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官钗 第87章 赎罪

时间:2018-02-20作者:胡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江风站在床边贪婪地欣赏着这人间美景,竟然忘记了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蓝梅被他看的羞红了脸,说骑士,你干嘛还不骑上来,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网名是什么意思啊!说着话伸出光溜溜两条玉臂,一把把江风拉到了自己身上。

    自从丈夫和自己离婚后,两年时间里,蓝梅对所有的男人都产生了厌恶,再也没让男人碰过一次。有时候她也心火难耐,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只好自己勉强释放一下,完了就觉得本来就很空虚的身体更加空虚了。

    今晚在江风全方位的刺激下,她沉睡已久的身体猛地苏醒过来,如一块久旱龟裂的田地,急切地张着大口,贪婪地承受着雨水的滋润,酣畅淋漓。而此刻的江风,说到底心里对蓝梅还存在着一丝愧疚,所以把这个当作了赎罪的一项任务,做的格外卖力,极力奉承着,花样翻新,手段老道。

    关键时刻,又拿出了自己的秘密武器。蓝梅感觉到异样,一声惊呼,伸手推他,却被他顺势抓住了双腕,在胸前交叉握了……把个蓝梅弄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最后整个人像死过去了似的瘫在床上,眼泪鼻涕都出来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她这块干旱的土地,太需要这场疾风暴雨了!

    雨云过后,江风并没有在蓝梅家过夜。从她家离开时,蓝梅没有挽留他,也没有起身送他,因为她身上的所有力气,都在刚才的狂风暴雨中被榨干了,一滴不剩。这个时候,就是有人拿刀杀她,她也懒得睁开眼看一下杀她的人是谁。

    江风走出柳园,直到坐在出租车上,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上了蓝梅的床。他觉得这很荒唐,但事情的发展似乎又合乎情理,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快到家的时候,他忽然想明白了,原来今晚自己是“骑士”,自己上的,是千千的床,不是蓝梅的。这样一想,心里豁然开朗,一切都又释然了。

    躺在自己的床上,江风毫无睡意。似乎身体已经回来了,心还留在蓝梅身上。他知道今晚,他已经彻彻底底地把蓝梅征服了。他愧疚的心情似乎稍微减轻了点,不管自己是否能给予这个不幸的女人心灵上的安慰,起码自己已经给了她身体上的满足。

    当年蓝梅无奈地投入到刘一平的怀抱,为的是自己的前途;但今晚她把江风拉到自己身上时,绝对不会再有那样的想法。她喜欢的是网上的骑士,她干涸的土地正需要男人浇灌,就这么简单。不过,江风觉得自己除了在心理和生理上给予她安慰,还有必要再拿出实际的行动。

    两年前,蓝梅不是在和他争夺项管科副科长的位子吗?那么自己就尽可能地在暗处帮她一把,帮助她实现自己曾经的梦想。不管她是否愿意,是否还对仕途有兴趣,江风觉得自己都有必要勇敢一试。

    江风这样想,也是有前提的。郑爽任住建局局长后,小范围内调整了一次干部,都是工作上急需的调整。江风升任项管科科长后,项管科还缺少着一名副科长。本来这个副科长人选也是要在上次一起确定的,之所以拖延下来,是因为曹运动和陈东两个人竞争的太激烈了。

    曹运动是原信息科科长,本身就是正科级,因为信息科撤销合并才来项管科做了个主任科员,一直都感觉自己是大材小用,委屈的不行,认为让自己做项管科副科长那简直是理所应当的事,否则就是大逆不道;而陈东以为自己在机关干了十几年还是个科员,一介布衣,和自己一起进机关的最低都已经成正科了,所以说不管是倒数正数,都应该轮到自己了,否则过这个村没这个店,自己的一辈子可能就这么完了,所以大有不得逞誓不罢休的气势。

    两人只要一听到要动干部的消息,就去找局领导推荐自己,说自己的种种好,说对手的种种坏,甚至连对方什么时间嫖过娼,被公安局处理过都说的有鼻子有眼,越说越不像话,搞得局领导们不胜其烦,干脆就把确定项管科副科长这个事情放到一边去了。

    其实大家似乎都忘了,蓝梅也是项管科的人,她只不过是临时抽调到审批窗口去的。审批窗口的六个工作人员,都是各科室和委属单位抽调过去的,工作一段时间后,她们是要从哪里来还要回哪里去的。蓝梅之所以在那里一口气干了两年,一个原因是她自己不想回机关,第二个原因是她工作确实太出色了,几乎成了审批中心的形象代表,中心领导舍不得让她回来。

    蓝梅这两年做的最成功的事情,就是让机关的人们几乎把她给遗忘了,她需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当曹运动和陈东两人为了争夺副科长的职位而明争暗斗的时候,他们谁都没想到,项管科还有一个人,一个女人,蓝梅。

