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你昨晚一点也不安分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虚弱的出声,“薄先生”

    男人皱着眉,“闭嘴!”

    看着女人被汗水浸湿的发丝,还有这一张因为发烧而带着不正常嫣红的小脸,他起身走出去,喊来了护士。

    顾乔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她模糊的看着眼前的身影,心里有些奇怪,这是梦吗?

    薄砚祁怎么会在这里。

    顾乔思考了一会儿,也没答案,后背疼的钻心,她睡不着,但是整个人很累,又困又疼。

    慢慢的,她意识迷糊,闭上了眼睛。

    薄砚祁起身走出去连着抽了根烟,看着自己衬衣上的血迹,都是那个女人的,心里烦躁的很,脑子里面都是‘冷思薇’推开他被水

    晶灯砸到的画面。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推开自己。

    薄砚祁想不明白,心里反而更加的烦躁,连着又抽了几根烟,男人才回到了病房里面。

    现在是凌晨2点左右。

    病房里面开着一盏光线温柔的灯。

    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人,看着她翻了一个身,想到护士的叮嘱,不能让她压到伤口,几步走过去。

    他伸手将她翻了过来,手掌碰触到女人的脖颈,触手都是汗,发丝上黏着汗水粘在脖颈上,她睡得很不安稳。

    苍白精致的颜,紧闭的双目,眉心皱着似乎是很不舒服。

    额头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水。

    脸颊嫣红。

    男人骂了一句,“妈的,真麻烦!”但是还是去洗手间打湿了一块毛巾走过来,擦拭着她脸上,脖颈上的汗水。

    她似乎是感到了凉意。

    舒服的嘤咛了一声。

    男人握着毛巾的手一顿,突然想起她在他身下哭着喊着他,眼眶红红的样子,这么瘦的身体,又软有长的音调,让人听着就想

    要..

    薄砚祁将毛巾放下,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声,这个女人是不是给她施了什么咒术,怎么满脑子都是她。

    ——

    顾乔第二天早上就醒了。

    她这一晚上睡得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难受,早上醒来的时候后背疼的她整个人都发颤。

    天色蒙蒙亮。

    顾乔看着坐在自己身边不远处的男人,怔了一瞬,薄砚祁在这里,看这样子是守了自己一晚上吗?

    男人坐在椅子上,阖着眸在休息,俊美的脸处在弥弥光影下,衣服叶没有换,衬衣上的带着褶皱,长腿似乎无处安放,顾乔想

    ,他这么在这么小小的陪护椅上做一晚上,很不舒服吧。

    顾乔看了一会儿,她慢慢的用没有受伤的那一只手臂撑着想要坐起身..

    她想去洗手间

    “乱动什么?”男人睁开了眼睛,看着她,眼底带着不悦。

    “薄先生你醒了.”顾乔没有再敢乱动,她怕惹他不高兴,但是她真的想去洗手间..

    “醒?”薄砚祁冷冷的开口,“你昨晚上一直乱动,到处哼哼,一点夜不安分,你以为我睡的着吗?”

    顾乔微囧,“我不好意思,薄先生..”

    薄砚祁没有再看她,拿着手机看了一眼,然后起身走出去。

    顾乔看见薄砚祁走出去了,松了一口气,赶紧支撑着自己起身,病房很高级,又独立的洗手间,顾乔忍着疼痛,走到洗手间。

    就这么几步路,她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后背疼的全是汗。

    上个洗手间明明很简单的事情,顾乔现在只觉得难受的要命,一只手又不能用力气,越着急越复杂。

    ——

    薄砚祁打了一通电话,让向衡去查昨天水晶灯掉落下来的事情,这是意外还是有人蓄意筹划。

    挂了电话,男人走进病房,就看着病床上空荡荡的。

    躺在病床上那个女人不见了。

    妈的,这才几分钟的功夫就不见了。

    那个女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薄砚祁脸色沉下来,正准备出去问问护士,就听见洗手间里面传来一声声响,好像是跌倒的声音。

    他几步走到洗手间门口,伸手想要打开门,里面锁住了,男人眉心皱着,“冷思薇,你在搞什么!”

    里面传来女人细而轻的声音,“薄先生你先别进来.”

    顾乔无力的扶着墙壁站起身,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走了几步腿一软,病号服的裤子上有一个扣子,但是她怎么也扣不上了,好不

    容易扣上了,顾乔慢慢的走到门口。

    用力将门转动了几下,打开。

    就看见门口站着的男人,脸色很黑。

    她..她就是想去个洗手间..

    这个男人干什么要这么生气。

    顾乔轻轻的开口,“薄先生”她不知道说什么,看着男人不高兴的脸,想了想,说了一句,“薄先生,早上好。”

    薄砚祁看着‘冷思薇’无奈的压了压眉心,心里腾起的怒火被这个女人软糯糯怯生生仿佛随时就晕倒的样子,憋得什么怒火也发不

    出来,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几步走到床边将她放下。

    ——

    7点半左右,向衡来了,带了早餐还有一身西装跟衬衣,薄砚祁换了一身衣服,向衡说着,“薄总,今天上午10点,跟星球传媒

    的李总有个会议。”

    “嗯。”男人整理着衣袖,点了点头。

    “明天是蒋小姐的生日”

    顾乔安静的喝着小米粥,听到‘蒋小姐’三个字的时候,拿着勺子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喝着,只喝了半碗,就躺下了,她没有

    什么胃口。

    没有几分钟,薄砚祁就走了。

    向衡打电话让张妈来照顾她。

    张妈心疼她的说,“太太,你对先生这么好,先生一定会接受你的。”

    顾乔轻轻的笑了笑,她不敢奢求这些。

    张妈说,“太太,要不要给老先生跟老太太说一声,毕竟你也是为了救薄先生才受的伤。”

    顾乔连忙摇头,“不用。”

    这么一点小事,不用麻烦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了。

    过了一会儿,护士来换药。

    伤口处并没有结痂但是血迹都黏在了一起,换药的时候撕开纱布,顾乔疼的泪都要出来了,她紧紧的握着手心,咬牙忍着。

    护士一边清洗伤口一边说道,“太太,你先生对你真好。”护士的眼底都是羡慕,“昨晚上一直守着你,一夜都没有睡,生怕你有

    一点不舒服。”

    顾乔心里清楚,他不过是因为自己推开了她,所以他觉得有些愧疚。

    换好药,护士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顾乔闭上眼睛休息,因为伤口在后背,所以她不能靠着床头也不能平躺着,从头到尾就这能保持侧躺这一个姿势,长时间让她

    顾乔有些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