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162章 为你报仇

时间:2018-02-20作者:胡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周五一大早,江风来到办公室刚坐下,副科长蓝梅就香喷喷地进来了。她打扮地清清爽爽的,身材曲线毕显,脸像二八少女似的红润,格外有光彩。她把手里的报纸放在江风办公桌上,又拿了热得快去洗手间接了水,回来烧上,这才在他办公桌前坐了下来。

    江风去党校学习的这两个月里,科里的各项工作都交给了蓝梅。蓝梅很负责任,把各项工作都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让他这个科长省了不少心。

    蓝梅汇报完了科里的一些工作,还坐着不走,目光柔柔地说,江科长,恭喜你啊。江风明知故问地说恭喜什么?蓝梅说恭喜你成为副县级后备干部啊。

    江风装作不屑一顾地说哈,这也算不了什么。你没听说吗,好多后备干部直到退休还在后备着呢,倒是那些没有后备的却像坐了火箭蹭蹭蹭窜上去了。

    江风嘴上这样说着,其实内心还是很沾沾自喜的。毕竟自己离副县的位置又近了一步。他心里明白,这个后备呢,说重要也不重要,说不重要也重要,关键是看组织部门在选拔副县级干部时候的条条框框是怎么定的了。如果没有明确规定在后备干部里提拔,那他这个后备就没多大用处;如果组织部在选拔条件里加上“在后备干部中选拔”,那事情就非常有意思了。再说江风又是郑爽的红人,只要好好干,不出什么差错,不犯什么错误,他的前途还是一片光明的。

    蓝梅等水烧开了,认认真真地给他泡上茶,才转身走出了办公室。江风盯着她窈窕的背影,出了会神,胡思乱想了好一会,才把心思收了回来。

    打开报纸,又看到一条消息说,昨晚11点,洛北路东段发生一起惨案。两个混混被人残忍地用刀挑断了脚筋,怀疑是黑吃黑。令人不解的是,这两个受害人竟然不让路人报警,警察赶到后,两人一口咬定身上的伤是自己不小心弄的,与别人无关。很显然是遭受到报复后又被威胁恐吓,吓破了胆。

    江风想起,情人节那天,自己也是在洛北路东段遭人暗算的。忽然想起叶芷在医院说的那句“我会替你报仇的”话,心里一动,莫非……

    还没等他继续想下去,手机叫了起来。江风拿起手机一看,屏幕上是叶芷两个字,心里说还真是邪门了,想到谁谁就蹦出来了。江风最近和叶芷联系的不多。一来是党校的课程很紧凑,一天几点名的,他没有多余的时间;二来叶芷好像这些日子也特别忙,她的荷园新村项目正开展得如火如荼,有点顾不上放纵自己了。闲暇的时候,江风仔细梳理了一下心情,觉得他和叶芷之间的感情,更多的是身体上的需要,每次见面都是直奔主题,直接用身体对话,彼此都很卖力地索取着,享受着,疯狂着,他们之间的感情好像是建立在肉体之上的,精神倒是其次。

    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江风感觉到,叶芷的办事作风和银河公司的前任老总,已经去见马克思的刘汉非常的相似,甚至比他还要猛些,很有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意思,这让他对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人产生了几分敬畏的心理。

    叶芷不管在社会上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但在江风这里,她表现得永远是个女人。一个在床下柔情似水,在床上如狼似虎的女人。江风每次看到她在自己身下大呼小叫,雪白丰满的身体激烈地扭动,舒服的双眼翻白的样子,在征服心理得到极大满足的同时,总感觉不太真实。

    他认为现实中存在两个叶芷,自己征服的,只是一个作为小女人的叶芷,而另外那个冷酷无情,法力无边的叶芷,别说让自己去征服,就是想起来心理早就打起了退堂鼓。

    和叶芷交往以来,江风至今对她的过去,对她的身世一无所知。他每次提到这个话题,叶芷就装傻,顾左右而言它,显然不愿意多说什么。江风也就知趣地住了口。可是他又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偷偷地收集着这方面的信息。

    有天晚上在嘉园,一阵狂风暴雨之后,叶芷去洗澡。江风把体内的精力都给了她,这会就觉得吸了毒似的飘飘然,舒舒服服地在床上摆了个“太”字,养精蓄锐,准备着第二次战争。这时候叶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叫了起来。

    江风并没有偷窥别人隐私的习惯,但那手机不知疲倦地叫,他还是忍不住拿起来看了一眼。就见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奇怪的号码,不是手机号也不是什么区号。忽然想起在uc唱歌时候,在房间认识了一位加拿大的华人美女,在工业园路工地的时候,那美女给他打过几次越洋电话,那号码和这个类似。他这才意识到,叶芷的这个电话,也是来自国外的了。不过自己还从未听她说过在国外有朋友。

    叶芷一丝不着从洗手间出来,跳到床上说,哎呀,洗会澡又把自己洗急了。江风轻轻揉搓着她饱满又弹性十足的身体,不经意地说,刚才有你的电话。叶芷伸手拿过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啪地一声又扔了回去,冷笑一声说,去死吧。然后就不吭声了。

    江风发现她的情绪似乎受了点影响,身体也开始僵硬起来,忍不住问她,是谁的电话?叶芷说,是有人打错了。江风知道她在故意掩饰着什么,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那样会显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他可不想给叶芷留下这样的印象。但他心里对叶芷的过去也越来越好奇了。

    江风接通了叶芷的电话,叶芷对他还是老称呼,开口就说,马,在哪啃草呢?

