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解释一下吧
    第1052章解释一下吧

    “王爷……”可哪怕知道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阮烟罗还是下意识的想要提醒燕寒墨,提醒他还是解释一下吧。

    然,燕寒墨却仿佛没有听到似的,依然站在大(殿dian)中央,无视所有嘲讽的目光,淡然的仰望着高高在上的燕勋。

    燕勋眉头一拧,“你可知罪?”

    他原本也是想要给燕寒墨一个机会的。

    毕竟,在他所有的儿子中,燕寒墨是最为出色的一个。

    只是可惜,他母妃偏偏就是耶律齐婉,就是这个出(身shen),让他对燕寒墨始终都有忌惮,让他一直无法完全的接受这个儿子。

    一直是在喜(爱ai)与防范中与燕寒墨相处的。

    父子间,做到了这样的地步,其实他也不想。

    但是自古以来,一个万万人之上的位置,从来都是让父子兄弟反目成仇,他不得不防。

    坐惯了这样的高位,一旦被拿下会是什么样的落差,他懂。

    因为,在坐上这个皇位之前,他曾被拿下过太子之位,后来又失而复得的。

    失去那个位置时他所有受到的,哪怕过去了几十年,如今也依然是历历在目。

    燕寒墨正要开口,老太妃终是忍不住了,“墨儿,你休得胡言乱语,凡事要有理有据,不是自己做的,绝对不能认。”

    这是在明着提醒燕寒墨,绝对不能认呀。

    认了,就是谋逆的大罪。

    私通被灭的辽国王爷,这就是谋逆大燕国的江山,谋逆燕勋的皇位。

    哪怕燕寒墨武功再高,可此时在这大(殿dian)之上全都是燕勋的铁甲侍卫,燕寒墨就算是想逃,也是插翅难飞。

    “太妃娘娘,皇上在此,再加上证据也在此,你老人家再插言是不是有些不合时宜,也过份了些?”老太妃这一开口,许雪婉就针锋相对了起来。

    这是从此扳倒燕寒墨的最好的机会。

    倘若被老太妃阻止而被燕寒墨翻盘,那么,再想对扳倒燕寒墨就难上加难了。

    以燕寒墨的精明,除了眼下的这个布局,连她都再也想不到其它了。

    这封信,留了五年,早就该用上了。

    就让燕寒墨为大燕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后再一举弄死燕寒墨,这样既不耽误利用燕寒墨为她儿子的江山打下基础,也不耽误从此拿下燕寒墨。

    “呵,皇后娘娘这么着急的要制止哀家,是觉得墨儿这次立了大功,压下了太子爷的风头了吧,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皇子哪个有这个本事?”老太妃不甘示弱,敲着手里的拐仗厉声申斥。

    她如今要是不为燕寒墨撑场面,只怕燕寒墨会输的很惨很惨。

    毕竟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如果让许雪婉的儿子上位了,如果燕寒墨从此再了不是王爷了,那么她以后在皇宫里的地位也会岌岌可危。

    她还有多少(日ri)子可活呢,十几年应该关不多。

    就是想过个舒心(日ri)子罢了,所以,她是一定要保燕寒墨。

    最好的结果就是燕勋一直活着,活在她前面,这样只要燕勋当一天皇上,许雪婉就无法撼动她的地位。

    而在这期间,谁当太子爷都无所谓。

    太子爷只是太子爷,还不是皇上。

    只要太子爷一天不是皇上,那么后面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不必太为太子爷这个名头而较真。

    她也从来不认真。

    她要的,就是燕寒墨在朝中的一席之地。

    其实这也是燕勋想要的结果。

    但是在燕勋这里的前提是,不可以谋逆。

    谋逆了,那就威胁到了他的(身shen)份地位。

    做惯了高高在上的皇上,除非他死,否则是绝对不可能让位的。

    “谁说我的儿子没有本事,不过是低调罢了。”

    “低调?我看是成事不余败事有余,有的人,连芝麻丁点的小事都办不明白,更何论让他去当什么将马大元帅,驱走金国楚国的几十万大兵呢,那简直不可能。”

    “那是皇上偏心,如果兵马大元帅给了我的皇子,他们未必不成事。”

    “是吗?怎么没听说当时边关告急的时候,皇后娘娘的皇子有力请出征的呢?”

