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6 他居然愿意跑过来帮她修电路?一更

时间:2018-05-01作者:一湖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夜,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不眠之夜,而在茶湾,苏湘酣然入睡。

    窗外猛地响起一道惊雷,隆隆的声音震得她猛地抖了下身体,一下惊醒了过来。

    闷雷阵阵,苏湘心里怎么不舒服,去厨房倒水喝,经过客厅的时候,就看到窗外漆黑的夜空一闪一闪的亮白。

    一个人在深夜里对着这样的天气是很吓人的,尤其她睡前看了一部惊悚片。

    苏湘心里惴惴,赶紧的走到厨房,刚插上水壶的底座,头顶的灯一闪一闪然后彻底的没了光亮。

    苏湘两眼一黑,怔怔的站着,厨房面里漆黑一片,她的心跳加快了起来,头皮都麻了。

    电影里,雷雨交加的雨夜,窗外蓦然出现一个人影的那种画面在脑子里回放了起来,苏湘甚至不敢往窗外看了。

    她抬头看了眼灯泡,又看了看水壶,闷闷的雷声之中贸然一个响雷劈下,苏湘吓得差点跳起来。

    她的手机还在卧室,什么都看不到,跌跌撞撞的一路摸索着跑回去,手忙脚乱的在床头柜一顿乱摸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她调到了手电筒模式,房间里有了点亮光,这才壮了些胆子。

    缩在被窝里,着听外面一阵阵不绝于耳的闷雷声,苏湘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她把手机也拿到了被窝,看了下时间,才凌晨一点多。

    刷微博,看朋友圈,想看些什么东西熬到天亮,看了看剩余的电量只能作罢。

    她拍了一张露出一指宽缝隙的窗帘上传到了微博,写道:还有没有没睡的?

    过了会儿,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苏湘看着上面模糊的来电显示,微微的讶异了下,手指划过接听键的时候,满是水雾的屏幕划过一道指痕。

    电话里,男人低哑的嗓音传过来:“还没睡?”

    苏湘把手机先挂断了,然后着捏被子一角将屏幕上的水雾擦干净了,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输入:被雷声吵醒了。

    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信息:好像保险丝烧断了。

    这条信息发出去以后,傅寒川就没电话过来了,也没个消息回复。

    苏湘守着手机,时不时的打开看一看,这就没了?

    他不说点什么吗?

    眼看着电量只剩下了百分之二十,苏湘默默的将手机放回枕头边上。

    她身子向着里面,手电筒的光束大部分的被床板挡住,只有她脑袋这边有亮光。

    苏湘动了动换了个姿势,又换了个姿势,翻来覆去折腾,最后忍不住的又拿起手机一看,他还真的睡了,什么嘛。

    就在心里嘀咕的时候,她身子忽的一僵,竖起了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闷闷的余雷声中,好像外面有敲门的声音。

    一下一下,很有耐心。

    苏湘害怕的拎起了被子,只剩下一双眼睛左右转动着,身体一动不敢动,连呼吸也屏住了。

    半夜敲门……是不是有什么人知道这里住着个单住的女人啊?

    敲门的声音好像停下来了,苏湘的脑袋忍不住的往门口的方向移过去一些,就在这时,枕头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又把她吓了一跳。

    看到来电显示上是傅寒川的号码,苏湘不等他说什么,就把语音发了过去:“门外有人敲我的门!”

    “开门,是我。”手机里传出男人沉稳又略显无语的声音。

    苏湘一怔,握着手机眨了下眼才反应过来,立即的跑下床去开门。

    因为急切,经过客厅的时候还踢到了椅子,疼得一颠一颠跑过去。

    门打开,苏湘手机上强烈的灯光直直的打向门口站着的男人。

    傅寒川皱眉抬手挡了一下,走进屋子里来。

    苏湘跟在他的身后,发现他身上竟然还穿着西服,黑色的布料上仔细看有着几点潮湿的痕迹,水珠反射着光芒。

    男人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苏湘猝不及防一头撞了上去,顿时鼻子一阵酸疼。

    她捂着鼻子,泪眼汪汪的瞧着男人转过身来时,那一张板着的脸。

    傅寒川视线下移,睨着面前那个穿睡衣的小女人,他道:“你不看路的吗?”

