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锦衍哥艳福不浅啊
    窗外下着雨。

    闪电划破了黑色的夜空。

    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已经走了,护士来给顾乔挂了消炎的药水,她看着药水一滴滴的流着,恍若时间一般细细的流淌着。

    顾乔在算着时间,离一年的期限,又过去了一天。

    病房的门从外面被推开,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薄砚祁走进来,西装已经湿了,发丝上也带着水雾。

    张妈见状连忙拿过毛巾走过去想要给他擦拭。

    薄砚祁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出去。”

    张妈看了一眼‘冷思薇’然后又看了看薄砚祁,只好走了出去。

    病房的门重新的关上。

    薄砚祁一步步的走过来,漆黑的眸,看着她。

    顾乔攥紧了手心,“薄先生,你怎么来了。”

    她没有想到今晚上薄砚祁会来。

    “冷思薇,你还在跟我装。”

    顾乔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看着男人的脸色,她知道他生气了。

    他们之间的误会,已经不是一点半点了,从她答应代替冷思薇这个身份嫁给他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误会就已经变得无比的巨大

    。

    顾乔没有办法解释。

    所以此刻,顾乔也没有多说,只是说道,“对不起,薄先生。”

    她从来没有想过让事情变得像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所有的事情总是跟她所想的背道而驰。

    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次的遇见这位先生,但是偏偏命运弄人,她竟然嫁给了她。

    用一个陌生而可笑的身份。

    这件事情,怎么说来怎么荒唐。

    “受了一点小伤就迫不及待的跟爷爷奶奶邀功,你还真的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吗?”薄砚祁走到她面前,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

    嗓音冰冷无情的溢出来,“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顾乔看着那一双盛满了寒冰的眼睛,当时水晶灯掉下来,推开他只是本能,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用这个来威胁他。

    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情,她也不清楚。

    不是她说的。

    但是她解释了,他也不会相信反而会觉得她狡辩。

    他的底线

    是蒋映初吧。

    今天是蒋映初的生日,所以他现在生气了。

    因为她,打扰了他。

    “薄先生我..”她的下巴被他掐住了,顾乔觉得疼,心里更难受,她张了张嘴,慢慢的垂下眸,“薄先生,我以后会注意的。”

    薄砚祁松开了她,眼底满是厌恶,本来这一次她救了自己,他对她还是有一点愧疚,但是此刻所有的愧疚都烟消云散,这个女

    人,骨子里面还是这么贪婪,一定是她迫不及待添油加醋的把受伤的事情告诉了爷爷奶奶,逼着他不得不过来。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

    病房里面没有开灯。

    顾乔躺在床上睡不着。

    她怕黑。

    更怕电闪雷鸣,没有光线的雨夜。

    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砸在玻璃上,她身体紧绷着,慢慢的蜷缩,只要她伸手,就能触碰到台灯。

    但是她没有打开。

    女人目光看着不远处的沙发上。

    她没有想到,薄砚祁并没有离开。

    空气里面,很寂静。

    除了雨滴击打窗户的声音,还能听见,男人呼吸的声音。

    夜深了,顾乔慢慢的坐起身,她走到窗前,有些吃力的将窗户关上,然后拿过一个毛毯,走到沙发前。

    模糊的看着躺在沙发上的身影,她弯腰,将毛毯盖在男人的身上。

    弯腰的时候,似乎隐约的听见了,他在喊着蒋映初的名字。

    顾乔这个时候,觉得自己挺坏的。

    破坏了别人的幸福。

    她重新抱着一条毛毯走出病房,病房外面长椅上,张妈坐在哪里休息。

    顾乔走过去,将毛毯盖在张妈身上。

    张妈醒了。

    对她说。

    “太太,你不要跟先生生气,先生就是一时糊涂了,夫妻之间哪里有不吵架的。”

    顾乔说,“我知道,张妈你放心吧,我没事,倒是难为了你,张妈,以后白天来这里陪我聊聊天,你晚上不要来这里陪我了,早

    早的休息,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的。护士也说了,我伤口恢复的很好。”

    “这怎么行呢。”张妈摇头。

    “这怎么不行。”顾乔的语气也硬了下来,让张妈好好的休息,然后就回了病房。

    这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

    连着一周。

    每天,薄砚祁都会来,晚上的时候也会在这里陪着她,但是男人几乎一句话都不跟她说。

    像是执行命令一般,冷漠着一张脸。

    顾乔心里也清楚。

    只是苦涩的笑了笑。

    一直等到一周后,她出院,顾乔本来以为,这冷漠的关系可以结束了,他应该会高兴了,毕竟不用每天来医院里面看着她。

    他可以去陪着他心爱的女人了。

    但是顾乔没有想到的是。

    薄老太太竟然让来银枫别墅来照顾她,李婶是一直在薄家照顾薄老太太的,是看着薄砚祁从小到大的,所以薄砚祁对李婶也很

    尊敬。

    而薄老太太的意图也很明显。

    让李婶来监视薄砚祁。

    薄砚祁不得不每天晚上都回来。

    这天晚上。

    李婶拉住了顾乔的手,“少奶奶,我之前给你的那些药你吃过了吗?”

