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115章 要保密

时间:2018-02-20作者:胡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江风走上去,简单问了下情况,让他们留下四名代表,其余的人先回去。这些农民工非常听话的,只是在推选代表时候起了点争执。不过不是争着当代表,而是都说自己水平不行,说不清楚问题,互相谦让了好一阵子,才确定下来四个人。江风看着他们的朴实模样,感觉非常亲切,心里立刻对他们充满了同情。

    到办公室详细一问,情况有点出乎江风的意料。这些工人是在为阳光花园施工期间工资被拖欠的,长期拖欠他们工资的,正是叶芷的银河房地产开发公司。

    据工人们讲,阳光花园拖欠工人工资的情况非常严重,他们到银河公司讨薪,却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员的殴打,实在没有办法才想到来住建局投诉的。

    江风有点不敢相信财大气粗的银河公司和温温柔柔的叶芷也会干这种不讲良心,令人不齿的事情,真想抓起电话打过去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他还是忍住了冲动,认真地记录了农民工的申诉,记下了他们的真实姓名和联系电话,最后几位农民工在投诉记录上摁了手印,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材料。江风说你们放心,我会马上着手处理,你们手机要保持畅通,有了结果马上通知你们。农民工们千恩万谢地走了。

    打发走了工人,江风就拿起手机拨了叶芷的号码。拨完号码按“呼叫”键时,他又犹豫了,心想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是见了面再给她说好了。

    拿着整理好的投诉材料去向郑爽汇报。郑爽正在打电话,神情严峻,好像有点发火,最后对着话筒说,我再说一遍,按照《招标投标法》规定,这个项目必须走招投标程序,谁说都没用!那边还在说着什么,郑爽不等对方说完,啪地扣了电话

    江风看她生气的样子,心里有点怯,心想自己来的不是时候,还是等她火气小了再来汇报吧,转身欲走,郑爽却叫住了他。江风只得转回来说,郑局长,这是早上堵在门口的那十几位农民工的投诉情况,你看看吧。说着,把手里的材料双手递给了气呼呼的郑爽。

    江风等着郑爽发脾气。因为她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一向是深恶痛绝的,多次在大会上痛斥那些无良的开发商、建筑商,说他们是昧着良心赚钱,赚的是黑心钱,和旧社会的资本家没什么区别。并强调说,这些不讲诚心的企业再来我们建筑市场投标,不管是谁,不管有什么背景,一律轰出去!

    所以,江风有理由相信郑爽看到这个投诉材料后马上就会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更何况她本来就心情不佳。

    然而出乎江风意料的是,郑爽看着看着,紧皱的眉头竟然慢慢舒展开了。她看的很仔细,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

    好一会儿,才抬头问江风说,你和银河公司联系过了吗?

    江风说没有,我问完情况就直接来给你汇报了。

    郑爽似乎很满意江风的回答,点点头,盯着江风,很严肃地说,江科长,这个事情不急,咱们把它往后压一压。

    郑爽说着翻了翻日历,说这样,你马上和这几个农民工联系,就说11月20日准时给他们答复,让他们这半个月之内不要再四处上访、投诉了,安安心心等处理结果。你也可以给他们承诺,就说到时候一定会把他们的问题解决了,一定会把拖欠的工资一分不少地送到他们手上----但前提是,这半个月之内他们必须老老实实待着。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风当然不明白。以前郑爽在解决这方面问题的时候,当场就会把工作安排下去,甚至马上就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企业的老总,绝对不会说“不急”和“压一压”这样的话。难道她在偏袒银河公司?

    据江风观察,郑爽自查处了“水岸豪庭”以来,每次提到银河公司,好像都是一种很不感冒的态度,这回又怎么一反常态,忽然袒护起它来了呢?江风一时半会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只得含含糊糊地点头回答说,郑局长,我按照你说的办。

    郑爽看出了江风的不解,说江科长,我知道你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问题现在你没必要知道,过后我会告诉你的。但我还要再强调最关键的两点,那就是千万要做好这个事情的保密工作,一是你自己做好保密,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更不能透露给银河公司;二是要求千方百计稳定那几位农民工的情绪,就说为了调查方便,请他们暂时先保持沉默。

    江风满肚子疑惑地回了办公室,先给那几位农民工打电话,把郑爽的意思说了,信誓旦旦地做了保证,并要求他们在这期间老实待着,不要再上访和投诉了。

    那几位农民工可能还在公交车上,兴奋地大声说感谢领导!感谢领导!我们一定安心等候,绝对不会再给领导添麻烦!可能用的是山寨机,话筒里传出的声音超大,很吵耳朵。

    刚放下电话,陈东敲门进来了。蓝梅做了项管科副科长以后,陈东神经又衰弱了,请了好长时间的假。又来上班后,据说到郑爽办公室蹦了一排子,还把管人事的宋局长的办公室门跺了个洞,结果是不但写了检查,还落了个警告处分。自此变得更消极了,整天肿着一张惨白浮肿的脸,对谁都爱搭理不搭理的,一副愤世嫉俗的样子,看谁都好像欠他钱没还。

