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2章 陌生的人似的
    第932章陌生的人似的

    “阿罗,你感受一下,或者动一下,你的体力是不是恢复了?”完颜简完全不为所动,此时关心的就是这个。

    阮烟罗坐直了身体,动作很快,很顺畅。

    她随即就转身下床。

    虽然还有点笨拙,但绝对与常人无异了。

    可她再试着运功,还是不行。

    顿时,才起的欣喜又悄去了,“我的功力呢?你什么时候为我恢复?”

    “等燕寒墨来了再说。”

    “你骗我,你会让他进你的王府吗?”

    “我会阻止,不过你觉得他在我的阻止下,是能进来呢?还是进不来呢?”宛颜简微微一笑,此时的他更象是要与阮烟罗与燕寒墨玩一场游戏似的。

    他象是在明,可又分明是在暗。

    毕竟,他把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里,她的燕寒墨很难突破。

    就算是到此刻,她都没想到从他这里离开的办法。

    他的人,只听他的命令。

    除非是她留在这里久了,攻关了完颜简的人才有办法。

    否则,阮烟罗就觉得自己连这间卧室都出不去。

    外面的东丽和西丽就象是两条长城,守着这间卧室,让她插翅也难飞出去。

    不过,在面对完颜简的质问时,阮烟罗直接就道:“能。”

    “那我就拭目以待吧,如果他能悄无声息的进来,还能带走你,那你自然就走了,反之,我也只能是听天由命的把你留下,那是你的命。”

    “完颜简,你还是认为燕寒墨进来这里,也带不走我是不是?”所以,完颜简这话听着象是要放手她,实则是在提前给她一个预警,倘若燕寒墨没有来带走她,那么,她就只能认命的留下来。

    而且,他有一百种的办法能对付她。

    他只消对她下一点药,她就完全没有还手的能力。

    已经失去了功力的她,现在就是一个废物,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那种感觉一点也不好。

    而她,对完颜简的下药,完全的没有任何防控的办法。

    完颜简就是能让一个人在不知不间就中了他的药。

    那绝对是防不胜防的。

    也无从防起。

    “这是阿罗说的,不是我完颜间说的。”

    “可你那意思分明就是,好吧,我们拭目以待。”只要完颜简不强迫她,那她就暂时的安心住在这里,然后,再想办法逃离这王府。

    只要是人,就一定有弱点的。

    这世上,就从来都没有完人。

    “要不要一起出去散步?”完颜简微笑的看着阮烟罗,就喜欢看她这种斗志昂扬的样子,很激励人。

    她有了斗志,他陪着她玩才有趣味性,否则,多无聊多尴尬呢。

    “不要。”阮烟罗直接拒绝,别以为她猜不到完颜简的心思。

    完颜间就是要跟她一起散步,然后让人误以为她跟他关系很融洽呢。

    可她才不要给别人那样的错觉。

    她是恨不得杀了完颜简的,所以绝对不会与他一起散步。

    “真不要?”

    “不要。”阮烟罗无比的坚决。

    “那好吧,原本我还想带你试一种药,以恢复你的功力,是你现在不想要的,不是我狠心。”完颜简说完,转身就走。

    阮烟罗拧眉,这男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可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她也毫无办法。

    “好,一起去。”不就是散个步嘛,又没有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她不怕他。

    她不迂腐,燕寒墨也不迂腐。

    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怪她。

    想开了,她就往门前走去,能出去这间卧室,也算是一种进步了。

    顺便看看这王府里的地形摆设,也是挺不错的一个体验。

    想开了,做什么都是美好的了。

    可才走了一步,就被完颜简拦住了,“我让东丽侍候你梳洗,再换一套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阮烟罗汗颜,她只想着跟随着完颜简出去查看这王府的地形,一时间连洗漱都忘记了。

    经完颜简这一提醒,才看到放在她床边的一套衣服。

    绝对的金国人的款式。

    阮烟罗走了过去,犹豫了。

    倘若她不穿这金国人的衣服,那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

    因为这间卧室,只有完颜简送来的这套金国服饰了。

    东丽走了进来,眼看着阮烟罗盯着那套服饰发呆,便道:“九小姐,王爷对你真好。”

    “好吗?要不,我跟你换?”她才不要被不相干的人喜欢呢。

    被人喜欢虽然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累赘。

    如果完颜简不喜欢她,绝对把她掳来这里的。

    她和燕寒墨也就不会分开了。

    那么他们还在一起,说不定现在已经知道那个被许雪婉策反的人是谁了呢。

    可她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可以,她是真的宁愿只做一个可以随意进出自由自在的丫头,也好过她被完颜简囚在这里要舒服。

