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4 眼底划过一抹冷笑,心底在嘲笑

时间:2018-04-29作者:一湖深

    ,精彩小说免费!

    盛唐的收购案在一个阴雨天正式开启,整个傅氏大楼严阵以待。

    一辆黑色商务车缓缓的在大楼门口停下,车门打开,盛唐的团队人员接连下车,最后走下来的男人一身深蓝西服,身材高大,温润的眼眸轻轻一瞥,却给人一种王者气势。

    在场接待的人,有的人认了出来,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这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盛唐总裁步步走入大厅。

    他、他不是那个……

    傅寒川冷厉的眼眸将来人上下扫了一眼,惊愕过后唇角勾起一丝冷笑。

    他就是封疆?

    盛唐的这位总裁颇为神秘,能查到的资料,只知道这个人叫封疆,但他从不出现在任何场合,一切都交给他的助理来做。

    两个男人的手在半中空虚虚的交握了下。

    傅寒川勾着唇笑:“祁二少什么时候改了名字,叫封疆了?”

    祁令扬一双温润的眼里也带着笑意,他道:“方便做事罢了,傅先生觉得有什么问题?”

    傅寒川一笑,手掌摆开请的姿势,一行人往电梯走去。

    而在这些人中,卓雅夫人看到那一张脸,整个人震住了,她的脸色变得煞白,眼神也变得又惊恐又是愤恨。

    一股浓浓的侮辱感,让她紧紧的掐住了拳头。

    傅正南!

    ……

    一场漫长的洽谈过后,会议室的大门打开,里面众位高层鱼贯走出,卓雅夫人扬着下巴,一脸的高傲,她目不斜视的第一个走出来,高跟鞋走得沉稳但是子步极快。

    她怕再呆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住。

    傅正南看了眼她的背影,对着旁人不解的目光淡笑了下,点了下头后便也走开了,剩下的送客另有人做。

    董事长办公室内,卓雅夫人气得身体微微颤抖,她紧紧的掐着拳头,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傅正南推开门,一只相框砸了过来,哐的一声摔碎在了地上。

    傅正南关上门,淡淡的看了眼地上的相框。

    那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上的傅寒川还是个小男孩。

    傅正南弯下腰,将照片从地上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走过来。他的面色如常,将照片放在办公桌上。

    卓雅人夫咬着牙,冷冷的笑道:“还捡起来做什么,你不觉得很讽刺吗?”

    傅正南绕过半张办公桌,将皮椅转了过来,神色泰然的坐在皮椅之中。他从烟盒里抽了一根雪茄点上,淡淡的看向卓雅道:“不觉得。”

    卓雅夫人往前走了一步,激动的道:“你这是在羞辱我!”

    傅正南瞧着她,微微皱眉:“羞辱,从何说起?”

    他淡淡一瞥,收回了目光,低沉的嗓音道:“盛唐的收购案一直是公司的一个重要内容,全公司上下都在极力的促成,包括你。”

    他好像说着一件极为客观的事情,平静的陈述着事实。

    卓雅夫人的指甲都快要掐入到掌心里去了。

    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齿里咀嚼过似的,她咬着牙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如果祁令扬只是要做一份自己的事业,没必要这般遮遮掩掩。”

    “封疆!祁令扬!你是什么时候找到他的!”

    祁令扬是祁海鹏的儿子,可是现在却是摇身一变,变成了封疆,并且堂而皇之的踏入了傅氏,她再想不明白就是傻子了。

    俞可兰,她以为那个女人当年只是离开了,嫁给了祁海鹏做续弦,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带着傅正南的种嫁了的!

    从傅正南撤了傅寒川的总裁职位起,她就有一种危机感,但她一直以为,她要对付的只是那个女人,却没想到……没想到傅正南摆了这么大的一盘棋!

    卓雅夫人瞪着傅正南,眼睛里透着震惊与不敢置信。

    傅正南抽了一口雪茄烟不予作答,卓雅夫人摇了摇头,凄冷的笑了下,讽刺的道:“你不承认没关系。”

    “谁都知道你傅正南铁石心肠,为了你的大业,你什么都能牺牲。”

    “连自己最爱的女人怀了身孕,也能转身就将她抛弃,也难怪她宁可带着你的种嫁给别的男人。”

    之前卓雅夫人就一再的讽刺过傅正南心狠,但怎么都没想到,连怀孕的女人,他也舍得舍弃了。

    “现在我又有什么好生气的……”卓雅夫人喃喃的说着,又淡淡的扯了下唇角。只是她的脸上已经不见高雅,只剩下了被欺骗后的失望,再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的灰败。

    这一场收购案,根本就是傅正南为了祁令扬准备的,他要他在外的私生子回来,跟她的儿子平起平坐!

