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3 他拉长着一张脸,心情不怎么美丽

时间:2018-04-29作者:一湖深

    ,精彩小说免费!

    宴会结束,常奕自然不可能再让常妍坐傅寒川的车回去。

    停车场上,两辆车隔开不远的距离,常妍站在车门口,呆呆的望着来时她坐的那一辆宾利,身后常奕冷声道:“还不上车吗?”

    常妍回头看了她大哥一眼,杨燕青轻轻的推了推她,常妍才依依不舍的坐上了车子。

    常奕夫妻也坐了上去以后,吩咐司机开车,这个时候傅寒川的身影从酒店门口出现,常妍扭着头,一路看着傅寒川的身影直到看不见。

    杨燕青看着小妹痴傻的模样,叹了口气。

    这傻姑娘还不死心。

    “卓雅夫人么?”

    一道男人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常妍立即的扭过了头,惊慌的看着她大哥。

    “大哥……”

    常奕抬了下手,阻止她说话,将手机换了个方向,目光冷淡的看着自家小妹慌乱不定的神情。

    “嗯,是我,常奕,这么晚打扰夫人了,抱歉。”

    傅家老宅。

    因为一场倒春寒,傅老爷子的身体不怎么舒服,卓雅夫人看着老爷子安稳睡下了,才从小楼那边回来。

    站在花园里,她掖了掖肩上披着的披肩,笑着道:“常先生这么晚打电话来,宴会上发生了什么事么?”

    常奕看了一眼自家小妹,淡淡的道:“宴会尚可,只是有一事,想要问清楚夫人。”

    “何事?”

    “请问夫人,傅先生现在是否单身?”

    卓雅一怔,笑容慢慢的沉了下来,慢慢道:“常先生,你这个问题,问得实在突兀。”

    车上,常妍揪紧了常奕的手臂衣服,摇头小声的说道:“大哥,不要问了……”

    她知道大哥打这个电话的用意,可她……可是……

    常妍既希望能够继续得到卓雅夫人的照拂,又对自己的心思感到羞耻。

    傅寒川已婚,她的身份跟自尊都不容许她再爱着他,可心却控制不了。

    她的心里矛盾极了。

    常奕沉着脸,拨开了小妹的手沉声道:“夫人,这个问题,答案我已经知晓,也请夫人不要再给小妹希望,她还小,还是以学业为重。”

    常奕这话听着客套,但已经说得非常重了。

    意思就是不要卓雅夫人再撩拨他家小妹的心,让她对傅寒川再心怀希望。

    常妍一听这话,绝望的松开了手指,身子倚在杨燕青的怀里哭了起来。

    常奕紧绷的脸微微松软了下,但是还握着手机,等着对方的回答。

    卓雅夫人握着电话,眼睛里的光芒如夜色般黑冷。

    常家高贵,傅家又何尝不是?

    对傅寒川动心的是常妍,她不过想让他们水到渠成而已。

    再者,苏湘迟早是要跟傅寒川离婚的,只不过时间上拖一拖,常家既然没耐心,那傅家也不是非要他们不可。

    卓雅夫人抬步往主楼的方向走,勾着笑说道:“常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既然如此,那便是我们两家有缘无分。”

    又说了几句场面话后,卓雅夫人站在主楼的台阶上挂断了电话。

    傅正南从后面走过来,问道:“谁的电话?”

    卓雅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常家的。”

    “嗯?”傅正南微挑了下眉,夫妻两个一起往客厅走,他道,“他打给你电话做什么?”

    卓雅夫人轻淡的道:“常家要打退堂鼓,看来这南北联姻是不可能了。”

    “哦?”傅正南的脚步一顿,“怎么回事?”

    卓雅夫人径自的往楼梯上走,脸色不怎么好看。

    傅寒川跟那哑巴的婚离不了,那不管以后是什么人家的女孩,这傅太太就换不了人。

    这话她也不想说给傅正南听,说了只会加重他对儿子的不满。

    傅正南看着楼梯上卓雅夫人的脚步略沉,微微的皱了下眉。

    不过没过多久,他便知道了原因,常家知道了傅寒川还未正式离婚。

    俞苍苍握着手机站在一家多肉店里打电话,她道:“现在又不是封建时代,仗着家世就能把人给抢过来。常小姐的身份尊贵,她也放不下这个身段去做别人的小老婆吧?”

    “不过可惜了,你们傅、常两家的强强联手不能成了。”

    “我听你的语气,可不像是可惜。”傅正南淡淡的说了一句。

    俞苍苍微弯着腰,打量着架子上的一排多肉,手指在一盆千佛手上轻碰了下,转头对着店员道:“我要这两盆,帮我装起来。”

    说着,她对着电话道:“站在我的立场,我这么想不是很正常吗?”

