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越是不想遇见,越是狭路相逢
    薄砚祁低眸看着躺在自己臂弯里面的女子。

    一张苍白而温静的脸。

    因为发烧的原因,整个人显得极其的虚弱。

    男人眼眸深邃,让人看不真切,似乎是想过她做的事情,眼底清晰的闪过厌恶的情绪。

    “都两天了,她怎么还没醒!你们这些医生是干什么吃的?”

    病房里,响起男人带着薄怒的冷叱声。

    正在给躺在病床上的女子输液的护士颤了颤,“这位先生..你太太是因为高烧再加上贫血,才导致的昏厥,应该很快就醒了。

    ”

    贫血?

    薄砚祁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眉心皱着。

    护士想要提醒他,不能在病房里面抽烟,但是又没有敢出声,给病床上的女孩输了液之后就离开了。

    在护士离开不久。

    顾乔就睁开了眼睛。

    她刚刚隐约的听到有什么声音。

    男人看见她似乎醒了,丢了手中的烟,站起身走到病床边,低眸看着她,而顾乔清醒了之后,在对上男人的视线时。

    他怎么在这里。

    看见他脸色这么差劲。

    她将眼睛重新闭上。

    算了,还是继续装睡吧。

    薄砚祁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微微的用力,嗓音冰冷而不屑,“醒了就给我睁开眼睛,别给我装死。”

    顾乔动了动眼皮,重新的睁开眼,她浑身没有什么力气,说话的声音一开口就是沙哑无比,透着虚弱的气息,“有事吗?”

    顾乔没有想到,薄砚祁竟然会送她来医院。

    不过,脾气,依然的差劲。

    “看来我真的应该让你死在别墅里,你自己发烧都不知道吗?冷思薇,如果这也是你的手段之一,我觉得你这种女人真的很可怕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顾乔心里笑了,动了动苍白的唇,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昏过去,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跟薄砚祁解释,“既然薄先生心里这么

    想,那么,你怎么不让我死在别墅里面呢,这样,一了百了,我死了,你就可以娶你的蒋小姐,你也不用常常面对这么讨厌我

    。”

    顾乔说完,猛地侧了侧头。

    男人的手松开。

    “既然我的薄太太这么伶牙俐齿,看来已经好了,既然没事晚上的时候陪我去参加一场晚宴。”薄砚祁离开的时候给她丢了一句

    话。

    “记得打扮的好看一点,别给我丢脸。”

    顾乔下午的时候就要出院。

    被护士拦住了。

    “这位太太,你的身体很虚弱,你连路都走不稳,怎么就急着要出去..你烧还没退呢..

    顾乔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

    她推开护士走了出去。

    顾乔没有带手机,钥匙什么的也没有带。

    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了别墅里。

    幸好别墅区的保安认识她,联系物业给了她备用的钥匙打开了门。

    顾乔道了一声‘谢谢。’

    她上了楼,在医院里躺了一天,她觉得身上都沾满了消毒水的味道。

    洗了一个澡。

    才舒服了不少。

    她忍住一阵阵的晕眩。

    打开衣橱,看着里面的衣服。

    一件件精致好看的洋装。

    这些衣服,上面的标牌都在。

    大部分都是陈君梅给她买的。

    但是她不喜欢这些艳俗的款式。

    顾乔的手指在这些衣服上一一的划过,最后落在了一件红色的连衣长裙上。

    女人目光定住了。

    就这件吧。

    晚上7点。

    顾乔站在宴厅门口。

    向衡对她说道,“太太,先生在里面,你先进去吧,我还有些事情。”

    “谢谢。”

    顾乔淡淡的说了一声,然后抬眸,走进了宴厅。

    ——

    当她走进宴厅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不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探究的,还有惊艳的目光。

    顾乔一袭红裙,衬得肤色雪白,淡扫粉黛的脸越发的精致,她骨架偏小,这一身红裙,显得格外的动人,引得不少的男人将目

    光看过来——

    被一群老总围住的薄砚祁,手指端着玻璃杯,不经意的抬眸看见了那一道红色的身影,那一抹身影艳丽如火,让他目光微微的

    凝。

    冷嗤一声,穿成这样来勾引男人吗?

    “薄总,我敬你一杯..”

