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00 前路是光明的,看书使她快乐

时间:2018-04-29作者:一湖深

    ,精彩小说免费!

    乔影被打断,看莫非同一直在咳,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上道:“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再回医院去。”

    莫非同不满的道:“去你的,你才不行呢。”

    他瞥了一眼傅寒川,傅寒川睨了他一眼,莫非同立即的把目光侧开了去,硬撑着说道:“我只是想象了下傅少麻子脸是什么样子。”

    傅寒川未看出他的异样,冷冷的转开了目光,懒得搭理他们的打趣。

    裴羡问道:“对了,盛唐科技的收购,筹备的怎么样了啊?现在有常家加入进来,难度不小啊。”

    在这些收购的投资大佬里面,最有实力的就是傅、常两家了,而且两家都摆出了势在必得的架势。

    这两家要是斗起来,那可有得看了,这边一抬价,盛唐的人得数钱数到笑死。

    “盛唐的负责人,见过面了吗?”

    傅寒川捏着小茶杯抿了一口,慢悠悠的道:“没有。”

    到现在为止,都只有一个助理出面打理,看来不到最后时候是不会露面的。

    莫非同听得无趣,拧了下眉毛道:“找你们来是陪我玩的,你们两个在一起,除了生意就是生意,就没有别的可以说了吗?”

    裴羡哂笑了下,对着他道:“那莫三少有什么好的建议啊?”

    莫非同仰头看了看蓝天白云,想了半天,没有。

    他懒洋洋的道:“好像没有。”

    裴羡瞥了他一眼,问道:“去看过陆薇琪了吗?”

    陆薇琪的案子证据足够,目前还关押在拘留所,等候法院的排期,不过三年的有期徒刑看来是免不了的。

    莫非同沉了口气,想了下道:“不用了。”

    自己真真切切喜欢过的人,变成了那个样子,还不如不看,还是保留一点美好吧。

    “听说,她现在的精神状态不大好,谁都不愿意见。”

    陆薇琪回来的时候,热热闹闹,前呼后拥,到现在身边的人散尽。

    不管是想从她身上得到好处的,还是真心对待过她的,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沉默跟回避。

    莫非同看向傅寒川,其实陆薇琪最想看到的人是他,但是按照傅寒川的个性,他不会再去看她了。

    ……

    看守所里。

    陆薇琪被狱警扶着走到探望室,她的样子看上去呆呆傻傻,双眼空洞无神,一头秀发乱蓬蓬的,嘴唇干裂。她穿着灰扑扑的囚服,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光鲜亮丽。

    梁易辉看着她缓慢的,一跛一跛的走出来。

    “薇琪……”梁易辉的喉咙翻滚了下,一脸痛色。

    陆薇琪的眼睛没有焦距,直愣愣的看着前方,过了许久,才看向前面的人,唇角微微的动了下,像是牵扯出了一个笑。

    她抚摸着手腕上的一条结痂了的伤疤,前后的摇晃着身体,嘴里喃喃的一直重复说着“三年”,“三年”。

    陆家请了最好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但是证据确凿,想要避过这场牢狱之灾是不可能的,律师的意思,最少是三年。

    梁易辉道:“薇琪,你别害怕,三年……三年很快就会过去的,我会等你出来。”

    陆薇琪本身是名人,受到的关注极大,要想从中间做点什么让她少吃些苦头也很难。

    陆薇琪的目光微微的动了下,她看向梁易辉,身体停止了摆动,笑了笑后,身体又前后的摆动了起来。

    梁易辉看着她这个样子,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她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薇琪,你得振作起来,你以前的那些梦想呢?你就不想再见到傅寒川吗?”

    陆薇琪看着他,目光又动了下,眼睛里却是闪现出了茫然。

    “我斗不过她,我输了,什么都没有了……”

    “我斗不过她,什么都没了……”

    “我是个废人……”

    陆薇琪自从转移到了拘留所以后,日夜反复的就只有这几句话。

    梁易辉沉沉的吸了口气,重重的一拳打在了大理石的台面上。

    他只恨自己帮不了她。

    “薇琪,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了,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还有我,我一定会陪着你的,你记住了,你还有我!还有我!”

    最后几个字,梁易辉说的很重,像是要把这几个字刻入到她的脑子里去似的。

    陆薇琪望着他,又淡淡的笑了下,一点反应都没有。

    陆薇琪的崩溃,源于自己过分的自信,输给了一个哑巴,输得一败涂地,她接受了失败的事实,却再也爬不起来了。

    梁易辉一脸沉痛的看着她,垂下了头,像是在极力的忍耐着什么,脸都忍得变形了。

    他很想砸开这一面阻隔了两人之间的玻璃,想冲过去用力的晃醒她,想抱住她……但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她这样的颓废下去。

    他用力的捏住了手指,指节咯吱咯吱的响,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来,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

    “薇琪,振作起来,你比她强,三年后,你还有机会赢她的,明白吗?”

