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有多风流呢
    ,!

    阮烟罗‘老实本份’的随在燕寒墨和孙玉婉的身后。

    一想到孙玉婉的名字,还有许皇后许雪婉和燕寒墨的母妃耶律齐婉,三个宫中最重要的女人名字中都有一个婉字,就觉得奇怪。

    这可能是燕勋对名字中那个‘婉’字的一种执着吧。

    关于燕勋的心理问题,她却是无从考证的,这几年也没有查出原因来。“墨儿,哀家看你真的是要再找个媳妇了,这些年,就从来都没见你喜欢过孩子,现在居然说要去学堂看看你那几个弟弟,真是少有呀,果然人一上了年纪,就特别的喜欢孝子,哀家就是这样的,不过你

    也不过才二十三吧,离哀家这个年纪差的远呢。”老太妃边走边感慨着燕寒墨这突然间的‘爱好’,听得阮烟罗一阵紧张,别是老太妃在怀疑什么了吧。毕竟,燕寒墨很快就要出征了,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现在的他应该是要多忙碌就有多忙碌吧,可他居然放下手中的所有的琐事进宫要去看他那几个平日里根本不怎么亲的弟弟,别说是老太妃了,阮

    烟罗也觉得他这样做的确是不妥当的。

    此时突然间就有些后悔了,都是她,非要吵着进宫看燕小锦和燕小瑟,要不是为了她,燕寒墨也不会没办法的找办法带她进宫了。

    是她不好。

    是她太任性了。

    但是当现在想通一切的时候,孙玉婉已经带着燕寒墨和她到了宫里的学堂了。

    都到了这个份上,来都来了,再后悔的离开,那岂不是矫情了。

    反正来了,她就远远的看看燕小锦和燕小瑟,就看一眼,她就知足了。

    “老太妃,墨儿只有一个媳妇。”“呃,哀家又不是要拆散和你阮九小姐,只是觉得她已经失踪那么久了,就凭你的能力,她要是能找到,你还能到现在还找不到她吗?唉!”老太妃叹了一口气,那语气中的意思很明显了,分明就是在说,

    都这么久都没找到人了,一定是凶多吉少了。

    阮烟罗听得真真的,看来老太妃并不知道燕寒墨身后的小厮就是她了,但是燕君离却已经知道了,除了燕君离,皇族的人还有谁知道,她并不十分确定。

    此时走在这皇宫里,就觉得处处都是陷井都不安全一样。

    偏,是她自己主动要来的,甚至是求着燕寒墨带她进宫的。

    越是想要远离皇宫,越是离不开。

    只是想带燕小锦和燕小瑟见见耶律齐婉,结果,惹来了两孩子进宫这档子事。

    “老太妃,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既然没见到阿罗的尸首,墨儿就一定要等回她的人。”

    “你呀,就是傻,那你说,你的子嗣怎么办?你这不近女人的毛病得改改啦,不为你自己,也为你母妃,她比谁都想要抱皇孙呢。”

    阮烟罗依然默默的听着,老太妃这句话让她感慨了起来,要不是为了让耶律齐婉见到燕小锦和燕小瑟,两孩子也不会招来入宫这样的麻烦事。“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太妃只管安享晚年就是了,墨儿只是突然间想见见几个年幼的弟弟罢了,对于孝子,一切顺其自然。”燕寒墨温声的说过,真想告诉老太妃昨日她见到的两个小东西就是他儿子女儿

    呢,他也是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有儿子女儿的,可只要一想到两孩子的安全,燕寒墨生生的忍住了。

    “墨儿,不是我说你,你这样是不对的,你不急,可是我和你母妃急呀。”老太妃忍不住的还是要想要催促燕寒墨。

    “好,墨儿记住了。”燕寒墨的眸光掠过前面的学堂,下课了,十几个孩子正好冲出学堂,第一个冲出来的居然是燕小瑟。

    然后是他那几个还不足十岁的弟弟和妹妹。

    这个学堂全都是十岁以下的皇子和皇孙,至于十岁以上的,则另设了一个学堂,燕勋子嗣众多,这样分开来才是最合理的,阮烟罗也是这样认为的。

    “咚……”跑的最快的燕小瑟一下子就撞到了燕寒墨的身上。

    小家伙只想着冲出来玩,头也没抬的只顾着往外跑,结果,就撞上了。

    不过,一点也没疼,因为她撞上燕寒墨的那一瞬间,燕寒墨自然是悄悄的就卸开了那股子撞击的力道。

    小家伙感受到碰到了人,抬起了小脑袋瓜,一眼看到燕寒墨的时候,满脸的都是惊喜,“你是墨王爷,墨王爷好。”

    她这一声软软濡濡的,娇弱弱的格外的好听,让阮烟罗紧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

    燕小瑟表现的很不错,没有因为突然间遇到燕寒墨而手忙脚乱的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或者是打错了招呼叫爹地,而是很自然的按照她之前交待的见到燕寒墨要象见到其它的王爷一样的问候过去。

    “好。”燕寒墨温温一笑,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小家伙不愧是他的女儿,大大方方不慌不乱的样子他很喜欢。

    “这不是昨天皇后请进宫的小姑娘嘛,嘴真甜。”老太妃也一眼认出来了,这是昨天的那个小姑娘。

    “给老太妃请安,老太妃吉祥!”燕小瑟说着就弯下了小身子道了个万福。

    后面跟出来的皇子皇孙还有小公主也全都随着燕小瑟一起道了一句,“给老太妃请安,老太妃吉祥,给墨王爷请安,墨王爷吉祥。”“都去玩吧,别拘束,哀家和墨儿就是过来走走。”老太妃挥挥手,示意孩子们去玩,她老了,在宫里走到如今的位置上,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有燕勋孝顺她,有燕寒墨给她争气,她如今在宫里就是安享

    晚年,就象她说的,年纪大了,越来越喜欢孝子了,看着十几个孩子疯闹着,一时移不开视线了。

    燕小锦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他前面是燕勋的儿子,皇二十五子,跟燕小锦差不多大。看着那孩子,再看看燕小锦,燕寒墨眸色深幽了起来,燕勋已经五十几岁了,现在已经是闰康三十年了,可他居然还有皇子降生,甚至于比有些皇孙还要小,他这个父皇是有多风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