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我叫乔
    她一震。

    是那位先生。

    她无数次的在夜场门口等了他这么久…

    “先生…唔…先是我……”她躲着男人的亲吻,话语被瞬间吞没,薄砚祁似乎无法控制住,体内燃烧的火焰,而身子下的女孩,似

    乎无时无刻的不在给他致命一击。

    他的嗓音沙哑的厉害,“动什么,会给你钱的。”

    这一句话,让顾乔停下了挣扎。

    她慢慢闭上眼睛,无助无措,屈辱都涌上心头。

    薄砚祁的意识已经被吞噬了,撕下了她的衣服,伸手握住了她的双手举到头顶,不管她的第一次,疯狂的,带着发泄的力量,

    霸占,顾乔紧紧的咬着唇。

    疼痛密密的传来…

    让她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并没有出声哀求,只是咬牙忍着。

    男人意识迷糊的时候,看着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喉咙滚动来一下,那一双眼睛干净而清澈,男人沙哑的开口,“告诉我你叫什么

    名字,我会对你负责的。”

    顾乔眼底颤了一下。

    第二天早上。

    顾乔睁开眼睛,第一感觉就是细密的疼痛,她侧过身,看着睡在身侧的男人,半张俊美的脸,她小声开口,“先生…”

    她现在仔细的想来,他昨晚上,喝醉了好像是情绪有些失控……

    他并不记得她,也是她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他怎么可能记得她呢。

    顾乔坐起身,下面的疼痛险些让她站不住,咬着牙,快速将衣服换好,空气里,带着疯狂后的气息,她顾不得什么,换好了衣

    服之后,伸手用手指梳了一下头发。

    她看着他,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这里面有三十万,将这张卡,放在床头柜里面的抽屉里,想到昨晚这个男人问她叫什么

    名字,她知道这只是男人的醉话,她还是用便签纸写了一个‘乔’字,。

    她说过,会把钱还给他。

    她打开门,离开了。

    蒋映初通过助理打听到他昨天在东宫休息的,早上很早就开车去了东宫,在海城,上流圈里都知道薄砚祁身边的女伴只有她蒋

    映出,也很自然的把她默认为薄砚祁的女朋友,所以侍应生给了她房卡。

    蒋映初打开门来到房间,嗅着空气里,那一抹旖旎寻常的气息,她看着床上凌乱的床单,银灰色床单上一抹红色。

    在看着正在熟睡的男人。

    紧紧的握着双拳,在嫉妒的同时,她快速的脱下衣服,躺在了男人身边,薄砚祁这个人,看似温润柔情,但是时而阴鸷狠戾,

    却是个极其负责人的人,尤其是他显赫的家庭,不允许他犯错。

    所以…现在是自己唯一的时机。

    这是她成为薄太太唯一的机会!

    ………

    薄砚祁睁开眼睛,看着躺在自己臂弯里的女子,一张美丽精致的脸,但是…男人却立刻皱起眉,似乎是有些意外,他抽出手臂

    坐起身。

    因为他的这个动作,怀中的女子立刻就醒了,睁开眼,眼眶泛红,看着薄砚祁,她咬着唇,一句话都没有说,开始默默的换衣

    服。

    肩膀轻轻的颤着。

    薄砚祁抬手压了压眉心,“映初…怎么是你?”

    怎么会是蒋映初。

    难道自己看错了吗?

    昨天他喝了酒,但是不至于会醉,他知道自己是被下了药,记不清,只记得那个女孩有一双明亮的眼睛,那一双眼睛让他心里

    愧疚,怎么是蒋映初。

    蒋映初一双眼睛泛起隐忍的水光,唇瓣咬唇一圈牙印,“我先走了。我们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站起身,她脚步趔趄。

    薄砚祁看着床单上,一片刺目的红色,他眉心隐隐的一跳,蒋映出走到门口,她了解薄砚祁,若是自己哭诉闹腾,薄砚祁这个

    男人才不吃这一套。

    可是自己主动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个男人心里会升起怜惜之情。再加上她跟在他身边两年,圈里人都知道但是他从来没

    有公开承认过!

    可笑的是,这两年,他压根没有碰过她。

    在蒋映初走到门口的时候,薄砚祁淡淡的出声,“映初,对不起……我会…对你负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