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女人的嗓音很软,里面带着撒娇的成分
    四年前。

    三哥被下了药。

    迫于无奈,碰了蒋映初。

    三哥虽然表面上是个冷清的人,但是却是个极其负责人的。

    他因为碰了蒋映初,所以四年前,就带着蒋映初来到薄家,可惜,薄老太太不同意。

    可以说,在慕瑾之的印象中,就没有见三哥碰过谁的手

    要不是四年前,三哥到现在还是个处

    这个女子还真的,让他有些好奇。

    不过薄砚祁下一句话让慕瑾之有些傻眼了。

    男人握着顾乔的手,对霍家夫妇说道,“霍先生,霍夫人,这是思薇,我太太。”

    顾乔跟霍家夫妇打着招呼。

    顾乔原本以为,打了招呼之后,薄砚祁就让她离开了,但是没有想到,一直攥着她的手,她垂下眸,看着男人的手,没有心思

    听其他的。

    一直到男人捏了捏她的手指,嗓音温煦的提醒道,“思薇。”

    顾乔抬起头,霍氏夫妇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霍景南走了过来,他的臂弯里放着一双女子的手,那只手抬起来递到了她的

    面前。

    嗓音娇软绵柔,“薄太太,我叫楚纤纤。”

    顾乔并没有握住那只手,只是笑了笑,“楚小姐你好。”

    楚纤纤的脸色变了一下。

    但是又不敢发脾气。

    毕竟冷思薇是薄砚祁的太太。

    霍景南看着站在顾乔身边的男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钻进双手,阿乔怎么会..结婚了..还是嫁给了薄家三少爷

    霍先生看着霍景南,看见他出神,咳嗽了一声,霍景南回过神来,对薄砚祁说道,“薄总,许久不见。”

    霍景南跟薄砚祁,两年前在江城又一次合作,见过一面。

    薄砚祁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许久不见。”

    顾乔面色苍白,她悄无声息的从男人的手中抽出手,说道,“砚祁,我有些累,想去坐会儿,你们聊。”

    薄砚祁看着顾乔离开的背影,眼眸眯了眯。

    顾乔实在是有些累了,再加上发烧还没有痊愈的缘故,今天晚上,真的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顾乔一度的想,她生活的这二十三年,还真的是,布满了措手不及。

    她原本以为再也不会遇见的男人,竟然用着另一个人的身份,嫁给了他。

    而她原本一直想要忘记,埋在心底从来不曾说的事情,竟然就在这一刻,遇见了霍景南,又全部的尽数想起来。

    高中时期她碰见了霍景南。

    原本她以为,她跟霍景南两个人,会一同进入大学,一同步入婚姻。

    他们都约好了。

    但是约定往往只是空口白话。

    没有一点点的力道。

    就被现实轻而易举的击破。

    霍家大儿子当时病重,于是,霍家也不知道怎么找到了霍景南,认他做干儿子,让他娶楚家的小姐,结婚来冲喜。

    而当时,霍景南轻易的背弃与她的誓言。

    顾乔现在回想起这一刻,心里格外的难受。

    “薄太太”

    一道娇软的声音响起,顾乔抬起眸来,循着这道声音看过去。

    楚纤纤穿着一身银色的亮片包臀裙,身材火辣,扭着腰肢走过来,做到了顾乔身边,“薄太太,我看着你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

    见过啊。”

    顾乔的唇角绾起淡淡的笑容,“我看着你,陌生的狠。”

    “.”楚纤纤被顾乔的话给噎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面色一白,很快,楚纤纤笑了一下,“薄太太真会开玩笑。”

    顾乔并没有理会她,只是浅浅的一笑。

    然后就低头喝着果汁。

    楚纤纤咬了咬牙,要不是眼前这个女人是薄砚祁的太太,她才不会主动过来跟她攀谈,冷家也是暴发户出身,冷思薇也没有比

    她高贵到哪里去,不就是嫁给了薄砚祁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

    霍景南虽然是霍先生的义子,但是霍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以后,家产也是他的,楚纤纤想到这里,心里舒服了不少。

    ——

    宴会结束之后。

    顾乔挽着男人的手臂离开宴厅。

    在走出宴厅的那一刻,顾乔算准了男人会将她的手甩开,所以在这之前,顾乔主动的将手抽了出来。

    薄砚祁感到臂弯一空。

    刚刚还在他身侧的小女人转身已经被他甩在了身后几步。

    顾乔一直低着头。

    但是没有想到,余光所触及的最远的地方。

    男人的步伐也停了下来,她的余光一直能看见属于男人的那一双黑色的皮鞋。

    他怎么还不走啊。

    顾乔抬起头,目光落在男人笔挺的背影上。

    只听到一声极其不耐烦的声音,“还不快点。”

    这是在等她的意思吗?