    傅正南不再跟她继续讨论这个问题,话头一转道:“这个时候还在外面?”

    俞苍苍看了一眼窗外夜色,说道:“嗯,他今晚的心情应该不怎么好,我去看看他。”

    电话那端的傅正南默了下:“嗯,让你费心了。”

    俞苍苍轻轻一笑道:“你把人交给我,我当然要尽心尽力。好了不多说了,我要付账了。”

    “嗯,去吧。”

    傅正南挂断了电话,俞苍苍拿着手机扫码付款,然后捧着一只纸箱走了出去,门上挂着的风铃一阵叮当脆响。

    书店二十四小时营业,俞苍苍走进去,绕开一排书架才看到她要找的人。

    她将纸箱放下,从里面拿出一盆放在男人的面前:“这盆是买给你的。”

    祁令扬抬起头,看了一眼那盆多肉,微微一挑眉道:“给我干嘛?”

    俞苍苍坐了下来,笑着道:“知道你心情不好,买点东西来哄哄你。”

    祁令扬微勾了下唇,将盆栽移到一边,翻过一页书。

    书店的店员将俞苍苍点的花茶送了过来,俞苍苍拿起一边冷下来的咖啡递给店员道:“这咖啡拿走吧,谢谢。”

    祁令扬看了她一眼,还未说话,俞苍苍道:“这么晚喝咖啡会睡不着,喝花茶。”

    她拿起玻璃壶,倒了两杯金黄的花茶,若有所指的道:“胎菊枸杞,清火的。”

    祁令扬拿起茶杯喝了口道:“又不是第一次,没事,你回去吧。”

    受冷遇,被刻意的遗忘,甚至被呵斥,这种事情多了,便也习惯了。

    俞苍苍手捧着茶杯笑道:“我才刚来,你就叫我走,还有没有良心。”

    茶杯贴在唇瓣上,她从杯沿上方瞧了一眼男人,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我是苏湘的话,就不会急着赶我走了吧?”

    祁令扬眼皮都没抬一下,翻过一页书,只当没听到。

    俞苍苍放下茶杯,身体坐直了,认真道:“傅寒川因为谁惹恼了他,才被夺了总裁之位,你不是不清楚吧?”

    祁令扬微皱了下眉,他抬起头来神色清冷淡淡道:“你想说什么?”

    俞苍苍道:“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别跟我打哈哈。”

    她顿了下,再道:“我没有对他说你的事,但你也别就当没人知道了。”

    祁令扬嗤笑了下:“他知道也没什么,我现在做的这些事,足够解释了。”

    俞苍苍想了想,又微眯起了眼睛,不放心的道:“你对她真没什么心思?”

    祁令扬直接不再作声,直接翻看起了书。

    俞苍苍略略放下心来:“最好是这样。”

    她拿起茶水喝了一口道:“我知道,你觉得你跟苏湘有相似之处,被排挤,被人刻意的冷落。但你跟她可完全不一样。”

    “你有你的大事要做,可别因为什么事而误了自己。”

    祁令扬抬起眼眸:“我很清楚我自己要什么。”

    他的目光凉淡,但是眼底分明写着熊熊的野心,俞苍苍嘴唇微微一扯,说道:“你知道就好。”

    “等这件事以后,便再也没有人能从你的手里夺走什么了。”

    “忍一忍,前面是海阔天空。”

    她拎起茶杯,对着祁令扬示意:“以茶代酒,我要你跟我保证,全力以赴。”

    祁令扬看了一眼她定定握着的茶杯,低眸拿起自己的,两人的茶杯在空中轻碰了下,虽然声音很轻,但也是一音定下。

    俞苍苍喝完了这杯花茶以后便没有再多停留,她拿起另一盆多肉,最后嘱咐道:“喝了那么多酒,别看太晚了,早些回去休息。”

    祁令扬单手托着脑袋,懒懒的瞧着她:“知道了,你才多大年纪,这么烦。”

    俞苍苍皱了皱鼻子:“你还敢嫌我烦,我因为谁这么晚了不回家特意跑来安慰你。”

    祁令扬哂笑了下,言不由衷的道了声谢,他看了眼俞苍苍手里另一盆一模一样的多肉问道:“这一盆又是给谁的?”

    俞苍苍摸了下厚厚的叶片,眨了下眼道:“你说呢?”