    所以这个时候蓝梅要是半路杀出来的话,肯定能让机关所有的人都耳目一新,甚至包括局领导。其实机关的闲人们虽然喜欢幸灾乐祸,幻想着天天都有热闹看,但真正等某个人落了个凄凄惨惨的下场后,大家的同情心就又慢慢回来了,又想起她的种种好来。人嘛,毕竟是感情动物,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和谁都没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人们对身败名裂蓝梅,正是这个心理。难道蓝梅受到的惩罚还不够吗?况且事后大家都认为,这件事情主要错不在蓝梅身上,而在于老不正经的刘一平,他这头不要脸的老牛不应该去啃蓝梅这棵嫩草。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要想说服蓝梅站出来竞争项管科副科长,估计有一定的难度。这个曾经争强好胜的女人,似乎已经看破了红尘,看破了官场,变得与世无争了。现在即使给她个住建局局长干干,她也不一定会心动。江风决定先探探她的口气在说。

    第二天上午在工地上,江风给蓝梅打了个电话。接到江风的电话,蓝梅显得很兴奋,说等下啊,然后就不说话了,电话里传来皮鞋的咯咯声,然后就有了呼呼的风声,看来是拿着电话跑到外面来了。然后蓝梅甜甜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骑士,不会这么快就想我了吧?

    蓝梅今天的心情和精神都格外好。两年来,她第一次满足地睡了个好觉,睡眠之深,之香甜,是她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甚至口水都流到了枕头上。昨晚,她得到的是一种深入骨髓,销 魂蚀骨般的享受,她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极度的畅快中,收缩,张开,再收缩,再张开,一下又一下,一次又一次,一波又一波,直到最后,身体软瘫成了一根煮熟了的面条,连骨头都酥掉了。

    早晨醒来,她睁开眼睛,看到照射在窗帘上的阳光,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因为她今天才发现,生活原本是如此美好!洗脸时,她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发现自己的皮肤竟然在一夜之间变得光滑细腻,容光焕发,脸上的红晕像三月里的桃花,白里透红,妩媚动人。同时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生机勃勃起来,成熟女人的魅力和自信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看来女人这朵花,什么时候也离不开男人的浇灌啊。

    本来早晨她都是要冲个澡的,不过今天早晨她却破天荒地没有洗澡。昨晚巫山暴雨之后,她根本没有爬起来去洗澡的力气,到了早晨醒来,身上虽然有了力气,但又舍不得洗了,她想把江风的气味尽可能久地留在自己身上,这种气味让她为之着迷,为之心驰神往。于是她就这样来上班了。

    蓝梅意气风发地来到班上,几个女同事立刻发现了她的变化。离婚半年的袁大姐很惊讶地说秋香,你今天早晨气色怎么这么好啊?有什么开心事说出来让大家都高兴一下嘛。于是大家都凑上来观察她,说是呀是呀,确实和以前不一样呢。

    蓝梅本来就红扑扑的脸更红了,说我能有什么高兴的事啊,只不过昨天晚上睡的早一点罢了。话虽这样说,但女人的心是最细的,她们对蓝梅的说法半信半疑,看她皮肤细腻光滑,泛着亮光,又看她脸上似乎有着故意掩饰的喜悦,就觉得她昨晚肯定是有问题了。毕竟这么久以来,这种飞扬的神采和发自内心的欢乐还没出现过在她脸上呢。

    蓝梅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秘密。她很勤快地打扫卫生,对来窗口办理各种建设审批手续的人非常热情,好像那些都是自己的亲人似的。整个上午,她的心情都很好,不忙的时候,就沉浸在她和骑士昨晚的一场恶战的回忆中,脸颊绯红,春心萌动。

    就在这时,她接到了江风的电话。当看到是江风的号码时,这个女人的心禁不住怦怦跳了起来,看旁边的几个女人的耳朵都支棱着,就走出来到了阳台上。

    江风在电话里说:秋香,正经点,我想和你说个事。你那边说话方便吗?

    蓝梅说方便,我在阳台上呢,你说吧。

    江风说首先我要告诉你昨天晚上我才悟出的一个严重被忽略的事实,现在告诉你,你不要不爱听啊。

    蓝梅心想江风悟出的事实肯定是有关床上的事情,估计是做爱又做出了什么心得体会,就娇声说到:我听着呢,快说说你的高论吧。

    江风说我昨晚骑在你身上的时候,才忽然明白过来我原来是你的领导啊!嘿嘿,别忘了哈,虽然你现在在窗口工作,但你还是项管科的人,还归我这个科长领导是不是。

    蓝梅就说我一直在心里把你当领导呢,是你自己把我忘记了的,这个不能怪我啊。江科长,你今天给我打电话就是要告诉我这个事实吗?有没有其它指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