    那些草药,顾乔都放在储物间里面了,碰都没有碰过,但是李婶都问了,顾乔只好点头,“吃了。”

    “吃了就好,等到少奶奶你的身体恢复了,就好好的调养调养,等到生下一个小少爷或者小小姐,少爷的心自然回来了。”

    顾乔只是含糊着点头。

    李婶端了一杯牛奶给她,顾乔喝了几口,就回到了卧室,她并不怎么喜欢牛奶的腥味。

    今晚上,薄砚祁还没有来。

    顾乔来到了盥洗室,避开伤口处,简单的洗了一个澡。

    她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肩膀上的一道疤痕,大约六七厘米长,她伸手碰触了一下。

    已经不怎么疼了。

    但是还是会有轻微的刺痛感。

    触手是凸起的疤痕,顾乔将睡衣换上,走出浴室——

    薄砚祁正好推开门走进来,男人一句话没有说,只是看了她一眼,眼底带着冷意。

    顾乔躺在床上,关上了灯。

    她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开始适应黑色的世界,浴室里面传来水声,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水声停止了,接着浴室的门被推开。

    空气里面弥漫着男士沐浴露的气息,接着,身侧的床榻微微一沉,顾乔的身体紧绷着。

    他没有说话。

    顾乔也没有出声。

    每天晚上都是如此。

    可怕而死寂的沉默。

    顾乔知道,他一直厌恶自己,但是这跟之前不一样,他现在是讨厌到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甚至是侮辱她的话也不愿意开口,

    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完全是把她当做空气.

    一行泪从顾乔眼角滚落,她蜷缩着,唇瓣苍白紧咬。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周,一周的时间,他每天晚上下班都会来,周末的时候也会在这里,不过,薄砚祁一句话都没有跟

    她说过,完全是把她当做了空气,当做了一个陌生人。

    ——

    周六上午的时候。

    顾乔去了一趟医院去拆线,她的主治医师不在,一名年轻的男医生来帮她拆的,可惜的说道,“这么好的皮肤,怕是要留疤了。

    ”

    顾乔无所谓。

    浅浅的笑了一下,“没关系。”

    留就留着吧,这也能让她在以后离开他的漫长时光中有一个念想。

    只要看见了这一道疤痕,她以后就能想起了,原来她曾经真的跟这个男人有过这么荒唐的一段感情。

    原来,不是梦。

    她离得他这么的近。

    男医生倒是很意外,打量着顾乔,目光里面露出笑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有意思的小姑娘,留疤也无所谓,这样一道疤

    在肩膀上,以后就不能穿露肩的裙子了。”

    顾乔只是平静的说,“我平时就不是很喜欢穿裙子,不影响。”

    顾乔拆了线之后,就离开了医院。

    诊室里面。

    医生拿出手机,微信群里唐璟玉一个劲的说着无聊,发着一堆表情包斗图,艾特了群里面五个人。

    接着,微信群里面显示。

    薄砚祁退出了群聊。

    接着,唐璟玉发了一堆感叹号,“三哥怎么退了啊!”

    微信群里面没有人回复他。

    唐璟玉又说道,“一定是他觉得自己斗图赢不了我,所以只好退群来挽回自己的尊严!”

    接着。

    您的朋友慕瑾之退出了群聊。

    您的朋友陆焰退出了群聊。

    五人的聊天群里面,顿时就剩下了两个人。

    唐璟玉捶胸顿足,“怎么都退了,一定都是嫉妒我的才华。”

    他看着群里唯一一个没有退群的人,胸腔奋袂,“锦衍哥,你不亏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之间才是真正的友情!”

    医生本来也想要退群的

    他只是,动作晚了一步。

    唐璟玉在群里叽叽喳喳的。

    他心里暗暗骂刚刚那几个人不够哥们,退群的时候也不跟自己说一声,这边回了一句,“我今天碰见了一个挺有意思的女病人。

    ”

    唐璟玉见他人回消息了,立刻跟打了兴奋剂一样,“长得什么样子啊,漂不漂亮。”

    医生想了想,“很漂亮。”

    “我靠!锦衍哥艳福不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