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1 老子我修身养性不可以吗?

时间:2018-04-29作者:一湖深

    ,精彩小说免费!

    这样的状态还不知道要维持多久,告诉她又如何?

    以她的心态,恐怕巴不得他不要过去吧。

    傅寒川嗤笑了下,吸了口烟站了起来,星点闪亮的火光中,他眯起狭长的眼眸望着楼下的车,划过一丝冷意。

    烟蒂摁灭在烟灰缸中,男人长腿移动,宽厚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隔天傍晚回来的记忆分割线……

    苏湘擦完面霜,左右照了照镜子,觉得气色不是很好,便打了些腮红,将头发绑了一个丸子头,这样看起来就精神很多了。

    今天要去考场踩点,认一下座位号,免得考试那天找不到地方。

    苏湘几年没有上过考场了,心里有些紧张。私心觉得,气色好些,运气也会好一些。

    一翻捣腾完毕,她这才满意的走出洗漱间。

    一个人吃早饭比较随性,苏湘把昨天剩下的米饭煮了泡饭,就着一块腐乳便吃完了,随后拎包出门。

    这次的考试点在另一个区的一所中学,车开了四十分钟才找到地方,但是确认考试的教室却只用了五分钟。

    大概是怕人进去作弊,教室的门锁着,旁边的墙上贴着张白纸,上面写了几号到几号的准考证号,苏湘比对了下,确认结束后便出来了。

    书店。

    苏湘在柜台点了杯热奶咖,找了张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脱下厚重的呢大衣跟围巾斜搭在椅背上,将包里的笔记跟书拿了出来开始复习。

    她穿着米白色的宽松毛衣,略长的袖子遮住她半只手,双手捧着暖暖的奶咖,一低头喝上一口,双眼注视着书本,看一段,抬起头望着天花板默念一段,再对着书本看了一遍,笑一笑,再进行下一段内容。

    明亮的阳光倾洒下来,将她的脸照耀的白皙透粉,粉红的唇瓣弯弯翘着,像是一幅重复的动态漫画。

    窗外,一辆车停在街口,一个男人坐在车内,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方向盘,时不时的抓一下下巴,挠挠后脑勺。

    莫非同只是开着车在街边随便兜风,不经意的就看到了苏湘坐在书店看书。

    他将车子停下来,下意识的就想下车去打招呼,可是车门刚推开一条缝,他就嗖的一下把手给缩了回来。

    倒不是他身子虚经不得冷风,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说起来他还欠了苏湘一条命,还没还她人情,怎么就不能够上去打招呼了?

    莫非同试了两次,可是好像门把上装了刺似的,每次摸到车门的时候,手就缩回来了。

    进去说什么呢?

    莫非同心里就像装了只疯癫的兔子,想装看不见继续兜他的风,可是一看到那白皙的脸,粉红的唇,车胎像是黏在了马路上。

    他坐在车里,隔着一条马路看着书店窗边坐着的女人。

    抬头时,她的脖子扬起一条白皙流畅的弧线,低头时,她的后脖子弯出一道白皙的小拱桥,后脑际的碎发落在脖子里毛茸茸的。

    她的眉眼明润,小小的鼻子挺翘,明明看起来并不是大美女的类型,可是看着看着就看成了一幅画。

    她吸了一口饮料,仰头看着天花板,饮料随着她的喉管下滑,嫣红的嘴唇又弯了起来。

    莫非同吞了口唾沫,那奶茶,有那么好喝吗?

    那书,有那么好看吗?

    他看到她终于从书上挪开目光,以为她要看向窗外,便立即的往后避了下,却发现她只是侧开目光去看她的手机。

    莫非同有些尴尬的回过神来,他这是在做什么?

    这还是霸气的莫三少吗?

    “嗯哼!”莫非同自顾自的清了清喉咙,终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服务台就在门口,莫非同走进去先看了一眼那边安静坐着的女人,脚步往那里移动的时候,又生生的换了个方向,走到服务台那边看了眼上面的品类单。

    莫非同这辈子就没走进过书店,不是酒吧就是会所,看到上面的名字,一看就傻眼。

    什么老舍的茶,安娜的咖啡,这都什么玩意儿?

    “先生,请问您要喝点什么?”

    服务员小声的问了一句,莫非同看的头疼,直接道:“咖啡。”

    “请问您要什么咖啡?”

    莫非同粗声粗气的道:“黑咖啡不加糖!”

