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跟爷一样 才算正常
    第68章

    跟爷一样,才算正常。

    然,不管她用多少的力气,他夹着排骨的手就象是生了根般的定在半空中,就停在她的眼前,一动不动。

    阮烟罗皱了皱眉,抬头与他讨价还价,“最后一块。”

    否则,她不吃。

    “怀孕了?”突然间的,燕寒墨冷不丁的问了这一句。

    阮烟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长衫,绝对的男装打扮,这暗牢里所有人除了燕寒墨以外都当她是男人的,可是他居然问她是不是‘怀孕了’?

    他疯了吗?

    然,之前目不斜视安安静静站着的狱卒没有任何反应的依然笔挺的站在那里,不声不响。

    阮烟罗愣了足有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这男人又是用的传音入密之功,所以,只有她一个人听得到。

    这一听,她整个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你胡说什么?”就算是她真怀孕了,也绝对不能承认,她肚子里的这个小东西是她一个人的,与燕寒墨没有关系。

    她说没关系,就没关系。

    “爷胡说吗?你吐得那么厉害,爷就觉得是怀孕了,要不要找个大夫瞧瞧?”算算时间,从那一晚在官道边把她办了到现在,要是真怀孕的话,厉害的大夫也能摸出脉来。

    “我来月经了,你说,还有必要请大夫吗?”阮烟罗急中生智用低的只有燕寒墨一个人听得见的声音说到,她先胡编一个,反正,不管她有没有怀孕,都不能让燕寒墨再往她怀孕了那个方向想。

    “没怀孕你吐什么?”燕寒墨挑了一块鱼喂入口中,反正这些食物于他来说全都是美味的。

    阮烟罗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原来,他不过是随口说说,就因为她一直吐才随口问她是不是怀孕了。

    这样还好,只要他不是真的认定她怀孕了就好。

    小东西,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

    她压根不确定,只是凭感觉罢了。

    “王爷,这地不适合用膳,我吐说明我正常。”血腥味那么重,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反胃的,他燕寒墨就不是正常人,她不跟他比。

    “带过来。”燕寒墨吃得快,此时已经搁下了筷子,眸光淡清清的扫向了被链子锁住半吊在水中的男子。

    “是。”

    两个狱卒动作利落的解开了铁链,拖着男子很快就绕过水牢到了燕寒墨的面前,“嘭”的一声摔在地上,血淋淋的身体这次是由远及近的直接到了阮烟罗的面前。

    第一次见到这样皮开肉绽的人。

    全身上下就没有一块皮肉是完好的。

    “他咋了?”阮烟罗小心翼翼的问燕寒墨,也不知这人是怎么惹上了燕寒墨,虽然已经把他打成这样淹淹一息的模样,可燕寒墨好象还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你猜?”燕寒墨端起汤碗,慢慢的抿了一口,“今儿汤煲的不错。”很合他的胃口。

    “得罪你了呗。”所以,他才下这样的死手教训着,要是她哪一天也犯到了他的手上,会不会也这样惨?

    看着这人,阮烟罗就觉得瘆的慌。

    “呃,应该是得罪我们了。”燕寒墨低低一笑,这一句,颇有些意味深长的意味。

    阮烟罗眸色一凛,诧异了一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一同得罪她和燕寒墨的只能是那一晚。

    低头看桌子上的那碗辣椒水,还有二子放在她面前的纸包,隐隐的,她已经猜到了什么。

    “喂他喝下。”燕寒墨淡清清开口,他的女人,从此刻开始,就要学会面对这些,学会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自其人之身。

    “不要。”阮烟罗虽然明白这人可能对燕寒墨曾经做了什么,甚至于捎带的害她被燕寒墨要了一次。

    可若是她怀上了宝宝,那她也不亏。

    让她对这样一个血淋淋的人动手,她没那个胆子,别说是喂辣椒水了,看一眼全身都是鸡皮。

    “喂。”

    “不要。”

    燕墨墨倏而一笑,“害怕了?”

    阮烟罗白了他一眼,“我是正常人。”

    “爷的人,都要跟爷一样,才算正常。”燕寒墨突然间起身,阮烟罗根本没看到他迈步,转眼间他就到了她身边。

    “都出去。”这一声低吼,暗牢里的人顿时转身快步的往外面走去,其中也包括二子。

    虽然很不情愿把王爷与罗烟放在一起,可是王爷让出去,他就不敢再停留。

    完了,王爷完了,这是想要亲自调教罗烟吗?

    那一声‘都出去’,不止是二子乖乖的往外走去,阮烟罗也站了起来,逃也似的就要跟着其它人一起逃了。

    再留下去,她觉得她要折寿了。

    一条手臂倏然揽住了她的腰,“罗烟,你留下。”

    “不要,放手。”

    “灌他点东西,不然他饿坏了岂不是便宜他了?来,把东西倒进这汤汁里,我保证他喝下去是极美味的。”燕寒墨握着阮烟罗的手腕,带着她拿起了那个纸包,只轻轻一抖,一缕白色粉沫状的东西就落入了辣椒水里。

    “这玩意遇辣融的更快,来,灌他。”盛着辣椒水的碗强塞到了阮烟罗的手中,燕寒墨拥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男子的身前。

    阮烟罗的身子现在是连抖都不抖了,全身僵硬的她就觉得这不是自己个的身子。

    不要,她不要碰那个男人。

    太血腥了。

    “不想报仇?”燕寒墨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摁着她的头,强迫她看下去,“爷要你记着,但凡让自己吃过亏的,都不能放过,怎么被欺负的就怎么还回去,懂?”

    阮烟罗头摇得象个拔浪鼓,一张小脸吓得惨白无比。

    “不懂没关系,爷教你,你自然就懂了。”燕寒墨低低笑,漫不经心的松开了她的头,随即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他一只大掌就捏开了男人的嘴,张得要多大有多大,“灌进去。”

    “不要……不要……”

    阮烟罗挣扎着,一直僵硬的身子开始颤动了起来,她真的害怕触碰到这样的人。

    然,握着她手腕的大掌却是一点也不迟疑,带着她的手一起微微一倾,整碗辣椒水“咕咚咕咚”就全数的被灌进了男人的口。

    “二子,把备好的人放进来。”瓷碗摔在地上,一地的碎片,燕寒墨拥着阮烟罗还没坐稳,暗牢的门就开了,十几个全身无一物的女人呼啦啦冲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