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98 傅寒川的太太之位,不可以空缺太久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傅正南掀过一页书,头都没抬一下,他道:“我看不到他有这个能力可以做总裁,要回来,让他拿出本事来。”

    卓雅夫人咬着牙:“傅正南!”

    傅正南放下书,下巴一抬,眉眼冷漠的对着自己的妻子:“卓雅,公司不是你意气用事的地方。家里你怎么横行霸道我不管,但是在公司,就必须按照规则来。谁有能力,谁上!”

    低沉威严的嗓音落下,卓雅夫人捏紧了拳头,她冷笑了下:“寒川有没有这个本事坐在总裁的位置上,还需要证明?”

    “你只不过借着这次借口,想要扶持什么人上位吧?”

    傅正南的目光没有动一下,只定定的瞧着她,每说一个字,手指敲一下桌面,声音低沉的道:“我说了,让他拿出本事来。”

    “上一次的事情,让董事会的人对他丧尽了信心。让他重新坐上裁总,他还能坐得稳吗?”

    卓雅夫人无可辩驳,深深的沉了口气,傅正南在傅氏的说话分量最重,他不松口,她再怎么发脾气也没用。

    而眼下能让傅寒川再重返总裁之位的机会,就只有盛唐科技的收购案了。

    这个科技公司,她了解过,现在是投资界的香饽饽,不少投资大佬都盯着,现在傅寒川已经不是总裁,说出去的话分量就没有以前那么足了,反而还多了不少的掣肘,要完成收购不容易。

    卓雅夫人愤愤的瞪着傅正南:“总之,你就是不让他好过就对了!”

    傅正南道:“傅寒川是我的儿子,我要他多磨砺,有什么问题?”

    卓雅夫人不屑的嗤笑了下:“是吗?”

    她的眉眼一低,警告的道:“最好是你说的那样,不然,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在卓雅夫人离开书房之际,傅正南叫住了她说道:“傅寒川,还跟那个女人有来往吗?”

    卓雅夫人脚步顿一,往身后侧看了一眼道:“没有。”

    说完以后就走了出去。

    那个女人,自然指的就是苏湘。

    傅家所有的耻辱都因她而起,傅寒川被罢免也是因为她,她又怎么可能再让那个女人回到傅家来!

    卓雅夫人走出书房以后,眉头就沉沉的拢了起来。

    虽说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傅家,但是那两人的离婚手续一直没有完成。

    这也是傅正南一直拖着不肯让傅寒川复位的原因之一了。

    卓雅夫人心里一动,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意笑来,走路的步子也轻快了起来。

    接下来的几天,卓雅夫人继续游走在贵太太们的圈子里,她依然是众星捧月的那一个最高贵的夫人,逛商场买珠宝,禅室喝茶剧院听剧。而在她的身边,也不乏家世深厚、高雅貌美的世家千金陪伴。

    众人周知,傅家的那位哑巴太太出局了,虽然傅寒川离过一次婚,身边又有个儿子,但并不妨碍女人们对他的青睐。

    这一开春,傅太太这个悬空的位置,又让名媛们角逐了起来……

    ……

    傅氏大楼。

    傅寒川的办公室门口,那块象征着总裁地位的金色牌子已经摘下了,傅寒川依然还在这里办公,但只要有下一任总裁上任,就难保这里坐着的人是谁了。

    卓雅夫人一走到门口,心里就堵了一口气,以前不觉得,现在横竖看着都不舒服。

    她敲了下门就走了进去,傅寒川抬头看她进来,叫了一声打了个招呼就又重新埋头工作了。

    卓雅夫人走到桌边,看着他摆满了桌子的文件,旁边一叠资料有一尺来厚,不由更心疼了些。

    不再是总裁,手上能调配的人手也少了,很多事只能他自己来做。

    傅寒川抬头看了她一眼:“妈,你有什么事吗?”

    卓雅夫人将桌上的几份文件叠在一起,挪出一块空地来,把手里拎着的保温壶放在桌面上道:“我让夏姐给你煲了人参鸡汤,你先喝一点。”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接过卓雅夫人递过来的汤碗。

    卓雅夫人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我看你最近气色都差了很多,没有好好吃饭吗?”

    傅寒川喝了口汤道:“不是,工作忙。”

    说话间,他已经看完了一页资料,在上面做了些批注。

    卓雅夫人叹了口气,拿起一页文件看了看:“这些都是关于盛唐科技的资料?”

    “嗯。”

    卓雅夫人不满的道:“要不是那个女人,你也不至于累成这样。”

    傅寒川喝着汤,这鸡汤的人参味道太浓,没有苏湘炖的清亮味鲜。

    说起来,自从那女人搬出去之后,好久没吃到她做的东西了。

    傅寒川将空了的汤碗搁在一边说道:“妈,我之前没做上总裁前,不也是这么过来的?”

    傅家的人,不会因为他是傅寒川,就直接让他坐上总裁之位,不也一样是自己挣来的。

    只不过从低谷再往上走一回罢了。

    卓雅夫人道:“我是觉得你浪费了时间。”

    好好的一手牌,因为那个女人而打得稀巴烂,还要重新洗牌,她能不气吗!

    说着,她对着那些资料点了下下巴道:“这个盛唐科技,有把握吗?”