    ……

    商会会长选举在即,上流社会里的走动又开始勤快了起来。

    傅寒川虽然不再是傅氏的总裁,但他的影响力还在,依然出入在各个宴会里。

    在他的身边,各种各样的美女又多了起来,名媛千金,影视红星,那位被傅家承认过了的傅太太,不过短短一个月就被人遗忘了。

    人们在猜测,谁又是新一任的傅太太?

    苏湘搬离了傅家,看似远离了风暴中心,但就算她刻意的不去看,但是无意之间,还是会知道一星半点的,关于上流社会的那些风l流艳事。

    这些她早就已经习惯了的,可是看到新闻上傅寒川同娇贵名媛出入各种场所的时候,心里的刺痛感却更甚了。

    呵呵,这算什么?

    在外界眼里,她已经不再是傅太太了,可她依然还是傅太太。

    假离婚吗?

    一场抗争,她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一个隐形的傅太太。

    不,倒是像个见不得光的情人。

    苏湘扯了下唇瓣,无力的笑了下,翻开下一页的新闻页面。

    他住在这边的时候,她要帮他洗衣服,衣服上有着各种香水味道,偶尔的还能看到口红印子,长长的头发丝。

    才过了今天安生日子,一切又好像回到了过去,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而已。

    苏湘将手机丢开在一边,努力的让自己集中精神看书,马上就要考试了,等拿到了资格证书,她就可以回到学校去教书。

    前路是光明的,看书使她快乐。

    苏湘脑子里一遍一遍的如是提醒自己,只是目光反复的对着书上两行字,背着背着就变成了“傅寒川同xx小姐盛装出席xx宴会”。

    苏湘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已经十点多了。按照往常,傅寒川这个点已经过来了。

    她告诉自己,她才不是在等着他,只是怕自己睡着了又被他的敲门声吵醒。

    又用力的翻过一页书,苏湘看了眼门口,忽然掀开被子下床,将房门砰的一下关上了,然后跳上床关灯睡觉。

    她把手机铃声也设定成了静音。

    但是这一晚,苏湘窝在被窝里竖直了耳朵也没有听到门外的敲门声。

    傅寒川没有来,早上苏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挖了两倍量的眼霜涂抹在眼周皮肤上。

    她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是常家安排的家宴,傅寒川单独赴宴。

    ……隔天傍晚的记忆分割线……

    乔深在临下班前敲了傅寒川的办公室门。

    “傅先生,这是准备好的礼物,你看一下是否合适。”

    桌上摆着一套包装精美的书。

    乔深接到了老板的指示要求让他备礼也是头疼。

    以往傅寒川出席宴会准备礼物,基本上都是字画或者名表什么的,但是这次的对象是常家小姐,这就麻烦了。

    小树林那个亲吻,乔深还历历在目呢。身为傅先生的特助,乔深觉得老板还是不要再招惹桃花了。

    可他又没有女朋友,哪里知道该送小女生什么,能够礼貌又不引人误会。

    送珠宝吧,显得俗气,万一弄不好,还怕给老板惹麻烦。

    乔深向乔大姐求助了下,觉得一定不会出错的。

    傅寒川看了眼那些书,没什么意见点了下头,将电脑关了后站起身,乔深把他的外套拿过来给他穿上。

    乔深看了他一眼:“是不是要给太太打个电话说一下?”

    傅寒川扣着扣子,手指停顿了下,随后沉声道:“不必了。”

    常家有意在北城拓展新业务,常奕一家过来以后,就在北城买了别墅供长住。

    常妍早早的等候在门口,看到傅寒川的车子过来了,立即的漾开了笑颜。

    杨燕青看着小妹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取笑她道:“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进去里面等着。”

    常妍害羞的看了眼大嫂,想想自己这样确实不妥,便拎着裙角跑了进去。

    傅寒川下车,常奕夫妻迎上去笑着道:“欢迎傅先生光临,里面请。”

    两个男人在生意场上早已见过面,但是并未有过深入的交流,两人握了下手,傅寒川客套了句,三个人便一起往里面进去。

    常妍又去补了一下妆,看到傅寒川走进来,有些紧张的捏了捏裙子,叫了一声傅先生打招呼。

    傅寒川点了下头,将那套书送了过去:“常小姐喜欢看书,这一套精装版的红楼梦用来收藏正好。”

