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5 我爱她,但并不喜欢你

时间:2018-05-01作者:一湖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傅寒川只等了一会儿,卓雅夫人便回来了。

    夏姐接过她手里的雨伞收起来:“夫人,傅先生来了。”

    “嗯,我知道。”卓雅夫人在门口换了柔软的室内鞋,吩咐夏姐将那一双沾了泥水的高跟鞋拿去扔了。

    傅寒川看着她一脸不快的走进来,问道:“妈,你怎么这个脸色,出去见谁了?”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怏怏的在沙发上坐下,将手包搁在了茶几上。她临走前倒的那杯红酒还在,她的手伸了过去,但当她的指尖碰触到杯子的时候,又缩了回来,吩咐夏姐去倒热茶。

    一会儿,夏姐便倒了热茶过来。

    卓雅夫手人捧着热茶,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极力的平复着情绪,被冷风吹凉的身体也一点点的回暖。

    傅寒川瞧着她,坐在一边等着她说话。

    过了会儿,卓雅睁开了眼睛。她直视着前方,开口道:“寒川,今天的盛唐收购,你看出什么了没有?”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说道:“我想,这需要母亲来为我解答。为什么父亲会拿出那么大的一笔资金,去给一个外人开公司。”

    卓雅夫人侧过眼,淡淡的打量了下自己的儿子,唇角讥诮的扯了下,目光中闪过一丝欣慰。

    她的儿子,不是个只会做事,对别的什么都无所察觉的人。

    她喝了一口温下来的热茶,喉咙的渴干稍缓。

    她道:“你既然查到了资金外流,那么也应该知道,那家公司的法人是什么人。”

    傅寒川抿着唇:“母亲……”

    卓雅微低着头,双腿交叠着,她握着水杯的手搁在膝盖上,自嘲的扯了下唇角。

    其实傅正南外面有人,谁都知道,只是不说破,维系着表面的那一层关系罢了。

    也维护着她那一点可怜的自尊。

    卓雅夫人拿起水杯再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搁在了茶几上。她看向傅寒川,面孔又变成了昔日冷酷严厉的卓雅夫人。

    她道:“寒川,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件事,关乎你未来能不能全部的控掌傅氏,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

    傅寒川蹙了下眉道:“母亲请说。”

    卓雅夫人对视着傅寒川的眼,说道:“跟苏湘离婚,娶卓妍!”

    傅寒川的眉头皱了起来:“母亲,我说过,这件事……”

    卓雅夫人冷酷的打断了他道:“这件事,你没有再拖延下去的余地!”

    “我知道你的责任心很重,你可怜那个哑巴,但是为了公司,一定要跟苏湘离婚,娶对你有帮助的女人!”

    “傅氏,也是你责无旁贷的责任!”

    卓雅夫人严肃的盯着自己的儿子,必须要他做下决定来。

    傅寒川抿紧了薄唇,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之间争执了几次,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但是现在,卓雅夫人不再给他回避。

    她道:“你以为,他把着大权,迟迟不肯把权利下放给你,甚至在董事会打压你,只是为了磨砺你吗?”

    “你可知道,祁令扬是谁?我刚才出去见的,是什么人?”

    傅寒川眸光一动,看着卓雅夫人,只见卓雅夫人沉了沉气,握紧了双拳,双眸中透出愤恨来。

    她咬着牙道:“他不是祁海鹏的亲生儿子,他是你父亲,傅正南流落在外的野种!”

    空气里瞬间的安静了下来,静到一点声音都没了。

    傅寒川愣在了那里,手指也不自觉的颤了下。

    这个答案,是他完全没有料想到的,但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祁令扬要改名封疆,成为盛唐的主事人,而他的父亲,又为何要出资扶持一家科技公司。

    傅寒川冷静下来,冷声道:“妈,我要知道全部。祁令扬既然是父亲的儿子,又怎么会成为祁家的儿子?”

