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452章 叶芷再出手

时间:2018-02-25作者:胡僧

    ,!

    江风毫无惧色,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厉声说:你嘴巴干净点,你先搞清楚了,是你的这几个司机在撒野!

    这时候瘦子捂着胸口,一瘸一拐地走到胖子面前,指着江风说:二哥,就是这家伙把我打了!他刚才还骂你是猪呢!

    大金牙啪地吐掉嘴里的烟屁股,说妈的,在青龙县还没人敢骂我葛圈是猪的!

    指头一指江风,命令道:跪下!

    江风哈哈一笑,说,你这种装大尾巴狼的土鳖我见的多了,谁给谁下跪还不一定呢。

    大金牙气的哇哇怪叫,手朝后一挥,叫嚣道:往死里打!

    七八条汉子亮出手里的家伙,向江风扑上来。江风扎好步子,捏紧拳头准备迎战,尹红妹却一个箭步挡在他面前,厉声说,慢着!我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

    大金牙仰脸哈哈狂笑,说警察?青龙县公安局就是我家开的,我会怕警察吗?你等着瞧吧,一会警察见我还得给我敬礼呢!

    话音刚落,传来了由远而近的警笛声,一会时间,一辆警用报废昌河面包车赶到了。从上面跳下来一名老警察,两名年轻的协警。老警察有五十多岁,估计是快要退休了,走路慢吞吞的,边走边摘了帽子挠头,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大金牙对他说老曹,还不回家歇着,来凑啥热闹哩?

    老警察抬头一看,赶紧立正向大金牙敬了个礼,说哎呀,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圈弟呀,在这里干啥哩,谁惹咱了?

    江风刚才还以为大金牙吹牛皮,眼见得警察真的给他敬礼了,知道这个家伙是有点来头的。

    大金牙对老警察说,没啥事,帮你们修理一个人。你带着你的人站一边看热闹吧,站远点,省的血溅身上。要不你们回去吧,该忙啥忙啥。

    老警察说那好,你们有什么事情协商解决,不要动手啊,我走了圈弟----刚才还看见你大哥去县委开会去了。

    老警察说着,转身欲上车,却被尹红妹叫着了。

    原来尹红妹认识这个老警察,叫曹跃进,在槐河驻过村。看他要上车,叫道曹警官!你就这样回去向你们彭局交差?

    曹跃进听到有人叫他的姓,还提到彭局,刚上到车上的一只脚又下来了,走回来说谁在这里瞎嚷嚷呢?

    尹红妹说,曹警官,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曹跃进认出她来了,说哎呀尹书记,怎么是你?我眼花了刚才没看清楚,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尹红妹说,怎么回事你不是看到了吗,有人耍横啊。曹警官,原来你是这样出警的啊,警察竟然给黑大哥敬礼,我算是开了眼界了!我看啊,今天这事你是处理不了了,我给你们澎局打电话,让他亲自过来处理吧。

    说着拿出手机就要拨号,曹跃进赶紧上来阻止,说别别别,都是自己人,有话好说。尹书记你稍等啊。

    曹跃进把大金牙拉到一边,低声下气地求情,估计是给个面子什么的。大金牙不买他的帐,训他如训孙子似的,曹跃进一脸哭相,就差给他下跪了。

    江风看他这样,真想冲上去把他那套衣服扒下来,再甩他几个耳光。

    好说歹说,大金牙总算做出了让步,过来对江风和尹红妹说,看曹警官的面子,今天就饶你们一顿打,以后再犯到我手里,别怪我不客气!

    江风冷笑道,还是那句话,还不知道谁给谁下跪呢。

    大金牙一听,又瞪起了眼睛,尹红妹赶紧上来把江风往回拉,让他少说两句。

    大金牙说,打是免了,不过你们还得倒车让路。

    江风咽不下这口气,还是坚持不让,尹红妹劝他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回头再报仇不晚。

    江风心想再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咬牙上了车,把车倒到了大路上。眼睁睁看着那三辆装满段木的卡车在几辆轿车的护送下,绝尘而去。

    到了森林派出所,正看到所长宗家龙要外出。江风叫声家龙,宗家龙也认出他来了,说是江风啊,我们多少年没见面了?热情把他和尹红妹让到办公室。

    客套了一番,说起了正事。宗家龙说,抓人是副县长葛先进的指示,他分管农林水,正管林业派出所。

    江风向他讲了村民伐木来源,宗家龙说,我上午派人去看看吧,如果砍伐的不是公益林,就不构成犯罪。

    江风说,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昨晚你们扣押的木材被人拉走了,这是怎么回事?