    一位老总谄媚的笑着。

    薄砚祁淡淡勾唇,饮尽了杯中的酒,淡淡的说道,“今天,我们不谈工作上的事。”

    “是是是。”

    站在薄砚祁身边一位年轻英俊的男子,顺着薄砚祁的目光看过去,落在了那道纤细的红色身影上。

    眯了眯眼睛,“三哥,你在看什么呢?你可是有家室的人,这么明目张胆的看着一个女孩,不合适吧。不过这个女人不得不说,

    长得够漂亮,气质也不错.你要是真的看上了”

    薄砚祁从那道身影上收回目光,看着慕瑾之,自己多年的朋友,“从美国回来了怎么也不说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慕瑾之笑了笑,拿起酒杯碰了他的酒杯,“着急什么,我有腿有脚的,自己会过来。”

    薄砚祁笑了笑,再次抬头的时候,发现那一抹红色的身影不见了。

    男人微微的皱了眉,目光四处扫了扫,都没有看见。

    这个女人,不安分一点到处乱跑,跑哪去了。

    顾乔在这里也没有什么认识的人。

    薄砚祁她又没有找到。

    肚子饿的不行。

    就端了一叠糕点,一杯果汁,来到休息区坐着,吃了几口,她觉得有些力气了,透过高大的花簇,看着外面金碧辉煌的宴厅。

    既然薄砚祁没有找她,那说明,,没有她什么事情,那么既然这样,顾乔不如安静的坐在这里。

    等着宴会结束后离开。

    休息区做了几位名媛小姐。

    听着对方几个人的谈话。

    顾乔听明白了,这是海城的名门世家霍家举办的慈善晚宴。

    来来往往,能进入宴厅的,都是海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顾乔喝了一口果汁。

    慢慢的垂下眸。

    霍家

    应该不会碰见他吧

    可是顾乔没有想到。

    在这一场宴会上。

    她真的碰见了霍景南。

    她放下手中得杯子,去了一趟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在那静雅悠长的走廊里,看见了那个倚在雕花墙壁上,一身高档

    的手工定制银灰色西装,那个男人正在低眸看着手腕上昂贵的腕表。

    清隽的眉心微微的凝着。

    似乎是听到声音,那个男人抬起眸,说道,“纤纤,奶奶叫我快点过去,你”

    正说着。

    那个男人的目光在落在顾乔身上的那一刻,声音顿时停住。

    眼底闪过惊艳跟欣喜。

    顾乔的手指有些僵硬的蜷着,背脊有些僵硬,她转身,迅速的离开。

    而男人的声音,却响在背后,“阿乔。”

    顾乔停下脚步,声音因为感冒发烧的缘故,声音沙哑,但是也因此掩盖住嗓音里面的颤抖,带着一抹慵懒的气息,“霍先生,好

    久不见。”

    霍景南看着她的背影,她不愿意回头看她,男人的眼底的欣喜被黯然覆盖,“阿乔,你依然没有原谅我”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吧。”

    顾乔说着,往前走去。

    霍景南看着顾乔的背影,正要追过去,洗手间的门打开,楚纤纤从里面走出来,白嫩的手指挽住了霍景南的手臂,嗓音软,“景

    南,我们走吧。”

    “.嗯。”

    霍景南的目光依然落在那一抹红色的背影上——

    顾乔走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了霍景南,这还真的.

    越是不想遇见,越是狭路相逢。

    霍景南,是她高中时候的

    她一直把这一段感情压在心底,当他成了霍家义子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再是她曾经所喜欢过的人了,当然,他现在应该是要结

    婚了吧。

    如果说,顾乔对着海城,还有一丝丝的记忆,那么,应该也是因为霍景南。

    那一段高中的时光,真的是她最高兴的时光。

    年少时,总有给自己温暖的人。

    到现在,再也不会有了吧。

    在时安去了美国之后,顾乔就离开了海城,那个时候,顾乔就没有打算,再次跟霍景南相遇,没有想到,四年了,竟然在这种

    情况下相遇。

    这段记忆,她早已经.

    现在想起来,顾乔淡淡的叹了一声。

    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手机响了起来。

    顾乔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着上面发来的一条短信,是向衡发来的,“太太,你在哪,先生正在找你。”

    找她?

    顾乔快速的往宴厅里面走去。

    远远的就看了那穿着西装,英俊挺拔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论在哪里,好像都是最瞩目的,第一眼,就看得见。

    顾乔朝着这个方向走过去。

    薄砚祁正跟霍正松夫妇聊天,侧过脸看着正在朝自己走过来的那道身影,他伸出手,嗓音温柔,“思薇,这里。”

    顾乔走到薄砚祁身边,握住了..

    男人递过来的那只手。

    他的手掌宽厚,温暖。

    让顾乔心颤。

    慕瑾之在旁边看着瞪大眼睛。

    三哥这这

    我的天,三哥竟然这么主动的握着一个女孩子的手。

    不要怪他太八卦..

    只是,三哥这个人,性格冷淡,就连蒋映初,跟在三哥身边几年了,说好听了算是个红颜知己,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跟在三

    哥身边,陪三哥偶尔谈天谈地陪他聊天的而已。

    要不是因为那件事情,估计三哥,都不会把蒋映初留在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