    祁令扬领会过来:“行了,知道了。”

    俞苍苍这才拿着盆栽出去了。

    祁令扬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那一盆多肉,轻轻的吸了口气,手指在那尖尖的叶尖上摁了下收了回来。

    有些戳手。

    傅氏……

    他的唇角冷冷勾起,眼睛里的寒芒一闪而过。

    ……

    花都酒店,808号房。

    傅寒川推开门,将房卡插在电源器内,顿时房间内灯火大亮,偌大的套房不需要特意去看。

    并无人的声息,冷冰冰的。

    傅寒川将门关上走进去,解开了领带随意的抛在房间的沙发上,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星点灯火,掏出手机拨了个号出去。

    苏湘在超市大采购完毕便回茶湾去了,她研究了下做蛋糕的步骤,这会儿刚洗完澡。

    她擦着头发,看到枕头边亮着的手机便走了过去,上面的来电显示让她皱了皱眉。

    那个男人这会儿找她做什么?

    苏湘将电话接了起来,手指在屏幕上敲了两下表示她有在听。

    男人低沉的声音透过听筒传了过来:“让你在酒店等,人呢?”

    苏湘愣了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看到的那条信息不是被盗号。

    可他干嘛要她去酒店,她又干什么要听他的话,叫去哪儿就去哪儿?

    苏湘把电话挂了,发了个消息:本人不做酒店服务。

    傅寒川瞧着手机上那一行字,嗤笑了下,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他只说了两个字:“傅赢。”

    然后,他就将手机挂断了,随手抛在床上,边走边解开了衬衣的扣子往浴室走。

    苏湘一听到傅赢的名字便愣住了。

    傅赢对她而言,是有魔力的存在,单这两个字,就足够吸引她过去了。

    苏湘将毛巾放在了床头柜上,立即的走到衣柜那边换衣服。

    等她车子快要开到酒店时,她恍然想起来,怎么没有让他把傅赢的视频发过来看看,证明儿子是真的在那里。

    车子在停车坪上熄火,苏湘打开车门走了进去,在前台那边取了房卡。

    电梯一路直上,苏湘在808号房停下脚步,刷了房卡进去。

    里面灯火通明,浴室的门打开,傅寒川只穿了一件白色浴袍,水珠从他光滑的皮肤上滚落,凌乱的头发刺刺的竖着,更添几许男人的邪魅。

    苏湘皱了下眉,将头撇开。

    傅寒川却将毛巾往她身上丢去,走到沙发边上坐下道:“过来,给我擦头发。”

    苏湘捏着手里干燥的毛巾,心中腹诽,自己不会擦吗?

    再说了,她是佣人么?

    那些陪着他出入各种宴会的千金小姐应该很乐意给他做这些事吧,今晚那个斯斯文文的小姑娘,看着就温柔贤惠。

    苏湘杵着不动,傅寒川睨着她:“你在吃醋?”

    苏湘瞪了瞪眼睛,鬼才吃醋。

    “让你过来,没听到吗?”

    苏湘单手抓着毛巾,另一只手伸到口袋摸出手机,将她发过的信息用语音再发了一遍。

    “本人不做酒店服务。”

    傅寒川眼底浮起一丝冷笑,目光继续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瞧。

    苏湘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她又没做错什么事,却被他盯得如锋芒在刺。

    她低头,在手机上又敲打了几个字,语音道:“傅赢呢,你说他在的。”

    傅寒川手肘支在沙发的扶手上,手背抵着下巴,懒懒的瞧着她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他在。女人,你该明白,以你现在的处境,你要想见傅赢,就必须做点什么。”

    “比如……酒店服务?”

    男人狭长的眼透出着邪肆的笑,苏湘捏着拳,无赖。

    她抿着唇,手指用力的戳在屏幕上,不等她转换成语音,傅寒川慵懒的声调响起来:“这可是你自己造成的。”

    如果不是她自作主张,自己签了协议,又自己发布了公告,离开傅家,她现在依然是住在古华路的傅太太。

    苏湘的手指用力的捏了下,将手机上的字一个个的删除了,拿起毛巾走了过去。

    她将毛巾包住他的头发,发泄似的用力搓了几下,忽然屁股上被用力的打了下。

    男人道:“敢叫我滚,好好擦!”