    江风说,在看读书看报学文化呢。叶芷嗤嗤笑着说,吃屎青年啊。看的什么?

    风说看本市新闻。叶芷又问,看到了什么吗?江风说我念给你听听啊,昨夜洛北路东段发生一起暴力伤害案件……

    叶芷呵呵地笑着说别念了,我手头也有这份报纸,刚看过。说完,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说,江风,我记得情人节那天,你好像也是在洛北路那个地段被人打伤的,打伤你的也是几个混混。

    江风说是啊,那个路段偏僻,治安很不好。叶芷嘿嘿地笑,说,也不是啦。不把那两个家伙拉到他们曾经施暴的地方,他们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呢。

    江风脑袋里轰地一声响,就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头顶,手紧张地差点把手机捏碎。他本来是坐着打电话,听了叶芷的这句话,不由得腾地从转椅上站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说,叶芷,难道……这是你干的?你是在替我报仇吗?我告诉你,我,我不需要的。

    叶芷说但我需要。在云湖的地盘上,不管是谁伤害你,我都不答应,我都会让他付出代价。

    江风虽然感到很解气,但不知道怎么,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这让他作为男人的自尊心和虚荣心受到了伤害。他顿了顿,说,叶芷,这样的事情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我有能力保护自己。

    叶芷说我知道,你还有能力保护别人呢。但你做到了吗?你得先保住了自己,才有可能再去展示你的侠肝义胆啊。不过我告诉你,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你自己心里要明白。

    江风一下子想到了美美,心被刺痛了。是啊,美美每天都生活在苏荣的阴影下,而自己对改变她的危险处境又无能为力,再加上美美又故意躲着自己,冷淡自己,让他有力用不上。作为一个堂堂男人,竟然连一个依赖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显然是很失败的。他甚至想,这样下去,美美终究逃不出苏荣的魔爪。想到这里,江风的心里就像堵上了一团乱麻,乱糟糟的理不出头绪。

    江风在心烦意乱的同事,又一次体会到了叶芷这个女人的神通广大。她好像对自己的事情无所不知,甚至包括自己周末去了哪里,在哪家饭店吃饭她都掌握的一清二楚。

    江风不喜欢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他趁着一次喝了点酒,对叶芷说了这个意思,希望她不要太关心自己,感觉不好。但叶芷说,我关心你,是为了保护你。要知道,现实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要严重很多,稍有不慎,你就完蛋了。我可不想看着我的马儿完蛋。

    电话那头的叶芷敏锐地捕捉到了江风情绪的变化。这个精明的女人最擅长的,就是准确揣摩对方的心理活动,然后施展手段,让对方的思维跟着自己走,永远保持主动。她知道自己的话击中了江风的要害,但她不想在这个事情上深究下去,话题一转,说,江风,你的迈腾呢,放生锈了吧?

    提到了叶芷送给自己的那辆迈腾,江风才意识到,自己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叶芷的总经理助理。有时候他也暗自嘲笑自己,什么助理,说是性伙伴还差不多。自己对于叶芷来说,顶多也就是一床上助理。不过想起叶芷的身体,他还是很有感觉的,说,没生锈,我总在夜里开出去遛遛。

    叶芷咯咯地笑,说哈,你是小心过度了。我知道你是怕有什么影响,其实这迈腾又不是什么豪车,有什么不敢开出去的?再说你只是一小科长,大家都知道,你想贪污受贿都没机会。我告诉你啊,你上班开你的破面包可以,但见我的时候,绝对不能开着破面包,我可不想看到你坐在破车里的样子。

    江风感觉叶芷这话说得有点盛气凌人,心里又有点不痛快了。叶芷笑着说怎么了,玩笑都开不起啊。江风,说正经的,明天就是五一了,你有什么安排吗?

    江风说我还能有什么安排啊,准备过吃吃睡睡的宅男生活呢。

    叶芷说你那不叫宅男生活,你那是一头猪的生活。这样吧,你开上你的迈腾,明天早上7点到嘉园接我,我带你去外地散散心怎么样?