    “有,绝对有。”

    “有吗?不知是哪位皇子呀?”老太妃的目光凌厉的扫过周遭,哪怕许雪婉的人多,可她也全都不在话下。

    这让阮烟罗不得不佩服了。

    老太妃是燕勋这一朝里最德高忘重的了,能做到今天这样的高位,还深得燕勋尊重,也算是她那一辈里宫斗的最大赢家了。

    那要是没两下能耐,绝对不能活着走到今天的。

    “皇上,你告诉她,到底有没有。”许雪婉恼了,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到。

    燕勋脸色一沉,“都闭嘴。”

    这一声低喝,是对许皇后,也是对老太妃。

    阮烟罗心底紧张了起来,要知道,在她得到的资料里,燕勋在登上帝位后,从来都没有当着人的面这样厉声阻止老太妃说话的。

    可见,对于燕寒墨的‘谋逆’,他是有多憎恶了。

    那是要夺走他的权利呀。

    他可以给燕寒墨出(身shen),给燕寒墨显贵,燕寒墨一个兵马大元帅当当,却独独不(允yun)许燕寒墨谋逆。

    这是皇权的象征,而皇权是至高无上的。

    谁都不可以逾越。

    大(殿dian)里一时间静了下来。

    静的,连呼吸都可闻了。

    阮烟罗看燕寒墨,他明明是今天的主角,可此时依然安安静静,不争不闹,仿佛一切都只等待燕勋给他一个结果似的。

    但是照着现在的(情qing)形往下走,燕寒墨是凶多吉少。

    众人的目光从燕勋的(身shen)上,也悄悄的筛落到了燕寒墨的(身shen)上。

    燕勋的目光也自然是重新的落到了燕寒墨的脸上。

    “寒墨,这信,你还有何话说?”燕勋今天叫的一直都是‘寒墨’,与他之前对燕寒墨的称呼‘墨儿’是完全不一样的。

    已经少了些许的亲近。

    仿佛燕寒墨已经不是他的儿子,而变成了他的敌人一样。

    是的,如果燕寒墨真的谋逆了,那就是要他命的敌人。

    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父子关系,兄弟关系,只能变成无比的可笑。

    “我无话可说。”不想燕勋都这样问了,燕寒墨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阮烟罗就觉得这人是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可是他的命若没了,她和小锦小瑟怎么办?

    当初之所以要嫁给燕寒墨,一是因为他的维护,二也是不想小锦和小瑟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却没有想到,燕寒墨居然有今天。

    他在拿他自己的(性xing)命开玩笑。

    “既然无话可说,那就给我拿下,先关进宗人府。”燕勋听到这里,冷冷一喝,也算是下了定论了。

    “皇上,谋逆可是大罪,你只是把他送进宗人府吗?这样子,岂不是助长了其它皇子想要谋逆的心,到时候皇上才更回的不安全呢。”可是,哪怕燕勋要把燕寒墨送进宗人府了,许雪婉还是不愿意,她现在就想弄死燕寒墨。

    弄死了,才安全。

    否则,给燕寒墨一口气,他都有翻盘的可能。

    对燕寒墨,许雪婉从来都没有小看过。

    她常常想,要是燕寒墨是她亲生的多好,她也就不用为了自己皇子的太子之位而呕心沥血了。

    她自己生的皇子,燕寒竹根本不成材,燕寒儒行事不够大气,而燕君非毁了容,如今也是不堪大任,唯今之计只有一个燕君离可供她选择。

    可是燕君离太过刚正,这样的人当一个帝王虽然多了正气,可是这世上很多事(情qing),只有一(身shen)正气是不行的,不耍手腕的话,根本不可能事事通途的。

    这些,她现在必须要交给燕君离,这样,燕君离才能燕寒墨相抗衡。

    虽然有些晚了,可她也没有其它的选择。

    从前最寄予厚望的燕君非已经指望不上了。

    这都是拜燕寒墨和阮烟罗所赐,这个仇,她也要报。

    就一个一个来,今天先清算了燕寒墨,后面再清算阮烟罗。

    没有了燕寒墨的庇护,阮烟罗就什么都不是了。

    燕勋面色一沉,他何尝不想就此治一个谋逆之人的死罪。

    可这个人是他的儿子,都说虎毒不食子,他怎么也要考虑清楚了。

    毕竟是自己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

    “皇后,这事朕自有定论,不需再论了。”

    “父皇,那写这封信的人呢?是不是……”燕寒竹满脸的得意,他现在亲自从阮正江那里拿到了这封信,他亲自把燕寒墨扳倒了,看以后谁还敢小瞧他燕寒竹,谁还敢威胁他的太子之位。

    只要他不想,谁也甭想。

    他燕寒竹,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也有他的办法,可以扳倒他想要扳倒的人。

    如今,就连燕寒墨与他母妃那边的族人,一并的清算好了。

    “这事,就交给你来处理好了,阮相,你协同竹儿处理,可有问题?”燕勋也认真了,毕竟,耶律家的人谋逆大燕国这已经拿到了证据,他是怎么也不会放过早就已经灭国的耶律齐婉的母族了。

    “是,没有问题。”阮正江巴不得,燕寒竹的位置稳了,他女儿的太子妃之位也就稳了,他在朝中,也就能呼风换雨了。

    “那……”

    “慢着。”忽而,燕寒墨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