    顾乔有些意外。

    急忙几步走过去,因为走得有些急,顾乔险些被绊倒,男人的一双手臂拦住了她的腰,半推半扶,将她塞进了车子里面。

    顾乔一沾到舒适的椅背,困意来袭。

    疲惫的不行。

    车厢的空间很大。

    顾乔原本是倚在椅背上睡着,车子一颠簸,顾乔的头慢慢的滑下来落在男人的肩膀上,最后枕在了男人的膝上。

    薄砚祁低眸看着正在熟睡的那张精致娇俏的脸,唇角绷着,看不清眼底,他伸手想要将她推开,但是手指碰到女子的脸颊时。

    触手的温度让他的动作一顿。

    他看着顾乔的睡颜,月光时不时地扫落进车厢里,落在女孩的脸上,肤色雪白,一袭红裙,一张清颜,但是今晚上的她,似乎

    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而此刻,安静的躺在他的膝上。

    发丝被汗水打湿,额头滚烫,似乎像是一朵快要枯萎了的花儿..

    车子颠簸的时候,男人的手,下意识的放在她脸颊旁边,让她睡得时候舒服一点,这个动作做完了,薄砚祁才反应过来

    顾乔这一病,三天后才好。

    因为她一直没有去拿鸡汤,薄老太太几个电话连番的打过来。

    因为张妈请假了。

    这几天,薄老太太就让徐姐过来照顾她。

    也是因为薄老太太知道了的缘故,顾乔这几天晚上醒过来的时候,隐隐的觉得,薄砚祁躺在自己身侧。

    似乎是发烧昏睡的缘故。

    即使面对满屋子的黑暗,她也腾不起恐惧来,满身已经填上了疲惫困倦。

    而当她发烧好了之后,薄老太太也放心了。

    徐姐从别墅里离开。

    自此之后,连着好几天,顾乔都没有在这栋别墅里,碰见薄砚祁。

    她清楚的知道,薄砚祁这几天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薄老太太知道了的缘故。

    感冒好了之后,顾乔开始每天都到薄家,上午十点的时候,准时的去,徐姐将保温桶递给她,里面放着炖煮了一上午的鸡汤。

    薄家的司机将她送到薄氏大楼门前。

    顾乔对司机说道,“师傅,不要等我了。”

    司机笑着,“我知道了,少奶奶,那我就先回去了。”

    ——

    经过上次的事情,顾乔可是不敢直接将鸡汤送过去了。

    就打电话给向衡。

    让他帮忙送上去。

    然后顾乔便出去逛逛街,或者去图书馆看会书,下午的时候再过来取保温桶。

    顾乔从图书馆出来,打车来到薄氏。

    给向衡打了电话,向衡命人将保温桶拿过来给她,顾乔发现,保温桶沉甸甸的,似乎并没有碰过,她将保温桶打开,看着里面

    满满的鸡汤,并没有喝过。

    她垂下眸。

    顾乔只是觉得,可惜了这些鸡汤。

    因为顾乔上午的时候已经在薄家喝过了,所以根本喝不下了,就将这些鸡汤倒在垃圾桶里。

    连着几天,每天都是这个样子。

    她下午去取保温桶,桶里的鸡汤都是满满的。

    顾乔也慢慢的明白了。

    即使不是她送上去的。

    只要经过了她的手送来。

    这个男人就不会碰了,是吗?

    反正,只是一个形式。

    她来送。

    老太太高兴就好。

    自此之后,顾乔不在给薄砚祁送鸡汤了,虽然每天都是薄家的司机送她去薄氏,但是只要等到司机走了之后,顾乔就打车离开

    。

    随意逛逛。

    到下午,或者顾乔算着时间,将保温桶里面的鸡汤倒掉,然后拎着空桶回薄家。

    这样一直持续了接近一个月。

    顾乔没有想到。

    一天,她下午的时候拎着空荡荡的保温桶回到薄家的时候,看见了停在薄家大院里面的一辆黑色的路虎。

    这是

    薄砚祁的车。

    顾乔拎着保温桶的手不由得慢慢的攥紧。

    她没有想到,薄砚祁竟然.回来了。

    徐姐看见了她,高兴的喊道,“三少奶奶,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少爷跟三少奶奶都回来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顾乔走进去,换了鞋,将保温桶递给徐姐,不经意的询问,“砚祁什么时候回来的。”

    “三少爷刚刚回来没多久。”

    顾乔换了拖鞋,走进去,心里直打鼓,她今天下午压根就没有去薄氏,也不知道.走到客厅,看着薄老太太,“奶奶。”

    “思薇回来了。”薄老太太很高兴,“思薇啊,你怎么没有跟砚祁一起回来,回来的这么晚。”

    顾乔心头一跳,看着坐在沙发上,面色平静喝茶的男人,她说道,“还不都怪他喽,我想去逛街,他也不陪我,我只好自己逛了

    。”

    顾乔一边说着,走到薄老太太身边坐下,挽住了老太太的手臂,嗓音娇软尽量的轻快,“奶奶,你不知道,他可忙了。喝碗鸡汤

    的功夫都腾不出来,一直这个会议啊,那个会议的。一上午都不理我,就知道让我一个人。”

    这道女声的嗓音带着撒娇的成分,但是轻快明亮,薄砚祁听着,微微的皱眉,但是心里,却不怎么反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