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204章 解救刘荣

时间:2018-02-20作者:胡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江风手里捏着一张写着号码的纸片。大喘着着气站在北京的街头,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和包清泉已经闹翻了,回到云湖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恶果在等着他;眼见得排了半天的队,好不容易拿到了号,刘老太又被人强行拉走了,这让江风感到无比的沮丧。

    仔细想了想,还是得先找到刘荣老太,下一步的工作才能继续开展。可是北京城这么大,上哪里去找一个被人拘禁的老太太呢?就和大海捞针差不多。江风望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忽然赶到自己很孤独,很可怜,很无助。

    伤感了一阵,想起了记者林微。心想这个时候,不求她帮忙看来是不行的了。就厚着脸皮给她打了电话,简要说明了情况。林微说上午有采访任务,还没忙完,下午过来。江风只得没精打采地回到了酒店,饭也没吃就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下午三点,江风还在睡着,房间的门被敲响了。开门看了,门外站着的正是楚楚动人的林微。

    林微进了房间,说你怎么搞的,手机关机,我只好来打扰你的清梦了。

    江风虽然昨天晚上才和林微分别,但这会看到她,像是又见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似的,心里热乎乎的,觉得此刻的林微格外亲切,格外迷人。

    林微又听江风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说,这个首安是一家安保公司,主要业务就是专门拘禁、看管赴京上访者,然后收取高价的看管费,以此敛财。我已经打听了,他们在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有个关押点,刘老太很可能就关押在那里,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林微开着车,带着江风七拐八拐,将近一个小时,来到了南三环。在路上走了两个来回,也找不到关押地点在哪里。向路人打听,均摇头说不知道。

    正在无可奈何,猛然看见一辆车身上写着“首安护送”的依维柯从一家废弃的仓库大院里出来,心想这里必是秘密关押点无疑了,赶紧开车过去,大铁门已经关上了。

    敲了半天的门,门上才打开了个小窗。江风对门里的人说,我们是某省云湖市政府的,我们接到你公司的电话,说有个老上访户收容在你们这里,我们是来领人准备遣返的。

    江风一番话说的很是正统,对方并未怀疑,打开了大门。江风和林微进去一看,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感觉到了震撼。

    这哪里是什么收容所,这明明就是一家私人监狱!甚至各种条件连监狱都不如!低矮的三排平房里,每个房间都关满了上访的男男女女,一个个神情呆滞,蓬头垢面,和叫花子差不多。离得老远,房间里的骚臭味就扑鼻而来。

    工作人员把江风和林微领到一个“总经理办公室”,一个西装男子接待了他们,操着满口的京片子,询问了江风的身份以及上访者的基本情况。看说的照路数,就算是审核过关了。然后江风和林微又被人领到了一间类似财务室的房间,那房间地上放着一个大保险柜。一个奶着孩子的女人可能是会计兼出纳。她一手揽着孩子,一手啪啪地按计算器,末了两眼向上一翻,说。

    江风说您搞错了吧,这个人是上午才被拉来的,还没隔夜呢,怎么收这么多钱?

    那女人不屑地看他一眼,说,是起步价,到了明天就是1200了。江风忍气吞声,付了钱,总算把刘荣老太太给救出来了。

    回到酒店,江风预感到包清泉还要派人来北京找他和刘荣老太,知道此地不可久留,就退了房间。林微帮他们又找到一家快捷酒店后,社里来电话,有紧急任务,催她回单位,林微就急匆匆地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风带着刘荣老太早早就来到了信访局。远远看到信访局大门口站着的两个人看上去面熟,仔细看了,差点叫出声来!原来那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包清泉和贾新文!