    “好的,请您稍等。”

    那服务员转过身去,在后面的吧台上开始冲泡。莫非同半侧着身体,手臂搭在柜台上敲着手指。

    就这么走过去好像不大好……好吧,小哑巴看了半天书,该饿了吧。

    “那个……”莫非同指着品类单小吃的一行字,反正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便随便点了一个,“再要那个羊脂球。”

    服务员转过头,对着客人甜甜的笑:“好的,请您稍等。”

    一会儿过后,咖啡跟蛋糕都放在了一面托盘上,莫非同瞧了一眼那什么羊脂球,原来就是一块起司蛋糕。

    他单手轻松的拿起托盘,正要往窗边走过去,手指晃了下。

    祁令扬也在这家书店,他在书架那里换书,越过书架不经意的就看到了窗边坐着的女人,他的唇角微勾了下,拎着书走了过去。

    苏湘刚好默念完了一段内容,察觉到身边站着人,一抬头就看到祁令扬站在了那里,他晃了下手里的书,微微笑着。

    苏湘的眼睛弯了起来,祁令扬拎开座椅,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苏湘的书划得花花绿绿的很惹眼,祁令扬看了一眼说道:“就快要考试了吧?”

    苏湘点了点头。

    ——今天去了考点,明天开考。

    祁令扬道:“嗯,看你这么认真,肯定能过关。”

    苏湘笑了起来,露出雪白的牙。

    ——但愿能过。

    她的手臂顿了下,想到了什么,再比划了起来。

    ——上次听你说,你要去新的公司了,顺利吗?

    祁令扬耸了下肩膀:“目前来看,还可以,以后就不知道了。”

    ——你怎么也会在书店?

    祁令扬手指点着大脑,嘴唇微微下弯,看上去有些苦恼,他道:“用脑过度,就出来放松一下。”

    另一边,莫非同看清楚是祁令扬以后,握了握手指,拿着咖啡走到了另一侧的卡座坐了下来,眯着眼睛盯着那边。

    此刻,他有些懊恼自己看不懂手语,不知道苏湘在说什么。

    小哑巴不学乖,这还没完全跨出傅家的大门呢,又跟祁令扬搅和在一块儿?

    此时,莫非同有一种冲动,他想买下这家书店,然后在门口挂一块贴着祁令扬照片的告示,写上:此人不准入内!

    看那两人有说有笑,莫非同气闷的喝了一大口咖啡,但是刚出来的咖啡温度很高,这一口喝下去,烫的他喷了出来,连忙拿纸巾捂住了嘴。

    但书店这种安静的场所,一点小动静就能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何况只是隔开了一条走道。

    苏湘跟祁令扬转头看了过去,苏湘微微的惊讶了下。

    莫非同这个人,痞里痞气的,看起来跟书店怎么都搭不上边呀?

    被人发现了,莫非同轻咳了一声,丢开了纸巾,在书架上随便的顺了一本书后,单手拿起了托盘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

    “咚”的一下,他搁下托盘的时候有些用力,上面的咖啡泼洒了一些出来,水面剧烈的晃着。

    莫非同居高临下的瞧着俩人,神情有些倨傲。

    他想起来,上一次撞见他们两人在一起是在地铁站里,那个时候苏湘还不认识他。

    莫非同道:“祁二少,不介意我也坐下吧?”

    祁令扬唇角一勾一笑:“当然可以。”

    莫非同在祁令扬的旁边坐了下来,祁令扬看了一眼那块起司蛋糕,再看了眼莫非同,笑着说道:“听说前些日子三少历险,怎么现在换了个人似的。”

    苏湘也看着那一块蛋糕,好奇的看着莫非同。

    莫非同觉得自己的耳朵尖有些热,瞥了一眼苏湘后,轻咳了一声说道:“老子我修身养性不可以吗?”

    祁令扬轻扯了下唇,目光落在那本书的封面上,脸色有些复杂了起来:“三少,如果你想要修身养性的话,我建议你看别的书。”

    苏湘也看了眼那本书,手指抵着鼻子默默的移开了视线。

    这什么眼神,怎么了?

    莫非同拿书的时候根本没注意,这一眼看过去,差点岔了气。

    封面上赫然写着《金瓶梅》三个大字,虽说这本书不是什么禁书,但是谁都知道这书是那什么书的鼻祖。

    而且这本书大概很多人看过,书页都松松垮垮的了。

    哪个王八羔子把书放在那里的!

    莫非同心里火大的咒骂了一句,但是面上还撑着底气。

    “不就一本书么,老子我喜欢看什么就看什么。”

    他也顺带的看了一眼祁令扬的那本书。

    《三体》。

    什么玩意儿,怎么不看果体。

    祁令扬笑了下,翻开了自己的那本道:“你随便。”

    说着便静下来看起了书。

    莫非同瞧了眼那男人,也翻开了书页,但他的心思根本不在看书上,一双眼瞧了下祁令扬,再看了看苏湘,心里爬进去一条蜈蚣似的难受。

    他余光瞥了一眼苏湘,呵呵,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他一来就没声了,装什么呢。

    苏湘当然也记得第一次见到莫非同的时候是什么情景。

    那天见过他以后,第二天她就被学校停课。

    苏湘抬起手臂,将自己的书围了起来,活像莫非同要过来抢她的书似的。

    莫非同看着她的动作,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些,她这什么意思?

