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184章 秘密会议

时间:2018-02-20作者:胡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了崔定的这句“苏荣和银河公司之间一定存在着利益关系”,江风一下子就想到了在叶芷床头发现的那个黑色文件夹,以及里面的转账票据。他一激动,差点站起来大声说:我有证据!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他知道,他此言一出,基本上就直接把叶芷送进了监狱。叶芷在社会上做了什么,怎么无法无天,江风并不十分了解,但他知道,叶芷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作为她唯一的男人,目前的所作所为已经非常卑鄙了,再把她拉下深渊,自己就会一辈子遭受良心的谴责,所以他还得有所保留。

    最后崔定说,苏荣的违法事实目前我们掌握的也就是这些了,现在请各位把自己整理的材料的电子版交给这个小伙子----他指着江风说,由他把这些材料串在一起,形成一份完整的提案。对了,大家想想,提案的标题怎么写?

    大家纷纷讨论着,有说“关于苏荣违法乱纪的情况报告”的,也有说“举报材料”的,没有个统一意见。崔定说,既然我们各位都是人大代表,这个提案也是要交给大会提案组的,我建议就直截了当,就叫做“关于提请罢免市长苏荣的案”吧。

    大家都觉得这个题目可以,够直接。土地局韩局长愤愤地说,我们大家一会都要在这个提案上签名的,签名后就等于公开站在苏荣的对立面了,等于是破釜沉舟了,所以各位就不要考虑后果是什么了,为了维护正义,大家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江风收了大家的u盘,郑爽把他带到会议室旁边的一个房间,拿出自己的电脑放在桌子上,说江风,你有什么顾虑吗?江风说,郑局长,我坚决拥护你,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郑爽满意地笑笑,说,那就辛苦你了。这时候崔定也走了进来,拍着江风的肩膀说,小伙子,其实你才是今晚的主角啊。刚才大家的发言你都听了,好好组织一下语言,争取写出一份高质量的提案!江风站起来说,请崔书记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崔定很亲切地和他握手,又对郑爽说,走吧郑局长,咱们出去,让小伙子静下心来写吧。

    江风打开电脑,把交上来的电子文档一个个转存到电脑里,开始往一块串。本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发现那些人的材料有很多错别字,语句也不通,只好认真地一句一句看着,修改着。

    正忙着,听见门轻轻响了一下,郑爽轻手轻脚地进来了。她手里端着一杯茶,放在江风面前,眼光柔柔地看着他说,江风,累吗?江风正被一种亢奋的情绪支撑着,说,不累。郑爽看他额头的汗珠,就拿手去擦,把江风激动的,身上触电了似的,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不到11点,江风把整个提案都写好了。有人抱来打印机,打印出来几份,大家传阅了,又提出了一些修改意见。修改后,算是定稿了。又打印了两份,二十几个人都签了名,交给崔定装到了档案袋里小心地收了起来。崔定公安出身,做事很谨慎,把刚才出的几份草稿都用火机烧了,又交待郑爽把电脑里的文档彻底删除掉,大家交上来的u盘也没再发回去,集中起来打算处理掉。

    做完这些事情,将近夜里12点。有几个人提议在这里住上一晚,明早再赶回去,但崔定不同意,说夜长梦多,要求大家连夜赶回去,并且不要一起走,要拉开距离。于是大家陆续下山,最后只剩下了郑爽和江风。

    江风和郑爽走出了“逢仙阁”,慢慢向停车场走去。从刚才那种紧张的气氛中解脱出来,两人的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有一种完成重大使命后的轻松。山中的夜晚,空气既湿润又凉爽,虽是八九月份的天气,但已经微微有了一些寒意。山风吹过竹林,那一片沙沙声,如春夜喜雨,洋洋洒洒;又如一对恋人的呢喃,窃窃私语,情意绵绵。抬头看,满天的繁星,如无数双眨着的眼睛,冷冷地看着这一男一女两个人。逢仙山那高大的山峰直插苍穹,好像是一架登天的悬梯,在夜里显得格外神秘。说不定这会就有仙人在上面活动。山谷中偶尔传来一两声画眉的夜啼,那山中的夜就衬托得更加幽静了。

    两人都想享受一下这迷人的夜色,所以走的很慢。到了停车场,刚才那些小车都不见了,只有那辆霸道在夜幕中孤零零地等着他们。郑爽接过江风手里的车钥匙,说,江风,你写了一晚上的材料了,一定累了吧,我来开车好了。说着,坐到了驾驶位上。江风确实有点累了,很想提议在这个世外桃源里住上一晚,找个什么办法好好解解乏,犒劳一下自己。

