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我很感激,你曾驻足(3)
    男人看了一眼手机屏幕,微怔了几秒,然后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接着就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

    顾乔几乎是被疼醒的,上午的时候吃完了早餐,护士来换药,一个劲的叮嘱她,“你这个伤口挺深的,千万不要沾水。”

    顾乔挺想洗个澡的,听到护士的话,只好点了点头。

    上午的时候,张妈怕她无聊,回了一趟别墅,带来了几团毛线,“过段时间天就降温了,太太你之前不是跟我说想要跟我学织围

    脖吗?是不是准备给先生织的。先生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

    顾乔也觉得无聊,坐在床上,跟张妈学着怎么织,手里面是灰色的羊毛毛线,摸起来柔软。

    顾乔学的很快,上手织的也快。

    张妈看着高兴,站起身来打开电视,顾乔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见电视剧里面蒋映初的脸,是最近刚刚上映造势很大的一部大i

    p古装剧,蒋映初是女一号。

    这部剧,是薄氏投资的。

    而蒋映初这部剧刚刚上映没有几天,热搜不断,水花也很大,收视率也飘红。

    张妈也看见了,怕顾乔不高兴,连忙换了一个频道。

    顾乔挽起唇角浅浅的笑了一下,胸口微微的有些涩痛。

    片场。

    化妆间里面。

    化妆师正在给蒋映初卸妆,化妆师一边卸妆一边说道,“映初姐,你皮肤可真好,就算不上妆,也没有一点点瑕疵。”

    其实蒋映初的皮肤状态只能算得上一般,并不算得上很好,只能靠妆容带着,但是化妆师怕蒋映初不高兴,只好这么哄着。

    这个蒋映初啊跟她在外界清纯善良的人设,简直是天差地别。

    蒋映初听着很高兴。

    化妆师小心翼翼的给她卸完了妆,收拾好化妆包就离开了,一边的助理走过来,“映初姐,今晚上,薄先生约你去‘玫瑰岛屿’西

    餐厅用餐。”

    助理说,“今天是映初姐的生日,薄先生一定给映初姐准备了礼物,映初姐,薄先生对你可真好。”

    蒋映初抬手,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妆容,“那当然了。”不过,女人的笑容僵硬在了唇角,要不是那个冷思

    薇横插一脚,她就是薄太太了!

    想起冷思薇,蒋映初一张妆容精致的脸,慢慢的因为嫉妒而扭曲。

    敲门声响起。

    助理去开门。

    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子,是蒋映初正在拍摄《大汉明月》这部戏的女三号蓝澜。

    蓝澜是通过蒋映初的关系才能出演这部戏的女三号,在圈里跟蒋映初很近,“映初姐,你猜我今天在医院碰见谁了!”

    “谁啊。”

    蓝澜走到蒋映初身边坐下,“我今天上午去医院看望一个小姐妹,我竟然看见冷思薇了,我一个表哥在医院里面工作,正好在外

    科,我就去找我表哥,你猜怎么着,那个冷思薇啊,听说是受伤了简直就是活该。”

    蒋映初眉心蹙起来,“她是什么时候住院的。”

    蓝澜挽着蒋映初的手,“也就这两天吧,明明前天我一个朋友还在宴会上看见她,肯定是装病来博取薄先生同情的,那个女人啊

    ,也就只能用这种小把戏来骗骗薄先生,毕竟薄先生心里都是映初姐。”

    蒋映初可不像蓝澜这么想,那天那场宴会,她虽然没有去,但是她有不少名媛圈的朋友都去了,她当然知道那天水晶灯发生事

    故,落下来差点砸到了薄砚祁,是冷思薇推开的他。

    难道是因为那次冷思薇受伤了。

    冷思薇救了他,薄砚祁心里肯定对她的厌恶就减少了很多!

    她紧紧的咬牙,不行,她太了解薄砚祁了,这个男人虽然冷情但是很负责任,她跟在他身边好几年了,要不是因为四年前他以

    为跟他在一夜的那个女人是自己,根本不会承认自己是他的女朋友。

    更不可能提出要跟自己结婚!

    如果有一天,薄砚祁知道了四年前那一晚上,跟他在一夜的女人不是自己,那她现在的所有就彻底的完了!

    一开始,蒋映初一点都没有把冷思薇这个女人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暴发户的女儿,薄砚祁才不可能喜欢她,不过现在,这个

    冷思薇让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她跟在薄砚祁身边这么久,当然清楚这个男人最讨厌的是威胁,打发走了蓝澜,蒋映初走出化妆间。

    随便接了一个工作人员的手机,给薄家拨了一个电话。

    ——

    一天的时光就这么过去了,让顾乔感到意外的是,快到晚上的时候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竟然来了。

    薄老太太看着她一脸的担心,“思薇,你怎么也不知道跟奶奶说一声啊,受了伤也不知道说,让我跟你爷爷多担心啊。”

    顾乔心里一暖。

    自从妈妈离开之后,她就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了。

    “奶奶,我没事。”

    薄老太太坐在顾乔床边,握住了顾乔的手,“这怎么能是没事呢,要不是你推开了砚祁,砚祁还不知道要受多重的伤呢,你这个

    傻丫头啊,他皮糙肉厚的,让他挨这么一下也行。”

    薄老先生看着她,“思薇,你老实跟爷爷说,砚祁呢?他不会没有来医院吗?这个混小子,爷爷给你做主!”

    顾乔觉得,完了。

    她也不知道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怎么知道她受伤的消息,当时在宴厅里面也没有人发现,她走出宴厅之后才发觉自己受伤了,

    是薄砚祁送她来的医院。

    还有张妈,她跟张妈叮嘱过不要将她受伤的事情告诉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也不会是张妈说的。

    那么,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怎么知道的。

    她怕薄砚祁会觉得,是她告诉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的。

    “爷爷我没事,砚祁他晚上一直在这里照顾我陪着我,就连给我换药的护士都知道,白天工作太忙,他就去公司了,现在应该快

    要回来了。”

    薄老先生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

    顾乔心里也舒了一口气。

    ——

    玫瑰岛屿西餐厅。

    空气里面流淌着悠扬舒缓的乐曲。

    薄砚祁拿出一个红色的锦盒,放到蒋映初面前,男人眼底带着笑意,光线晕染下,瞳仁里面流淌着光泽,“打开看看,喜欢吗?

    映初,生日快乐。”

    蒋映初穿着一身紫色的连衣裙,露出玉肩,一张妆容精致的脸露出浅浅笑容,她打开锦盒,看着里面放着一条手链,“砚祁,其

    实你不用煞费苦心给我挑选礼物,只要你能来陪我,我就很高兴了。”

    “映初,是我不好,这段时间没有又抽出时间来陪你。”男人刚刚开口,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接通了。

    那端传来薄老先生带着怒气的声音,“你在哪呢,这么晚了应该不在公司吧,你要是在公司,我这就让陈叔去接你,思薇为了救

    你受了伤,你到是好,连看都不来看,你有没有把我这个爷爷放在眼里!”

    男人唇角绷起,眼底瞬间冷了几分,“我知道了,我晚一点会去看她。”

    “我让你现在就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