    甚至,来抢继承人之位!

    室内,雪茄烟的气味愈加浓郁了起来,傅正南这时漠漠的开口道:“卓雅,话别说的那么难听。你一早就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不也愿意嫁给我?”

    “我们是一类人。你跟我一样,对权利的渴望,重于一切。”

    “你不也得到了你想要的尊荣,现在谁不叫你一声卓雅夫人?”

    当年傅、卓两家的联姻也是轰动全城,傅家这才从上流社会的金字塔二线位置,一跃到了顶尖,一直到现在,再也没有哪个世家超越。而卓家也是势力越发的庞大起来,这一场联姻是双赢的。

    只是要赢,就要有舍弃。

    卓雅夫人的喉咙翻滚了下,怔怔的看着那个一脸冷静的男人。

    呵呵,是啊,大概是上了年纪就变得感性起来,但她可是卓雅夫人,骨子里就流淌着骄傲与好强。

    卓雅夫人扯了下唇角,直起背来,她道:“对啊,我们是一路人,不然怎么还能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

    “那我也要告诉你,你想着什么,我不会让你称心如意的!”

    卓雅夫人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傅正南抽了口雪茄,身体倚进皮椅内,看着她走到门口,那一扇门被重重的甩上。

    他将烟夹在了烟夹上,站起来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

    这里是傅氏的最高楼,从这里往下看,一切尽收眼底。

    傅正南微微的翘着唇角,那一双精明的眼睛里划过了一道冷光。

    ……

    盛唐的一行人已经离开了傅氏,此时傅寒川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幽深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他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笔,手肘下压着的一张白纸上,写了几个数字。

    盛唐在四年前,不,已经过了年,应该说是五年前成立,而他是在四年前正式的接手傅氏。

    那时候,他翻看过傅氏的财务状况,发现五年前有一大资金去向不明,那时候他就做了留意,结果发现这五年来,每年都有一笔资金进入一家科技公司,而这家科技公司的名字,就叫盛唐科技!

    这一笔笔的资金,都是由董事长下达指令划出,谁都不能过问,又极为隐秘,所以并没有什么人知道。

    他曾经秘密调查过这家科技公司的企业法人,是一个叫俞苍苍的女人。

    他也就以为盛唐那位神秘的总裁就是俞苍苍。

    顺着这条线下来,他才知道,这么多年,父亲一直在外面有一个女人,也就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家公司,是父亲为了那个女人开的。

    他这么积极的做盛唐的收购,就是要把那些划出去的资金全部收回来,让那个女人两手空空的滚出去。

    但后来他又查到,盛唐的实际负责人却是一个叫封疆的神秘人。

    封疆……

    怎么都不会想到,他竟然是祁令扬!

    傅寒川手里捏着的钢笔在白纸上敲了敲,眸光微微闪烁间,闪着暗芒。

    这个祁家不受人重视的次子,是祁海鹏的第二任妻子所生。祁家的家规也非常的传统,祁令聪是长男,所以祁家交到他的手上是理所当然。

    但现在看来,祁令扬有做成盛唐科技的本事,能力不输祁令聪,祁家没必要防着他不让他进入公司。

    若说是为了防止一山二虎相争的局面也能解释的通,可祁令扬在外自己开公司,又为何要匿名做事?

    而且,还是为盛唐做事?

    傅寒川双手掰着钢笔,脑子里好像有一幅拼图就要完成了,却还差那么一点点。

    桌边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傅寒川回过神,拿起手机接了起来:“妈,什么事?”

    此时的卓雅夫人已经回到了傅家老宅,撑着额头,一只手拿着酒杯,一脸的颓败。

    “儿子,你回老宅一趟,我有话跟你说,很重要。”

    卓雅夫人说完以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傅寒川微皱了下眉,眸光一闪,拿起外套大步的走了出去。

    傅家老宅内,卓雅夫人将手机搁在了茶几上,一口将杯中酒喝了。

    家中佣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忧心忡忡,夫人从来都是盛气傲然,再生气也只是摔东西发脾气,但她从来不会这个样子。

    好像受到了什么重大打击似的。

    夏姐劝道:“夫人,您别喝了,这对您的身体不好。”

    卓雅夫人的血压偏高,按照她这个喝法,很容易出事。

    卓雅夫人看了眼夏姐,自嘲的笑了下。

    这些下人,是她花钱请来的,在傅家做了还不到十年。

    而那个跟她同床共枕了三十多年的男人呢?