    苏湘一脸委屈,手指比划起来。

    ——我怎么知道你突然停下来。

    她手里抓着手机,光束随着她手臂的摆动也跟着乱晃。

    傅寒川微皱了下眉,开始解开身上的衣扣。

    苏湘瞪着他,怎么一来就脱衣服,这色胚……

    不等她心里腹诽完,傅寒川将西服往她身上一丢,撩起了衬衣的衣袖,同时也把他的手机交给了她道:“电闸在那里?”

    苏湘指了指客厅那边的墙,傅寒川走了过去,打开电闸门开始查看了起来。

    苏湘一手一支手机帮他打灯,就见傅寒川检查了一会儿,在那些开关间弄来弄去。

    漆黑眼,挺直的鼻,抿着的薄唇,轮廓分明的一张认真脸,苏湘感觉到自己胸腔的心脏跳动的有些快。

    雷雨交加的深夜,他居然愿意跑过来帮她修电路?

    她微微的扬起了唇瓣,就在这时,傅寒川忽然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对上,苏湘的眼神被撞了个正着。

    她像是做了坏事被人抓包了似的,飞快的眨了下眼,看了看电闸用眼神示意他:能修好吗?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砰的一下关上了电闸,淡漠道:“我又不是电工,明天找物业来修。”

    苏湘顿时觉得好无语,不会修,干嘛还装得会修的样子,害她白白崇拜了一场。

    苏湘撇了撇嘴,讪讪的走回房间。才走了几步,手腕被人握住,苏湘转头过去瞧着男人。

    傅寒川拉长着一张脸问她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苏湘将手机还给他。

    ——没什么,我冷,回去睡觉了。

    毕竟还是在春寒夜,苏湘就穿了件睡衣,这会儿冷得弓背缩脖。傅寒川瞧了她一眼,却是先她一步往她的房间里去了。

    苏湘跟在他的身后进去,就见傅寒川往浴室走,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花洒落水的声音。

    家里的热水器是燃气的,停了电自然无法烧热水,他这是冷水洗澡?

    苏湘吓了一跳,刚掀开被子就转身急忙往浴室走去。

    里面就只有手机手电筒发出的一点光芒,但也足够让苏湘看清站在花洒下的男人。

    结实的肌肉在微光下闪着水光,他双手抓着头发擦洗,泡沫甩到了瓷砖上。

    冰冷的水珠喷洒下来,将泡沫冲洗下去,他短短的头发一簇簇凌乱的竖着。

    男人的神色与往常不同,冷冰冰的,沉寂着的,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这么冷,他洗冷水澡不冷吗?

    苏湘的手指蜷缩了下,忍不住的往前走了一步,想要上前抱住他。

    这时傅寒川冷漠的眼睛看过来瞧着她:“怎么,你要跟我一起洗?”

    苏湘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男人身上是一丝不挂的。

    尽管两人是夫妻,也有过无数次的亲密关系,但是要她看着一个大男人洗澡,她还是羞红了脸,赶紧侧过了身子。

    她急急忙忙的比划。

    ——别洗了,会生病的。

    说完了,她就匆匆的出去了。

    她从衣柜里取了一套男士睡衣,低着头走进浴室把睡衣放在了盥洗台上,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那套睡衣,是傅寒川买来放在这里备用的,但是买来之后他就没有再过来,这套睡衣便一直隔着没用过。

    苏湘半坐在床上,看着浴室的方向。

    傅寒川虽然时常工作到很晚,但凌晨一点多不睡的情况不多。而且他身上还穿着西服,若是在家里的话,他会先洗完澡再去工作的。

    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应酬刚结束呀?

    今晚他是怎么了?

