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2 傅寒川盯着屏幕上那一个“滚”字

时间:2018-04-29作者:一湖深

    ,精彩小说免费!

    苏湘以为,傅寒川这几天之所以没有过来,是为她考试考虑,不来打扰她,但是当她考试完一个星期后也没有看到他的人,苏湘就呵呵了。

    天色将晚,华灯早已亮起。

    不亮的天色里,她看着旁边的一辆车子里坐着的一男一女。那个女孩她从来没有见到过,也不是傅寒川众多绯闻中的任何一张面孔。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晚礼服,头发松松的绾着,看起来很有少女气息,斯斯文文的,与那些或明艳或御姐范的名媛不同,带着一股书卷气。

    傅寒川抿着薄唇,一丝不苟的大背头,纯手工制作的西服衬得他更加的贵气,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些慵懒望着前方,仿佛一切尽在他的眼下。

    这大概又是奔赴某个宴会去了。

    苏湘的嘴唇轻扯了下,扭转了下方向盘,向着另一个方向奔去。

    他们的世界不同,她在婚中,然而半身已在世外。

    乔深看到苏湘的车,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坐着的男人,屁股上像是粘了钉子似的动了动。

    太太是不是看到了?

    傅寒川看见那辆红色的minicooper了,那车牌他也认识。

    男人不动如山,眸光一转便侧开了去,淡淡的开口道:“已经绿灯了,还不开车?”

    “呃,是的,先生。”

    乔深立即收回心神,驾着宾利越过斑马线,笔直的朝前开过去。

    车子在一家酒店的门口停了下来,今晚是祁家的宴会。

    祁家虽然低调,但是在北城的地位举足轻重,酒店门口豪车云集,不少商场上的大佬已经进去了。

    常妍透过车窗,从酒店门口往里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红地毯从停车场一直铺到了酒店的大厅里,一看就知道今晚的宴会级别就不低。

    她捏了捏手指,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他的表情淡淡的,不知道此刻的他在想着什么。

    她做过一些功课,知道傅寒川的身边有过不少女伴,而现在,这个女伴终于是她了。

    常妍微微低头,唇角翘起一抹笑,将喜悦藏在这一抹浅笑里。

    乔深先下车过来打开车门:“常小姐请小心。”

    他的手掌放在车顶,常妍点了下头,微一弯腰,从车里面走了出来,另一侧,傅寒川也下了车,掖了掖两侧的西服,清越的目光看过来,不带半点温度。

    他绕过半个车头停住脚步,常妍走过去,将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臂弯里,傅寒川感觉到手臂上的重量,抬脚往前走去。

    乔深摸了摸头发,也跟了上去。

    祁令扬站在酒水边,漫不经心的品了一口酒,一抬头看到傅寒川携着一个新女伴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他微眯了下眼睛,眸光中闪过一道兴味。

    常家的那位千金啊……

    祁令扬轻扯了下嘴唇,拿着酒杯走到了角落里,后背抵着墙,像是局外人似的看着场中央那些大人物们寒暄畅聊。

    今晚宴会的主办方是祁家,他这个二公子,只不过象征性的露一下面,出场人是祁家的大家长,还有他大哥。

    杜若涵作为祁家的长媳这次也出席了宴会,她的手搭在祁令聪的臂弯,显得心不在焉。

    她已显出了身子,贴身的礼服微微鼓起,一露面必然要被人问候一番,笑得她脸都僵了。

    祁令聪的手扶在她的腰间,低头看了她一眼:“是不是累了?”

    杜若涵点了下头:“有点。”

    “再坚持一下,一会儿带你去吃点东西。”

    杜若涵反感这种挂着假笑的场合,但也不得不陪着他走下去。

    又跟几个大人物照过面,祁令聪携带着她,走到了傅寒川跟前。

    两个都是北城叱咤风云的人物,两人一照面,都挂着笑交握了下手。

    祁令聪的目光落在常妍身上,笑着问候:“这位是常小姐吧,刚才听你大哥大嫂提起过你。”

    以常家人的名望,祁家举行宴会,定然也是在邀请之列的。

    祁令聪的目光往大厅的另一侧瞧了一眼,那边常奕夫妇正在跟人说话,察觉到这边的目光,看过来点了下头。

    常妍微微笑着说道:“我也常听大哥提起祁先生……”

    这边说着场面话,杜若涵淡淡的瞧着常妍,纵然面前的女孩再怎么娇俏可爱,心里也喜欢不起来。

    看她小女儿的情态,看起来也是为傅寒川迷得神魂颠倒了。

    苏湘吃了那么多的苦,终于等到傅家承认她了,可一场变故,就把她给否定了,现在有家归不得。傅家倒是迫不及待的又开始物色起新的傅太太。

    杜若涵替苏湘不值,陆薇琪的事,又不是她招惹来的,完全是因为傅寒川而起,为什么受到惩罚的却是她?