    卓雅夫人接下来,把俞可兰,跟她还有傅正南三人之间的纠葛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当年她离开了你父亲,嫁给祁海鹏,但谁也不知道,她竟然会生下一个孩子来。”

    怀孕再嫁人,这样一来,谁都以为祁令扬就是祁海鹏的儿子。

    傅寒川拧着眉,拇指慢慢的搓着指骨,他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个惊人而令人难以接受的真相。

    他跟傅正南的对撞,原来还有这一层的关系。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声音和缓了一些说道:“我希望你跟苏湘离婚,不只是她们苏家算计了我们,还在于,她对你没有任何的帮助。”

    “寒川,以前,我以为我面对的,只是你父亲在外面的一个野女人。只要她不是大着肚子生个儿子出来,我就还可以等,等到你完全的接手傅氏,我们还有这个时间可以耗下去。”

    “但是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原来我担心的事情,早就已经发生了。”

    傅正南摆的一手好棋局,把所有的人都蒙蔽了过去,让他们都措手不及。

    盛唐,是他给祁令扬回归傅氏的利器。

    这场收购案,吸引了那么多的投资人,但最后,只会是傅氏的……

    卓雅夫人这一天之间,好像老了好几岁,她苦笑了下说道:“寒川,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而现在,也没有你再慢慢解决问题的时间了。”

    她看着他:“你的父亲,他迟迟不肯退位,不肯把大权下放,是在他的两个儿子里面做取舍。”

    “你在傅氏已经经营了那么多年,我不愿意我的儿子最后给别人做嫁衣!”

    “所以,你必须要跟那个哑巴离婚,找一个最适合你的女人!”

    傅寒川沉默着,齿关紧绷了起来,衣袖下,手背的青筋鼓了起来。

    卓雅夫人继续道:“常妍,是你眼下最好的选择。有常家作为后盾,加上你现在所拥有的,才能够让你超越他,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虽说常家已经明确的说了以后不想再跟傅家有所往来,但这个前提是傅寒川跟苏湘的婚姻事实还存在,只要他们离了婚,就不会再有问题。

    这一切,都要快!

    傅寒川的呼吸停滞了下,看向卓雅夫人,冷笑着道:“就像当年父亲跟大伯争夺傅氏的时候,你跟他联姻一样?”

    家族历史,作为傅家的子孙,傅寒川当然从小就听说过。

    至高之位,是个极为诱人的存在,每一代人里,为了那个最高话语权,不断的在争斗着。

    为了得到那个位置,不择手段。

    到了这一代,傅家只有他一个独生子,他也以为,自己的对手就只是他的父亲……

    傅寒川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眼前再次的浮现祁令扬向他缓缓走来的那一幕。

    卓雅夫人深吸了口气道:“但是最终的结果,你看到了,是他得到了傅氏。”

    大家族里,一般都是长男得权,可傅正南硬是从傅家的长男手里得到了傅氏,成为最后的赢家。

    卓雅夫人是那一场权力争夺战的见证人,所以在她看来,这是最有效的手段。

    母子两个对望着,不可否认,傅正南的手段虽然残酷,残酷到连自己最爱的人,自己的骨肉都能放弃,但是现在是他在引领着整个傅氏。

    在整个傅氏的王国里,每个人的命运都握在他的手里。

    他像是个帝王一样,睥睨着一切!

    傅寒川的气息沉了下来,他微垂着眼,眸光微微的闪烁,手指却是更用力的握了起来。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握住儿子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我知道,你对常妍没有感情,甚至你会想,你如果跟她结婚,不过是我跟你父亲婚姻的另一个悲剧。可是寒川,常妍她不是我。”

    她扯了扯嘴唇,笑容苦涩:“我这个人,输就输在,我这辈子都太过骄傲,不懂得温柔。”

    傅寒川望着她,沉默了一瞬后,他抽回了手,忽然沉声说道:“母亲,你自己也深受其苦,又何必一定要我走你们的老路?”

    “你让苏湘离开……”他扯了下唇,面容微冷,“她岂不是另一个俞可兰?”

    卓雅夫人愣住了,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显出些恼怒来:“你!她跟俞可兰怎么比?傅赢是你的儿子,是傅氏在你之后的下一代继承人!”

    苏湘已经把儿子生下来了,以后傅家的下一代不会再出现这种兄弟争权的局面!

    傅寒川笑了笑,摇头道:“妈,常妍看起来无争无害,可是你别忘了,她的背后是整个常家。”

    “为了得到至高权,跟常家联姻,利用常家的支持,可这种支持到头来也会反噬,不是吗?”