    不过看到苏湘小心翼翼的样子,他也记起来自己那时做过的事,那股火瞬间撤了,挠了挠后脖子。

    他把蛋糕往苏湘那边推了推,不自在的道:“不知道好不好吃,你吃了吧。”

    苏湘抬头看了他一眼,他这话,听起来让人莫名其妙啊。

    莫非同看她警惕的看着自己,他梗了梗脖子道:“我们是过命的交情,你还怕我给你下毒吗?”

    苏湘微张了下嘴唇,说真的,她确实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手边正好有纸笔,苏湘便写了起来,然后将纸片推了过去。

    莫非同看了眼那纸片,有种血压升高的感觉。

    纸片上写的是:我让陆小姐被抓,你不恨我?

    在苏湘的印象里,莫非同跟陆薇琪是一起的,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跟着他上了山,找到了关键的人证,现在陆薇琪面临牢狱之灾,他不恨她吗?

    其实在那之后,陆薇琪的母亲有到她的病房来请求过她私下和解,想要她撤诉,不过她没有答应。

    因为陆薇琪,她被迫签下了离婚协议,不能见傅赢,还顶着骂名被网络暴力了那么久,她不想撤诉。

    她也不是以德报怨的那一类人。

    莫非同深吸了一口气,正要说些什么,转头看了一眼祁令扬闭上了嘴,将纸片反了过去,拿起苏湘的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他捏起纸片对着苏湘:陆薇琪与我再也无关。

    莫非同习惯了用电脑,他的字本就写得不怎么好,加上现在又是在气怒的情况下,一排字写得歪歪扭扭,苏湘仔细看了会儿才看明白。

    莫非同看到苏湘看明白了的眼神,这才收回了纸片。

    他看了她一眼,起身站了起来,粗声粗气的道:“早些回去,别太晚。”

    说着他就走了。

    他的书跟咖啡都留在了桌上。

    苏湘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那一块蛋糕上,拿起上面的小勺挖了一块送入口中。

    湿润绵软的口感,有着蜂蜜的清香,味道还挺不错的。

    祁令扬拿起莫非同只翻了一页的书,转头看了眼窗外,扯了下唇角,将书放了回去。

    他道:“差不多中午了,请你吃饭,提前预祝你考试过关。”

    苏湘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眉头微微的皱着。

    祁令扬看她的神情不对,问道:“怎么?”

    苏湘扯了扯笑,手语比划了起来。

    ——我不太饿,庆祝的事,还是等我考完了以后再说吧。

    祁令扬以为苏湘考前紧张,伸手将她面前的书都收拾了起来,说道:“出去吃个饭而已,不会耽误多少时间。而且你都已经准备了这么久,先放松一下,不要太紧绷了。”

    苏湘还是摇头,手语比划起来。

    ——不了,我回去吃,以后再庆祝吧。

    祁令扬见她坚持,也便不再说什么。

    “那好,等你考到了资格证,我再请你吃一顿好的。”

    两人就此别过,苏湘拿起自己的手机,翻看了下。

    之前她看书太过投入,都忘了做饭这回事儿。

    傅寒川这段时间经常过来茶湾吃饭,有时候还会发消息给她说要吃什么。

    可是这一个上午,没有一个电话,连一条短信都没有。

    苏湘捏了捏手机,将手机放进了包里走出来书店。

    开了半个小时的车,苏湘回到公寓,里面静悄悄的,她早上留在餐桌上的碗还在,也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苏湘的神情有些失落,随便的煮了一碗面将午饭对付了过去。

    商场的一家西餐厅内,由侍应生带路,卓雅夫人同常妍一起往里面走着,两人的手里都只拎着一个购物袋,看起来收获并不怎么丰盛。

    侍应生拉开了座椅,卓雅夫人坐了下去,而后常妍也在拉开的座椅上坐下。

    卓雅夫人微笑着道:“看起来常小姐不经常出来逛街?”

    常妍的脸颊微红,气息也不怎么匀畅,她笑了下道:“哥哥嫂嫂们经常东西买给我。”

    卓雅夫人点了下头:“那常小姐的家人是真的是很疼爱你。”她的话锋一转,眼睛里透出一些揶揄,“不过小女生,不是都喜欢跟男朋友一起出来逛街的吗?”