    她跟他结婚,为他生了儿子,帮他养大,在他的大业上,她不遗余力,她为傅家付出了那么多,他对她又是什么样呢?

    卓雅夫人又笑了下,身体往后靠在沙发背上,无神的双眼瞧着那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华贵璀璨,像是座宫殿一样,可也是个冷冰冰的囚笼,毫无人情可言。

    他说,她为了权欲嫁给他,明知道他心里有别的女人,也愿意嫁给他,可他怎么知道,她的心里没有他呢?

    一个女人,梦想的归宿是爱情,不是钱不是权力,是他的全心相待啊!

    三十几年了,这么多年,他却想着把她跟他一起缔造的王国,留给那个女人的儿子,那她算什么?

    凭什么?

    脸颊上有什么东西滚落下来,卓雅夫人抬手摸了下,指尖一点湿润。

    这辈子,除了双亲去世她哭过以外,她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竟然为了一个冷情冷心的男人流泪了。

    还是为这三十几年,她错付的时间跟真心?

    佣人被吓到了,怯怯的道:“夫人,您是不是不舒服,我扶您去休息吧?”

    卓雅夫人揩了下眼角眨了眨眼睛,瞬间眼睛里恢复了清明。

    “没事,你做事去吧。”她冷声吩咐着,拿起酒瓶又倒了杯酒。

    这时候,放在一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卓雅夫人侧头瞥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放下了酒瓶,将手机接了起来:“喂?”

    “卓雅夫人吗?”手机里,一道沉稳但略显年轻的女人嗓音传了过来。

    卓雅夫人的眉头一皱,冷声道:“你是谁?”

    “夫人,我是谁,我想你大概知道。”电话里,女人声音沉静,不慌不忙,“夫人,有没有兴趣出来跟我见一面?”

    卓雅夫人的手指一根根的捏了起来,眼睛里显出厌恶。

    她的唇角冷酷的勾了一下:“凭你也配?”

    “夫人是怕了吗?”

    电话在这一句话后挂断了,一会儿,手机里又进来了一条信息,上面有着一串地址。

    卓雅夫人握着手机紧了紧,呼吸沉了下来。

    她看了眼桌上摆着的酒杯,片刻后,她拿起茶几上的手包起身走了出去。

    ……

    一家咖啡厅的门口,遮阳伞此时充当着挡雨的作用,淅淅沥沥的雨滴敲打在篷布上,发出噼啪滴答的声音,听来却并不令人烦躁。

    虽是入了春,但是寒意犹在,尤其是阴雨天还多了一种湿冷,在室外喝咖啡人的几乎没有。

    只除了一个。

    俞苍苍微微的翘起一根手指头,慢慢的搅拌着一杯咖啡,唇角带着微笑看着前方的人来人往。

    看到前面撑着一把透明伞面的人走过来,她的唇角更翘起了一些,眼睛带笑,但是并无暖意。

    卓雅夫人按照地址找到了这家咖啡店,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篷布下坐着的那个女人。

    她是那样的显眼,红色的衣裙套着黑色的呢大衣,将她的气质完全的托显了出来,热情与冷酷。

    俞苍苍站了起来,两个女人只隔开了几步路。

    卓雅夫人瞧着那个女人微微笑着,她带着魅意的丹凤眼眼角微翘,白皙的脸,殷红的唇,一头直发披散在了肩头。

    卓雅夫人的目光,也从她的脸上滑落到她的手腕上,那里戴着一只碧绿的手镯。

    雨滴扑簌簌的敲打着她的伞面,嘈杂一片声中,她的脑子里却有一瞬间的空白。

    她的身体微微一颤,记忆深处的一幕好像鲜活了,与眼前的好似重叠了起来,嘴唇微动,不自觉的说出了三个字:“俞可兰……”