    浴室的门打开,傅寒川顶着一头湿润的头发走了出来,拎开另一侧的被子坐了进来。苏湘看了他一眼,下床进浴室,拿了一块干毛巾出来给他擦头发。

    他的身上带着一股冷水的寒气,苏湘手指摸到他头发的时候都是冷冰冰的。

    傅寒川坐着不说话,抿着薄唇看着微光下那一张白皙的脸。

    她的表情认真,像是在做着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她的身体暖暖的,温温的皮肤擦过他,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拢她,抱住她,吸取她身上的热源。

    苏湘的手腕忽的被人握住了,她一低头,就对上男人闪着暗火的双眸。

    苏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眼神,带着掠夺,像是要将人吞噬。

    天旋地转间,苏湘被他推倒了下去。

    身下是柔软的床垫,身上是他沉重坚硬的身躯。他冰冷的手指惹得她的身体颤栗了起来,而他火热的吻,叫她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的雷雨潇潇已经停了下来,而室内的热烈还在继续。

    又不知过了多久,窗帘的缝隙里透出了黛青色,只是无人去关心。

    冰冷的身体变得滚烫,终于,缠绵在最后的一声粗喘中结束。

    苏湘的手指穿插在他粗短的头发中,觉得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会儿才停了下来,汗水将她的身子湿透。

    男人休息了会儿,翻身下来,苏湘半眯着眼睛,看到他走出去的背影。

    苏湘累得手臂抬一下的力气都没,也就懒得问他干什么去了。

    她侧了下头,那一道窗帘缝隙里,已经透出了天青色。

    她疲倦的闭上眼睛没几秒钟就睡了过去,过了会儿,朦朦胧胧的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擦着她的身体。

    苏湘半睁着眼,迷迷糊糊的看到傅寒川拿着毛巾在帮她擦拭,床头柜上摆着一盆水,还冒着薄薄的热气。

    ——哪里来的热水?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低眉擦着她的腿道:“烧的。”

    耳边传来毛巾绞拧时滴滴答答的水声,苏湘看了看他,提了提精神坐了起来。

    她看着他比划道。

    ——你昨晚是怎么了?为什么那样?

    傅寒川垂着眼冷着一张脸,没有要多说一句的意思。

    苏湘抿了下嘴唇,看着他端着水盆出去。

    等傅寒川再度进来的时候,他的手里端着碗热粥搁在床头柜上,他道:“趁热吃了,吃完以后再睡一会儿。”

    苏湘看了一眼,米粒都没有完全化开,冒着腾腾的热气,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他的手。

    他不会做饭,能够弄出这么一碗粥算不错了,红色的腐乳摆在上面,倒是看着让人有些食欲了。

    苏湘嚼着硬硬的米粒,看着男人将衣服穿戴起来,最后带上腕表,又是一副高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傅寒川没多做停留,苏湘听着门口的关门声,知道他出去了。

    她看了眼手机想看下时间,发现手机的电量已经彻底的耗尽。

    看天色,应该才五点吧。

    苏湘放下吃了几口的米粥,走到窗边拉开窗帘,楼下,一辆黑色的车子驶出小区马路。

    苏湘轻轻的皱着眉,将窗帘彻底的拉没,拎开被子又躺了回去。

    她忘了跟他说,她学会了做提拉米苏,想请他先尝尝……

    傅寒川离开茶湾,返回古华路的别墅。宋妈妈刚起床准备忙活起来,看到进来的傅寒川愣了下。

    “先生,你这是刚出去回来,还是到现在才回来?”

    傅寒川睨了她一眼,径直的走回到卧室。

    宋妈妈小心的往卧室门口看了眼,猜测大概是刚从太太那里回来。

    这两人,也真够怪异的了,明明是夫妻却要分开两地,说着要离婚,却时不时的住在一起。

    宋妈妈摇了摇头表示看不明白,踱着步子走到了厨房开始准备早饭。

    傅寒川回到卧室,洗了个热水澡以后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一如往常的透着冷冽的气息,只是眼睛里布着些红血丝。

    傅氏大楼里,裴羡跟莫非同坐在傅寒川的办公室沙发上,瞧着办公桌那边的男人。

    傅寒川闭着眼睛,手抵着额头闭目养神。

    莫非同道:“你这是干嘛去了,大清早的就消极怠工?”