    江风安排他和曹运动协助蓝梅协调垃圾填埋场建设工作,他口头答应,但上班有一天没一天的,一给他安排具体工作他就往后出溜,工作中不但拈轻怕重,还爱发牢骚,说风凉话,好像世上的委屈全让他一个受了。

    蓝梅当上副科长没多久,就来找江风哭诉,说有一次她给陈东安排工作,陈东竟然脱口而出,说她“破鞋有什么了不起”的,把蓝梅气的当场就哭了起来。江风安慰了蓝梅一番,说蓝梅,你想想,陈东40大几的人了,在机关干了20多年还是白身,心理能不失衡吗?再加上神经衰弱,说话难免不照路数,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江风为了逗蓝梅开心,说你知道神经衰弱是什么吗?就是神经病呀!

    蓝梅听了,果然扑哧笑出声来。从那后就对陈东说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了。但陈东似乎总是不依不饶的,一张嘴还是爱放臭屁。

    垃圾填埋场工程目前正在进行收尾工作,各项设备已经调试完毕,预计年底前就能投入使用了,省厅检查组已经定于12月20日来进行验收。但蓝梅他们每次去现场都还要提心吊胆的,原因是当地的村民经常围堵他们的车----村民们最关心的自来水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蓝梅是个很负责人的人,她忧心忡忡地向江风汇报,担心省厅检查组来验收时,村民们会借机闹事,那样的话,两年的工作就算是白费功夫了,很可能还会被追究责任。

    江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将这个情况向住建局局长郑爽做了汇报,郑爽也很重视,先表扬了项管科的工作做的很细,又做出了两点指示:第一,绝对不能让当地村民知道检查团来的具体日期,防止有组织有预谋的群体事件发生;第二,做好村民的安抚工作,要他们相信问题一定会得到妥善处置,就说我说了,自来水问题没解决之前,填埋场绝对不会投入使用,告诫他们千万不要做出鲁莽和冲动的举动。

    江风知道郑爽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暂时麻痹一下村民的神经,为检查团的到来创造一个顺利的环境。于是就安排陈东和曹运动去和当地村民接触,尽全力安抚村民的情绪。

    陈东和曹运动倒也挺卖力的,没几天就和当地村民打成了一片。当地的几个光棍们似乎很是看得起他俩,称兄道弟的,每次去都拉着他们喝酒,把陈东和曹运动灌得东倒西歪的。不过陈东和曹运动的工作也是很有成绩的,自那以后,住建局的人再去填埋场,再也没有人去堵路了。江风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平静的表面下,其实埋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江风以为今天陈东来是要找他汇报工作的,但看他的目光,躲躲闪闪的,好像是要说什么工作以外的事情。又看他的坐姿很不正常,好像怀里还揣着什么,就笑着说陈哥,你怀里揣的有东西?

    陈东很尴尬地笑了一下,拉开衣服拉链,拿出一盒铁观音来,说也没什么,给你带了一盒茶叶,拿在外面怕别人看到不美气。说着把茶叶放在桌子上。

    江风说陈哥,咱俩还客气什么?我这里又不是没有茶叶,你赶紧拿回去自己喝吧,喜欢喝铁观音的话,我这里还有几盒好的呢,干脆送给你好了。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去开柜子。

    陈东赶紧拦了下来,说江科长我怎么会再要你的东西呢,我这不是想表达一点心意吗,你就成全了我吧。

    江风柜子哪有什么茶叶?不过是虚晃一枪。见陈东拦他,就又坐了下来,说好吧,那现在就尝尝你这好茶吧。陈东手伸了一下,似乎想阻止他,犹豫了一下,手又缩了回去了。

    江风已经把茶叶盒子从纸袋子里抽出来了,就见一个醒目的大价签,上面写着:1600元。江风故意很夸张地说哈呀这么贵啊,一定是上等的好茶了!陈东嘿嘿笑着,笑的不是很自然。江风拿出一小包真空包装的茶叶,撕开了,以为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薄膜包装,哪知道一撕开茶叶就撒了出来,看那茶叶,颜色是黄褐色,还很碎,心里明白这茶叶,别说1600了,160都是多说了。

    泡了这“上等”茶叶,江风品了一口,装作很享受的样子,说陈哥,真是好茶!你也别绕什么弯子了,你今天肯定不是单单来给我送茶叶的吧?

    陈东说,江科长你真爽快。我早就看出你不像有些人那么阴险,那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那么两面三刀,你是个能交心的人哩。我对别人说的什么不相信,我就相信自己的眼光。江科长,我把话撂在这里,不出三五年,这住建局局长的宝座就是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