    第二天早上不到7点,江风就把车停在了叶芷家的楼下。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楼接她,就见叶芷袅袅婷婷地从楼洞里走了出来。江风看了,不禁眼前一亮,在心里喝了声彩:好漂亮,好有情调的女人!但见她一袭绿色的长裙,戴着一副夸张的太阳镜,头上是一顶宽檐软帽,整个人看上去既高雅又时尚,既端庄又感性。那裙的一字领口开的很低,一双酥胸半掩半露,犹抱琵琶半遮面。这大绿的裙子穿在别的女人身上可能显得太艳俗,但到了叶芷身上,那品味就不一样了。该松的地方松,该紧的地方紧,该放的地方放,该收的地方收,该藏的地方藏,该露的地方露,真个是风情万种,妙不可言。看的江风鼻血沸腾,一阵鸡动。心想都说看美女能长寿,要是能天天和叶芷这样的女人呆在一起,每天可着劲地,不分白天黑夜地看她,那非变成千年王八万年龟不可。

    江风下车接过她手中的提包,感觉挺有分量的,就问她,装的什么?叶芷说,钱。江风以为她开玩笑,把提包放到后备箱里。叶芷拉开副驾驶的门,上了车。

    江风说叶芷,你今天打扮得这么漂亮,有点欧洲的宫廷风格啊。叶芷摘掉眼镜和帽子,说,女为悦己者容嘛,我这么用心打扮,还不是为了让你养眼。

    车出了嘉园,江风说我们怎么走?叶芷说上高速吧,一直向西。江风听了一直向西这四个字,笑了一下。叶芷奇怪地转头问他,笑什么?江风说你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候读过的一篇散文:一直向西走,你就会走到这里。没有哪里的黄昏比这里的黄昏更黄昏。

    叶芷说呵呵,确实挺有意境的。不过我今天带你去的地方,不比这意境差,你去看了就知道了。江风说去哪里?叶芷说,独山。

    独山这个地名江风知道。这是河南南阳一个盛产玉石的地方。其地所产的“独山玉”,与新疆的“和田玉”、湖北的“绿松石”、 辽宁岫岩的“岫玉”并称为中国四大名玉。近年来,人们往往钟情于和田玉,其实南阳的独山玉以色彩类型丰富,硬度高,光泽好,质地细腻,透明度高而广受玉器爱好者的青睐。据说战国时期著名的“和氏璧”,就是南阳的独山玉。

    独山并不是个旅游景区,除了满山千疮百孔的矿洞,没有什么风景可欣赏的。难道叶芷此行是要去买玉?江风正这样想着,就听叶芷说,是的,我就是要去买玉。江风看了她一眼,说,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叶芷撒娇地扭了扭身子,说,号不住你这匹马的脉,我怎么当兽医?

    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和风吹拂。江风第一次开着迈腾上了高速,果然发现这车的性能相当优越,底盘沉稳,扎实,操控灵活又不失分寸,油门轻轻一踩,毫不费力就上了120。心里感叹道,德系车的质量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叶芷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嫌江风开车慢,说你这新车,在家放了那么久,还必须的拉拉缸,否则会越来越没劲。加油,加油!江风说大姐,再加油就超速了,现在已经120了。

    叶芷说超速是限制别人的,还能限制了咱?你只管加速,罚单都归我。江风还是没那个胆,说这已经够快了。叶芷不依,说你这个胆小鬼,要不我来开。说着就来抓方向盘。江风只得说好好,我加速。将车速慢慢升到了140。叶芷看了一眼时速表,说你属蜗牛的啊,我在高速上从来没有低于160的。江风一发狠,狠狠地去踩油门,那车很听话地就到了160,感觉还在操控的范围内,还有很大的提速空间。叶芷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说这样才像个男子汉吗,真酷!说着伸嘴照江风脸上奖励了一下。江风心里一动,那车也跟着晃了一下,吓得他赶紧死死抓住了方向盘。

    叶芷顽性大发,眼看这么高的车速,还故意骚扰他,拿手摸他的腋窝。江风说你不要命了?我手指轻轻一动咱俩就没命了,该上新闻了。

    叶芷满不在乎地说怕什么,要死一起死,高速路上殉情,多浪漫的事!说得江风性起,越来越胆大起来,飞速去超越前方的一辆大货车。哪知刚接近,那货车忽然也打起左转向,超起它前面的货车来。在高速上遇到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货车超货车了。由于车速过高,刹车已经来不及了,江风果断往左打轮,那车从大货车和护栏之间的缝隙中飞了过去,把江风吓出了一声冷汗。叶芷却拍着大腿叫,刺激,刺激,过瘾,江风,再来!

    跑了一会,江风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论他开多快开多慢,后面好像总有一个尾巴在咬着他。从后视镜里看出,那车是一辆黑色的丰田锐志,3.0排量,比自己这辆迈腾的排量要大很多。为了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他把车开到了180上,后面那车仍然紧紧咬着不放,并且看上去跟他跟得很轻松。江风又把车速降到了90,想让那车超过去,但那车也把车速降了下来,在后面慢悠悠地晃,就是不超。

    叶芷看江风快快慢慢的,不耐烦,说你这是干嘛呢,走走停停的?江风紧张地说叶芷,有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