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有过肌肤之亲了
    ,!

    第164章有过肌肤之亲了

    在场的人都是燕国有头有脸的人物家的千金或者公子,平日里吃惯了大鱼大肉,所以吃着这素食,就觉得清淡爽口,格外的好吃。

    一时间,整个大殿里秩序井然,安安静静,反正有燕寒墨带头吃,大家也吃。

    不然等在这里出不去实在是太无聊了。

    就只有阮烟雪和阮烟菁吃不下去。

    两个人还是恨不得阮烟罗死了,那样多好。

    顾水凝眼见着燕寒墨不理会她,心底里五味杂陈,就把所有的帐都算在阮烟罗的身上了,明明要嫁给燕寒儒了,这怎么又扯上了燕寒墨呢?

    果然是个祸乱宫闱的女人。

    撇了撇小嘴,吃不下的她就当没听见燕寒墨说过的话,小声的接过了身旁一位小姐的话茬儿,“我觉得阮府的九小姐可能是真的出事了,唉,这也难怪,那么个机关掉下去,她一个女子,摔坏了是必然的。”

    “对对,就是出事了,不然,怎么到现在还没上来呢。”于是,才弱下去的声音又悄悄的反弹了起来,无聊时议论下这个正好可以消磨时间。

    大殿里,很多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唯有一个女子从开始出事到现在,始终都是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不声不响,不言不语,她也没吃什么东西,就一直在喝茶,泡得浓浓的花茶飘香四溢,她浅浅喝着,一袭白衣在众人中格外的清新淡雅,也格外的出众。

    这人,便是凤蝶衣。

    “呃,本姑娘活得好好的,都这么想本姑娘一命呜呼吗?”才放出了红袖拿来了圣旨的阮烟罗终于回来了,刚刚已经看到了真正的圣旨,燕勋果然下旨退了她与燕寒儒的婚,这样最好。

    拿到手里返回的时候就撞到了燕寒儒,不过燕寒儒就算不比她差了,但也绝对追不上她。

    这一点燕寒墨真的没说错,他度给她的内力果然了得。

    她这一声低吼,中气十足,声音宏亮,刹那间就吸引了大殿里所有人的注意力。

    守在门外的兵士刚想要动手拦住她,就听到了自己的大将军发过来的传音入密之功,“放阿罗进来。”

    于是,立码侧身让开,“九小姐请进。”

    阮烟罗抬步迈入,一袭红衣随着步履而泛起层层的花浪,衬着她原本就精致俏丽的小脸更显娇媚可人。

    燕寒墨漫不经心的端起了桌上的酒杯,浅浅的小酌了一口,这才抬头看向阮烟罗,目光中一点也不掩饰他对她的感觉。

    如果说之前他还是遮遮掩掩的,此时是真的半点也不避讳的根本不怕众人看出他对阮烟罗的心思。

    顾水凝眸底的雾气一下子凝重了起来,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水凝水凝,凝的全都是泪水,她不喜欢燕寒墨看着阮烟罗的眼神,不顾一切的站起来冲向阮烟罗,“九小姐,圣旨不是说你即将就要嫁给十七王爷了吗?为什么你又与七王爷牵扯不清了?”

    “没有的事,我跟哪个王……”

    “阿罗,乖,过来。”燕寒墨忽然开口,也打断了阮烟罗的话语,敢说她跟他牵扯的清清楚楚吗?

    都与他有过肌肤之亲了,她还妄想着嫁给别的男人,那是休想,他也不允许。

    这样亲切的轻唤,还有那一声霸气的‘过来’,众人的目光便开始在两个人之间不住逡巡起来。

    阮烟罗瞪了一眼燕寒墨,半点也没有要走过去的意思,他让她过去她就过去,那她也太没面子了吧。

    就算是他救了她,他也不能如此的把她当成小猫小狗一样的使唤吧。

    可她才要不理会燕寒墨,就听那人道:“不如,本王告诉大家阿罗身上的一个秘密好了,本王记得阿罗的胸口间有一枚水滴形红痣,嗯,就这么决定了。”

    阮烟罗转身,恨得牙痒痒的朝着他走过去,他现在可以肆无忌惮的对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可偏偏她想说也说不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他的传音入密之功真是害她不浅。

    几步就轻飘飘的飘到了他的身边,他指指身侧的位置,“阿罗,坐下。”

    “不必,我还有圣旨要宣读呢。”她还是先办正事吧,她相信这也是他想要她办的正事,否则,也不会在一出来的时候就把燕寒儒藏圣旨的地方通知了她,就是想她找到想她公之于众。

    “也好,有些人是该彻底的死心了。”燕寒墨低低笑,眸光掠过才追上来的燕寒儒,其实燕寒儒的功力一点也不比阮烟罗差了,不过是他把功力传给阮烟罗的那一刻,他被阮烟罗身上突然间而涌起的内力弹了出去,也伤了身体,所以,现在根本追不上阮烟罗。

    “阿罗,你拿的什么?”燕寒儒才一进了大殿就看到了站在燕寒墨身侧的阮烟罗,一双眼已经绿了。

    阮烟罗随即打开圣旨,大声的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皇十七子燕寒儒若树临风,风流倜傥,与右相之第九女阮烟罗虽已订下婚约,但今天菩萨显灵,钦天监卜了一卦方知,燕寒儒与阮烟罗实不易结为夫妻,否则是祸乱燕国,为保燕国兴国安邦百姓安居乐业,故而,取消二人婚期,燕寒儒另选一王妃,阮烟罗也可另择一婿……”

    “阿罗,你手里的是假圣旨,你交给我。”燕寒儒伸手就要去抢,阮烟罗身形一闪直接就避过了他,然后交到了之前那个宣读圣旨的太监的手上,“真的,他一看就知真假。”

    那太监战战兢兢的接过圣旨,打开了一看就知道这个是真的,这也是燕勋的意思,这会子也方明白之前的圣旨是被人调了包,看来很有可能是燕寒儒做的,而他居然一点也不知道,“是,这个是……”

    “小六子,说话注意了,不能说的话不能乱说。”燕寒儒冷声低喝。

    “是。”小六子立刻噤声,伸手摸摸自己的头,燕寒儒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想做什么就敢做什么的主儿,他还是保住一颗脑袋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