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339章 倒打一耙

时间:2018-02-20作者:胡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有尹红妹和江风两人知道他说这话的目的。高洪最后好像是动了感情,语重心长地说,同志们啊,人贵有自知之明。作为我们班子成员来说,首先是要找准自己的位置,做到不越位,不缺位,立足本职,当好副手,做好参谋。我相信,只要我们紧紧团结在以尹书记为首的乡党委周围,团结实干,齐心协力,一切为人民利益为出发点,槐河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灿烂辉煌。

    虽然是九月的天气,江风听着高洪讲话,还是感到丝丝凉意,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散会后,从三楼会议室下来,江风在走廊里对尹红妹说,看来高乡长确实是吸取教训了,你看今天多谦虚。

    尹红妹哼了一声,说,等着瞧吧。

    又过了两天,素素妈王月娥突然又来到了江风办公室。这次她没带素素,臂弯里却挎着一篮子柴鸡鸡蛋。进门就一个劲地感谢,说江书记,我这农村妇女,也不会说话,也不会表示,你说我咋把你卸卸哩。

    江风因为昧着良心帮高洪,这几天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中,觉得无颜再见女孩素素和她的爹妈,今天见王月娥来访,先是紧张地出了一身的冷汗,以为她是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她进门就要卸他,着实有点迷瞪,说大嫂,来就来了,这么客气,还拿什么鸡蛋。说着,站起来给王月娥倒水。

    王月娥抓住的他的胳膊死活不让倒,说不渴不渴,我刚在院子里就着水管喝过。

    江风请她坐了,心里仍不踏实,说素素呢,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王月娥兴奋地说,在家歇着呢,刚做完流产。

    江风心里一惊,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脱口说道,素素做了流产?

    王月娥说对呀,不做流产咋弄,要是真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谁还会再娶她呢?我和他爹就这一个丫头片子。

    江风心里忽然涌上一股说不清的滋味,早晨又没吃饭,这会感到胃疼,紧皱了眉头,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说着,素素,对不起。

    王月娥根本没注意到江风的情绪变化,说江书记,这次不是你为我们娘俩做主,我们也就只有跳河寻死的份了。上次见你之后回家我就给素素爹说了,说江书记从面相上看就是贵人,肯定在天上是有星星罩着的。没想到你一出手,素素这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雷村长第二天中午就派他兄弟雷老二把20万块钱送到我家去了,原来我们只是要两万的啊,就这两万雷黑子那天杀的还不给。江书记啊,看看吧,你一管这事,平白多了18万!他爹对雷老二说素素做人流还需要钱呢,我被你打伤还需要钱治病呢,雷黑子二话不说,又送来了十万!我和他爹寻思,这30万,说到底还不都是你江书记从村长手里抠出来塞给我们的?一合计,我们全家一致决定,这三十万,也有你的份!

    王月娥说着,撩起衣衫,从怀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毛巾包,放到江风办公桌上,说这10万块钱,江书记你无论如何也得拿着,否则我们良心过不去啊!

    江风吓了一跳,拿起那脏兮兮的毛巾包,像捧着个火红的炭块似的,赶紧塞还给她,说大嫂,不是你良心过不去,是我良心过不去啊!

    王月娥不明白江风这话的意思,还坚持要给他钱,江风就说,大嫂,你这是让我犯罪呢,难道你想让我去坐牢?

    王月娥这才把钱收了回去,两腿一弯,就要往地上跪,吓得江风一个箭步窜过来拉住了她,说大嫂,你好好坐着吧,我做这些,不算什么。

    天知道江风说“不算什么”时候是什么心情。此时此刻,看着一脸兴奋和满足的农妇王月娥,想着那挺着大肚子的小女孩素素,他的心里是五味陈杂,脸上像是挨了耳光似的火辣辣的,不敢和王月娥对视。他有没有为这娘俩做主,他自己心里清楚,而这个善良的农村妇女,看到钱就忘了女儿遭受的不幸,也确实让江风觉得悲哀。可仔细一想,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还不是你江风一手造成的?

    王月娥千恩万谢地走后,江风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他感到很沮丧,浑身没劲。他明白自己受到了良心的惩罚。在这个事情的处理上,自己几乎丧失了人性,而这一切都是为了高洪那一跪一哭,江风不禁扪心自问,自己这样做,值得吗?