    云湖市住建局副局长包清泉这两天后悔的要死,肠子都是青的。让局信访办主任江风去北京截访,是他给局长关天浩出的瞎主意,现在他对自己的这个建议是追悔莫及。

    维稳是机关的头等大事,这么严肃的赴京上访事件,万一有什么闪失,他怎么向关天浩交待?那是要承担责任的啊。

    包清泉揪着自己的头发,狠狠地想,机关那么多人才,自己为什么偏偏让江风这个废柴去做这么重要的事情呢?自己的脑袋小时候也没被门夹过呀。

    包清泉为此寝食不安,背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如笼中发情的困兽。他越想越觉得这个事情太严重,责任太重大。但他又鞭长莫及,只好不停地给江风打电话,追问截访工作的进展情况,想通过电话盯紧他,威慑他不要乱来。但包清泉心里也清楚,江风这小子,绝对不是盏省油的灯,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驯服他的。

    其实包清泉让江风去北京截访,倒不是相信他有这个能力,也绝对不是要重要他,真正的目的,是想看他的笑话。他要看看郑爽的这个爱将,巧拔钉子户的模范、建设先进个人到底有多牛,有什么真本领,是不是一个浪得虚名的酒囊饭袋。

    在青龙县任副县长的时候,包清泉就跟关天浩跟的很紧,捧屁啜臀的,做什么事都看着他的脸色,乖巧的很,所以深得关天浩的信任,把他当做了自己的心腹。

    关天浩向来和郑爽不和,多次在公开场合暗示她是靠身体上位,没什么了不起。所以包清泉耳濡目染,也对郑爽这个官场黑玫瑰嗤之以鼻了。关天浩到住建局后,先把原来郑爽用过的办公家具全部换了个遍,甚至好好的木地板都揭了,郑爽办公室的那些花花草草,更是被他安排办公室人员扔到了楼下垃圾堆里。可见这个人对郑爽是多么的恨之入骨。

    稳定下来后,他发现,有好几个科长,甚至有个别副局长都有点背抄手尿尿不扶橛儿,所以他迫切需要一个自己人,来按照自己的指令,把郑爽的旧臣一个个收拾了。包清泉被关天浩从青龙县要过来,正是承担着这个神圣使命。

    然而在截访这个事情上,关天浩和包清泉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不该轻易去用自己不相信的人。他们原本以为,派个人去北京把一行动不便的老太太截回来这么简单的事情,会出什么差错?再说这个工作也正是信访办主任的职责。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个江风不但不去执行拦截任务,相反又去帮助刘荣上访,等于是给她又派去了个得力的帮手。

    昨天上午,包清泉给江风打过电话后,敏感地意识到江风是在撒谎,知道关天浩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他又悔又恨,咬牙切齿地把江风咒骂一番,去到关天浩办公室向他做了汇报,说江风这小子电话已经关机,怕是已经造反了。

    关天浩本想把刘荣赴京上访的这个事情捂下来,只向旧城改造指挥部主任、副市长孙名扬做了汇报。

    不知道苏书记通过什么渠道了解了这个情况,把他和孙名扬叫到了办公室,专门问起这个事情。关天浩说,已经派人去北京截访了,现在截访的人已经和上访者接上头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苏荣说你们住建局派谁去的?关天浩说是我们信访办主任,江风。

    苏荣听到江风的名字,鼻孔里连连哼了几声,把手里的钢笔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扔,说,关局长,你看你用的是什么人!你就等着受处分吧。

    关天浩挨了苏书记的熊,心里很是不爽。从苏书记办公室回来,郁闷地坐着,心情异常烦躁。正要叫过包清泉问问情况,包清泉就不请自到了。

    听了江风要造反的消息,关天浩黑着脸,一言不发,只是咔吧咔吧地掰着手指头,掰完了左手掰右手,那声音听得包清泉毛骨悚然。

    关天浩沉默半晌,忽然抬起头,双眼冒火地盯着包清泉说,包局长,你看看你给我推荐的是什么人!咱住建局机关几十号人,截访又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会想起来用一个垃圾人物呢?你这真是哪壶不开你提哪壶!你瞧瞧,现在我们的工作有多被动!

    包清泉心里嘟囔着,这事还不是你点了头的,我也只是建议啊,决定权又不在我这里,怎么都怪罪在我头上。心里虽是这么想,但再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说出来,只是低着头,讪讪地说这事责任在我,太缺乏考虑了。江风这个人,是个标标准准的垃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后是坚决不能再用他了!

    关天浩不满地瞪了包清泉一眼,双手在桌子上顿着说,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亡羊补牢犹未晚,当务之急是想办法采取补救措施,绝对不能让事态再无限制地扩大下去,否则火就烧到你我身上,要烧到我们的眉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