    按照常妍的喜好,她应该看过不少遍也喜欢看。这种精装书只用来收藏,不是,算是投其所好,又不至于时时刻刻记挂着拿出来翻上一翻。

    莫非同有个堂妹,自称是莫家那么多人里,唯一一个喜欢读书的。她买了一整屋子的书,全是精装的,蒙了一层灰。

    傅寒川看到乔深准备的这套书时,就猜到肯定不是乔深自己想出来的。

    常妍红楼梦已经看过好几遍,里面有些桥段都能背出来了,看到这一套精装书,微微笑着道了谢。

    不管傅寒川送她什么,她都喜欢的。

    常妍捧着书傻站在那里,常奕已经带着傅寒川往客厅那边走去了。

    杨燕青轻轻的推了她一下道:“一套书而已,你都看过多少遍了,还站着傻笑,去收起来,你大哥他们都去客厅了。”

    杨燕青往客厅的方向看了眼,常妍回过神来,漾着灿烂的笑道:“我去去就来。”

    她抱着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拿着签字笔在上面郑重的写下谁人赠送,还有日期,小心收好了这才下楼来。

    常家的家宴,不涉及双方的长辈,免了很多虚礼,客厅里,常奕跟傅寒川已经先聊了起来。

    两个男人年纪上只差了几年,又都是商场上的人物,聊了几句后,有种惺惺相惜之感。

    常奕拎起茶壶,给两人的茶杯都续上茶水说道:“只可惜我们现在是对手,不然一定是好朋友。”

    常妍下楼来,就听到大哥说了这么一句,她瞪了常奕一眼,在他的旁边坐下,在他的耳边小声道:“大哥,你怎么上来就对傅先生说你们是对手,你怎么帮倒忙啊。”

    常奕笑了下,看着傅寒川意有所指的道:“我们现在都在争一个项目,当然是对手。不过商场上嘛,这个时候是对手,下个时候说不定就是伙伴了。”

    傅寒川笑道:“常氏有意在北城拓展业务,而傅氏也在南城有业务,相信以后会有合作的机会。”

    常奕的眸光微微一闪,不愧是傅寒川,把他的试探,这就给挡回来了。

    他的本意是,如果两家能合作起来,一起拿下盛唐科技,就避免了龙虎相争的局面,但是这么大的项目合作,需要有保证的基础,加深彼此的信任。

    而这个信任跟基础,就是常妍了。

    但是傅寒川的话里,没有这种意思。

    常奕淡淡的笑了下,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小妹,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世家里面,很多都是为了利益而结合的,傅家的上一代,傅正南跟卓雅夫人就是商业联姻,傅家才有今天。傅寒川竟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倒是意外。

    常妍涉世未深,更没经历过商场上的事,自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无趣。

    她娇嗔的道:“大哥,今天请傅先生来我们家吃饭,是想谢谢傅先生的,你怎么又说这些事。”

    杨燕青亲自切了水果走过来,说道:“男人不就是说这些么,要是说打牌喝酒,你一样听不懂。不过要是说女人的事呢,你肯定又不爱听,是不是啊?”

    常妍一下子红了脸,悄悄的瞥了一眼傅寒川,将果盘往前推了推:“傅先生请吃水果,很甜的。”

    杨燕青在常奕的另一侧坐下,笑着说道:“是啊,这些水果,都是我们妍妍一个个挑出来的,她嘴挑,挑的都是好货。”

    “之前卓雅夫人请妍妍去你们家吃饭,受到诸多照顾,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傅先生又救了我们家妍妍,一直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常奕工作忙,他这个人又不喜欢那些虚的,就请傅先生过来一起吃顿便饭,大家轻松一些,希望傅先生玩得愉快。”

    傅寒川笑了笑,落落道:“只是碰巧遇到,而且那个人跟我们傅氏有简接的关系,算不上什么救,常小姐不需要在意。”

    傅寒川的回答,都是听起来礼貌回答,但实则在保持着距离,这话里的意思,常妍再单纯也听出来了。

    她轻轻的咬着唇,忍着哭意笑着点了点头:“嗯,不过还是要谢谢傅先生的。”

    气氛有些冷了下来,杨燕青跟常奕对视了一眼,杨燕青轻吸了一口气说道:“妍妍,你不是说要做你的拿手菜吗,再不开始做就来不及了。”

    “你们两个接着聊你们的大事儿,我们就先告陪了。”

    杨燕青打完了招呼,就拉着常妍走了。

    厨房里,常妍的眼睛微微泛红,吸着有些堵塞的鼻子,杨燕青一关上门,她委屈的道:“大嫂,他好像不怎么喜欢我。”

    杨燕青抽了一张纸巾递给她说道:“他孩子都几岁了,看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他要是随便对个姑娘就一见钟情,那我跟你大哥才不放心呢。”

    常妍擦了擦眼睛,觉得有道理,情绪稳定了下来。

    “不过……”

    “不过什么?”

