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迷惘
    顾乔拎着保温桶离开。

    霍景南闭了闭眼睛,忘记..可是他忘不了

    阿乔,你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阿乔,我没有办法,忘了你

    车子在薄氏大楼门口的路边上停了许久,霍景南动都没有动,保持一个姿势,一直看着前方来来往往的人群。

    一直到手机响了起来。

    他动了动,拿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

    手机响了好几遍,他才接通了放在耳边。

    嗓音淡淡,“纤纤,有什么事吗?”

    “景南,我们今天晚上一起用晚餐吧,我订了一家餐厅。”

    霍景南只是说道,“这种事情,你安排就好了。”

    不必来询问我。

    顾乔拎着保温桶来到休息室坐下。

    拿出手机,实在是有些无聊,再加上今天碰见了霍景南,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那些事情,她早就已经放下了。

    但是再次提起。

    有一种前尘往事的感觉。

    的确,高中到现在,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她也不会像以前那般了。

    她在手机上下了一个小游戏,打发心情。

    薄砚祁走进大厅,他中午的时候有个饭局,刚刚回来,今下午三点,还有一个视频会议。

    男人迈开长腿,大步往前走着。

    一楼的休息室在电梯旁边,必须要经过休息室才能走到电梯,休息室的门是磨砂不透明的,门开着,男人不经意的一眼,看见

    了坐在里面沙发上的女子。

    穿着一身白色清新素净的衣服,正低着头玩手机。

    他收回目光,往前走着,电梯的门打开,男人走进电梯里。

    薄砚祁拿出手机,目光深邃,拨出了向衡的手机号,“你帮我查一下,冷思薇这一段时间,是不是每天都来。”

    “是。”

    总裁办公室。

    向衡走进来,走到办公桌前,看着薄砚祁,“薄总,太太这段时间每天上午大约10点到11点左右,或者下午,都会来一趟,拎

    着保温桶去休息室,有时候会多待一会儿,有时候一会儿就走了。就是今天是下午来的。”

    向衡抬眸,看了看薄砚祁的脸色,男人的脸上没有什么情绪变化,他便再说到,“这些都是前台小章告诉我的,太太现在还在休

    息室里”

    这一点向衡是知道的,薄老太太让太太每天都来给薄总送鸡汤,前几次的时候,还会拖他送到办公室里面来,薄总根本不会碰

    这些,所以每次都满满的又在送回去。

    慢慢的,太太不在拖他来送了。

    向衡想了想,还是说了,“最初的时候太太每天来的时候都给我打电话,让我下去将保温桶拿上来..后来太太想必是知道你不

    喜欢喝,所以就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每次都是默默的来。有时候从大厅进来休息室都不去,直接去电梯到地下停车场,直接离

    开了。”

    薄砚祁嗓音沉静,“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向衡离开之后,薄砚祁看着电脑里面的监控画面,里面的女子坐在休息室里面喝着鸡汤,她似乎喝的很饱了,但是还是不忍心

    把鸡汤倒掉,嘴巴鼓鼓的,有一种可爱的感觉,女人实在是喝不下去,才把鸡汤倒掉。

    每天都是这样。

    男人走到窗前,目光看向窗外..

    内心却很不平静。

    他本以为,冷思薇讨好奶奶,从奶妈那里下手,让她每天来送鸡汤,就是为了接近他,但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每天都来,但是从

    来不上来..每次都是默默的离开

    薄砚祁还以为,自从那次,在办公室里面警告了她之后,她便不会来了,没有想到

    竟然是这样.

    难道是他误会她了?

    她上次来只是单纯的想要给他送一碗鸡汤。?

    顾乔拎着保温桶去了一趟洗手间,将保温桶里面剩下的半桶鸡汤倒掉了,然后将保温桶清洗干净,这才拎着保温桶,走出薄氏

    。

    顾乔打了一辆车。

    刚刚做进车里。

    手机却响了。

    顾乔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

    有些懵。

    是薄砚祁

    薄砚祁怎么会主动给她打电话呢?

    真的是.见鬼了.

    手机铃声不停的想着,顾乔平复下心情,接通了电话,放在耳边,“喂薄先生.”

    “汤呢?”

    啊?

    顾乔眨了眨眼睛。

    男人的嗓音再次响起,“我问你,奶奶让你送来的鸡汤呢?”

    难不成薄砚祁想要喝鸡汤?

    顾乔皱着眉,拎着早已经空荡荡的保温桶,鸡汤早就被她给倒掉了.

    她以为他不喝的。

    而且,这么长时间了.

    她咬了咬唇,“薄先生,我这就给你送过去。”

    挂了电话,她让司机去离这里最近的一家私房菜馆,谁能想到今天薄砚祁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给她打电话说要喝鸡汤。

    一时间,顾乔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

    又不能回薄家,让徐姐重新盛一碗,这样的话,她每天准时来薄氏,又将鸡汤默默的倒掉拎着空空的保温桶回去,也会被徐姐

    跟博老太太知道。

    这么长时间,她跟薄砚祁的关系僵硬到不能更僵硬。

    顾乔用最快的时间来到一家私房菜馆,盛满了鸡汤,然后又打车回薄氏,这前前后后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她没有上去。

    而是打电话让向衡下来。

    顾乔站在大厅里面等着,远远地看见向衡从电梯里面走出来,顾乔迎上去,将保温桶递给向衡,“向助理,帮我把这个送到薄先

    生的办公室里面吧。”

    向衡拎着保温桶,看着顾乔,微微的叹了一声,薄总从来不会喝冷思薇送来的鸡汤,之前冷思薇让他送上去,薄总看都不看,

    他也只好在原封不动的拿下来了。

    后来,每次太太也知道了,每次来,也只是在休息室里面坐一会儿

    没有在给他打电话。

    向衡看着冷思薇,有些不忍,很想要告诉她,让她不要每天再来送了,薄总是不会喝的。

    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顾乔看着向衡走进电梯。

    她才离开薄氏。

    这下应该没有自己的事情了吧。

    她清楚的记得他说的话。

    有事没事不要烦他。

    所以,顾乔尽量避免出现在他的面前。

    走出薄氏,顾乔打了一辆车,司机问她去哪,顾乔还真的不知道去哪,在荔城的时候,顾乔每天想着的就是怎么样把自己的工

    作做好。

    怎么样能赚更多的钱,给星星更好的生活。

    而现在,顾乔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