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宴会
    又是一个雨夜。

    雨水的声音掩盖住了她的哭喊声。

    到最后,顾乔只是呜咽的出声,“薄砚祁,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放过你,你既然费尽心思相当薄太太,你现在不过是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罢了?既然当了薄太太,就给我安安分分的,你就这

    么缺男人吗?”

    男人丝毫不顾及脸上的伤口,他想起今天下午霍景南来到他的办公室里,告诉他,如果他照顾不好,那么,他就将这个女人带

    走

    呵..阿乔

    多么恩爱的称呼..

    想到这里,薄砚祁就恨不得狠狠的惩罚面前的女人

    狠狠冲撞.

    顾乔疼的脸色苍白如纸

    到最后。

    顾乔躺在座椅上,仿佛这具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她目光涣散的看着男人穿戴好衣服,整理着衬衣。

    夜色衬托下,男人的着一张脸,带着微微的血迹,在雨夜里面,冷漠而无情,看着她的目光,一丝丝的感情都没有

    薄砚祁回到驾驶的位置上,摇下车窗,接连着抽了几根烟,,

    “冷思薇,如果你还对霍景南抱有什么感情,我劝你还是算了吧,薄家丢不起这个脸面,一个义子罢了。”薄砚祁说这句话的时

    候,冷嗤了一声,“我折磨你的手段多了去了,我也不管你以前那些堕落奢靡的生活,既然当了薄太太,就给我好好的当。”

    他掐断了手中的烟,“爷爷奶奶哪里,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记清楚了,否则,我还真的不知道能够干出什么来,,”

    顾乔紧紧的攥紧双手..

    眼泪在眼眶里面打圈..

    她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泪水无声的漫过脸颊..

    她沙哑的出声,“你这么不喜欢我,为什么..不放了我为什么一定要等一年后薄砚祁..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薄砚祁看着眼前,车窗玻璃上的大雨,“我还没有睡够呢?怎么能放过你!你以为薄太太这个位置,你想当就能当,

    想不当就不当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么快勾上霍景南,找到下家了不过你只不过是我睡剩下的而已”

    顾乔坐起身,勉强的穿上衣服,她只觉得没动一下身下的疼痛快要将她吞噬了,她死死咬着唇,听到之后,笑了一下,“薄先生

    ,这你就放心吧,真正喜欢我的人,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她看着男人英俊的侧脸,内心一片窒息般的痛苦。

    “看来你是没有被教训后,是不是还想再来一次?”

    顾乔听到这句话,浑身颤抖

    再来一次..

    她觉得自己会死过去..

    “薄先生,我错了,你说的都对,我错了”

    顾乔回到别墅之后,直接上了楼。

    回到卧室里,强撑着进了浴室,将自己的皮肤搓到泛红,她才打开花洒冲洗着,但是身上的印记,怎么也冲不掉

    顾乔一开始只是小声的哭着

    到后来,哭声渐渐的无法压抑..

    走出浴室的门,顾乔的双腿都在颤抖,她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避孕药,扣出一粒吃了,躺在床..此刻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她

    很累,累到刚刚占了床,就睡着了..

    脸颊的泪,慢慢的干涸

    顾乔被薄砚祁这么一折腾,几乎是休息了三天,才恢复过来,身体还是有些隐隐的不舒服。

    她这三天,没有去薄家。

    老太太打来电话的时候,顾乔只是说自己感冒了。

    今天上午的时候,薄老太太给了打了电话,“思薇,你身体怎么样了。”

    顾乔握着座机的听筒,唇角带着苍白的笑,“奶奶,我感冒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就说这个季节交替容易感冒,你多穿一点,奶奶给你准备的草药,你记得时常喝,这个草药很有用的,你怀上砚祁的骨肉,砚

    祁的心也就稳定了。”

    顾乔说道,“我知道了,奶奶,等我感冒好了,我就喝,砚祁他..”想起这个男人,顾乔咬了咬唇,眼底闪过害怕,她说道,“

    砚祁对我很好,奶奶,你跟爷爷也不要把他逼的太紧我相信他”

    “我的孙儿我能不知道吗?他估计正生气呢..是不是这几天又没有回去,,思薇,你不用哄奶奶开心了,这个混账小子我还能

    不了解吗?明天晚上有一次酒会,你跟砚祁代表咱们薄家去。”

    顾乔一听,连忙想要拒绝。

    让她跟薄砚祁去..

    她可不敢

    这个男人知道了,肯定以为是她跟奶奶说的,肯定会折磨她的..

    “奶奶..明天我没有去过几次这样的场合,我怕不合适,而且,奶奶你也知道我的,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

    薄老太太猜测,“是不是砚祁不让你去这是我这个老太婆的决定再说了那是年轻的人聚会..当然是你们去了。”

    “奶奶..”

    “好了,思薇,你不要担心,打扮的美美的,明天也当是去放松一下心情。”

    既然薄老太太都说到这份上了,顾乔若是再说不去,就未免太

    “奶奶,我知道了。”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张妈听到有敲门的声音,走过去,将门打开,看着铁门外面站着一位年轻穿着西装的男子,张妈走过去。

    对方说道,“这是薄先生让我来交给薄太太的,薄先生说了,两个小时候,在门口等着薄太太。”

    张妈从男人手中接过一个包装精致的纸盒,然后快速的走进屋子里,顾乔在书房看书,张妈来到书房,将这个交到顾乔的手里

    。

    笑着说,“太太,这是先生给你的。希望你今晚上可以换上..”

    顾乔合上了手中的书,“我知道了。”

    一袭剪裁合适的中式大红色礼群,裙摆处是手工绣制的山茶花,腰间缀着一条珍珠链子作为装饰,看似低调优雅,但是红色却

    绚丽,顾乔在挽着薄砚祁的手,走进宴厅的那一刹,吸引了绝大多数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