    明世清事后找尹红妹汇报时候说,民不告官不究,雷黑子强暴幼女李素素案件,乡派出所已经撤了案。其实尹红妹、江风,包括高洪心里都非常清楚,雷黑子这个案件是恶性刑事案件,已经不属于自诉范围,雷黑子是绝对不应该逃脱法律制裁的。但这件案子就硬是这样不了了之了。可能尹红妹考虑的,是乡班子和槐河的稳定吧。

    风平浪静。尹红妹这几天的精力又集中在了黑松岛开发上,岛上的宾馆已经在建了,木板路也正在铺设之中。上午,尹红妹带着江风和高洪去看了施工现场,和联合开发方市祥瑞集团的老总赵永昌见了面,赵总提出了追加投资的建议。尹红妹说,不管怎样,乡政府占51%股份不能变。赵总就说尹书记啊,我服了你了。

    中午在岛上吃了饭,又吃到了久违的松花雉鸡。这时候岛上因为施工,已经乱糟糟的了。江风想起去年和尹红妹、叶芷在岛上老杜家吃松花鸡的情景,想起尹红妹在林间小道上那句“你是不懂人心”的话,感慨良久。饭后,坐着摩托艇离岛,回望这水天之间满眼翠绿的小岛,又想起尹红妹说过,等岛上宾馆开业的第一天,要请他住最好的房间的承诺,对这孤岛充满了期待。

    雷黑子强暴幼女案终究也没捂住。副乡长侯书文不知道高洪有难言之隐,一心想把尹红妹拉下马,把这个案件举报到了县公安局,说槐河乡政府压案不报,积案不查,纵容犯罪嫌疑人,为虎作伥。

    青龙县公安局非常重视,成立了专案组,由一个副局长带队,进驻槐河乡政府。雷黑子闻风潜逃,不知所踪。

    专案组报请县公安局批准,先停了明世清的职务,数次找他谈话。明世清还算对尹红妹忠心,一口咬定这个案子是自己一手办的,不关尹书记的事,尹书记曾经指示要严肃查办的,是自己工作不力,甘愿接受处分。

    专案组找高洪谈话,高洪把责任全部推给了江风,说曾经见过江书记和雷黑子秘密接触过,可能是收了他的什么好处吧。

    专案组里有尹红妹的人,很快把这个情况透露给了尹红妹。尹红妹告诉江风,高洪开始倒打一耙了,要他提高警惕。

    江风气不过,当晚就怒气冲冲地来到高洪宿舍,质问他说,高乡长,难道你忘了你到我宿舍跪地哭求的事了?

    高洪眼睛瞪的比牛蛋还大,说江书记,你是在做梦吧?我高洪什么时候去求过你,什么时候给你下过跪?我看你精神有问题吧!

    把江风气的差点吐血,指着高洪的鼻子说高洪啊高洪,我算是看透你了,你还真是一条冻僵的蛇!

    高洪哼哼冷笑,说江书记,你发那么大火干嘛,官场的规则就是你死我活,尔虞我诈,如果你适应不了,说明你不适合在官场里混。

    雷黑子强暴案最后还是不了了之。究其原因,主要是素素的爹妈也不知道听谁说的,说雷黑子如果坐牢,他赔偿这30万就要被公安收走的。所以他们不但不配合专案组调查,甚至把素素藏到了深山的亲戚家,不知所踪。连受害者都找不到,这案子调查下去还有啥意思?没几天,专案组就撤了。

    雷黑子在潜逃期间,还没忘记电话“问候”高洪。高洪当然不敢不从,动用一切关系为他开脱。在高洪的运作下,雷黑子在县公安局那里花了不少钱,然后主动去“自首”了。拘留不到两个月,取保候审。从看守所回来那天,雷氏兄弟组织了一溜轿车组成的车队,敲锣打鼓放鞭炮,接新娘子似的把雷黑子从看守所接回了槐河。雷黑子戴着墨镜,手捧鲜花,频频挥手,革命功臣似的,牛逼的不行。雷氏兄弟在村上大摆筵席,还唱了三天的越调戏。

    通过雷黑子这件事情,江风算是看透了高洪的为人。心里鄙视他,见面也不主动和他打招呼。但高洪还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表现的正常的很,该说说,该笑笑,布置起工作来还是一派乡长的架势,倒让江风觉得自己有点不正常了。难道官场上,真的是适合高洪这样出尔反尔,死不要脸的人物?

    但高洪也有心结,那就是雷黑子手里的那些照片和光盘。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悬在他头上,他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只要一静下来,雷黑子的阴影立刻就笼罩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