    裴羡弹了下手指道:“看这样子,就知道是被什么困扰了么。”

    莫非同拉长了语调,根本不相信,说道:“能有什么困住他的……”

    在他们这些人里面,傅寒川行事果决,处事利落,有什么能难住他的。

    裴羡微微的扯了下唇角,斜睨了眼莫非同:“你说呢?”

    莫非同跟裴羡对视了一眼,看向傅寒川:“这么说,是真的?”

    昨天的收购洽谈会,没有媒体在场,但莫非同跟裴羡都从各自的渠道得到了消息。

    这也是他们俩出现在傅氏大楼的原因。

    祁令扬就是盛唐的主事人,这太不可思议了,他不是祁家的闲散公子嘛!

    傅寒川闭着眼,懒洋洋的道:“你们两个,能不能消停会儿。”

    莫非同跟裴羡再度的对视了一眼,同声道:“不能。”

    裴羡的消息来源,当然是来自于自己的“小舅子”乔深。

    他的手肘支在沙发扶手上,身体微微往前探着,一脸兴味的道:“那个封疆真是祁令扬?”

    “那傅氏还继续收购吗?”

    傅寒川睁开眼瞧着裴羡冷笑了下道:“怎么,你有兴趣?”

    裴羡笑道:“盛唐是块肥肉,有点实力的都盯着。我这小小的影视公司,要想吞下还怕噎着。我就是好奇,你这是要……还是不要呢?”

    祁令扬跟傅寒川就有某方面的过节,这一口吃下去,应该是很不爽的。

    傅寒川眉眼一掀,正要说些什么,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眼保持着八卦姿态的那两人,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眼,随即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手机铃声一直的响着,傅寒川不接,沙发那边玩笑的两人也停了下来,看向傅寒川,莫非同道:“怎么了,谁的电话?”

    傅寒川眉眼微沉,摁了接听键,电话里一道低沉的声音传过来:“傅先生,打扰了。”

    傅寒川道:“常先生忽然找我是何事?”

    电话那头,常奕看了眼躺在床上烧的浑身发烫的常妍,沉声道:“不知道傅先生是否能腾出点时间来见一下我家小妹。”

    傅寒川的眉头皱紧了一些,他将转椅转过去,看着落地窗外说道:“常先生应该知道我并不方便去见常小姐。”

    在祁家的宴会上时,傅寒川的女伴是常妍,但是由于杜若涵的一番话,有些话不说,但也在不言中了。

    电话那头,常奕道:“傅先生跟我家小妹不是朋友吗?小妹帮过傅先生,现在她出了些事,傅先生作为朋友,还请来一趟。”

    傅寒川听着常奕的口气,常妍似乎是出了什么事。

    虽然他对常妍无意,但是毕竟两人还有些交情便答应了下来。

    他挂断电话,就看到莫非同跟裴羡都望着他。

    裴羡道:“常妍?”

    莫非同一脸的不赞同:“傅少,你跟常妍牵扯不清,这对小哑巴好像不太地道吧?”

    傅寒川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你们俩要留着便继续。”

    说着他便拿了车钥匙出去了。

    裴羡拍了下莫非同的肩膀,看着他道:“你什么时候对小哑巴这么关心了?”

    这段时间傅寒川忙着筹备收购,裴羡跟莫非同一起厮混的时间多,两人闲聊间,就曾听他有意无意的说起小哑巴。

    “我……”莫非同张了张嘴巴,看着裴羡那一双透视似的眼,摆了下手故作轻松的道,“切,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关心她,我这是打抱不平,知道吗?”

    “再怎么说,她救过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