    如果真的跟常妍结婚了,她生下的孩子,有着外家强有力的支持,傅家又怎么会有安宁的一日?

    “所以,我不会再让这种情况发生。”

    ……

    古华路的别墅区。

    祁令扬双手抄在口袋内,站在阳台看着外面的风景。

    楼层极高,高空的风劲大,吹得他一身白色休闲衣拂动了起来。

    他的眸光淡淡的,并没有什么喜悦之色,温润的脸颊甚至显得有些冷酷。

    楼下一辆车进入了视野,从车上下来一个男人,阔步走入大楼。

    祁令扬转头看了门口的方向一眼,心中倒数着时间。

    等到他数到一的时候,他伸手拿起放在一侧花架上的遥控器,按了上面的一个按钮后,门自动开了。

    祁海鹏站在门口,正要按门铃,见门自动打开,便径直的走了进去,祁令扬也从阳台走进来,两人在客厅相见。

    “父亲。”祁令扬双手松松的垂着,恭敬的叫了一声。

    祁海鹏看了他一眼,拎了下裤腿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祁令扬转身去冲咖啡。

    祁海鹏瞧着他的身影,讽刺道:“还认我做父亲……你不是早就找到你的亲生父亲了吗?”

    祁令扬的手顿了下,然后神色如常的将咖啡粉放入咖啡机里面。

    顷刻之后,煮好经过过滤的纯黑咖啡从出口注入杯子,祁令扬双手拎着咖啡走过来,将其中一杯放在了祁海鹏的面前。

    “父亲,请喝。”

    祁海鹏瞥了他一眼,拿起咖啡放在鼻端闻了下,轻啜了一口,他看着祁令扬:“你什么时候跟他相认的?”

    盛唐科技收购,是开年以来北城的一件大事,今天这位“封疆”一露面,可谓震惊了所有人。

    就连祁海鹏自己都不知道,他一手养大的儿子,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祁令扬并不回避祁海鹏锐利的目光,他答道:“五年前。”

    祁海鹏眸光一闪,瞧着祁令扬道:“你大哥结婚那年?”

    祁令扬也不避讳,点头“嗯”了一声,拿着咖啡慢慢品尝。

    他神色平淡,好像一直就在等着这一刻。

    他跟傅正南相认,需要给他一个交代。

    祁海鹏微眯了下眼睛,眼眸微微一动就想明白过来了。他道:“他就是用这个,说服了你?”

    祁令扬放下咖啡,看着面前他的养父,他道:“父亲,是你们让我明白了,如果我只是祁家的次子,我将什么都拿不住。所有属于我的,都会被拿走。”

    “因为属于祁家的,都不是属于我的。”

    祁令扬从小就知道,他跟祁令聪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那时,他的母亲俞可兰还活着,他尚且能够得到父母宠爱,但是母亲一离世,他所有的那些宠爱都离他而去。

    他以为自己只是祁家的次子,他不够优秀才得不到重视,直到五年前,杜若涵嫁给了祁令聪,傅正南来找他,告诉了他真相。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祁海鹏轻吸了口气,面色之中只见冷酷,并不见父子之间的温情。

    祁令扬有这样的底气与他直面相对,让他开始重新的审视起这个养子。

    而祁令扬的直言不讳,也让两人可以开始一场开诚布公的对话。

    祁令扬道:“父亲,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娶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做她的保护伞,还养大她的儿子?”

    在祁令扬的记忆里,她母亲在世的时候过的还是很幸福的,去世的时候也并不痛苦。

    一个男人,娶一个怀着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这种事情,不是谁都可以接受。

    而以祁海鹏的地位,他想要娶妻,有太多的女人可以选择。

    祁海鹏叠起双腿,看了一眼一侧的架子上摆着的相框。

    那是俞可兰的所存不多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抱着一个小男孩,那是祁令扬五岁的时候。

    祁海鹏望着照片,喝了一口咖啡,目光放软了下来,像是沉浸在了回忆中。

    他语调低缓的说道:“在三十多年前,北城三大美人。南有沈烟清雅,北有卓雅冷艳,中有俞可兰温柔娇美。这里面有才子佳人的故事,也有枭雄美人的故事。”