    常妍的脸颊更红了些,垂下头道:“我比较喜欢看书啦,而且我也没有交过男朋友……”

    后面的半句话声如蚊呐,卓雅夫人却是更满意了。

    家世好性格又乖巧,感情方面一片白纸,这样的女孩子虽然太过单纯,但是单纯有单纯的好,宜家宜室,没有什么杂念。

    这时候,侍应生把两位点的牛排送了上来,卓雅夫人切割着牛排,瞥了一眼常妍,说道:“常小姐不经常出来逛街,那怎么想到约我出来?”

    常妍的手轻轻的抖了下。

    大嫂说过,卓雅夫人的性格强势。

    她定了定心,微笑着说道:“上次夫人请我去您家吃饭,一直都没有机会感谢夫人,正好听说这边新开的西餐厅不错,就请夫人来换换口味。”

    既然是一起出来吃饭,西餐厅又正好在商场里面,那逛街喝茶也便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傅寒川对她现在没有感觉,她想要经常见到他,就得自己想办法。

    卓雅夫人听着常妍的回答,眸光微闪了下,将一小块牛肉送入口中咀嚼了下道:“这牛排味道确实不错,以后也请寒川来尝一下。”

    常妍抿唇而笑,低头切着自己的那一份。

    这时候,卓雅夫人又道:“不知道常小姐对寒川是怎么看的呢?”

    在学校的时候,常妍常常被男生表白,但是被一个长辈如此直白的问,她还是很不习惯,一张脸红透,捏紧了手里的刀叉。

    不过她知道,这个问题对她很重要。

    “我……我……”

    “你怎样?”

    其实常妍的主动,已经透露出她的意思了,卓雅夫人这一问,不是多此一举,而是在做最后的评估。

    评估她能够坐上傅太太之位的决心。

    常妍一看就是个娇小姐,脸皮薄,但是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傅寒川个性冷漠,又有那个厚脸皮的哑巴在,这常小姐禁不住打击的话,她再怎么帮着也没有用。

    就在常妍狠了狠心,张口要说她喜欢傅寒川的时候,身侧忽然冒出来一道低沉的男声。

    “卓雅夫人,这么巧啊。”

    莫非同从书店出来,随便的找了家店吃饭,跟着侍应生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着的卓雅夫人,还有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女孩。

    卓雅夫人对着莫非同微微笑了下道:“哦,是非同啊,你的伤怎么样了?”

    陆薇琪的事情闹得那么大,卓雅夫人当然也知道了莫非同受伤的事情,便客套的问了一句。

    “夫人,你看我这样……”莫非同单手随意的抄着裤袋,低头看了自己一眼,“当然是已经好啦,活蹦乱跳的。”

    他转头对着等候在一边的侍应生道:“不用再另外安排桌位了,这里认识的,加张座椅。”

    说着,他再转头看向卓雅夫人:“我一个人吃饭有些无聊,夫人不会介意吧?”

    他再看了一眼常妍:“这位漂亮的小姐,我想你也不会介意的,哦?”

    常妍扯了扯嘴唇,轻摇了下头。

    莫非同一挥手指,对着侍应生道:“去吧。”

    那侍应生便从旁边的桌子抽调了一张座椅出来,莫非同坐了下去,看了看那两人吃的一样的牛排:“哇,你们两都吃一样的,那肯定是这里的招牌了,我也要一份一样的,六分熟。”

    莫非同对着侍应生点餐完毕,对着常妍笑了下:“这位漂亮的小姐,还不知道你的芳名?”

    莫家在南城也有一定的地位,加上莫非同这浪荡子的性格,北城的大小名媛,基本上他都认识。而可以跟卓雅夫人一起吃饭的,定然不是随随便便的姑娘家,肯定也是有来头的。

    眼前这位有来头的小姐,他竟然没有见过,稀奇了。

    常妍道:“我是常妍。”

    莫非同打量了下,伸出手来横过半个桌角:“哦,原来是常小姐,我是莫非同,幸会。”

    听傅寒川说起过,北城的常家也有意争夺那什么盛唐科技。

    常妍不大喜欢这个突然冒出来打断了她们的男人,但是礼仪上,她还是伸出了手。莫非同握住她的手指,轻佻的捏了下,常妍像是烫着了似的,飞快的缩回了手。

    莫非同唇角微勾了下,眼睛里飞快划过一道不屑。

    就这水平,还想做傅太太?

    他的眸光微转,余光看了下卓雅夫人。

    这两人坐一桌,看起来傅太太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位。

    因为有了莫非同的搅局,常妍的这顿饭吃得意兴阑珊,最后草草结束了。

    莫非同作为男士买了单,最后走出餐厅时,他看着前面五光十色的商场大厅。

    双手插在裤袋里,他摸着一张小纸片,手指将那方形的纸片打着转。

    小哑巴这傅太太的位置,摇摇欲坠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