    看郑爽没这方面的意思,自己也不好开口,只好在后座坐了,心里多少有点失落。又不甘心,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夸张地说,呀,12点了!郑爽启动车子,说,是呀,很晚了。江风等着她接着往下说,比如说,要不我们在这里住一宿?那江风就赶紧答应,但郑爽却没了下文,将车开上了盘山公路。

    这盘山路开车上山倒是轻松,下山的时候比较费神。特别是视线不好的夜里,因为急弯一个连一个,车灯又照不到弯处的路面,所以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好在郑爽的车技也十分了得,方向盘在她手里玩的非常的熟稔,很听话。江风在后座看她快速打轮回轮的动作,觉得非常优美,简直是艺术体操似的。再一次体会到了开车的女人更感性这个道理。

    郑爽开着车,还能分神和江风说话,说江风,参与了今晚这个事情,你有何感想?江风在心里也恨苏荣,巴不得他在阴沟里翻船,就愤愤地说,昏君无道,人神共诛之。这个苏荣,身为市长,却利用手中的权力,明目张胆地插手工程建设,与开发商相互勾结,大搞暗箱操作,权钱交易,贪污受贿,还为黑恶势力做保护伞,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不但丧失了党性原则,也触犯了法律,是绝对不适合再呆在领导岗位上的。如果他做了云湖的市委书记,可以想象会把云湖带入到一个什么样的混乱之地!

    郑爽叹了口气,说,是啊,他如果做了市委书记,那将是云湖人民的悲哀。我们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云湖的美好前程断送在这样一个人手里,每一个有良知的市民都应该站出来反对他,揭露他。但苏荣做市长三年多来,在云湖,在省城都编织了错综复杂的关系网,盘根错节,凭我们的力量去扳倒他,谈何容易啊。

    江风想起在今晚的秘密会议上,市纪委童书记发言时摇摆不定的态度,就说,郑局长,我感觉今晚的20多个人虽然都从不同角度揭露了苏荣的违法乱纪行为,但这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比如市纪委的童书记,发言的时候态度就不够十分明朗,显然是有所顾虑的。

    郑爽说,我也看出来了。童书记原来是纪委副书记,是苏荣把他提到纪委书记的位置上的,他可以说是苏荣的人。但崔书记坚持说此人可以利用,再说提案必须有符合人数的代表签字才可以,也是为了凑人头吧,就把他也拉进来了。我觉得,他应该不是一个很坚定的力量。不过,事到如此,只有听天由命了。

    江风隐隐觉得,这事有点玄乎。

    汽车下了逢仙山,路变得平坦多了。山间公路上,夜里几乎没有什么车,郑爽渐渐加快了车速,一个小时后,上了高速。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江风和郑爽都没倦意,心里都在想着今晚的这个事情,考虑着种种可能发生的后果。

    郑爽突然说,江风,你觉不觉的,我这是在赌博?赌赢了,说明老天有眼;赌输了,我也许什么都没有了。

    江风不想看到郑爽这个女强人失意,安慰她说,郑局长,我不觉得你是在赌博。赌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你不是,你是为了云湖人民,你是在拿自己的前途去赌云湖的明天。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苏荣作恶多端,必将作茧自缚,这是迟早的事情。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苏荣胡作非为,并不是做得天衣无缝。之所以现在许多人不敢站出来对苏荣说不,是因为他们考虑自己太多,或者是迫于苏荣的淫威,敢怒而不敢言。而你牺牲自己的利益,用实际行动去放手一搏,这本身就是非常令人钦佩的行为。郑局长,不管今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

    郑爽沉默了。好久才说,对不起江风,我不该让你也卷入到这场政治斗争里来。官场的残酷性,是你不能想到的,我预感到你的将来必定会有坎坷。我受点挫折没什么,我担心的是你,一帆风顺惯了,在挫折面前,有可能一蹶不振,再也振作不起来了。人最怕没有理想,没有希望,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的前途也就算完了。

    江风说,郑局长您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退一万步讲,假如您真的离开了我,我也会时时铭记你的教诲,作为自己的处世之道。郑爽说,我送你的那句话你忘了吗?江风说,没忘。失意的时候,哪怕自己是一只虎,也要伪装成一只猫,卧薪尝胆,等待机会。是这样说的吧?郑爽笑了一下,说,脑子倒是挺好使。

    郑爽收住了笑,说,这个事情结果究竟怎么样,下周的两会上就要见分晓了。据我估计,这个提案交上去后,即使不能把苏荣的市长罢免掉,起码也会影响到他升任市委书记。如果是这样,我们的目的也就基本达到了,我做出的这点牺牲也是值得的。我现在担心的,就是苏荣在提案交上去之前就得到了风声,掌握了在提案上签名的这些代表的名字,一个个做工作,这样的话就不好办了。

    江风想起深山里的逢仙阁,想起院子内外的明岗暗哨,说,你们的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应该没问题的。