    她一直知道傅正南在外面有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从十八岁就跟了他。

    但是因为她的骄傲,她一直不屑去见过那个女人长什么样,连照片都不想看。

    她一直以为,傅正南贪图的是女人的年轻貌美,乖巧听话……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相似的人,若不是知道俞可兰只生了一个儿子,她还以为这个女人是她的女儿。

    呵呵,傅正南可真够长情的,那个女人死了,他竟然还能找到这么相似的一个女人出来。

    她以为她此生得不到傅正南的爱,原来他的爱只给一人,哪怕只是个替身……

    隔着几步远的距离,俞苍苍只看到卓雅夫人望着她这边,嘴里说着什么。

    她淡笑了下,开口道:“夫人既然来了,就一起坐下吧。”

    她伸手摆了个请坐的手势。

    卓雅夫人回过神来,神情淡漠的走了过去坐下。

    俞苍苍道:“夫人今天是客人,就由我亲自来给您冲杯咖啡吧。您要喝什么?”

    卓雅夫人淡淡的打量下咖啡店的店面:“这是你的?”

    俞苍苍笑而不语,卓雅夫人冷声道:“不用了。”

    她一招手,咖啡店的服务员走了出来,卓雅夫人只点了一杯蜂蜜水。

    “去吧。”俞苍苍对着服务员说了一声后,那服务员才转身去做事。

    卓雅夫人淡淡的瞧着俞苍苍,嗤笑了一声道:“你躲在阴暗里躲了十年,今天盛唐见了光,你就以为自己也能见光了?”

    俞苍苍抿了一口咖啡,脸上不见生气,她慢悠悠的道:“夫人喝酒了?”

    卓雅夫人皱了下眉,就听俞苍苍接着道:“夫人有高血压,还是少生气,多多养生为好。”

    服务员把卓雅夫人要的蜂蜜水端了过来,透明的玻璃杯面上插了一片柠檬片。

    俞苍苍看了一眼那杯蜂蜜水,暗指养生,丹凤眼中的笑意更盛。

    桌下,卓雅夫人的手指紧紧的掐住了手包,片刻,她唇角一扬,开口说道:“俞小姐是吗?作为傅家的夫人,我很忙,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慢慢聊天。有什么事,就直说。”

    俞苍苍眸光一闪,低头笑了下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觉得十年了,是时候我们见一面了。”

    “夫人,我很好奇你明知道我的存在,为什么从不来找我呢?”

    十年,她能容忍一个女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跟她的丈夫在一起十年,这种心性……她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卓雅夫人瞧着马路上稀稀落落的人跟车,闻言收回了目光,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傅正南那种身份的男人,外面有一两个女人没什么稀奇的。没有你俞小姐,还会有朱小姐,马小姐,而傅太太只会有一个,我又何必自降身份,去看那些野花野草,我又不是除草剂。”

    上流社会里面的人,哪个不是体面光鲜,又哪个背地里不养几个小情人。

    说破了,正房小三闹一闹,被人看一场笑话,后面再接着有小四小五,再不然闹得鱼死网破,离婚收场,还不是被人看笑话?

    不说破,各自相安无事,继续优雅的看别人的笑话。

    俞苍苍被刺了一顿,依然放着一张微笑脸,她道:“夫人好脾气,看来我该谢谢夫人手下留情。”

    “但是像大傅先生那种身份的人,也不尽然都喜欢外面的花花草草。我觉得男人跟女人之间,如果有爱情,就能够白头到老。而利益关系,最终都会随着利益的结束而结束。”

    俞苍苍喝了一口咖啡,微微笑了下,看向卓雅夫人的目光带刺。

    爱情,白头到老?

    卓雅夫人不自觉的嗤笑声,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

    有的人或许可以,有的人……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傅正南。

    她是亲眼见证了傅正南的冷血无情的。

    “夫人笑什么?”

    卓雅夫人看着面前一张年轻的脸蛋,她道:“俞小姐,傅正南以后会教会你,爱情不是永恒,利益关系才永远不会结束。”

    她将面前没有动过的蜂蜜水推了过去,将俞苍苍的咖啡往外一泼,空了的咖啡杯放回了桌面上。

    “俞小姐虽然现在看起来还年轻,但也多保养身体,如果哪一天,你不能再跟你的爱情相守下去,还能再另寻他人。”

    俞苍苍看着被雨水冲刷掉了的咖啡,那一滩深褐色一会儿便变浅变淡,过了会儿,连余香都闻不到了。

    ……

    傅家老宅。

    傅寒川走到客厅里,只瞧见茶几上摆着的半杯红酒,还有一瓶开封的红酒。

    他往楼上看了一眼,在二楼找了一圈也没看到人。这时打扫的佣人经过,他叫住问道:“夫人呢?”

