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亲一下就好
    ,!

    第184章亲一下就好

    “阿罗不喜欢?”燕寒墨轻轻笑,拥着她起身,看着她垂到额前的一缕碎发,只觉得特别的小女人味。

    “干嘛不喜欢,现在这样真好,我不管做什么都被套上了菩萨的身份,都是应该做的,嘿嘿,我以后只要想睡懒觉就用这个借口,嘿嘿嘿,真好。”

    燕寒墨伸手将她额前那缕碎发掖到了她的耳后,她的娇媚只许他一个人见,“好,阿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阿罗高兴就好。”

    阮烟罗理了理身上的衣着,再打开暗格拿出了那面小镜子,入手一片光滑,绝对价值不菲,“燕寒墨,这镜子我要了。”

    “行。”

    “那把梳子我也想要。”还有其它暗格里的东西她都想要。

    上次他送她的那辆马车里的暗格里的东西就全都是宝贝,可惜,她偷了放在自己的院子里,没想到还没收起来就被人顺走了。

    一定是被燕寒墨的人给顺走了。

    想想都到手了的东西又不翼而飞了,直到现在她心里都堵得慌。

    “好,给你。”

    眼见着她要什么燕寒墨就给什么,今天的燕寒墨似乎特别的好说话,眨眨眼睛,阮烟罗露出了一个绝对谄媚的笑,然后黑葡萄般的眸子亮晶晶的扫过这马车上一个个的暗格,“那你把你这马车也送给我吧,嘿嘿嘿。”连带的,自然还有暗格里的东西。

    燕寒墨这才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他的马车,有些冷肃,除了黑色就是黑色,这颜色不适合阮烟罗,“上次的那辆马车喜欢吗?”

    “喜欢。”

    “那晚点我派人送到阮府里送给你。”

    “我不要被扎了蜂窝的马车。”一想起那辆马车上扎的满满的箭,她就头皮发麻,就觉得小命随时都有可能丢了,她不喜欢那辆马车。

    “全新的,那辆已经报废了。”

    “真的吗?”

    “本王什么时候诳过阿罗?”燕寒墨一本正经的看阮烟罗,一付他绝对没诳过她的样子。

    他不提这茬还好,一提她就挠头,“你欠我的银子呢?说好了都还我的,今天必须都要还给我,对了,这些银票,马上签字,快签,我看着你签。”阮烟罗说着,立码从笼袖里拿出了那一大打的银票,这会子是务必的必须的要燕寒墨签了。

    否则,他送她的东西很有可能成为一堆废纸,那她岂不是白揣了这样久了。

    “呃,马车里没有笔墨,不如,去梅苑签如何?”燕寒墨抚额,小女人爱钱如命呀,难道一个他比不上那些银票吗?

    “不行,大白天光天化日的,那是我的闺房。”

    “那阿罗的意思是,夜黑风高的时候就可以了,是不是?”

    “你……你个混帐。”阮烟罗一记粉拳打过去,转头就要去喊二子,“我让二子叫人送笔墨进来。”

    “呃,阿罗这样就小家子气了吧,就算本王给你签了又如何?也许等你出去再想兑换的时候钱庄直接告诉你我墨王府的银票见一张被收一张收回国库了呢?”

    “你……你敢……”阮烟罗咬牙切齿,这会子就觉得燕寒墨简直是坏到姥姥家了,他那样做是让她防不胜防呀。

    “本王拿的是我父皇的俸禄,用不完的银子上交国库也是应该的,难道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你送我的银票全都是废纸了?”

    “不是,说好了不诳阿罗的,就一定不诳。”

    “那你是几个意思?”小手落在燕寒墨的手背上,阮烟罗忍不住的狠掐了一下。

    可燕寒墨没反应似的,一张俊颜微微笑的看着她,“晚点来看你,你备好笔墨,本王自然全都签了。”

    阮烟罗闭了闭眼,脑海里刷刷刷的闪过二十万两银子,那么多那么多,有了那二十万两,她以后想做什么都可以了。

    一咬牙一跺脚,“好,不许诳我。”

    “不诳,本王向你保证。”

    “行了,我要下马车了。”阮烟罗气恼的转身就要下马车,再与这样的腹黑王爷多呆一分钟,她很担心她会杀了他。

    可杀了他,她的二十万两银票怎么换银子呀?

    啊啊啊……

    “好,本王陪你下去。”

    “不对,等等。”阮烟罗又转过了身来。

    “怎么了?”燕寒墨宠溺的看着阮烟罗,越发的觉得她的与众不同,一点也不忸怩造作,他就喜欢她这样的性格,有一说一,不掖着藏着的。

    “这暗格里的东西都送我了是不是?”

    “好象只答应了你梳子和镜子吧。”燕寒墨低低笑,才不上她的当。

    “不行,你刚刚说送我新马车的,新马车也是有暗格的吧,我是穷人家的孩子,我身无分文的,你给我一辆空马车,我都没什么可装饰的。”

    阮烟罗说着,一直一直的眨眼睛,她是在暗示燕寒墨既然要送她新马车,那就把他这辆马车里的东西都送她吧,怎么都是送,索性送她一个开心多好呀。

    可燕寒墨偏就理解不到那个层次,就象是没听懂似的道:“没关系,等本王在银票上签了字,阿罗就不是身无分文了,想买什么就有什么,想怎么装饰你的新马车就怎么装饰你的新马车。”

    “喂,我是想要你这马车上的东西。”被他这么一转,她怎么就觉得无望了呢。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不过……”

    “不过什么?”他这样吊她的胃口,真的好吗?

    “送阿罗可以,不过,本王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别告诉我要我拿你送我的银票换呀,那就不是送了,那是让我买你的东西。”

    “自然不是要你的银票了,本王说送就送,不过呢,你要亲本王一下。”大刺刺的说完,燕寒墨脸不红心不跳的欣赏着阮烟罗瞬间红透的小脸。

    他就喜欢逗弄她,喜欢看她羞嗒嗒的小模样。

    这小女人有时候很豪放,可有时候又很害羞,百变的精灵古怪。

    “亲一下就送?”

    “嗯。”

    “不许黄牛?”

    “嗯。”

    “好,你准备好了,我这就来了……”阮烟罗说着,一张娇俏的小脸就凑向了燕寒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