    郑爽说,但愿是这样。但保密工作是最难做的,这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江风记得在报上看到过一个新闻,说是某市的一名人大代表联合几十名代表提交了关于罢免市长的提案,结果是不但没把市长拉下马,人代会一结束,这名代表立刻就被抓捕了,公检法组成联合调查组,以经济问题把他投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将近一年。最后在公安部长的过问下,才重获自由。

    那么郑爽他们这次万一不成功,等待他们的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并且苏荣一向就是非常不满郑爽的,认为她不听话,如果他当了市委书记,郑爽不会有好果子吃,那是铁定的。以苏荣心狠手辣的一贯作风,郑爽的下场肯定会很悲惨。江风不敢再想下去,心里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郑爽也意识到了潜在的危险,但她决心已定,开弓没有回头箭。自任住建局局长以来,她对苏荣屡屡插手工程建设非常反感,不止一次地顶撞过他。特别是在前不久,苏荣以改造老城区的名义,要把刘家大院那块地卖给银河公司搞开发这件事情上,郑爽在苏荣组织有关部门召开的征求意见会上当场就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搞得苏荣很下不来台。

    随后网上和民间的反应非常激烈,苏荣认定这些都是郑爽所为,所以对她也是恨之入骨。但郑爽是市委书记姜爱民的爱将,姜爱民毕竟还在位,所以苏荣虽然时刻都想拿掉郑爽,但还不敢十分放肆,所以一直忍着,准备找个合适的机会给她狠狠一击。

    郑爽也不是不知道苏荣的狼子野心,知道姜书记一走,他必定会首先拿自己开刀,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联合崔定等二十几名人大代表,精心组织了材料,准备在人大会上提交关于罢免市长的提案。

    其实郑爽也知道,苏荣有省里的关系,后台比较强硬,用一份提案把他拉下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省委副书记高万山来云湖调研经济适用房建设时,郑爽也全程陪同。从高书记的言谈举止中,她敏锐地观察到,高书记和苏荣,和银河公司老总叶芷之间,绝对有某种密切的关系,但究竟他们之间的关系密切到哪一步,她还拿不准。

    听姜书记说,当年银河公司建水岸豪庭的时候,就是这个高书记亲自给他打的电话。可以肯定,高万山就是苏荣背靠的大树。高万山又是省委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对市委书记的任免,肯定是有发言权的。如果他真的来云湖坐镇监督换届,苏荣被任命为市委书记的可能性很大。

    江风在后座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郑爽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了看他,突然说,江风,你认为我这个人怎么样,是个好……女人吗?

    江风没料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仓促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说,是的,我认为您不但是位好领导,也是我的……良师益友。郑爽笑了笑,说,你真的认为我是你的良师益友?我怎么觉得我这个良师益友是把你带坏了。江风说,不是你把我带坏了,是我本来就……

    郑爽呵呵地笑了起来,说你是说你本来就坏是吧?还记得我刚到住建局的时候,第一次去你办公室吗,真没想到,你在研究我的照片!还慌乱得把照片都弄掉到了地上,脸红得鸡血似的。江风想起那尴尬的一幕,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不禁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大胆地说,其实,郑局长,我早就喜欢您了----也可能是敬重吧。

    郑爽说,喜欢就是喜欢,就是要大胆地说出来。我不喜欢口是心非的人。原来以为你很腼腆的,没想到你还挺义气,为了维护我的声誉,去和马局长的司机吵架。江风嘿嘿地笑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允许任何人说你不好。

    郑爽点点头,说,那今天我正式谢谢你。江风,说实话,除了和我上床,你还了解我多少?江风想了想,说,没多少,都是道听途说。社会上关于你的那些传闻,我从来都不相信的,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郑爽说,你就听到了哪些传闻?江风想起社会上流传的郑爽被继父强暴的事,说不出口,支支吾吾地说,不说也罢。但郑爽不依,说你必须说,也许以后就没机会说了。江风又支吾了一阵,才说,传言说你是孤儿,只有一个继父。

    郑爽忽然不说话了。半晌才说,你相信这样的传言吗?江风说,我从来不相信,我最讨厌那些搬弄是非的人。郑爽说,可这次,他们不是搬弄是非,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江风不相信地叫,怎么可能!郑爽停顿了一下,又说,我确实有一个继父,并且,我恨他。江风听了郑爽的这句话,心里怦怦地跳,心想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实的?就等着她继续说下去。郑爽语气沉重,缓缓地说,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相信了继父的话,以为每家的女儿都是和自己的父亲上床的。直到我怀孕了,我母亲才发现,一气之下,和继续打了一架,喝药自杀了。我这才知道这个继父是个禽兽不如的人,在舅舅的帮助下把他告上了法庭。他在监狱服刑十几年,前几年出狱后,我把他安置到了省城的一家老年公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