    宗家龙很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不瞒老同学,我也是当不了自己的家啊。拉走木材的,是葛县长的弟弟,叫葛圈,县城一霸,手下弟兄上百人,在城北开了个木材场,专干木材生意,不但盗伐树木,凡是我们派出所没收的木材,也都被他强行拉走,有时候扔这里一条烟,有时候喊着吃顿饭,从来没给过一分钱。

    尹红妹说你们派出所不管?

    宗家龙一脸无奈地说,葛县长的牌子在那里放着,谁敢得罪他?

    正说着,宗家龙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号码,走出去接了。

    江风对尹红妹说,红妹,我猜这个电话是葛先进打来的。

    尹红妹说,我也是这样猜的。

    过了十来分钟,宗家龙才又进来,坐下就对江风说老同学,你和葛县长有什么过节吧?

    江风实话实说,是有些过节。

    宗家龙说,事情不好办了,刚才葛县长给我打电话,说没有他的命令,人绝对不能放,谁打都招呼都不行。

    江风知道宗家龙也很为难,知道在他这里呆下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就问,抓的人关在哪里?

    宗家龙说,院子北边的平房里。

    江风说老同学啊,我只让你帮一个忙,不要让这几个人遭什么罪,接下来我再想办法。

    宗家龙说,惭愧,也帮不上你什么忙,这几个人你就放心吧,我不让弟兄们难为他们。

    告别宗家龙从派出所出来,尹红妹给县公安局局长澎湃打电话。澎湃亲自带队去安徽解救被拐卖儿童去了。尹红妹看他没在家,也就没说什么事,只是说来县城了,想请彭局长坐坐。

    澎湃在电话里笑着说,尹书记这次终于想起我来了,等我回去你再补上吧。

    尹红妹说,没问题,等你回来我给你接风。

    两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只好开车回槐河,想先到村里看看,起码得稳定下民心。快到槐河的时候,江风接到了叶芷的电话,说你们两个大领导都不在家?厮跟着干嘛去了?

    江风心里一喜,心想像葛先进这样的地痞无赖,也只有以黑制黑了,正是用上叶芷的时候。上次自己打了葛先进,不也是她摆平的吗?于是口气很亲热地说,叶芷啊,我和尹书记来县城办事呢,你在哪?

    叶芷说,在乡里呢。你俩的门都锁着,问了问,说你们一大早就出去了。江风说好啊你等着,我们再有十分钟就到乡里了,中午请你吃饭。

    叶芷说,我请你们。

    原来今天是叶芷的金寨矿山二次开业,他是来矿上视察工作的。江风和叶芷回到了乡里,看到除了叶芷,还有两位副总也跟着,一位是负责矿厂的武泉溪,还有一个小低个,据叶芷介绍说是柴副总。

    中午叶芷请客,在水云间,就他们五个人。叶芷问起上午他们去做了什么事,江风就一五一十地讲了。

    叶芷说,妈的又是这个姓葛的。转头问柴副总说,这个葛圈接触过吗?

    柴副总说,知道这个人,在青龙名声很响的。

    叶芷说,安排人把他带来。

    柴副总答应着,走出去打了一通电话,又回来坐下了。

    江风看叶芷出手,知道事情好办多了,心情高兴,举起酒杯说,今天叶总的矿厂开工,是大喜事,来,我们共同举杯庆祝!

    叶芷心情也不错,频频和尹红妹碰杯,说还得谢谢尹书记,想当年顶着压力把矿山给了我。

    尹红妹说叶总为槐河老百姓办了不少好事,我代表槐河人民感谢你!

    两人你来我往,都喝得脸蛋红扑扑的。

    武泉溪爱打猎,和江风有共同爱好,就聊观音台山上的野猪。几个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两瓶酒竟然见底了。

    约莫过了一个半小时,柴副总接了个电话,起身走出去。一会时间,房间外面忽然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接着门开了,几条汉子推搡着一个胖子走了进来。江风举目一看,那胖子正是上午撒野的大金牙。大金牙显然是刚挨过打,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左眼肿的成了一条缝,两眼都是青眼窝,身上满是脚印,看上去狼狈不堪。

    柴副总报告道,叶总,人带来了。

    叶芷喝着茶,也不抬头,说,跪下。

    大金牙还逞强,说,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要我下跪除非我死!

    叶芷也不说话,把头一摆,立刻上来两条汉子,手里拿着橡胶棒,朝大金牙膝盖上猛击两棒。大金牙一声惨叫,腿弯上又被人踢了两脚,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连声说饶命,饶命。

    叶芷哼了一声,说,饶不饶你,你问问你这位爷吧。

    大金牙抬头一看是江风,知道怎么回事了,说爷呀,爷,我狗眼不识泰山,你饶过我这一回吧,孙子我今后再也不敢冒犯您老了。

    说着,又磕了几个响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