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防不胜防呀。
    ,!

    第207章防不胜防呀。

    柔软的皮毛蹭在脸上,阮烟罗缓缓睁开瞳眸,对上的则是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挠挠……”

    挠挠立刻窝进了她的怀里,蹭呀蹭,亲昵的让阮烟罗又搂紧了些分。

    才几日不见而已,小东西又长了个头,可越大越腻歪上了她。

    这哪里是狼呀,在她怀里分明就是小狗了,野性全除。

    “挠挠,起开。”一只大手拎起了挠挠的毛皮,硬生生的将它从阮烟罗的怀里拎走了,同时,狠狠的掷到了地板上,“出去。”

    燕寒墨嫌弃的看着小狼崽,明明是公的,还偏要往阮烟罗的怀里钻,再让他逮到一次,直接剥皮吃肉,这也太过份了,他的女人它也敢觊觎。

    阮烟罗缓缓坐起,指尖揉着额头,她还以为一觉醒来回到梅苑了呢。

    结果,居然是在墨王府。

    “我想回家。”这个时候,李妈和红袖一定是急死了吧,她要好好的回去,让她们安心。

    “李妈和红袖已经知道你无事了,嗯,她们说,等你醒了再回去也无妨,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燕寒墨就仿佛会读心术一般,她一开口,他就说中了她的心事。

    “我饿了。”阮烟罗点点头,抬头看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

    园子里的灯火明明暗暗,她此时方知自己为什么睡那么香沉了,就是因为身下的这张床,她爱极。

    每次只要身子一沾到这张床,就会睡一个昏天暗地,太舒适了。

    “二子,准备用膳。”

    “好咧。”外面传来二子带着兴奋的声音,象是在欢迎她的再次回归似的。

    阮烟罗懒洋洋的下了床,才要去洗脸洗手,刚走开的燕寒墨已经拿起了一块被热水浸透拧开的软布过来了,“嗯,擦脸擦手。”

    她接过,女王一般的享受着燕寒墨的服侍,很惬意,此时就觉得他挺乖的。

    却乖的让她全身汗毛直竖,就觉得这男人又在算计着诳她什么了。

    实在是防不胜防呀。

    不过,燕寒墨再乖也不能抹去他之前的所作所为。

    “再给我二十万两的银票,嗯,全都要你签过字的哟。”之前的那些,她姑且就放着,反正没他的签字也不能用,收了等于没收。

    一想到那天他托词说他没有笔墨不肯为她签字,结果她转眼就在他的马车里搜出了笔墨就着恼。

    “阿罗,户部已经发出指令,最近风声没那么紧了,银票不必本家签字就可以提现了。”

    燕寒墨温润又磁性的声音宛如天籁,可是听在阮烟罗的耳中却是那么的刺耳。

    才擦过脸的小手忍不住的就执起了燕寒墨的大手,然后,又是狠狠的在他的手背上掐了一下。

    微紫。

    可见她下手的力道了。

    这厮分明就是故意的。

    不想,燕寒墨唇角含笑,极享受般的道:“阿罗,打是亲骂是爱,本王受了。”

    阮烟罗无语凝噎,对于燕寒墨的腹黑她算是彻底的领教了,偏,有时候真的拿他没办法,打骂到了他这全都变成是享受了。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就觉得这男人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呀。

    正愁着要从后院走到前院的餐厅,她身子还软软的,好累呀。

    忽而身子一倾,燕寒墨抱起她大步的走出了房间,走进了园子里。

    他抱着她就如同孝子抱洋娃娃般轻松惬意,越抱越上瘾呢。

    她挣扎了一下没挣开,“燕寒墨,我自己能走。”

    “等用过晚膳,你想走多久,本王就陪你走多久。”

    “不要,我不要你陪。”阮烟罗立刻否定,她才不要他陪呢,既然李妈和红袖已经知道她现在没事了,她索性就晚点回,她想去凤蝶轩,这个念头已经起了很久了。

    从见到凤蝶衣的时候就有了。

    “阿罗是要去凤蝶轩吗?”不想,她才想到要去凤蝶轩,会读心术的燕寒墨立刻问了过来,还一问一个准。

    “你管不着。”她就想自己一个人去,然后想怎么逛就怎么逛,也享受一下软玉温香的感觉是不是爽呢。

    “你是本王的王妃,你去那样的地方,本王如若不陪着,阿罗就不是观音转世了。”

    “我才不要什么劳什子的观音转世,最好从此给本姑娘撤了这个名头更好。”

    “这个,就由不得你我了,百姓喜欢你这样的身份,你就只能是这样的身份,这是百姓对你的爱戴。”

    “我又不是王爷,更不是皇族里的人,我才不媳什么爱戴不爱戴呢。”

    “阿罗是本王的王妃,自然就是皇族的人了,况且,只要百姓喜欢就好了。”

    阮烟罗懒着理会燕寒墨了,她说多少遍她不是他的人,他都不肯承认。

    而燕寒墨呢,则是边走边为阮烟罗洗脑,转眼就到了书房一侧的餐厅。

    圆形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六菜一汤,不过看几道菜边上空出的位置,还有菜要上来。

    也是,燕寒墨通知二子用膳也才一会的功夫,能摆上来六菜一汤已经是极速度了。

    阮烟罗坐下,看着一桌子的菜几乎全都是她爱吃的,心情顿时大好。

    二子在三步之外侍候着,眼见着阮烟罗筷子都夹起了菜喂入口中了,他家王爷才坐稳,不由得就皱起了眉头。

    王爷这也太宠着阮烟罗了吧,这拉椅子的活让他们这些下人来做就是,可燕寒墨一个眼神,他一动也不敢动了。

    他家爷喜欢,这便节操全都不要了呀。

    心里眼里只剩下了阮烟罗。

    低低的悉率的脚步声响起,从外面一直逶迤到餐厅的方向,才吃了几口菜的阮烟罗便放下了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脚步声的来处。

    同时,她的声音也冷沉了下来,“呃,燕寒墨,你答应我什么了?”

    别以为她听不出来,那是许倾城走路的声音。

    燕寒墨说什么他只娶她一个王妃,还说墨王府里不会有侧妃,也不会有侍妾。

    那么,这徐徐走进来的许倾城是怎么回事?

    都这么久了还留在墨王府,还留在他身边侍候着,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燕寒墨这根本就是舍不得,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