    祁令聪跟常妍寒暄完,目光转向了傅寒川,微笑着道:“傅先生带着常小姐出席宴会,倒叫人意外,是否好事将近?”

    常家的小姐不经常出现在公众场合,出席宴会,一般也是以一家人的方式出现,可现在,她是以傅寒川女伴的身份出现,通常这是豪门间释放某种讯号。

    杜若涵想着苏湘,忽然开口对着傅寒川道:“听说傅家的年会上,傅先生带着傅太太出席了,我还以为今天有幸可以跟傅太太见见面,跟她讨教一下育儿经验,有些可惜了。”

    说完她低头抚着微凸的肚子,将不满掩埋在这一低头里。

    杜若涵文文弱弱,公众场合也极少开口,冷不丁的说了句带刺的话,祁令聪微蹙了下眉,低头看了她一眼,大手在她的手背上捏了捏。

    杜若涵知道自己忍不住才说出口,说了这句后便不说了,但是气氛已经被她冷了下来。

    常妍一张脸涨的通红,杜若涵的这句话,无异于在提醒着她的第三者身份,傅寒川是有太太的。

    可是,不是说他们已经离婚了吗?

    那离婚声明还是傅太太亲自公布的。

    常奕携着妻子走过来,正好听到了杜若涵的那句话,常奕皱了下眉,跟忧心的妻子交换了下目光,脸色沉了下去。

    这傅寒川是有妻子的,那小妹还一头热做什么。

    毕竟还是在宴会中,傅寒川看了一眼杜若涵,微微笑着道:“我太太不太喜欢参加宴会,便没有让她过来。祁太太要想跟人讨教育儿经验,我想这里的太太们,都很愿意跟你交流交流。”

    杜若涵扯了扯唇角,虚虚的笑了下。

    傅家对苏湘是什么态度,全世界都知道。苏湘明明是被禁止参加宴会!

    祁令聪两边都看了看,身后常奕夫妻也走了出来,他微一挑眉,相信这对夫妻都听到了,便说了几句圆场的话,带着杜若涵离开了。

    祁令聪带着杜若涵走到了角落的休息区,扶着她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又拿了一颗抱枕垫在她的身后。

    他看着低着头的小女人,轻吸了口气后道:“我先给你去拿点吃的,不要乱跑。”

    杜若涵点了下头,待祁令聪离开后,她从手包里拿出手机,给苏湘发消息。

    竹涵空心:湘湘,你现在在哪里?

    此时,苏湘的车在超市的地下停车场安全倒车完毕,手机震动了下,她拿起来看了眼,便回复了过去。

    酥糖不香:超市呢。

    杜若涵看着回复,眉头轻轻的蹙着,这边傅寒川带着别的女人衣香鬓影,就快要昭告天下了,苏湘在超市,还什么都不知道。

    竹涵空心:那你知道今天傅寒川有宴会吗?

    苏湘看着新发过来的消息,她还当是什么事呢,原来是为了这个。

    傅寒川参加的宴会无数,她早已经见怪不怪,麻木之于,心中有些闷痛罢了。

    若非要说有什么感受,她也说不清。

    以前她是住在豪门高楼的傅太太,现在是市井满身烟火气的傅太太。

    住在高楼里的傅太太得不到承认,市井之中的傅太太像是情人。

    很滑稽,也说不清道不明。

    酥糖不香:知道,看到了。

    杜若涵对着这条看起来满不在乎的信息,她不知道苏湘这会儿是什么心情,但是她为她难过。

    好不容易熬到了证明清白的那一天,却不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反而是乌云遮月。

    傅家,也够无情无义,但这也只不过是豪门中的一个缩影罢了,谁不是在熬着?

    杜若涵握着手机,仰头看了天花板一眼,正要陪苏湘再聊几句,前面一道人影忽然挡住了她的光线。

    杜若涵看着面前的男人:“傅先生有事?”

    傅寒川凉凉的注视着杜若涵:“刚才看祁太太好像对我的太太很感兴趣?”

