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 睡着睡着就穿了
    燕寒墨摇了摇头,所有这一些,不过是他们两个人的揣测而已。

    不可以只凭借一场打斗后的残余画面就确定些什么。

    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莫湛和燕君非很有可能都想得到同一件东西。

    所以,才有了一番争斗。

    如果想知道是什么东西,一是找到二子和自己的暗影询问清楚。

    二就是现在就去往这第二个墓主人的棺椁所在的位置,也许,还能探得一二。

    不过很有可能棺椁已经被莫湛和燕君非破坏了。

    现在,要么去找自己的人,要么继续往前走,只有这两个选择。

    燕寒墨看阮烟罗,“你们还能回去吗?”

    阮烟罗摇了摇头,她发现只有触动一些机括,整个墓葬里的甬道和机括都会易位。

    确切的说也不算是易位了,而是进入到与之前并行的另一条通道。

    不得不说,设计者的巧夺天工,精妙设计。

    能设计出一条路来已经不容易了。

    他居然是同时设计出来了两条路,当一条路封上的时候,就开启另外一条路。

    然,再想找回之前的那条路,只怕一时间没那么容易了。

    现在,她和燕寒墨重新开启了进入这里的机括,不止是她们回不去之前的路,莫湛和燕君非也是一样的道理。

    而二子他们四个人现在在哪里,完全不清楚。

    三个墓主人,哪个方向都有可能。

    要是真找起来,在现在已经成迷宫一样的墓葬里找,根本是大海捞针,还更有可能越走越迷路。

    越想,阮烟罗越是灰心,不由得感慨道:“这要是有手机多好。”

    “手机,那是什么?”燕寒墨一听就知道阮烟罗讲的是现代的一手设备,最近的他对于阮烟罗那个世界里的文明之物,特别特别的好奇了。“你风过喇叭吧?”阮烟罗想了想,这样的问燕寒墨,“嗯,手机就是一种通讯设备,两个人可以透过手机进行通电话,不过,透过喇叭讲话,讲话的人和听的人之间的距离

    也是不能太远的,方远两三里地的样子,太远了,就是用喇叭喊破喉咙也没用,还是听不见的。”

    “那手机就算是距离很远也能听见?”燕寒墨越听越觉得神奇,阮烟罗与他讲过的那些东西,他是连想都想象不出来的,太神奇了。“能,我跟你说,就算是隔着万水千山几百几千几万公里,嗯,就是到了国外都没关系,一通电话打过去,两个人就可以说话了。”所以,她此时才感慨呢,要是她和燕寒

    墨还有二子他们都有手机,这只要用手机打个电话,就能找到了。

    可这里没有呢。

    “阿罗,你是不是很想回去?”听到阮烟罗讲的眉飞色舞,一脸向往的样子,燕寒墨紧张了。

    要是阮烟罗真的回去了,他岂不是成了孤家寡人了。“当然啦,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乞丐突然间遇到了一个贵人,贵人给他吃给他穿给他住,他习惯了上等人的生活和体面,但是当有一天,这个贵人要他重新做回乞丐

    ,你觉得他还能再做回乞丐吗?”

    燕寒墨摇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他不会再做乞丐了。”

    “正是。”

    “所以,只要有机会,你就会回去了是不是?”燕寒墨握着阮烟罗的手腕不由得收紧,仿佛松开一点点,阮烟罗就会从他的面前彻底的消失了一般,让他再也捉不住她。

    “嘶,好疼,燕寒墨,你捏疼我了。”阮烟罗拧眉,这男人这是怎么了,居然也会患得患失了,甩了甩手腕,这才道:“我就算走,也得带上我放不下的人。”

    故意的吊着燕寒墨的胃口,谁让他刚刚捏她捏的那样疼了。

    他好坏。

    刚刚一点也不温柔。

    “你放不下的人,有小锦和小瑟,自然还有为夫我,对不对?”

    阮烟罗白了燕寒墨一眼,“你少做白日梦。”

    “阿罗,现在已经天黑了。”

    “你……”阮烟罗真想咬燕寒墨,可他长臂一搂,就将她搂到了怀里。“天黑了适合做梦,阿罗,告诉为夫的,你是怎么穿越过来的,是借助了什么东西穿越过来的,或者,我能帮你想到办法穿回去呢。”燕寒墨微微笑,轻声的在她耳边低喃

    ,仿佛在说情话一样。

    让阮烟罗不由自主的就开了口,“应该是……”

    可才三个字,她就反应了过来,“燕寒墨,你是在诳我是不是?诳我说出来,然后你就直接毁了,让我再也回不去我的家乡?”

    燕寒墨一张俊颜不红不白,没有任何的情绪,“这是你以为的,为夫我绝对不是那种人。”

    “不是吗?”可阮烟罗就觉得他是,这男人若是腹黑起来,他若论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她可是亲自的见识过了。

    “自然不是。”燕寒墨微微俯首,下颌在阮烟罗的额头上蹭了蹭,“五年的夫妻了,难道你还不信我?”

    “呃,就是因为太了解你了,我才更不能信任你。”他诳人的本事绝对一流。

    燕寒墨失笑,“阿罗,或许,我真有办法把你带回去。”

    “呃,我就是睡觉睡着,就穿过来了,这样你能想到我是怎么穿过来的?”

    “就是睡着前还是在现代,一觉醒来,就到喜旺村变成现在的阮烟罗了?”燕寒墨替阮烟罗分析了起来。

    “算是吧。”

    “那你在回想一下,你当初睡觉的地方,是不是周遭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燕寒墨若有的思了一下,继续问阮烟罗。

    燕寒墨这一问,阮烟罗眼睛一亮,“可能是那架古琴。”

    “古琴,在我们燕国,你有见过那样的古琴吗?你形容一下。”

    阮烟罗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燕国没有那样的古琴。”

    “何以见得?”

    “因为,我房间里的那古琴是四方的,但是燕国的古琴都是长方形的。”

    “方形的?”燕寒墨也觉得不可思议了。

    那是连他都没有见过的琴的一种。

    “是的。”那是她去逛古玩街的时候随手拍的。现在想来,就是被那个古琴送到这大燕国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