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帅的人神共愤
    第1094章帅的人神共愤

    阮烟罗微怔,对于耶律齐婉和燕寒墨的对话,她一点也不知道。

    忽而就发现,自己最近越来越颓废了。

    因为有燕寒墨在,她的思想退化了一般,这些都没有做深入的安排了。

    是的,一直都知道燕寒墨会处理会安排,所以,她就没有动作了。

    不过,现在感觉起来,自己这是懒惰的行为,是不可取的。

    但,虽然知道燕寒墨早晚都会处理好小锦和小瑟的事情,但是,没想到他早就做打算了。

    刚刚这话中意,应该是早就安排好了。

    果然是她的男人,信得过,也放心让他安排。

    “你怎么安排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阮烟罗轻扯了一下燕寒墨的衣袖,低声问道。

    燕寒墨抬手摸了一下阮烟罗的头,宠溺的道:“你只管做你的墨王妃就好,其它的事情,我来。”

    听他傲娇的话语,阮烟罗笑道:“好,那我可就要做个懒女人了,等我懒出了高度的时候,你不要后悔。”

    “不会。”厉凌烨低低笑,很平静。

    对于现在他和阮烟罗的处境,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

    仿佛那尊火炮从来都没有带给他们任何的麻烦似的。

    两个人这样你一句我一句,一时间就忘了形,忘了这是在耶律齐婉的房间了。

    耶律齐婉低咳了一声,笑道:“我这里挺好的,不用担心我和孩子们,我会照顾好他们的,再者,李妈和小紫红袖都不错,都很照顾他们的。”

    阮烟罗有些脸红了,低着头不好意思的道:“她们三个跟了我几年,做事有分寸,母亲放心用她们,不用客气。”

    “嗯嗯,小紫那孩子最细心。”

    阮烟罗点点头,“母亲说的对,红袖是有些大咧咧的,不过,她跟小紫一样,对我和孩子们都很好很忠心。”

    “还是烟罗会选人,墨儿,你瞧你身边,没一个使得顺手的婢女。”

    “……”燕寒墨微微拧眉,没反驳,他身边从前从来都不用婢女的,就一个二子而已,所以自然是没使的顺手的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那时候的他真的没想到有一天会把耶律齐婉接出宫,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一双儿女。

    只是从前习惯了独来独往,习惯了只有二子一人侍候,哪怕是后来与阮烟罗大婚了,但是因为她的失踪,他也没有启用女人服侍。

    一个许倾城已经够麻烦了,再也不想多添一个麻烦了。

    女人有时候是真的麻烦。

    所以,能不招惹就不要招惹。

    否则,你只要一接触,她就会想七想八的想要攀上他。

    奈何,他现在的眼里心里只有一个阮烟罗,其它的女人,不论多美丽,都看不上眼。

    “快走吧,别让他发现你们离开了,唉,真是造孽呀。”也许是想到是燕勋现在困住了燕寒墨和阮烟罗,耶律齐婉一阵烦躁。

    做父子做到燕勋和燕寒墨这样情况的,也实属罕见了。

    不过,这些都是许雪婉所为。

    时不时的在燕勋的耳中吹着燕寒墨会因为耶律家而夺走大燕国而威胁到大燕国的国运,所以,燕勋才会对燕寒墨时时刻刻的警惕着。

    “母亲,那我和阿罗先离开了,过几天再回来看你们。”燕寒墨点点头,其实回来一次要小心翼翼,其实很累的,时时都要小心被燕勋的人发现。

    而且回来也就是看几眼陪两个时辰而已,再久,就危险了。

    可他还是想要回来陪陪耶律齐婉陪陪两个小家伙。

    两个小家伙看到他和阮烟罗的时候的兴奋的样子,他深深印在脑海里了。

    亲情,真的是最暖人心的。

    “去吧去吧,快走吧。”耶律齐婉催促着,既想他们留下来,又不想他们留下来了。

    留下来的每一时每一刻都是悬着一颗心呀。

    被燕勋发现的后果,没有谁比她更清楚了。

    燕寒墨转身,牵起阮烟罗的手就离开了。

    离开了那个宅子。

    天还黑着。

    黎明前的黑暗给人一种特别压抑的感觉。

    阮烟罗靠在燕寒墨的怀里,还是由着他带她回皇宫。

    很不想去的地方,却又不得不去。

    “阿墨,我也觉得母妃说的对,父皇对小锦和小瑟是不同的,对别的皇孙绝对不同的感觉。”阮烟罗回想起了耶律齐婉的话,心底的疑惑也越来越重。

    “不管他是什么心思,小锦和小瑟都不能再交到他的手上了。”他也不会允许了。

    如果不是借了完颜简的手,现在小锦和小瑟还没有自由呢。

    算起来,完颜简的手段虽然暴力了些,但是结果很好,直接就把小锦和小瑟抢走了。

    如果可以,他也想要暴力一次。

    只是可惜他对是自己父皇的燕勋,到底下不去手。

    不管燕勋对他狠多少次,他都没有办法给燕勋致命一击。

    如果燕勋真的出事了,大燕国的朝堂也就乱了。

    谁人都认定了他是野心勃勃的墨王爷,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对皇帝的位置并没有多大的心思。

