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查到她
    她怎么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了

    “你就不知道自己打车回去吗?现在都快一点了,你就打算在这里蹲一晚上吗?冷思薇,你脑子里面都装了什么?就没有一点点

    安全意识吗?”

    这么晚了,还待在外面!

    男人的嗓音带着怒气跟嘲讽。

    顾乔听着这一道声音,慢慢的抬起头。

    从这个角度,清晰的看见男人坚毅的下巴,俊朗的面部轮廓在雨雾中,如同从天而降的神一般,也像是带着光芒。

    薄..薄砚祁.

    真的是他。

    薄砚祁来了..

    那一刻,顾乔的心里从未有过的温暖。

    做进车里,顾乔才觉得暖和了不少。

    男人将车门关上的力道很大,顾乔听见耳边‘嘭’了一声。

    接着一条毛巾落在她的脸上,伴随着男人冷叱,“还不快点擦擦。”

    顾乔知道,这个男人应该是怕她身上滴落的水,打湿了座椅。

    车子在路上飞驰,雨滴声一滴滴密密麻麻的响在头顶,顾乔暖和过来,她伸手,用手指梳了一下已经有些乱的发丝,看着男人

    面色阴沉的侧脸,“抱歉,薄先生,麻烦你了。”

    薄砚祁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你也知道麻烦!”

    顾乔咬了咬唇,对于男人的冷嘲热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轻轻的动了动唇,“抱歉。”

    男人透过后视镜,看着低着头,软软糯糯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不由的一气,猛地踩下刹车,将车子停靠在路边。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你一个女生一个人在外面,这么晚了就没有一点点安全常识吗?”

    顾乔低低缓缓的出声,“我不知道,这里,这么不好打车。”

    女孩这一道嗓音,软软的清澈没有什么力道,薄砚祁看着后视镜,将灯打开,唇角的弧度紧绷,“谁允许你给我打电话的,我不

    是说过,没有事情不要烦我。”

    “哦。”顾乔攥紧了手指,努力让自己的嗓音不在颤抖,“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烦你的。”

    薄砚祁听到这一句话之后,脸色更黑了!

    回到别墅。

    顾乔听着那一声声响很大的关门声。

    伴随着划破夜空的闪电。

    男人去了书房。

    她给他打了电话,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

    顾乔就知道,薄砚祁怎么会去专程接她呢,应该就是正好经过东宫,看见了她,她还没有自恋的那种程度,

    以为薄砚祁是特地去接她的。

    呵..

    她去浴室洗了一个温暖的热水澡,驱散了身体的寒意,她的睡衣因为挂在阳台上下雨忘记了收,被雨水溅湿了,一件都没有干

    。

    顾乔想了想,裹紧了浴巾走出来,打开衣橱,从里面拿出一件男人的衬衣来穿在身上,衬衣很大,包裹着女人玲珑纤瘦的身体

    ,刚好遮住了臀部。

    她拍了个面霜,拿起吹风机吹头发。

    ——

    薄砚祁在书房里面看了一会儿文件,打开电脑浏览着邮件,电脑的电量快没有电了,他想起来充电器在卧室里面。

    男人站起身,走出书房。

    书房在二楼左手边第一间房间,他跟冷思薇的卧室在第三间,离的很近,男人几步就走过去。

    推开门,就看见那一抹纤细的身影背对着自己,再吹头发。

    女人穿着一件宽松的男士衬衣,发丝湿润凌乱,她握着吹风机,衬衣刚好遮住臀部,因为她的动作又往上了一点。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幽暗的火焰,喉结滚动了一下。

    —

    顾乔把头发吹得半干,正准备关上吹风机,突然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挽住了她的腰。

    女人惊呼一声,手中握着的吹风机也落在了地上。

    在别墅里面,除了她,只有薄砚祁。

    顾乔低头看着箍住了她肚子的这一只手,“薄先生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将她抵在墙壁上,她贴着温凉的墙壁,背后却是男人火热的胸口,冰与火的交融,让顾乔脸颊红了起

    来。

    她有些为难的抿着唇。

    男人压在她身后,嗓音恶狠狠的压在她耳边,张嘴一口咬住那一只耳朵,“你怎么这么勾人,穿成这样,想要勾引谁呢?”

    顾乔惊呼一声,猛地低下了头,耳边一阵滚烫。

    女人嗓音很细,似乎是透着无奈跟窘迫,“薄先生,家里只有你。”她并非男人话语里面的这个意思,想要勾引谁,但是这个别

    墅里面,张妈还没回来,平时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

    只是没有想到,薄砚祁会突然进来。

    这一句话,让男人唇角勾勒一抹笑意,“冷思薇,你就这么想做薄太太。”

    顾乔睁着着,抗拒着,这个姿势,让她感觉到了羞辱,“薄先生,我们的婚约只有一年,一年之后,这个薄太太的位置自然会由

    你心爱的女人来做,你大可不必这样”

    不必这样羞辱她。

    男人冷冷的嘲讽,“不必那样?”他一把掀开了衬衣,攻入,“这样吗?”

    眼前一黑,顾乔死死的咬住唇,被侵犯的疼痛让她无法适应,“薄先生,我求求你不要这么对我.”

    “冷思薇,你说,我跟你那些床伴比,谁能满足你?”薄砚祁想起他查到这个女人在美国留学的资料,喜欢泡吧喜欢去私人会所

    跟一群男人玩通宵,堕胎好几次,现在却在他面前装纯情。

    想到这里,男人的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动作也丝毫不怜惜。

    顾乔疼的皱眉,男人的力气很大,弄得她很疼,她闭上眼睛,她现在是冷思薇,他对她的误会很深,既然已经误会了,那么就

    一直误会下去吧,她没有办法解释。

    只能咬牙承受。

    她心里努力想一些高兴的事情,分散一些自己的注意力。

    薄砚祁看着她出神,眼底冷漠,伸手狠狠的掐着她,“看来是我没满足你,竟然还能让你想别人?”男人用力的折磨她之后,离

    开身,整理自己的衣袖,“冷思薇,你看看你被多少男人睡过了,还在我面前装出这么无辜清纯的样子来。”

    顾乔睫毛颤抖,没有了支撑,慢慢的滑落,跌坐在地上。

    双手支撑着自己。

    男人蹲下身,伸手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眼底晶莹的泪水,一怔,看着这一双眼睛,心口有一抹很奇怪的感觉,他随机嘲笑的

    开口,“你就是用这幅委屈清纯的样子来勾引人吗?你以为你以前做的那些破事情都查不到吗?”

    顾乔虽然知道冷思薇是因为怀孕了,冷家才让她替嫁,但是没有想到,冷思薇在美国竟然这么不守妇道,而陈君梅跟冷振谦,

    不是说已经把冷思薇之前的过去给抹除了吗?

    这个男人查到了,是不是说明.

    也会查到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