    刚才杜若涵的语气,像是在为苏湘打抱不平,他走过来的时候,一瞥眼间,看到了杜若涵还没黑屏的手机,那个叫酥糖不香的女人恰好他也认识。

    酥糖不香——苏湘!

    跟祁令扬暧昧不清的女人,竟然跟苏湘关系亲密。

    苏湘那蠢女人,知道她惹上了什么人么?

    杜若涵不知道傅寒川所想,她上下看了一眼男人道:“感兴趣倒是说不上,只是觉得傅先生还是不要三心二意的好。前段时间傅太太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傅先生不好好安慰着,现在又让她受这种委屈,站在同为女人的角度,替她不值罢了。”

    傅寒川嗤笑了声,侧头看了眼正在精挑食物的祁令聪说道:“那么祁太太对祁先生,是否足够一心一意呢?”

    杜若涵脸色一变,捏紧了手指,傅寒川笑了下便捏着酒杯离开了。

    他只是过来确认一下罢了。

    傅寒川的食指中指间夹着酒杯的细脚,微凉的目光在前面热闹的大厅一划而过,走到酒店的阳台。

    这边在室外,走出去一股冷风拂面,将他浑身的酒意驱散了些。

    傅寒川将酒杯搁在前面的横栏上,掏出烟点燃。

    橘色的烟火一闪一暗,白色的烟雾被风吹散。

    他抿着薄唇,中间烟雾徐徐吐出,清越的眸光看着天上的一弯月。

    月色清冷,像极了那个女人淡淡的面容。

    傅寒川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上面按了几个数字。

    苏湘坐在车里,看杜若涵没有再发消息过来,便将手机收到了包里,拎包下车。

    电梯里,旁边站着一家三口,小夫妻站在小推车后面,小宝宝坐在推车里,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苏湘,嘴里咿咿呀呀的,时不时的吐泡泡。

    是个小女孩,细细的黄毛戳在头顶,看着才不满一岁,奶胖的小脸鼓鼓的,小手拨动着苏湘包上的流苏。

    苏湘想起了傅赢一岁的时候。小家伙生下来并不胖,才五斤多重,头发也老是长不长,稀稀拉拉黄黄的。

    她费了很多的心思,才把孩子一点一点的养胖。

    其实她怀孕的时候,挺希望是个女孩。

    女孩子可以换着花样打扮,傅赢不喜欢花里胡哨的打扮,性格也跟傅寒川相像,不爱哭,对着别人就酷酷的。

    苏湘逗弄了会儿小宝宝,这时候就分外的想念自己的儿子。

    都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他了。

    傅寒川不来茶湾,她也看不到傅赢。

    电梯在三楼停了下来,几个人走出电梯,那对小夫妻推着小宝宝往前走了,苏湘站在电梯门口,闻着面包坊飘出来的香味。

    算起来,傅赢的生日就快到了。

    前两年孩子生日,都是在傅家老宅过的,但是以她现在的状况,是不可能过去的……

    苏湘站在面包房的玻璃门前,看着里面摆设的一个个精美蛋糕,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上面正有条短信,来自傅寒川的。

    他不是参加宴会去了么,竟然还有时间给她发消息。

    他说:去哪了?

    苏湘鼻子里轻哼了一声,都一个星期没一句话说了,这会儿问她在哪里做什么。

    她将手机揣回包里,走到超市的墙角边,拿了一辆推车从入口处进去。

    她推着手推车,在一排排的货架之间行走,把家里要补充的生活用品都放进去。

    今年她想单独的给傅赢过生日,反正现在考完试没有什么别的可做,她想亲自做一个蛋糕给他,便又拿出手机上网搜做蛋糕要的材料。

    上面又有了一条新的信息进来,依然是傅寒川的。

    他说:花都酒店,808房,门卡前台拿。

    苏湘看着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以为是盗号了,回了一个字:滚。

    然后便退出了信息模式,上网搜材料。

    傅寒川盯着屏幕上那一个“滚”字,脑子里浮现苏湘趾高气扬,开着她的小破车扬长而去的画面,一口烟呛在肺管子里,握着手机的手抵着唇咳了两声,眸光往两侧一扫,再看了眼手机屏幕。

    这死女人胆子越来越肥了,是不是他人不在她眼前,她就越加的放飞自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傅寒川弹了下烟灰,叼着烟手指在键盘上按动,这时候,身后的门开合了下。

    裴羡跟莫非同作为大家族的人,当然也在邀请之列,裴羡拍了下傅寒川的肩膀道:“人家都在里面攀交情,你倒躲在这里玩微信?”