    “对我来说,我娶她,她做我的第二任妻子,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漂亮的女人,对谁都是一场劫难,祁海鹏遇到落魄的俞可兰,就一头陷入了进去。他答应做她余生的救赎,而她也答应给他余生的爱,就这么简单。

    他的目光落在祁令扬的身上,冷漠道:“我爱她,但并不喜欢你。”

    祁令扬的唇角微微一扯,笑道:“理解。”

    那个人活着的时候,或许可以说爱屋及乌,死了,便什么都没有了。

    说实在的,在他知道一切后,对祁海鹏,对祁家并无怨恨了。他没有把他丢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就算不错了。

    “那你为什么,没有在她死后,把我送回傅家?”

    祁海鹏盯着他一瞬,说道:“你母亲的遗言,并不希望你们父子相认。所以,我从没有告诉过你的身世。”

    “你违背了她的遗言。”

    祁令扬默了下,低头交握着手,他盯着茶几上的一盆多肉,目光沉沉的道:“他抛弃了她,所以她恨他,也不想让他知道我的存在。”

    他抬起头来,再道:“但对我来说,我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祁海鹏望着祁令扬,点了下头:“好,既然如此,那我对你的母亲便可以有所交代了。”

    他的眸光清冷,并无看儿子时的关爱,仿佛只是在看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祁令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唇角牵扯出一抹若有似无的涩笑。

    空气里飘着咖啡的苦香,又沉默了一会儿,两人似乎再无话可说。

    祁海鹏放下了咖啡杯起身要走了。

    祁令扬叫住他道:“父亲,现在我跟傅正南的父子关系还无人知晓,但是以后,这件事传开来,恐怕对你会有所影响。父亲若有什么要求,如果我能够做到,便一定做到。”

    祁海鹏走到门口,手指握在门把上。他回头看了祁令扬一眼,冷笑了下道:“抛弃自己心爱的女人跟自己的骨肉,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又不是我。傅正南为了要认回你,付出的代价才够大吧?”

    祁令扬要回到傅家,这件陈年往事就会被人揭开,对祁海鹏来说无关痛痒,还落一个扶弱的名声,但对傅正南来说,届时将会颜面扫地。

    在商会会长即将选举的这个节骨眼上,他闹出这种事来,谁将会受益?

    送走祁海鹏,祁令扬坐回到了沙发上。

    偌大的别墅,只有他一个人,悄无声息,冷冰冰的。

    他看着相框站了起来,拿起架子上的相框,手指在俞可兰的面容上轻轻的拂过。

    他不喜欢祁家的冷漠,也受够了那种边缘的生活。

    他本来只想安静的生活,此生也没有什么野心,只想要跟自己爱的人一起组建一个温暖的家,不用万贯家产,也没有复杂的关系,只要有妻有子便可以。

    可连这种简单至极的愿望,也被人轻易的夺走了。

    他依然记得五年前,杜若涵被逼着嫁给祁令聪的那一天,对旁人来说,那是一场全城瞩目的婚礼,宾客尽欢,而对相爱的两个人,是割心之痛。

    他看着杜若涵在杜父的搀扶下,一步步的走到祁令聪的面前,把手交在他的手上,也看到她落下的眼泪。

    而那一刻,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在他想要大醉一场的时候,傅正南却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一直关注着你。”傅正南说着这话的时候,也将一份亲子鉴定报告放在了他的面前。

    “我给你看这个,不是让你觉得我疯,而是让你没有否定的机会。”

    “你是我傅正南的儿子。”

    那一刻,祁令扬看着那一份亲子鉴定,脑子里一片懵然。

    在他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却忽然跑出来一个人说是他的亲生父亲,那不是很可笑吗?

    可是这个人,却用一句话,让他不再觉得这是个笑话。

    他说:“知道为什么他们能轻易从你手里抢走一切,连你最爱的女人也留不住吗?因为你弱的没有资格反抗!”

    弱的没有资格反抗……

    祁令扬握紧了那一片相框,眼底一片寒芒。

    当年母亲绝望离开,是不是也是弱的没有资格留下?

    茶几上手机呜呜的震动了起来,祁令扬回神,将相框放回了架子上,弯腰拿起手机:“喂?”