    苏湘忍了忍,放柔了手上的动作。

    湿凉的发丝穿过她的手心,硬的扎手,他的气息里也闻着一股酒气。

    男人继续的支着脑袋,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苏湘将他的头发擦干了便退开一步,准备将吸饱了水分的毛巾放回浴室,刚转了个身,她的腰间忽然横出一只粗大手臂将她揽了过去。

    苏湘猝不及防,跌坐在男人的腿上。

    “别乱动。”男人的下巴搁在她的肩窝,这么近的距离,他嘴里的酒气就更浓了。

    苏湘手指比划起来。

    ——我去放一下毛巾。

    傅寒川将她手里的毛巾拿过来,随手搁在了旁边的茶几上,早上客服清洁会来处理干净,要她跑来跑去做什么。

    “我很累,你别乱动。”男人低低的说了一句,下巴抵在她的肩膀,继续的闭上了眼睛,“给我按按。”

    苏湘微侧着头,看到男人疲倦的脸。

    宴会那种场合,看似光鲜,其实跟人说的每句话都费心费力,一杯杯酒喝下去很伤身体。

    苏湘心中某处软了下来,侧过身体换了个位置,手指按在他的太阳穴上,帮他按摩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苏湘的手指有些酸了,这时傅寒川睁开了眼,大掌握住了她的手腕,低哑的声音道:“可以了。”

    两人的距离很近,他身上的温度她都能感觉到。

    而他这时的眼眸也不再冷厉充满侵略,里面有了温度。

    男人望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小脸,她的脸色白皙透着一层薄薄的粉色,灯光下还有一层柔柔的光晕。

    眉眼淡淡,长睫微颤,清亮的水眸微微的晃动着,那一管小小的鼻子像是不敢用力呼吸似的,气息轻轻的,那一嘴红唇微微开启,像是两片红海棠花瓣,娇娇怯怯。

    被人这样看着,苏湘感觉到自己胸腔的心脏跃动都快了起来,她微动了下唇,下一秒,她的唇便被人封住了……

    一番耳鬓厮磨,过了许久男人才松开了她,两人抵着额头喘息。

    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松开半遮半掩,苏湘酸软的身体伏在傅寒川的胸口。

    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只隔着一层肌肉,就在那几根肋骨下,噗通噗通。

    她的头发被汗湿润,凌乱的披在肩头,雾蒙蒙的眼睛看过来,像个小狐妖似的。

    男人的喉结滚了下,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在他要进行第二次的时候,苏湘抬手抵住了他的胸膛,手指比划了起来。

    ——傅赢就快生日了,老宅那边过阴历,那把阳历的生日留给我好吗?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苏湘跟傅家闹得那么僵,今年是不可能再回去过生日了。

    他嗯了一声答应下来,手指剥落她的衣裳,薄被一掀便将两人都裹了进去……

    又一番缠绵以后,苏湘枕着男人的手臂,耳边传来他匀称沉稳的呼吸声。

    苏湘瞧着他,浓眉下那双眼睛闭上了,便没有了那种被盯着的压迫感,高挺的鼻梁,削薄性感的唇。

    她一直知道他长得好看,不过因为他总是给人冷厉不可亲近的感觉,所以苏湘潜意识里是惧怕他的。

    只要他一个眼神,她的反抗就打折。

    苏湘默默的看了会儿,闭上眼,可是心里装着事,她睡不着。

    他们这边般吊着的关系,其实跟分居无异了,她也不知道,傅寒川到底把她放在一个什么位置,他想干嘛。

    只差将离婚协议递交到民政局,他们的离婚证就可以办下来了。

    可他又总是在把她晾凉了的时候又来招惹她。

    苏湘心里叹了口气,蹙了蹙眉,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双脚刚着地,身后男人就醒了过来。

    “去哪儿?”

    苏湘转过头,比划起来。

    ——饿了。

    她确实有些饿。

    去超市的时候,看到他跟别的女人坐一辆车奔赴宴会,她那会儿心情不好,只在超市买了东西便回去了。

    晚饭也是随便应付了过去就去研究做蛋糕了,之后又被他叫过来,把她的体力都给榨干了。

    苏湘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了起来,让她意外的是,身后也传来了穿衣服的摩擦声。

    苏湘扭头看去,傅寒川已经在扣衬衣的扣子。

    他看了她一眼道:“一起去。”

    这个时候已经深夜,酒店不提供吃的东西,苏湘原本打算回去的路上看到哪个大排档开着就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然后回家睡觉。

    傅寒川穿好了衣服,将放在床头柜上的腕表戴上,把手机抄入口袋。

    苏湘看了他一眼,拿起桌上的手包,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傅寒川是乔深开车送过来的,这会儿车子已经被开走,只好坐进苏湘的那一辆小车。

    狭窄的空间,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而言让人缩手缩脚,傅寒川这辈子还没有乘坐过苏湘开的车。

