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又爱又恨呀
    ,!

    燕勋微怔了片刻,随即点了点头,“既然众兵士没有中毒的,那又何谈不吉之说,此乃大吉大利之兆,朕宣布,大军即刻开拔,出征。”

    燕勋一声领下,燕寒墨便指挥着兵马有秩序的离开午门,往城门处开拔。

    阮烟罗牵着燕小锦的手,而燕小瑟则是在燕勋的身边,母子三个静静的望着燕寒墨离去的方向。

    明知这一别少说一年半载,多则三年五载,可是三个人谁也不能冲上去拉回燕寒墨。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不管你情愿不情愿,他都在那等着你冲上去,而且还要是义无反顾的冲上去。

    那也是没有退路的义无反顾。

    “阿罗,等我回来,这京城里要防三个人,一是顾水凝,二是燕寒儒,三是燕君非。”燕寒墨已经调转了马头,不过一点也不影响他用传音入密之功与阮烟罗话别。

    这一句,没有儿女情节,却是对阮烟罗叮嘱。

    阮烟罗点点头,她明白燕寒墨的意思,他是不想她陷入危险中。

    燕寒儒和燕君非从来都是与她做对的,其实许皇后那一支还有一个燕寒竹,不过可能以燕寒竹本事不足以撼动她什么吧,所以,燕寒墨也没把燕寒竹放在心上。

    至于顾水凝,也许是因为他燕寒墨拒绝了这个相爷家的千金小姐,燕寒墨担心顾水凝找她的麻烦吧。

    顾水凝找她的麻烦纯属正常。

    大军越走越远,百姓们自动自发的让开了一条宽敞的大路,目送着他们离京,从此开始了漫长的出征之路。

    马蹄声越渐越小,燕小锦站在阮烟罗的身侧,静静的还看着那个方向。

    燕小瑟却突然间“哇”的一声哭了,“爹地,我要爹地。”

    “爹地?是父亲的意思吗?”燕勋听见燕小瑟这个称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词儿很新鲜,他没听过。

    “嗯嗯,就是父亲的意思,皇爷爷,我要爹地。”四岁的孩子,一看燕寒墨那么大的阵仗说走就走了,燕小瑟哭鼻子了。

    燕勋哭笑不得,他还从来没有哄过孩子,皇子皇孙们小时候哭闹的时候自有嫔妃和奶娘哄着,他这个一国之君从来也没有哄过。

    可看着燕小瑟哭,他居然一改常态的蹲下了身体,与燕小瑟平视着,“小瑟乖,你要是很想你爹地,等过一阵子,皇爷爷允许你娘亲带你去看你爹地,不哭了哟。”

    燕小瑟听到这里,眼睛一亮,然后泪中带笑的道:“那我要跟皇爷爷拉勾勾,这样皇爷爷就不会反悔了。”

    “好好好,拉勾勾。”燕勋由着燕小瑟勾上了他的小指,由着孩子念叨着,“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大坏蛋。”

    听到燕小瑟喊完最后一个词儿,燕勋摇头了,什么时候他要成了大坏蛋了?

    一旁的曹连英几次想要上前拉开燕小瑟,全都被燕勋以眸光制止了。

    还从来没有孩子敢与他这样亲近过,那种感觉居然说不出的亲络,他居然一点也不讨厌。

    两步开外的阮烟罗,本来在燕小瑟开口的时候,就想阻止孩子拉勾勾了,可看着燕勋还算正常的脸色,最终,她选择了沉默。

    童言无忌。

    孩子说什么都是无心的吧。

    要是燕勋因此而迁怒于燕小瑟,她以后都不许两孩子跟燕寒墨亲近了。

    “好好好,谁变谁就是大坏蛋。”燕勋笑,“现在,跟皇爷爷进宫,怎么样?”

    燕小瑟眨了眨眼睛,转头看了一眼阮烟罗,见阮烟罗也没什么表情,小家伙就想随自己的心了,“皇爷爷,我不喜欢皇宫,我想跟着娘亲回家,回爹地的墨王府。”

    “为什么不喜欢皇宫呢?”燕勋慈祥的问过去,以前真的没有孩子敢这样与他说话,这种感觉一点也不赖,挺好的,他喜欢。

    “上次我离宫的时候被人抓了哟,好几天没有见到哥哥,我可想我哥哥小锦了。”“原来是因为这个,那皇爷爷答应你,这次进宫谁也不会对你起半点心思,皇爷爷一定会护着你安安全全进宫,安安全全的离宫,这样可以吗?”燕勋与燕小瑟打着商量,此时的燕勋一点也不象是一位君王

    ,更象是一个称职的爷爷在哄着孩子一样,看着特别的亲近。

    “这个……这个……我去问我哥哥。”燕小瑟想不出来了,不知道怎么做决定了,挣开了燕勋的手就冲到了燕小锦的面前,“哥哥,皇爷爷这样说,你说我们要跟皇爷爷进宫吗?”

    燕小瑟这一问,在场的人的目光全都齐刷刷一致的落到了燕小锦的面前,阮烟罗是微笑的等着儿子给出答案,燕勋则是想看燕小锦的反应,这孩子每次见到都让他特别的惊喜,他喜欢。

    只是没想到原来是燕寒墨的孩子,而不是燕君离的。

    “小瑟,皇爷爷既然这样说了,你就随心好了,喜欢皇爷爷就跟着皇爷爷进宫。”

    “我喜欢呢。”燕小瑟是真心的喜欢燕勋,这一是因为骨血的关系,二也是因为燕勋对她是真的好。

    很是和蔼可亲。

    而孝子看一个人,就看他说话和表情,这两样好了,就认为好。

    “那就跟着皇爷爷入宫呀,皇爷爷金口玉言,既然他说了,就一定会做到,我和你都不会有危险的。”燕小锦拍拍燕小瑟的肩膀,一付小大人的模样。

    燕勋听到这里,对这个小东西是又爱又恨呀。

    这孩子分明是在威胁他,要是他真的让这两个孩子在宫里出了什么事,那就是他的责任呢。

    他是皇帝,皇帝金口玉言,说到就要做到,这是必须的。

    所以,燕小锦是相当聪明的,既是顺应他的要求进了宫,又三言两语就让他决定必须要保护这两个孩子的安全了。

    燕勋想到这里朝着燕小锦招了招手,“燕小锦是不是?”

    “是,皇爷爷。”

    “那你过来跟皇爷爷进宫吧,朕答应了,就会做到。”燕小锦这才转身看阮烟罗,“娘亲,我和小瑟进宫了,那你呢?你才回京,我和小瑟之前好想你,现在不要跟你分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