    “夫人?夫人在……”佣人正要说在客厅坐着,往楼下一看,那里空空的。

    “咦,夫人什么时候离开的?”

    傅寒川摆了摆手道:“算了,你继续去忙吧,我在这边等等。”

    他走回到客厅,拿出手机拨了个号。

    ……

    咖啡店。

    俞苍苍的眉头微蹙了下,从雨中收回目光看向卓雅夫人。

    卓雅夫人也在看着俞苍苍。

    面前的一张脸还年轻,而她已经老了。

    在三十多年前,她也跟一个相似的女人讨论过爱情关系与利益关系,谁能走到最后,而最后的结果是她赌赢了。

    正在卓雅夫人微微失神的时候,俞苍苍开口道:“夫人,我刚才说过了,如果利益关系结束了,就什么……”

    卓雅夫人忽然打断了她道:“请问俞小姐,你认识一个叫俞可兰的女人吗?”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俞苍苍的手指掐了下,她沉声道:“从未见过。”

    卓雅夫人轻扯了下嘴唇:“哦,那看来真是巧合了。”

    她看着俞苍苍:“刚才我也说了,傅正南就算没有你,身边也会有别的女人。不过我也有过好奇,他为什么能养一个女人十年,现在见到了你,我知道答案了。”

    她正要说下去,手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停下来,先把电话接了:“嗯,你再等一会儿,我很快回来。”

    挂断电话,她看向俞苍苍,轻漫的笑着道:“俞小姐很像一个人,所以俞小姐引以为傲的爱情,其实并不属于你。”

    “俞小姐,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俞可兰这个人?”

    卓雅夫人淡淡笑着,说完以后,她拿起手包站了起来,对着俞苍苍最后道:“俞小姐,我很忙,就不继续聊着了,你继续看风景。”

    她一笑,转身,眼底划过一抹冷笑,心底在嘲笑。

    不管是俞可兰,是她,还是那个俞苍苍,她们都是输家。

    傅正南爱着的是权利,是他自己。

    而她,就像是他说的,他们是一路人,所以这以后的日子,傅家的夫人,也只能是她卓雅!

    卓雅夫人离开以后,俞苍苍一脸阴沉的看着桌上的那一杯蜂蜜水,手指紧紧的捏了起来。

    俞可兰,她当然知道。

    当傅正南叫她去收集她所有的消息时,她当时是疑惑,为什么叫她去搜集一个死人的消息,而且这个人还是祁海鹏的续弦。

    很快的,她便知道了答案,知道了他们之间的纠葛。

    一个被傅正南抛弃的女人,转身就嫁给了另一个男人,甚至在他迎娶卓雅之前。

    这种毫不犹豫,绝不拖泥带水的决绝让她惊讶,也佩服。

    但可惜,那个男人只是宠爱了她,对她生下的孩子并不关心爱护,甚至在她死后,对那个孩子更加冷漠了起来。

    因为那个并不是他的儿子。

    傅正南要她找的消息,就是为了这个儿子。

    同时,她也知道了自己跟俞可兰长得极为的相像,当她看到那一张照片时,以为看到了自己。

    傅正南说,他让她去找俞可兰的消息,也是要让她知道这一点。

    “苍苍,我第一眼见到你,以为你是她的来世。尽管你跟我之间的年龄差距这么大,但我还是要了你。”

    “不过我没有权利把这些都瞒着你,你有权利知道这一切,并且,在知道这些全部以后做出决定,是继续留在我的身边,还是离开,决定在你……”

    低沉富有磁性的男人嗓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而来,在她的脑子里响了起来。

    俞苍苍蜷曲了下手指,那个时候,她做下的决定,就是留下。

    她爱他,那么爱那么爱,即便是知道他把她当成了另一个人的替身,她也已经深深的爱上了。

    俞苍苍怔怔的继续的坐着,看着外面针尖似的雨丝。

    又好像穿过那些雨丝,看向她未知的未来。

    俞苍苍,傅夫人……

    傅正南说过,等他的继承人最后定下来,傅氏交托到最合适的人手里,他便会带她离开这里,他说过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