    电话里,杜若涵急切的声音传过来:“令扬,他们说你是封疆,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是封疆呢?”

    祁令扬握着手机,眼神淡漠的看着窗外,他道:“我是封疆。”

    电话里一阵沉默,杜若涵尬笑了下:“令扬,你别开玩笑了……”

    “这不是玩笑。”祁令扬顿了下,冷漠道,“你忘了以前的祁令扬吧……”

    说完,他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回到了茶几上。

    五年前,让他拿起争夺之心的人是杜若涵,现在,他对杜若涵的感情早已放下,但是那一分野心却已点燃。

    只有他变得足够强大,才能够拿回属于他的,他也不会再失去!

    杜若涵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眼睛里一片茫然。

    电话里的祁令扬,是她完全不认识的。

    只是才一天的时间,怎么就成了这样?

    ……

    晚餐时间,正是一家人享用晚餐的时候,俞苍苍的公寓里,厨房里的炖锅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俞苍苍亲自煮了一桌子的菜摆在桌上,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了门铃声。

    她趿着拖鞋赶紧去开门,祁令扬跟傅正南两人都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她一笑说道:“虽然是约好了大家一起吃饭,但你们父子两个也太巧了吧?”

    祁令扬把手里拎着的红酒递给她道:“在楼下遇到,就一起上来了。”

    俞苍苍把鞋柜上的拖鞋拿出来让两人替换:“你们先换了,还有一道汤,马上就好了。”

    两人一同进门,祁令扬走到餐厅,傅正南走向厨房。

    俞苍苍回头瞥了一眼傅正南,再往外面瞥了一眼道:“你们两个再这么绷着脸,我都以为你们不是父子,是仇人。”

    傅正南接过俞苍苍递过来的汤碗,里面盛了一小碗的排骨玉米浓汤。

    “尝尝看,味道是不是正好?还要不要再放点盐?”

    傅正南尝了一口道说道:“再放一些,淡了。”

    俞苍苍嘟嘟囔囔:“你的口味越来越吃重了。”

    傅正南不理会她,却是回答了她上一句话,他道:“父子本来就是上辈子的仇人。”

    俞苍苍瞪了他一眼:“仇人你还找回来?哼,口是心非。”

    她把灶上的火关了,拿着棉布捏住砂锅的两只耳朵道:“可以吃了,出去吧。”

    两人一起出去,祁令扬正随手翻着一本时尚杂志,看到他们出来便将杂志放回了架子上。

    “令扬,过来吃饭了。”俞苍苍招呼了一声,祁令扬走过来,跟傅正面面对面的坐下。

    俞苍苍拿了启瓶器将红酒打开说道:“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就拿令扬带过来的酒庆祝。”

    三杯红酒倒上,她拿着酒杯举起来,左右看了看:“来,碰一下杯。”

    傅正南拿起酒杯,却是兀自的抿了一口道:“只是才进入洽谈阶段,要说庆祝还说不上。”

    他看着祁令扬:“你说是吗?”

    祁令扬勾了下唇角,冷声道:“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好庆祝的,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

    傅寒川那么聪明的人,再加上卓雅夫人,对他的身份肯定是已经知晓。

    盛唐科技本身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再加上这启动资金就是傅氏而来,以傅寒川的傲气,是要拿下的。

    但如果签约下来,傅寒川就必须要面对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进入傅氏的局面。

    这约,他们敢不敢签下来,还是个未知……

    ……

    深夜,傅氏大楼。

    员工都已下班,内里漆黑一片。

    傅寒川坐在办公室内,座椅背着办公桌,看着楼下那渺小的万物。

    办公室内也是漆黑一片,只有他指间的香烟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微光,飘出缕缕的白烟扶摇直上。

    他微微的眯着眼睛,手肘支在扶手上,指尖抵在额头。

    祁令扬……

    祁令扬……

    以前真是小看他了。

    他让他注意到了苏湘的存在,又利用苏湘激化他跟父亲的关系,就这么登堂入室而来。

    他隐藏的可真够深,一出现就给他出了个大难题。

    这是他此生以来,面对的最大一个难题。

    傅寒川吸了口烟,徐徐的吐出来,脑子里又浮现一张白皙的脸孔,他看了一眼天空,今夜没有月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