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谁把流年暗偷换(1)
    晚上的时候,顾乔躺在床上,闭了闭眼。

    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笑容,是一则视频通话,“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顾乔看着自己三岁的女儿,心里温暖,所有的疲惫都消散了,“星星,想不想妈咪啊。”

    “想!星星想让妈咪快点回来。”

    “妈咪也想快点去陪星星。”顾乔抿了抿唇,她舍不得星星,可是.

    跟星星聊了一会儿,那端,照顾星星的李阿姨拿过了手机,“顾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顾乔点头,“李姐,麻烦你帮我继续照顾星星,我.我只要一有时间一定回去看星星”

    李姐看出顾乔的为难,“顾小姐,你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啊,你忙吧,星星我来照顾就好,你之前帮了我家这么大一个忙,再

    说了,我就喜欢星星,从小看着星星长大的,你就放心吧。”

    “谢谢你李姐。”

    “顾小姐,你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

    挂了电话,顾乔叹了一声,看着手机里面女儿星星的照片,顾乔眼眶微微的红,想到不能陪在星星身边,她心里就格外难受。

    ——

    第二天,顾乔去了墓园。

    妈妈的墓地已经迁到了冷家墓园。

    “妈,我知道你一直以来都在想冷振谦,我…答应了陈君梅,其实,当薄家少奶奶多好啊,你不用为我担心的,我以后衣食无忧

    ,还是薄家尊贵的少奶奶。”

    “星星有阿姨帮我照顾,她很好,经常喊外婆。”

    “我就是联系不上时安他现在还恨我”

    顾乔说着,眼泪流出来,“妈,你放心我,一切都好。”

    她把在荔城的工作辞了,然后去了一趟冷家,佣人看见顾乔,有些惊讶,“大小姐顾小姐你回来了。”在冷家,佣人都知道顾乔

    才是冷家的大小姐,但是因为有陈君梅在,都只能喊她顾小姐。

    顾乔走进去。

    冷振谦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看见顾乔,想到马上的婚约,脸上也露出笑容,“乔乔回来了。”

    顾乔直接跟冷振谦要了1000万,冷振谦不肯给,一番托词说什么公司周转不开,顾乔冷笑,“爸,我可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冷思

    薇啊,这一点钱都不肯给吗?要不要我去找薄家要钱?过几天可就是婚期了”

    冷振谦面色一变,见顾乔转身要走,怕她反悔,只好说道,“我给你,不过,要过几天,你去公司我让财务划给你。”

    一周后。

    冷夫人再次联系到了她,冷思薇跟薄家三少爷的婚期近了,顾乔也从酒店搬出来,住到了冷家,这个对她来说极其陌生的地方

    。

    冷夫人陈君梅给了她办好了证件,她现在就是‘冷思薇’了。

    从国外归来的冷思薇。

    这个陌生而让她觉得屈辱的名字。

    享受着所谓的父母的关爱。

    这一切都变得可笑。

    甚至,陈君梅高调的为她办了一个名媛宴会,来了不少所谓的富家子弟,因为她马上就是薄太太了,多多少少的名媛小姐都很

    给面子。

    趴体在一艘游轮上举行。

    顾乔穿着一身淡粉色的佯装,‘享受’着关心,朋友间的聊天。

    “思薇姐真羡慕你,能够嫁给三少。”

    顾乔淡淡的笑,没有说什么,眼底闪过嘲讽。

    有一个男子走过来,递上一束玫瑰,顾乔并没有接,“这位公子,泡女孩送花只是浪漫,不如送钱实在。”

    “思薇小姐真是与众不同,思薇小姐马上要嫁给薄三少了,还在乎钱吗?”

    “他要是没有钱,你们还喜欢吗?”看着一众名媛愣住了,顾乔笑着,觉得有些嘲讽,冷漠的说,“所以,喜欢的不就是钱吗?”

    说完,她说了一声,“舞会开始了,你们随意。”

    晚上十点,顾乔一身疲倦的回到卧室里。

    用被子蒙住脸。

    深夜,装饰风格低调而奢侈的书房里。

    酒柜前,薄砚祁到了一杯酒,男人的手指被猩红色的液体衬得白皙,他将杯中的酒饮尽,走到书桌前,拿起放在书桌上的一枚

    耳钉。

    这是四年前的那天晚上,在地毯上找到的。

    这枚耳钉看起来有些廉价,不像是蒋映初平时用的。

    男人盯着这么耳钉看了两眼,将这枚耳钉放进了抽屉里。

    手机响了起来,薄砚祁看了一眼号码,就接通了,“奶奶…”

    “你是要气死我吗?谁允许你悔婚的,我告诉你,你必须娶冷家的女儿。你想娶那个什么蒋映初,休想!”

    “奶奶,我只想娶蒋映初,希望您可以成全。”

    “不可能,只要我这个老太婆活一天,你就休想带着那个戏子进家门,冷家的女儿,你必须娶。”

    老太太气呼呼的挂了电话。

    薄砚祁紧紧的握着手机,眼底慢慢阴鸷,一个小小的冷家而已,一个冷思薇,不知道是怎么样心机深沉的女子,能哄得奶奶团

    团转。

    手机叮咚一声来了一条信息,“三哥,这就是冷思薇,今天晚上她在游轮上举行趴体,去了不少人。我朋友发给我的。”

    接着是一条视频。

    视频里一个女子穿着粉丝的连衣裙,看起来清丽温婉,一双手搭在男人的腰上,跳着舞,脸上带着笑容。

    还有‘冷思薇’说的一句话,“泡女孩送花只是浪漫,不如送钱实在。”

    “薄三少要是没有钱你们还喜欢吗?”

    “所以喜欢的不就是钱吗?

    薄砚祁冷哼了一声,不过就是一个虚荣贪婪的女人罢了。

    将手机关了,随手扔在一边。

    ———

    因为薄老爷子和薄老太太的施压,薄砚祁不得不答应娶了冷思薇。

    顾乔听着管家的敲门声,打开门,管家说道,“小姐,薄先生来了,在门外,小姐快点下去吧。”

    在门外,怎么不进来?

    顾乔换了一身衣服,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这位薄家三少,这么长的时间,只有这次去登记见一次,顾乔摇了摇头。

    想必他也不喜欢这门婚事,他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

    这样刚刚好。

    彼此不爱的两个人度过漫长岁月,是相安无事,也是一直折磨。

    她只想每天陪在星星身边。

    门外停着一辆高档的黑色商务轿车,顾乔走到门口,陈君梅握住了她的手,又是一番母爱情深,顾乔冷笑着抽出手,说了一声

    ,“我知道了。”

    一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为她打开车门,“冷小姐请上车。”

    顾乔坐进车里,她看着这偶在自己身侧,闭目养神的男人,浑身一震,她的嗓音颤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是…薄砚祁……

    ”

    这是,那位先生…

    顾乔紧紧的攥着手指,看着这一张英俊的脸,浑身的血液似乎在不受控制的流窜,没有听到声音,她又问了一句,似乎想要亲

    口听着他说。

    “你是…薄砚祁?”

    男人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这一刻,顾乔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