    他拉长着一张脸,心情不怎么美丽。

    苏湘余光瞄着男人沉寂的脸,唇角微微弯起。

    从来盛气凌人的傅先生难得看到他这么憋屈。

    凌晨一两点还在营业的夜宵店不多,苏湘寻着路开过去,终于看了一家大排档还在营业。

    苏湘将车子在路边停靠下来,两人一起下了车。

    这个时候不睡觉的都是夜猫子,打游戏的、打牌唱k刚散场的。

    傅寒川皱着眉看着面前看起来脏兮兮吵吵闹闹的店面,倒是没有洁癖症发作,在一张空座上坐了下来。

    苏湘眨了下眼睛,往店里看了一眼,他竟然不嫌弃这里脏?

    在傅家的时候,虽然她是不被承认的傅太太,但也是被束缚在框架里的豪门太太,举止要优雅,吃喝也要注意。

    自从离开傅家,她单独居住开始,知道了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滋味,大排档,路边摊,她都可以放开了吃。

    傅寒川似乎反倒对这种大排档很熟悉,点了几串烧烤,又点了粉丝汤,只是他那一身手工西服跟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

    苏湘捏着勺,吹凉了粉丝吸一口,透过蒙蒙的热气从砂锅上方瞧着对座的男人。

    傅寒川睨了她一眼:“看什么?”

    苏湘放下一手的筷子,在手机上写了起来:“你以前吃过大排档?”

    傅寒川道:“以前赛车的时候,经常跟莫非同他们出来吃夜宵。”

    他们这些世家子弟,不尽然都是端着架子嫌弃路边摊的人。那个时候的他,也不像现在这样冷漠的不近人情。

    “那会儿我们出来常出来玩,晚上吃宵夜是常有的事。你以为我不吃这些?”

    苏湘抿了抿唇,低头继续吃了起来。

    她对他的过去并不了解,但是他说到了赛车,那一定是有陆薇琪的了。

    苏湘一下沉默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砂锅里薄薄的牛肉片,那几片零碎的肉片都被她戳到粉丝里面去了。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又怎么了。

    不过这个女人本就哑巴一个不爱说话,傅寒川将自己砂锅里的牛片挑了出来放到她那里去。

    苏湘看了他一眼,也不客气,将那几片珍贵的牛肉片全吃了。

    傅寒川嗤笑了一声,又将他那里的香菜香葱也挑了出来放她砂锅里。

    “你脾气臭,吃这个可以更臭一点。”

    苏湘瞪他,谁的脾气臭了,谁臭也臭不过他呀。

    她立即拿筷子夹起来还了过去。

    两人都不怎么吃香菜香葱,不过苏湘还能接受一点,傅寒川是完全不吃的,刚才点单的时候,两人都忘了说。

    以前苏湘做饭都是把葱用油煎炸过后取葱油做菜,这男人这么难伺候,竟然还说她的脾气臭。

    两人一来一往,幼稚了一把后,苏湘挑着香菜叶子,看着傅寒川欲言又止。

    “怎么,有话就说。”男人看了她一眼道。

    苏湘默了下,放下筷子跟勺子,腾出了双手比划起来。

    ——为什么要在酒店开f房?

    他完全可以去茶湾,怎么却是开了酒店的房间?

    这更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他的情人,酒店是他们幽会的地方。

    傅寒川默默的看了她一瞬,拇指慢慢的搓着食指的指骨。

    他扯起一边唇角,笑容中透出些邪肆:“酒店很方便,你不觉得这样更有情趣吗?”

    苏湘抿唇看了他一眼,对这个回答无话可说。

    情趣?

    偷偷摸摸,大概是吧……

    两人默默的吃了一会儿,砂锅粉丝并未全部吃完,但两人似乎都无心再吃下去。

    傅寒川放下了筷子道:“吃的差不多了,我这边另外叫车回去。”

    意思就是不需要苏湘送他回酒店,或者是古华路那边。

    苏湘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唇,最后比划道。

    ——你答应的事,不要忘了。

    说完了,她拿起手包跟车钥匙站了起来,往车子那边走去。

    傅寒川双手抄在口袋里,看着那辆小车消失在了夜色中,伸手拦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两辆车一南一北,就此别过。

    傅寒川眼眸淡淡,看着窗外夜色。

    他没必要告诉她,有人在盯着他的动向。

    以她的敏感,恐怕又要发脾气。

    他不想她再惹出什么麻烦来,尤其是这个紧要关头。

    他承认她对他有着某种吸引力,但还没有到可以做出取舍的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