    被人囚禁的感觉一点也不好。

    哪怕才一天,她都在怀疑自由的滋味了。

    东丽笑着摇摇头,“如果可以,我是一百一千个愿意,在我们大金国,不管是谁家的女儿,梦想都是三王爷呢。

    可惜王爷的眼里现在就只容得下阮小姐,其它人在他眼里就是一坨屎,王爷从来没有在意过。

    “这么说来,你也是喜欢王爷了?”阮烟罗一看东丽的表情,就猜到了。

    “自然,都说了,金国女子就没有不喜欢王爷的。”

    “不过,听你这第一说,你还真换不起,我猜象回良玉那样身份的喜欢王爷的人,也不在少数吧?”

    东丽侍候她洗漱完毕,这才笑道:“阮小姐说的对,金国百姓家的女儿喜欢王爷,那些王孙贵胄的千金小姐,更喜欢王爷呢。

    所以,就算我们想换,也换不得,阮小姐,你还是珍惜王爷对你的在意的,千万不要惹恼了我们家王爷,我们家王爷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

    所以,你知道怎么对我们家王爷了吧?”

    “懂,就是处处都顺着他听着他的,这样是吃软,至于吃硬,我绝对不敢,毕竟,我还指望着他能送我离开这里呢。”不管这里看起来有多么的欣欣向荣,这里都不是属于她的那盘菜。

    大燕国不会占据其它国家的半分国土的。

    “阮小姐冰雪聪明,你能一下子想开也挺不容易的。”东丽说着,就拿起了完颜简让人为阮烟罗准备的长袍。

    柔软的布料,既厚实又美观。

    就算是拿在身上比不比,也觉得好看。

    真正的穿在身上,阮烟罗就觉得自己换了个人似的,居然较之从前多了一份飒爽英姿的味道。

    可她之前明明还有内力,现在的她什么内力也没有了。

    一想到这个,就有一种任人宰割任何鱼肉的感觉。

    长袍上身,很合身的,合身到多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

    这件长袍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

    可他们到这里,还同十二个小时。

    “是谁替我量的尺寸?是你还是西丽?”太合身,以至于她都怀疑是谁了。

    可是随即的,就觉得不是东丽也不是西丽了。

    她是昨晚才遇到他们两个的。

    所以,就算昨晚上她们替她量了身,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做完了这么一件精美漂亮的长袍吧。

    一定是那天她被完颜简诳下了山开始,他就为她量了尺寸,然后传到了这王府请人亲手缝制的。

    太合身了,分明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不是我,也不是西丽吧。”东丽摇头了。

    “我睡着的时候,这里还有其它人进来过吗?”

    “没有,王爷说了,除了他以外,就连我和西丽都不能有事没事就进阮小姐的卧室。”

    不用说,这就一定是完颜简量的了。

    想到他一只手在自己的身上量过,哪怕她还穿着衣服,也有些胳应。

    一个女人与一个男人之间的感觉,从来不以男人是不是帅而为标准。

    从来都是以有没有爱而为标准。

    不爱的男人,不管多帅,都与女人无关。

    所以,知道完颜简碰了她,就是能多别扭就有多别扭。

    这个男人,越来越胆子大了。

    “阮小姐,我再为你梳头吧,就梳我们金国人的发型,如何?”东丽恭敬的询问阮烟罗。

    倒是一点也没有记仇她之前对她做过的事情。

    “好。”阮烟罗点头,既然穿了金国人的长袍,那发型也要象这金国人的,不然,看起来一定怪怪的,她才不要。

    一身干净的长袍,再配上东丽亲手为她梳的辫子头,阮烟罗宛然就成了金国人,而再也不是大燕国的墨王妃了。

    她看着镜子中的那个自己,又仿佛是一个陌生的人似的。

    “阮九小姐,你真美。”东丽梳好了发式,不由得由衷的赞美着阮烟罗。

    早就知道阮烟罗好看,却没想到着金国服饰的她也一样的好看。

    阮烟罗其实是最会化妆的,可她此刻真想把自己化得丑丑的,这样,是不是就能断了完颜简的一番心思了呢?

    可他若不想她自己化妆,她可能连这梳妆台抽屉里的化妆口都碰不到。

    “谢谢。”阮烟罗低声回应,可才要起身,就看到了镜子里悄然间多出来的男人,居然是不知何时走进来的完颜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