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穿呀!主神 第338章 拒婚的嫡公主6

时间:2019-07-08作者:幽幽弱水

    .. ,穿呀!主神

    呃……希宁嘴角微抽。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此时外面的侍卫长站在门口禀告:“苏莉塔殿下,六十棍打完了,这二个人如何处理?”

    希宁想了想:“送去矿场干苦工吧。”

    “是!”侍卫长领命。

    “慢着!”纳克哈特傲慢地叫停侍卫长,转而对希宁和眉悦色地教导:“敢在药里下毒,罪大恶极。怎么可以让他们继续苟活下去?女儿呀,你就是太善良了,不能这样呀!”

    呃……

    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只有三十岁的法老,虽然在现代属于青壮年,但在这个时间已经是资深类。

    如此教导女儿,这样好吗?

    希宁想了想,侧头对着侍卫长说:“把这二人拉到人多的地方,当众宣布罪行后,鞭打三十次,行刑完绞死。”用鞭子再抽一顿,应该可以让父王高兴。

    纳克哈特觉得还不行,再加了几句:“暴尸一个月,不得收殓,抹去姓名,尸体烧了后扔河里。”

    尸体烧掉、抹去姓名就等于断了来生复活的路。好吗,真正做到挫骨扬灰、神形俱灭。

    希宁嘴角微微抽着:“暴尸一个月……父王,都长蛆了。”

    “确实不好,容易引来苍蝇。”纳克哈特想了想:“绞死后,尸体别忘了抹上沥青。”

    咳咳……那场面,一定很惊悚。

    “是,陛下!”侍卫长于是带人押着两个家伙去闹市口去了。

    “女儿呀!”纳克哈特高兴极了,笑盈盈地看着小公主,一副有女初长成的欢喜:“你终于开窍了,对于敢谋害自己的人,就是要重重处罚。我以前总是担心你心肠太软,太过仁慈,今天终于放心了。”

    “父王,我才7岁,你对于我太过厚望了吧?”希宁哭笑不得。那么小就教导刑罚和杀人,哪里有这样的爹?

    墨冥:“你的爹,本系统很喜欢。有看点!”

    希宁翻了翻眼。

    “女儿呀,别忘了,你可是神的后代,应该杀伐果断!”纳克哈特高贵又神圣地一挥手,神后代的话、就是神说的话,任何凡人只有遵从,在神的面前只有跪着颤抖。

    看着法老昂着头,下巴那一撮山羊胡子也随之昂起,希宁总算明白了,原来这个时代的王室都是精分。

    此时有个女仆过来了,说是带来了太子殿下的礼物。

    纳克哈特画着浓浓眼线的眼睛一亮:“端上来。”

    盘子被女仆双手恭敬地端上来,是十个黄金戒指。镶嵌着不同的宝石,不同于这里首饰的华贵、复杂到眼花,十个戒指简单却显得很精巧。

    女仆低着头,柔声禀告:“太子殿下送于苏莉塔公主的戒指,可戴在手上,也可绑在发辫尾部。希望苏莉塔公主喜欢!”

    原来还可以象黄金珠子一样绑在头发上,这倒是挺别出心裁的。

    还没说,纳克哈特就先开口了:“回去告诉他,苏莉塔很喜欢,他有心了。”

    “是,伟大英明的法老陛下,苏莉塔殿下,奴婢告退。”女仆行礼完后退下。

    看着盘内十个宝石戒指,纳克哈特都快老泪纵横了。大儿子不喜欢大女儿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拒婚都三次了,要知道他14岁时,王后已经怀孕了。原来大儿子情窦初开,对小女儿有意思,后继有望呀!

    纳克哈特满心的欢喜,可想想小女儿实在太小了,再想想七八岁结婚的王室也有,甚至在一些地方,二三岁就成婚结成娃娃亲的都有。而大儿子都14岁了,小女儿再小,大不了结婚后养着,等小女儿到成年呗。

    于是试探着问:“阿曼霍特普看来对你很好,他马上要成婚了,女儿想不想索性把婚事一起也办了。”

    和王后同时娶了的王妃,地位几乎等同于王后,这也是为了苏莉塔好。

    希宁差点没吐血,不光有个坑女儿的妈,也有一个坑女儿的爹。就算现在嫁给大王子,以后抢夺王位时,照样把王后、王妃一起抢过来。

    希宁一个白眼:“父王,女儿还想多活几年呢!”

    一定是担心大女儿伊塞诺弗列,说起这个把他女儿一个个害死的大女儿,要不是她娘是自己的姐姐,是王后亲生女儿,地位高贵无比,恨不得掐死。不要说阿曼霍特普不喜欢,就连他也不喜欢。可规矩就是规矩,这个大女儿没夭折,就必须嫁给下一任的法老。

    “她敢!”纳克哈特怒了,站了起来,在床前来回走了二步,等气消了点后,又坐到床沿边,摸着小女儿的头,语重心长地说:“苏莉塔,我的小宝贝,我的眼睛,你的血统不比伊塞诺弗列差,她不敢明着害你。敢杀死神明的嫡系,就是与神明做对。”

    希宁知道,纳克哈特对于大女儿的底线就是这个宝贝的苏莉塔,如果大公主敢加害身主,无论明的还是暗的,只要身主还活着,就绝不姑息。

    为什么身主活着,就不会姑息?因为身主死了,就没如此血统纯正的后裔,还需要大公主嫁给大王子……

    泪,这叫什么法则?

    有点是肯定的,大公主要么不出手,出手必要身主死才行!而大公主已经15岁,可身主才7岁,这就是纳克哈特以及身主母妃担心的事情,而且大公主的亲生母后还没死。

    真是何苦呢,何必呢,都是亲兄弟姐妹,相煎何太急呀!

    有这样一个精分的家族,希宁感到好无力呀。

    突然外面跑来了身主母妃的女仆,说是王妃快不行了,赶紧地去见最后一面。

    纳克哈特瞳孔一缩,猛地站起来!

    希宁叹气,看来该走的还是要走了。

    纳克哈特身体还不错,先走过去。希宁身体可不行了,只有拿轿子抬过去。

    不同于对于成年人的死亡,人们会对于婴儿的夭折更多悲伤。因为成人死后制成木乃伊,会有来世。而未出生的婴儿,还未看到世界就在母亲腹中死去,会更加难过。

    这样的痛苦,身主的母妃经历了四次。只有身主生下,又存活了下来。

    这次身主的母妃又是没等到站在生产时用的绳结前,就滑胎了。身体亏得太厉害,加上悲恸,随着每次伤心,去势越发明显。

    希宁被双人轿子抬进王妃宫殿大门时,就听到纳克哈特在哭着。

    等被杜雅扶进去,纳克哈特正紧紧握着即将灯油枯尽的爱妃,泣不成声:“爱妃,不要离开我,我打算让苏莉塔和伊塞诺弗列一起跟阿曼霍特普成婚,你走了后,苏莉塔怎么办呀?”

    希宁一个踉跄,要不是杜雅扶着,差点跌倒。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