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被发现
    晚上,薄砚祁有个饭局,喝了不少的酒。

    九点左右,才从酒店出来。

    向衡扶着薄砚祁上了车,心里在想将薄总送去哪里,他知道薄总一般不回别墅,这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是在他的私人别墅里面居

    住。

    车子还没有启动。

    车窗被敲响,向衡摇下车窗,看着车窗外面站着的一道女子的身影,是蒋映初,跟在薄砚祁身边这么多年,向衡怎么会不知道

    薄砚祁跟蒋映初的关系,向衡说道,“蒋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蒋映初的目光往车子里面探着,笑着说,“向助理,砚祁是不是在车里,我今晚剧组在这里有个聚会,刚刚结束,出来的时候看

    见这两车子很熟悉,才想过来看看。”

    “薄总喝的有点多,我正要送他去银枫别墅。”

    蒋映初打开车门,做了进去,说道,“送去我哪里吧,你也知道他的,银枫别墅里面没有佣人,他喝醉了,你又不能照顾他一晚

    上吧,送去我哪里好了。”

    向衡扶着薄砚祁来到蒋映初的家里。

    蒋映初看了一眼向衡,说道,“向助理,你先走吧,我来照顾砚祁就好了。”

    蒋映初跟在薄总身边好几年了,三年前因为一件事情,薄总不得不碰了她,所以,蒋映初也在那时候就以薄总的女朋友自居。

    也正是因为这样,蒋映初的影视资源一下子飞升,直接从三线越居到了当红一线花旦的位置。

    而薄总,也因为碰了蒋映初,想要对她负责,带着她去了薄家,见了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但是奈何,薄老太太不同意。

    向衡点了点头,“那就,麻烦蒋小姐了,有什么事,将小姐给我打电话就好。”

    向衡离开之后,蒋映初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她的唇角泛起一丝笑意,然后褪去衣服换了一身清凉的蕾丝睡衣,走

    到床边,看着男人英俊的脸,帮他把衣服换下。

    谁知道衣服换到一半,薄砚祁醒了,看着她,男人喝的有些多,眼前迷蒙看不真切,只是看着一道女孩的身影在身边。

    他以为自己是在别墅里,就说道,“冷思薇,给我倒杯水.”

    蒋映初听到这个名字,咬着牙,冷思薇,薄砚祁竟然喊着冷思薇的名字,她手里没有动作,男人又喊了一声,“给我倒杯水,冷

    思薇”

    蒋映初这才惊醒一般,走到茶几前,到了一杯水,重新走到床边坐下,一只手托起男人的颈部,另一只手将水杯凑到男人唇边

    。

    蒋映初脸色很差劲,这段时间,虽然她给薄砚祁打电话,男人每次都接,但是很少来找她!

    她跟在薄砚祁身边好几年了。

    但是男人却从来没有碰过她。

    连简单的亲吻都没有!

    四年前,她虽然不知道那晚上跟薄砚祁睡在一起的女人是谁,但是这么长时间了,四年了一直都没有出现过。

    她以为,能够接着这层关系成为薄太太。

    因为根据她对薄砚祁的了解,他是一个极其自律的男人,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很是负责,所以,在那晚上之后,薄砚祁多次带着

    她去薄家。

    但是没有想到,薄老太太竟然死活不同意!

    蒋映初当时想着,反正薄老太太年纪也不小了,能跟她耗几年!

    她有的是时间。

    可是没有想到,那个老东西,竟然给薄砚祁安排了一场婚事!

    蒋映初足够的了解这个男人,这个男人,最恨的就是威胁,他是不会答应这场婚事的,就算是答应了,他也不会喜欢上他那位

    所谓的新婚妻子。

    但是此刻。

    男人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

    让蒋映初不在这么肯定!

    不行,她一定要抓紧这最后的机会!

    薄太太的位置,只能是她的!

    站起身,蒋映初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拿起手机走到窗前,拨通了狗仔的电话,要知道她们这些当红的明星虽然厌恶狗仔,但是

    跟狗仔也是有一定联系的。

    “喂,你明天早上早点来到我公寓门口,我给你一个大新闻!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要这件事情,轰动整个海城。”

    “蒋姐,你放心我一定按照你的要求来办,但是轰不轰动,能不能引起效果,还是看新闻本身有没有.”

    蒋映初勾唇,“你放心,这个料足够大..”

    挂了电话之后,蒋映初来到床前,看着已经睡下的男人,她将身上的睡衣褪到一半,躺在男人身侧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薄砚祁睁开男人,看着眼前的卧室,眯了眯眸,眼底清明,他坐起身,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

    薄唇紧抿,脸上情绪看不出来什么。

    他记得他昨晚,喝多了然后向衡送他回去,怎么会来到蒋映初的公寓里

    他昨晚虽然喝了不少,但是不会傻到控制不住自己,更不会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清楚。

    蒋映初其实早就醒了,男人坐起身的时候,她在装睡,在他醒了几分钟之后才动了动眼皮,睁开眼睛,她揉了揉眼睛,声音温

    柔带着沙哑,“砚祁.”

    但是对上薄砚祁那一双清明深邃的目光,她心里一怵,但是唇角带着一丝丝笑容,说道,“砚祁,你醒了。”

    薄砚祁盯着蒋映初的脸,淡淡的‘嗯’了一声。

    说道,“抱歉,昨晚我喝醉了。”

    蒋映初动了动唇角,有些不敢看男人的眼睛,那一双眼睛,实在是太可怕了,好像一瞬间看清了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坐起身,被子从女子的肌肤上滑落下来,她似乎衣着寸缕,蒋映初似乎是因为这个动作,娇羞的拉住了被角,半遮半掩.

    薄砚祁的目光移开,站起身,拿起搭在沙发上的衣服,目光淡淡,说道,“我先下去了。”

    在男人走了之后。

    蒋映初狠狠的攥紧了手心。

    ——

    今天是周五。

    顾乔上午的时候一直跟着张姐学着做一些糕点之类的。

    想着下午去薄家的时候,好带着薄老先生跟博老太太吃。

    因为薄老先生跟薄老太太上了年纪,所以顾乔特地做一些无糖的糕点。

    上午10点半的时候。

    客厅里面的座机响了起来。

    顾乔的手上都是面粉,张妈快速走过去拿起了听筒。

    顾乔专心的在厨房里面盯着烤箱。

    就听到张妈在喊她,“太太,你过来一趟,薄老太太的电话。”

    顾乔听到‘薄老太太’这四个字之后,立刻洗干净了手,走过去,从张妈手中接过听筒,放在耳边,“奶奶.”

    顾乔原本以为,是因为今天是周五的缘故。

    所以老太太给她打电话来催她让她跟薄砚祁早一点过去呢。

    但是薄老太太的声音从听筒那端传来,“思薇,你跟奶奶说实话,是不是一直以来,你一个人居住在别墅里,砚祁从来没有去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