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酒醉
    两年年前嫁到了上城陆家。

    顾乔听闻的,也只有这些。

    薄老太太叹了一声,“思薇,我们家的事情也应该让你知道的,云书跟你的年纪差不多大,她在家里排行老四。云书啊是我们家

    的养女。是别岚在孤儿院抱回来的。”

    顾乔点了点头,看着薄老太太眼底弥漫着悲伤的情绪。

    她伸手,紧紧的挽着老太太的手臂,故意语调轻快的分散老太太的思绪,“奶奶,我还真的很想快点见见云书妹妹呢,奶奶,我

    们快点回去吧,我给你看看我今天买的衣服。”

    “好。”

    回到薄家之后。

    薄老先生跟薄砚祁喝了酒,坐在上沙发上,顾乔一走进去就闻到了酒精的味道。

    薄老太太直接走到薄老先生身边,埋怨道,“谁让你喝酒了,你忘了医生怎么说的了吗?”

    “就喝了一点点”

    薄老先生醉意微醺,薄老太太无奈的叹气摇头让徐姐跟她一起扶着老先生上了楼。

    客厅里面只有顾乔跟薄砚祁两个人。

    水晶灯的光线明亮而璀璨。

    男人似乎也喝了不少,半靠在沙发上,一双眸半阖着。

    璀璨的光线落在男人俊美的脸上,增添了一抹细腻的流光,顾乔微微的咬着唇,看了看时间,晚上八点四十。

    徐姐从楼上走下了,去厨房住醒酒茶。

    “三少奶奶,你跟三少爷今晚上就不要回去了,在家里住吧。”

    顾乔有些迟疑,看了看醉意朦胧的男人,拿不定主意,这个时候薄砚祁睁开眸,站起身,顾乔立刻站起身走过去扶住他,男人

    喷出的气息中带着酒意,落在顾乔的脸上,“走吧.”

    “哦”顾乔扶着他往外走,对徐姐说道,“徐姐,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等明天我再过来。”

    “嗯,好,太太,要不要稍等一会儿,醒酒茶马上就煮好了。”徐姐说道。

    顾乔扶着男人的身体,想了想,“不用了,我回去在煮就好了,徐姐,那我们先走了。”

    薄家的司机开车将他们送到别墅。

    顾乔下了车,薄砚祁今晚喝了不少,多亏了司机搭了一把手,跟她一起扶着薄砚祁来到卧室里。

    要不然,她还真的扶不动这个男人。

    “少奶奶,你照顾好少爷,我先走了。”司机将薄砚祁送上来就离开了。

    顾乔点着头。

    手里也没有停下,帮薄砚祁将鞋子脱下来,然后解下领带,伸手托起他的脖颈,有些吃力的帮他把西装脱下。

    在她站起身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

    手腕被人攥住。

    男人的手,温暖而宽厚。

    紧紧的攥住了女人的手腕。

    顾乔一怔。

    男人一用力轻而易举的将她拉在床上,睁开眼眸,翻身压住了她,顾乔瞪大眼睛,“你醒了放开我.我去给你煮醒酒茶”

    薄砚祁看着她,眼底弥漫着淡淡的醉意,他低头凑得她很近很近,那一张俊脸就这么在顾乔面前放大。

    顾乔呼吸一窒。

    男人看着那一双唇瓣,如同诱人的蔷薇花的颜色,让他忍不住想要采撷,他说了一句,“真啰嗦。”

    然后低头封住了她的那一双喋喋不休的唇。

    噬咬的力道逐渐的加重。

    顾乔怔了了片刻,然后挣扎着,唇瓣上传来一阵疼痛,顾乔丝毫不怀疑这个男人会将她的唇瓣咬破。

    “薄砚祁唔..你放开”

    “放开,我睡我的太太.我为什么要放开?”男人说着,用力撕开了她的衣服,。

    顾乔只听见一声衣料破裂的声音,接着,心口一凉。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疼痛代替。

    男人低头,霸道而粗粝的吻落了下来..

    然后狠狠的咬下——

    顾乔忍不住叫出声,“啊薄砚祁..,“

    “我还不知道,冷思薇,你竟然这么饥渴,顶着薄太太的名字,竟然敢勾引霍景南,你还真的是..说好听了一点,不过是一个

    高级小姐,就这么喜欢被男人干吗?”

    顾乔不知道薄砚祁什么时候知道她跟霍景南的事情。

    应该没有查到吧..

    她心里一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但是她的心里在打鼓。

    她只不过在上次宴会里碰见了一次霍景南,除此之外,这段时间并没有在碰到他,霍景南该不会是,将她的身份说出来了吧

    不会的..

    就算霍景南说出来了,他也不知道她跟冷家的关系,她大可以用这个借口来搪塞他。

    但是,不知道如果这样做的话,能够隐瞒多久。

    男人的话冰冷的落在她的心头,顾乔觉得一阵屈辱。

    “我没有我跟那位霍先生没有关系,我只不过是上次在宴会的时候,见过一面..薄先生,你醉了,我去给你煮醒酒茶。”

    说着,顾乔想要推开他。

    没有想到,男人的身体,丝毫不动。

    “哼,醒酒茶,我怕我要是真的清醒了,看见你这副肮脏的身体会觉得恶心。”

    顾乔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

    自己是躺在男人的怀里的。

    她怔了一下。

    看着男人正在熟睡的脸。

    正在熟睡的薄砚祁,五官没有了往日的阴鸷跟冰冷的棱角,五官在淡淡的晨光中显得温和。

    顾乔的脑海中。

    想起在三年前。

    夜场的门口。

    他给了她一张支票。

    在她最绝望无助的时候,帮了她。

    那时候,顾乔觉得,自己遇到了光。

    遇到了救赎。

    救赎这个男人。

    这四年,生下了星星,顾乔时不时的就想起了这个男人,她感激他,同时,也怨恨,她怨恨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怨恨他,醉了酒记不住自己。

    但是也感激他,在自己无助的时候帮了自己,给了她星星。

    顾乔收回目光。

    感叹世事无常。

    她动了动身体,下面传来的涩痛让她蹙紧眉心。

    昨晚上,男人折腾了她很久。

    一直到她昏睡过去。

    顾乔的头靠在男人的胸口,男人身上的气息包围了她,那一种,她从来没有感觉到的温暖气息。

    让她感到安全,感到安稳。

    她轻轻的动了一下。

    男人就感觉到了,嗓音沙沙哑哑的出声,“不要动。”

    然后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腰上。

    将她整个人搂了过来。

    顾乔听着耳边‘咚咚’的心跳声,微微的抬起头,看着男人正在熟睡的脸,咬着唇,他是把她当做蒋映初了吗?

    要不然,他是不会用这么温柔的嗓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