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擦肩而过
    宾利车内。

    司机看了一眼反光镜,看着正在追车的那一道身影,想要跟薄先生说一下,抬起头来看见薄砚祁正在闭目休息,就没有敢出声

    。

    顾乔看着那辆车子越驶越远。

    她喘息着停下了脚步。

    公交车来了,她收回目光,上了车做了四十分钟的公交来到医院。

    医院里。

    顾时安吃了饭之后想要看书,被顾乔给制止了,她将书拿走,关上灯,“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只有好好休息,身体才能慢

    慢的康复这样才能上学。”

    “我知道了姐,不用担心我。”

    秦织要离开的时候,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来,塞进了顾乔的手里,“这些钱不多,但是你拿着。”

    “织织。”顾乔皱眉,二话不说将钱塞进秦织的包里,她跟秦织从高中就认识,多年的闺蜜,秦织的家境一般般,父母是老师,

    生活也算是不错,但是并不富裕。

    “顾乔,时安动手术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要不是我在学校没有看到你,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我钱不多,但是这些钱你

    必须拿着。”

    顾乔眼眶一红,“织织,谢谢你。”

    顾时安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不过每天都是吃很多药,过一个半月,顾时安出院,回到家里,顾乔利用课下的时间,兼职打了三

    份工。

    时光平静而温暖。

    顾时安喜欢画画,顾乔晚上8点从咖啡厅下班之后,去商店给他买了画板跟颜料,拎着往回走,走到家门口的时候,顾乔看着

    公寓楼下门口,停着一辆银色的轿车。

    她拿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顾时安在看到顾乔回来之后,脸色变缓,他看着坐在沙发的中年男子,冷声说道,“我姐姐回来了,你走吧。”

    “时安,爸爸,是来接你的……”

    顾乔看着这位中年男子,她认识,这是……顾时安的爸爸……

    顾时安比顾乔小三岁,顾乔跟他并不是亲生的姐弟,顾时安是妈妈离开冷家之后收养的,眼前的这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是顾

    时安的爸爸。

    “叔叔,你好。”

    “顾乔,我现在在美国的生意有了起色,他妈妈病了,一直在想他,我知道当年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希望能给他一个补偿的机会,

    我知道他喜欢画画,已经联系了美国的学校……他的身体不好,我联系了美国的医疗团队,有最好的条件。”

    顾乔说道,“我知道了,叔叔,我会劝他的。”

    当晚,顾时安发了脾气,“我不走,我凭什么跟他们走,我生病的时候他们在哪?姐,我不走,我要在这里陪你,姐姐你说过,

    我是你唯一的亲人,我不会走的。”

    顾乔想了很多,她看着顾时安消瘦俊朗的脸,忍住眼底的泪,“可是……你会连累我的……我不想,一直照顾你……”

    这句话说完,顾乔已经没有办法在这么平静的面对他,她怕自己下一刻就会哭出来,她跑进了卧室,关上门。

    她何尝不想让时安陪在她身边,可是,时安的病只是暂时的好了,他的心脏还需要后续的治疗,只有在美国,才能有更好的治

    疗。

    而且,她相信顾时安的爸爸,会给他最好的治疗条件。

    顾乔一夜没有休息,在第二天,她听到楼下传来车辆引擎的声音,她跑到窗前打开窗户看着,昨晚那辆银色的轿车离开了。

    她有些慌张的打开门跑出去,看着茶几上留着一张纸条。

    ‘姐,我不会连累你的。’

    此刻,顾乔泣不成声。

    还有一张30万的支票,是顾时安的爸爸留下的。

    当天晚上,顾乔拿着钱,在夜场门口等着,她想要将钱还给那位先生。

    她就是在这里遇见那位先生的,所以顾乔没有办法,选择在这里等待。

    没有等到。

    她知道像那种身份尊贵的男人,这些钱不过只能买他的一身西装而已,自然不会在乎,但是她在乎……

    她说过会还,就一定会还给他。

    连着几天,顾乔都在夜场门口等着,都没有遇到他,莫非他不喜欢来这种地方,上次来只不过是偶然。

    周五的晚上。

    顾乔从医院里面出来,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顾乔让这位朋友给介绍兼职工作,“乔乔啊,我一个朋友在东宫当侍应生,今天晚

    上要约会,你去替她一下,当晚值班的钱给你双倍,400块怎么样。”

    “我知道了。”

    顾乔赶到‘东宫’化了妆,妆容精致而娇艳,跟平时素净清雅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8楼以上是豪华奢侈的总统套房,只有钻石会员才能进入的地方。

    顾乔端着一瓶红酒,走过来,看着房间号,领班说,是8086房间的一位先生点的酒,价值五万一瓶,让她小心点拿。

    敲了敲门,顾乔说道,“先生,你要的酒。”

    房门从里面被打开,顾乔惊呼一声,手腕被一道力量攥住,手中的红酒也落在地上。

    一抹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酒精的味道,炽热而丝毫不温柔的吻压了下来,顾乔挣扎着,但是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她整

    个人被压着,无法动弹。

    “救命,唔……放开……”

    她用力拍打着男人的后背,突然她瞪大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个男子,英俊深沉的脸,俊美的轮廓,那一双眼睛,如蕴寒星

    ,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