    傅寒川将手机抄进口袋里,拿起横栏上的酒杯转过身来,后背抵着横栏抿了口酒说道:“这个月里,都见了多少回了,还能不认识?”

    这商会选举还没开始,一场场宴会流水席似的走,新面孔也看成了老面孔,若不是这祁家的面子大,他还不来呢。

    裴羡慢慢的晃着酒杯,也有些百无聊赖之感。他道:“刚才看你跟祁太太聊天,怎么,你跟她有交情?”

    傅寒川不屑的道:“我跟她能有什么交情。”

    他的语气不善,裴羡扯了扯嘴唇,将这理解为因苏湘而引起的蝴蝶效应。

    傅寒川跟杜若涵确实是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的关系,不过这里面牵扯到了祁令扬,而祁令扬又跟苏湘关系好。

    傅寒川微眯了下眼睛,视线越过玻璃直看到会场里面。

    杜若涵跟在祁令聪的身边,目光却落在祁令扬的身上。

    傅寒川的唇角讽刺的翘了下,捏着酒杯喝了一口。

    莫非同看着傅寒川这一杯酒就要见底了。他的视线透过玻璃门,却是看着会场的另一个方向。

    常妍一脸哀怨的站在她大哥大嫂身边。

    莫非同轻咳了一声提醒道:“你今晚可喝了不少酒,别惹出事儿来。”

    常妍看傅寒川的眼神,满眼都写着迷恋,现在的女人有多疯狂,他算是见识到了,谁晓得会不会再来一回三年前,哦不对,四年前的事儿。

    那小哑巴还不得哭死了。

    裴羡也看到了常妍,若有所思的道:“你不是不惹那种小女生的,卓雅夫人安排的?”

    傅寒川淡漠的“嗯”了一声,将剩下的一些酒液一口喝了,现在傅氏情况未明,该忍下来的还是要忍。

    傅寒川的拇指搓了搓指骨,裴羡看了他一眼道:“说起来,苏湘跟你那会儿,好像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吧?”

    苏湘那时候二十岁,苏家深居简出的二小姐,无人知晓,一出现就成了轰动。

    而现在的这个常小姐,才上大二,差不多也是十九二十的年纪,低调的几乎没有人见过她,今晚才随着傅寒川出现在人前。

    傅寒川最不愿想的就是四年前,一张俊脸沉了下来。

    裴羡道:“刚才那些人,都在讨论你们,傅、常两家要联姻的风声都传出来了。”

    相信这也应该是卓雅夫人要达到的目的,才这么安排。

    傅寒川揉着额头,讽笑着道:“知道刚才那位祁太太说了什么吗?”

    “什么?”

    “问我怎么没有带傅太太前来。外界都以为我跟苏湘离了婚,常家的人听到那句话,以他们的地位,就算有想法,也该打退堂鼓了吧。”

    裴羡眸光一闪,说道:“难怪你会去跟杜若涵聊天。”

    忽的,他眉头一皱,又道:“可是这杜若涵没道理说这话啊?”

    傅寒川扯了扯嘴唇,没把苏湘跟杜若涵有牵扯的事情说出来。

    他将空酒杯放在了横栏上道:“你们两个,放着自己的女伴不陪,跑到这里来跟我吹冷风?”

    乔影今晚值班,没陪着裴羡前来,对于临时应玚的女伴,裴羡不热衷便也作罢。

    他看向莫非同,倒是这个家伙,他不是一向爱凑热闹。

    莫非同单手搭在横栏上,心情不佳的样子,他道:“今晚的女伴不好看,不想对着她。”

    裴羡对傅寒川使了个眼色道:“莫家不想再看着他胡作非为,继续堕落下去,给他那个那个了。”

    裴羡没明着说给他安排相亲,今晚他跟傅寒川的境遇差不多,被硬塞的对象。

    傅寒川明了,拍了拍莫非同的肩膀。

    这时候,莫非同忽然对着里面的祁令扬呶了呶嘴,阴阳怪气的说道:“奇怪了,你说这祁令扬也三十多了吧,祁家怎么不给他安排个老婆?”

    就算是不重要的次子,在豪门世家里,也是可以用来联姻的工具,祁令聪娶了杜若涵,就冲着这暧昧不清的关系,祁家也早该安排个女人,断了他们的心思,免得被别人说三道四。

    倒是这祁令扬,老是跑到苏湘面前献什么殷勤,还真是一点都不避讳。

    傅寒川瞥了一眼祁令扬,这时候,仿佛里面的人有所感应似的,也往这边看过来,两个人男人的目光遥遥相接,彼此对望了一瞬,傅寒川别过目光,眼睛里闪过一道冷意。

    祁令扬将手中的酒一口喝干了,将酒杯搁在一边的桌上,眸光一扫聚在一起的常家人。

    傅寒川就这么对待苏湘,枉费她心里还记挂着他。

    身侧的拳头根根捏起,祁令扬的眼中闪过阴寒。

    “令扬?”