    常家的人虽然才来北城没多久,但杨燕青参加了不少宴会饭局,对傅寒川的事多了些了解。她道:“这个傅寒川,身边的女人都有些复杂,妍妍……”

    常妍一听她的意思就是想要她放弃,常妍打断了她道:“大嫂,我喜欢他,我是真的很喜欢他,我爱他!”

    杨燕青一听到小妹连“爱”这个字都说出来了,她一直都是个羞涩的女孩子,但为了一个男人,爱这个字脱口而出……

    杨燕青暗暗心惊,有种不怎么好的感觉。

    虽说一见钟情,但是她这才见了几次面呀。

    只听常妍接着说道:“大嫂,优秀的男人才受到更多女人的关注。你看大哥那么好,身边不也常有女人缠着他,你不也都挺过来了。”

    杨燕青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便叹了口气道:“那我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我可告诉你,可别不知分寸,忘了自己是谁。”

    再怎么说,她都是常家唯一的千金小姐,闹出些小笑话来还好,要是像那个什么陆薇琪弄得自己声名狼藉,那还怎么嫁人。

    另外,她跟常奕是有感情的,而傅寒川这个人,说得好听一些是内敛沉稳,但也够凉薄的。

    看看他身边的那些个女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杨燕青虽然忧心,但小妹铁了心的喜欢,只希望到时候能让她如愿以偿,不要闹出什么事来才好。

    傅寒川去常家吃饭,一来是不能驳了常家的面子。这只有他一个客人的家宴,常奕根本就没有给他拒绝的余地。

    二来,他也想试探一下常奕的口风,听听他对盛唐科技的看法。

    盛唐科技虽然出现的时间短,但是运作非常的稳健,能在四年间迅速的发展到别的公司需要十年才能达到的程度,要么收购之,要么灭之,如果就那么放着,那以后就是一个重大威胁了。

    不过常奕只放出了两条路,要么傅、常两家有条件的一起吞了,要么两家拼到最后,看最后谁是赢家。

    从常家别墅出来,傅寒川坐上车,扯松了领带。

    这顿饭,吃的比以往任何一个宴会都要累。

    他吩咐道:“开车。”

    乔深应了一声,车子开动起来:“傅先生,去茶湾吗?”

    傅寒川看了下时间,嗯了一声,就在车子要拐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傅寒川微微的蹙了下眉,目光一直盯着后视镜。

    路口有一辆黑色的车停在那里,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刚才他过来的时候,这辆车跟在他们的后面,在这里停了下来。

    本以为这辆车主也是这小区的,但是他们的车开出来时,这车也开动了。

    这车主正好跟他们一样过来拜访客人?

    要知道同进同出的这种概率是很低的。

    傅寒川眸光微微一闪,对着乔深又吩咐道:“回古华路那边吧。”

    前面的一个三叉路口,一个是通往茶湾那边的,一个是往古华路的方向,乔深都已经准备开向左侧了。

    “啊?傅先生,不去茶湾了吗?”

    傅寒川的视线一直注意着后面的那辆车,说道:“古华路。”

    乔深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后面的那辆车,眉毛蹙了下,怎么会有辆车跟着他们。

    傅寒川是商界的风云人物,但他其实很低调,不至于像明星们那样有狗仔跟拍什么的,那跟着他的那辆车,有什么用意?

    “傅先生,后面的那辆车是?”

    车子往古华路的方向开,这个时候,傅寒川已经不再关注那辆车,他翻阅着文件道:“应该是卓雅夫人派来的。”

    他的离婚手续迟迟没有办下来,他的话在他母亲那里已经失去了效用,她当然是不肯放下心来的了。

    今天他来常家吃饭,她肯定也是知道的。

    常家不像金家、陆家等那些世家,需要看傅家的脸色阿谀奉承,卓雅夫人的面子在常家是卖不开的。

    她派车跟踪,倒不是想知道他跟常家的这顿饭吃得如何,而是想知道,他吃过饭以后去哪里。

    到了古华路的别墅,乔深便把车开走了。傅寒川站在窗口,拨开窗帘往楼下看了眼,那辆车还在。

    他松开了窗帘,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长腿交叠着点了根烟。

    袅袅的烟雾里,他微眯着眼按着手机上的键盘,想给那个女人打个电话叫她不要等了,但是当手指要摁下拨号键的时候,他的手指一顿,眉心微蹙了下,最后改成了home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