    他想要的不过是与阮烟罗一起寻一座山,建一处宅院,从此避世,从此过他们一家子的小日子。

    可是偏偏,他不管有多想,也过不了那样美好的日子。

    只为,他若是现在走,许雪婉那一支就会对他赶尽杀绝。

    而已经放弃了权力的他,到时候再与许雪婉那一支斗,就累了。

    谁都不想时时刻刻的处于戒备的状态中。

    一天可以,两天可以,十天半个月半年一年都可以,但是没有办法一辈子都处于时时的戒备之中,处于时时的防范被人灭口的生活之中。

    那样,会很累。

    他不怕,但是他不能让阮烟罗和小锦小瑟也陪他过那样的生活,不可以。

    回到了宫中他们的住处,一室的安静,没有人来过。

    今晚上他出发之前,就已经给许雪婉燕寒儒燕君非和燕君离还有燕勋全都找了点麻烦,这样,要处理麻烦的他们,就没有时间来给他这里添乱了。

    所以,他和阮烟罗才能安心的回去。

    可这样的作法,并不能每天都做。

    毕竟,他不能每天都给这五个人找麻烦吧。

    给五个人天天找麻烦,那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

    一夜未睡,可阮烟罗却很高兴,如果不是有黑眼圈,还以为她这是才醒过来呢,“阿墨,谢谢你。”她很高兴,也很满足。

    燕寒墨薄唇微启,便在她的唇上覆了一下,然后不舍的道:“我去换朝服去早朝了,你去睡觉,补个眠,不用早起,想睡多久就多久。”

    “好。”阮烟罗最爱的就是这个,不管到哪里,燕寒墨都宠着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深爱这样的他呀,真的快要被她给现代化了。

    燕寒墨要是到了现代,剪个寸头,穿上西装革履,一定帅的人神共愤,此刻看着他,她就在想象他换成现代人装束的样子了。

    “又在算计我什么?”对上她狡黠的眼神,燕寒墨忍不住的问道。

    “没什么啦,我就是在想,你要是跟我穿到了现代,要是换上了现代的装束是什么样子,呵呵,一定傻傻的。”

    “你才傻。”燕寒墨弹了阮烟罗一个脑瓜崩,“走了。”

    阮烟罗揉着疼了的脑袋,“你等着,真要是穿回去了,我一定不罩着你。”

    燕寒墨已经转身去换朝服了,一边换一边道:“就算是到了现代,也是我燕寒墨罩着你,指望你罩着我,不可能。”

    “呃,你什么都不懂,你怎么罩着我?”

    “本王爷可是过目不忘的,我保证不出三天,我跟你走到哪里,都是本王罩着你,而不是你罩着我。”

    好吧,阮烟罗是服气了燕寒墨的记忆力的,跟燕小锦一样的厉害,厉害的简直不是人呀。

    要不是她亲眼见识过,她都觉得那是假的。

    人的记忆力怎么可以那么厉害呢。

    就象是扫描仪似的,一扫之下,就什么都记住了。

    简直神了。

    “走了。”燕寒墨换好了朝服,器宇轩昂的走出了房间,阮烟罗看着他的背影,打了一个哈欠,便脱了衣衫上床睡了。

    天塌下来都有燕寒墨在,哪怕他一夜未睡,他也能精力充沛的去上早朝,倒是她,困死了,此刻就想补补眠,可怜她的美容觉呀,一夜之间浪费了。

    不过想到是去看到了燕小锦和燕小瑟,又什么都值得了。

    例行公事的早朝,文武百官位列大殿之上,燕勋端坐在龙椅上,一左一右是燕寒墨和燕君离。

    最近,朝中的事情除了交给文武百官以外的交给皇子的,不是落在燕寒墨的手上,就是落在燕君离的手上。

    朝中的人也渐渐的都明白了,燕勋这是故意的,故意的在试探燕寒墨和燕君离的能力。

    也是因为如此,朝中的百官才分为了两派,一派是站在燕君离那一边的,毕竟燕君离是嫡出。

    而另外一派自然是站在燕寒墨这一边的,虽然燕寒墨不是嫡出,虽然从回了燕城,燕勋已经削了燕寒墨的兵权,但是现在大燕国带兵的大将中,大多数都是跟着燕寒墨出生入死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