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谁把流年暗偷换(4)
    “不是这样的”顾乔想要出声解释,“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

    她看着薄砚祁的脸,她的第一次,给的是他,不过她是顾乔,而不是此刻的‘冷思薇’。

    但是这些,她没有办法跟这个男人说。

    薄砚祁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呵’了一声,“不是这样的,你以为我傻吗?被多少人上过了?也不知道补好了再来上我的床!”

    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甲陷入掌心,男人的每一句话对她来说,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插入胸口。

    “我真想让奶奶看看,这就是她心里喜欢的那位冰清玉洁,知书达理的冷思薇,你说说奶奶知道了之后会怎么样?你这副下贱的

    样子,我看着真的恶心。”

    顾乔脑海一震,不能让薄老太太跟薄老先生知道。

    若是被知道了,她肯定会被赶出薄家,那样的话,妈妈的墓地肯定从冷家迁了出来,这是妈妈唯一的愿望,她不想在打扰妈妈

    了。

    顾乔看着薄砚祁,冷静的出声,“好啊,那么,我也把那份婚后一年自动离婚的事情,告诉爷爷奶奶,薄家风云动荡,商业上的

    事情谁也说不准,不知道爷爷奶奶看到之后怎么想?”

    薄砚祁掐着女孩的脖颈,的手指慢慢的用力,嗓音从喉咙里面蹦出来,“威胁我?”

    顾乔的脸色苍白,呼吸有些困难,男人眼底的阴鸷让她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毫不留情的掐死她。

    她听过关于薄家三少的很多传闻。

    能在如此水深的薄家有现在的地位,能在商界呼风唤雨,绝不是什么温良斯文的人,有的是雷腾的手段。

    她笑着,直直的看着男人寒星一般的眼睛,“是,就是威胁你。”

    男人慢慢的松开她的脖颈,顾乔知道,她成功的威胁到了他,也成功的让他更加的厌恶自己,紧紧的咬着唇瓣,顾乔坐起身,

    想要往浴室里走。

    突然男人伸手掐住她的腰,将她重新扔到床上,毫无前奏的,近乎粗鲁的折磨着她,她的声音颤抖,“薄,薄先生”

    男人薄凉的笑着,动作也越来越让顾乔难以承受,“我薄砚祁最恨的就是威胁,冷思薇,如果你想用这种手段引起我的注意力,

    呵,你成功了?你这副身体,真的是肮脏的让人恶心。”

    顾乔忍住眼前一阵一阵的黑暗,看着他,“恶心,可是,薄先生现在跟我做这样的事情,就不觉得恶心吗?”

    “伶牙俐齿。”薄砚祁大手毫不怜惜的握着她的手腕,顾乔觉得手腕腕骨几乎要被捏碎,看着她疼痛的皱眉,薄砚祁俯下身,声

    音压在她耳边,“冷思薇,我劝你还是老实一点,记住自己的身份,不该是你的东西,不要肖想,我若是知道你背着我跟爷爷奶

    奶说了什么,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男人几乎整整折磨了她一夜。

    这一夜,顾乔几乎觉得自己会死在这张床上.

    心里面的无奈,愤恨,还有身体上的痛楚委屈扑面而来

    清晨的时候,顾乔睁开眼睛,薄砚祁已经离开了,她慢慢的想要坐起身,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下面的疼痛,如车碾压一

    般。

    顾乔闭了闭眼,一行泪水从眼角滑落。

    空气里带着浓郁的暖昧过后的气息

    慢慢的,她哭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乔抬手擦了擦眼角,撑着手臂,坐起身,她下了床,看着银灰色的床单上,一片血迹.

    她不是第一次.

    这昭示着昨晚,有多么的激烈。

    看了看时间,早上7点,顾乔垂下眼睫,平静下自己的内心,走进浴室,温热的水流缓解着身上的酸痛疲倦,温热的水滑落锁

    骨的方向。

    一阵刺痛。

    顾乔颤了颤眼睫。

    洗完澡,顾乔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身上暖昧的痕迹,腰间一块青紫的痕迹尤其的明显,她换上衣服,带着一条丝巾

    ,遮住了脖颈。

    现在是四月份,也没有人会留意这些。

    她将染了血迹的床单换下来,扔进了脏衣篓里,敲门声想起,顾乔走过去,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的薄老太太,顾乔说道,“奶

    奶。”

    薄老太太往卧室里面探头,目光落在门口的脏衣篓里,床单翻折扔在里面,但是隐约有一抹红色,老太太眯着眼睛一笑。

    握住了顾乔的手,“思薇啊,怎么不多休息会儿,昨晚累了吧。”

    顾乔知道老太太说什么,昨晚她慢慢低下头,“奶奶,你说什么呢?”

    老太太以为她是害羞了,拍了拍她的手,“行了,这里让佣人收拾,等会下去吃饭吧。”老太太又问,“砚祈呢,怎么不在卧室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