    杜若涵走过来,看到祁令扬眼中闪过的寒意,吓得顿住了脚步,她转头往阳台那边看了眼。

    刚才,她好像看到祁令扬看着阳台的方向,然后脸色就变了。

    祁令扬身侧的拳头一松,脸色已经恢复如常。

    “大嫂,什么事?”

    杜若涵想自己可能眼花了,祁令扬跟傅寒川能有什么事。

    她的胎儿养住了,祁令聪解除了她的禁令,她去过古华路,没有再见到祁令扬跟那个女人见面。

    她走过去道:“有段时间没有见你了。”

    “嗯。”祁令扬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这边不方便抽烟,又觉得无趣,他便转身又拿了一杯酒。

    杜若涵看着他兴致缺缺的样子,看了眼他手中的酒,以为他是因为跟那个女人分手了才这般情绪低落。

    她伸手将他手里的酒杯拿了过来道:“少喝些酒,对身体不好。”

    祁令扬手里一空,看着面前低眉说话的女人,杜若涵也是愣住了,手里的酒杯轻晃了下。

    她可以劝酒,但是她的身份,却并不适合从他的手里拿过酒。

    傅寒川讽刺过她,她也知道自己不该过来,可是看到他一个人孤单的站在这里喝酒,她就忍不住。

    从小,祁令聪的身边就有那么多的人围绕,而他从来都是被冷落的那一个。

    一样是姓祁的,祁令扬在这种场合里,这种冷遇,更像是一种羞辱,谁都不曾将他放在心上。

    她只想陪在他的身边,哪怕无人看一眼,她也愿意守在他的身边陪着他,可为什么就变成了她只能遥遥看着他?

    心里一波动,涟漪跟苦涩一起泛起,杜若涵将酒杯轻轻的放在一边的桌上。

    因着心神不宁,那酒杯没有放稳,擦着桌边摔落在了地上。

    清脆的声音淹没在乐声中,红色的酒液血似的洒在白色大理石上,玻璃碎了一地。

    附近的人被这小动静惊到了,目光看了过来,杜若涵慌神的低下身子想要捡起那些碎片,祁令扬皱了下眉,伸手想要拉住她,但是手指还没碰到她的手臂,就被人一下子拍开了。

    祁令聪绷着脸看了祁令扬一眼,拉住杜若涵的手臂冷声道:“这种事不是你做的。”

    这是一句一语双关的话。

    他冷厉的眼扫了一侧的侍应生,立即就有人跑过来收拾。

    杜若涵看着侍应生蹲在地上,将大的玻璃碎片从酒液中一片片的捡起来放在托盘里。

    手臂传来捏痛,杜若涵眉毛皱了起来,她回过神抬头看去,就见男人低下头,耳侧冰冷至极的声音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的,他道:“回去再收拾你。”

    她的身体微微的颤了下,抿住了嘴唇。

    祁令聪侧头看了一眼周围若有似无的投过来的视线,看向一侧站着不动的祁令扬冷声道:“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怕不够人看吗?”

    祁令扬淡淡一眨眼,再淡漠的说道:“大哥,只是打碎了一个酒杯,本就没有什么事情,需要避讳什么?”

    “想看,就随便人大大方方的看。”

    他淡淡的一瞥周围的人,一副百无禁忌的样子。

    不远处,莫非同跟裴羡已经从阳台那边回来了,本是过来拿杯酒暖暖身体,将这兄弟对峙的一幕看了个正着。

    裴羡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莫非同,脑袋侧过去一些,低声道:“是啊,祁家怎么就没给安排个祁二太太?”

    祁家的这些秘密不算什么秘密,有人当着八卦看,也有人没兴趣知道。

    会场里面的另一个角落,常妍得知傅寒川还未离婚,整个人郁郁寡欢都快哭了,常奕再疼这个妹妹,这回也不能再惯着她了。

    要不是这里不方便说话,他早就骂醒她了。

    回头,他还要亲自给卓雅夫人致电一番,问问她是什么意思,她把他们常家,也当成了那些攀附傅家的人,那么不要脸面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