饼干放下,“李婶做了饼干,你们尝尝。”

    薄砚祁一口饮尽了玻璃杯中的液体,看着走过来的女人,原本披散着的长发扎了起来,露出光洁的额头,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

    毛衣,露出一小片的皮肤,灯光下泛着玉一般晶莹的光泽。

    晃人眼睛。

    他看见陈锦衍盯在她身上好几秒。

    毛衣很修身,勾勒着女人饱满好看的胸型,还有那细极了的腰,她的手臂挽起了一小节毛衣,露着小臂,很白很瘦。

    这个女人瘦归瘦,身材是真他妈的好。

    黑色的毛衣,极其的称她的肤色,笑起来整张脸都在发光,男人看着陈锦衍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心里骂了一句。

    这个女人,穿衣服就不能正常一点吗?

    薄砚祁的喉咙还带着酒精的火辣,他喉结滚动了一下,站起身拉着顾乔直接走出了餐厅,扯着顾乔的手就往楼上走。

    顾乔力气小,争不过他。

    在他身后被一路拽着走上楼梯。

    男人听着那一道细细柔柔的嗓音焦急的喊着他,‘薄先生,薄先生。’

    薄砚祁拉着她将她带到卧室,喉咙很紧,“把衣服换了。”

    顾乔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很好啊,黑色的v领小毛衣。

    难道是给他丢人了吗?

    可是,这衣服很正常啊。

    顾乔看着男人的怒气,抿了抿,打开了衣橱,男人大步走了过来,从衣橱里面拿出来一件宽松的高领毛衣,丢在了顾乔的脸上

    ,嗓音有些粗重,“穿这件!”

    顾乔拿着衣服去了盥洗室换好,走出来,薄砚祁已经不在卧室里面了,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惹他不高兴了。

    她似乎..

    不论做什么,都会惹着他。

    顾乔啊顾乔,你真没用。

    ——

    晚上十一点。

    李婶出去送垃圾去了。

    薄砚祁他们几个在打牌,顾乔走下楼梯就听见陈子澄的声音,陈子澄醒了,“璟玉哥,你再输下去,连裤子都输没了吧。”

    接着是几个人笑的声音。

    顾乔走到餐厅,饭菜剩下的不多,剩下的几乎都被李婶给倒掉了,餐桌上只剩下三盘她做的菜,因为没有怎么吃,都是整盘。

    顾乔鼻子一酸。

    走过去,端过排骨倒进了垃圾桶里面,她把其他的几盘都倒了。

    似乎是实在忍不住了。

    顾乔喉咙哽咽。

    眼泪‘吧嗒’一下子落了出来。

    薄砚祁让陈子澄替他玩,站起身来去了阳台,抽了一根烟经过厨房门口的时候,看见女人瘦弱的背影。

    肩膀颤抖着。

    她背对着他,小声的哽咽。

    薄砚祁伸手扯了一下领口,忍住了胸口源源不断涌上来的烦闷,看着女人小声的哭着,脸色沉的似乎能凝结成寒霜。

    他重新走到阳台,打开窗户,想要抽一根烟,发现烟盒里面已经没有烟了,他看见那个女人哭,心里竟然这么不舒服。

    像是堵了什么一样,又闷又烦。

    妈的,着了魔了吗?

    ——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

    他们才打完牌,宋清越站起身,他是喝酒喝的最少的,对顾乔说道,“你照顾好老三。”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他今晚喝的有

    点多。”

    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杯一杯的喝着。

    顾乔看着靠在沙发上,醉意模糊的男人,点了点头,“你们路上慢一点。”

    宋清越,‘嗯’了一声。

    看着顾乔,他觉得,这个冷思薇比蒋映初看着顺眼多了,可是老三不喜欢她。

    顾乔走过去扶住了薄砚祁。

    宋清越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助理来了扶着慕瑾之,他扶着唐璟玉立刻了银枫别墅区。

    李婶已经休息了。

    顾乔扶着薄砚祁有些艰难的往楼梯上走,小腹一阵阵的疼,顾乔咬着牙。

    薄砚祁醉了,但是没有醉倒昏睡的程度。

    男人修长的手臂搭从女人的肩膀上滑了下来,勾住了女人的腰,将她压到墙角。

    男人身上浓重的酒味扑在她的脸上。

    顾乔推着男人,“薄先生,你醉了。”

    男人低头,想要封住她的唇,顾乔下意识的一侧脸,躲过去了,薄砚祁似乎有些怒,凶狠的固定住了她的下巴,不让她动弹,

    准确的捕捉到女人的唇瓣,狠狠的噬咬。

    吻到她晕头转向,顾乔拍打着男人的后背。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吻了自己多久,每当她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他会松开她一点,她呼吸一下他会再次的封住她,如此循环了不

    知道多少次。

    他的吻带着酒精的味道,太过霸道。

    顾乔只觉得唇瓣都在疼。

    顾乔想起那一夜,四年前,他醉了酒,也是这么狠的吻着她,夺走了她全部的呼吸。

    薄砚祁似乎是发觉到了她在出神,狠狠的咬了一下,顾乔疼的惊呼一声。

    薄砚祁松开她,嗓音阴戾的压在她耳边,“在想谁,想陈锦衍吗?看上他了?”

    顾乔疼的不敢动。

    顾乔是真的怕他在醉酒不清醒的情况下会咬掉了她的耳朵。

    她声音因为害怕又小又细,“没有,没有”

    薄砚祁这个气啊,没有还用这么勾人的眼光看着陈锦衍一个劲的对他笑,妈的陈锦然的魂都快要被勾走了还说没有。

    酒精充斥着男人的大脑,他今晚烦躁喝的有点多,此刻有些站不稳,怀中女人身上的沁香一个劲的往他的鼻尖钻,像是毒药一

    般,让他闻着心神不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