    “你父亲的意思,只要你能成功收购,让董事会的那群人闭嘴,总裁之位就还是你的。”

    傅寒川扯了下唇角,那他这回就让那些老家伙们永远的闭嘴!

    卓雅夫人看他的神色放心了些,这个儿子,除了在女人问题上让她失望以外,别的还没有让她失望过。

    她淡淡的道:“你跟苏湘的离婚手续,什么时候办下来?”

    傅寒川像是没听到似的,专注的看着文件,卓雅夫人伸手过去,将他手里的文件拿了过来,正色道:“寒川,这个女人,我不会允许你再往家带。”

    “我想我不需要再跟你说一次这里面的厉害关系!”

    傅寒川抿着薄唇,眸光缓缓流动,手指慢慢的蜷缩了起来,而后一松,他道:“我会处理。”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卓雅夫人并不满意,她道:“我已经听过你太多次这样的回答,我要的不是你的敷衍,你拖着也没用。”

    她的声音冷了下来说道:“不妨告诉你,傅寒川的太太之位,不可以空缺太久。”

    “那个女人已经出局了,把离婚手续办下来,你跟她没了关系,也让她能够去找个包容她爱她的男人,好好过完她的下半辈子。”

    傅寒川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慢慢的搓着两根手指,像是听着,又像是没在意。

    卓雅夫人看了他一眼,她说得再多,但也知道这儿子翅膀硬了,她早已把控不住。

    不过现实已经给他好好上了一课,由不得他不低头。

    她的语气松了些说道:“还有,今天晚上腾出时间来,回家吃饭。”

    傅寒川闻言蹙了下眉,自从上次跟傅正南起了冲突以后,父子俩的关系还没和解,傅寒川没有回过傅家老宅。

    卓雅夫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怎么,回家都不愿意了?再怎么样,他还是你爸。”

    傅寒川像是嗯了一声,重新看起了文件,淡淡道:“知道了。”

    卓雅夫人见他答应了,这才转身离开。

    到了傍晚,傅寒川带着傅赢驾车回老宅,看到门口停着的一辆白色轿车时,眉头皱了下。

    老何站在门口等他下车,傅寒川问道:“那辆车是谁的?”

    老何双手放在小腹上,毕恭毕敬的微笑着道:“傅先生进去看一下就知道了。”

    傅寒川余光再瞥了一眼那辆车,抬步往里面走去。

    客厅里有说话声,卓雅夫人一抬头,看到傅寒川进来了,笑着道:“人齐了,可以开饭了。夏姐,去把汤端上来。”

    “夫人,还是我来吧。”一道轻柔的女音响起来,只见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微微笑着,含羞带怯,双手搭在卓雅夫人的臂弯里。

    卓雅夫人拍了拍她的手,笑眯眯的道:“好,汤是你炖的,你去拿来。”

    一路目送着女孩去厨房的背影,然后她才收回目光,笑着看了一眼傅寒川道:“她是常庭宽的小女儿常妍,正在读大二。文文静静的,上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很不错吧?”

    常庭宽,南城去年的首富,做航运起家后做建筑业,据说南城的地产楼盘,三分之一是常家的,底下两个儿子,把常家的商业版图开拓的更宽了。

    傅寒川沉着脸,就这套路,他还能看不明白么?

    傅寒川什么也没说,拉着傅赢的小手坐到餐桌上。

    常妍端着一锅清炖甲鱼汤出来,放在最中心的锅垫上。

    炖了两个多小时的汤,汤色清亮,只有一层薄薄的油花浮在水面上,甲鱼静静的沉在水底,旁边一圈白色鹌鹑蛋,几点绿葱做点缀,看着就味道鲜美。

    常妍悄悄的看了眼傅寒川,脸上晕着一层薄红,不知道是端锅烫着了,还是害羞。

    她抚了抚裙子准备坐下,这时卓雅夫人将她拉着往傅寒川的旁边坐了下来。

    “这里空着座位,坐那么远还怎么吃饭啊。”

    常妍的脸色更红了一些,卓雅夫人看了眼傅寒川道:“人家常小姐第一次来我们家吃饭,尝尝这汤好不好喝。”

    “我听常小姐的大嫂说,常小姐练得一手好厨艺,谁要能够把你娶回家,那可就有口福了。”

    她又瞥了一眼傅寒川,这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傅寒川只低头喝着汤,捞出葱花倒在一边的碟子里,说道:“家里有佣人做饭,想喝汤吩咐一声就可以了。母亲,你今天不也吩咐了夏姐炖了汤?”

    傅寒川极少在外人面前说话这么不给面子,卓雅夫人在桌下踢了他一下,冲他使了个眼色,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常妍羞红了脸,窘迫的道:“夫人说笑了,只是一般手艺而已。”

    她看着傅寒川面前那一只小碟里的葱花,咬了咬下唇,暗暗记下,以后做汤,一定不放葱了。

    “这怎么是一般手艺,我听你大嫂说,你在研究红楼梦里面的菜谱,什么时候有空,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常妍余光微微一瞥傅寒川,红着脸说道:“做菜倒是可以,就是怕被你们笑话。”

    这边一来一往间,傅寒川接下来始终都是沉默的吃着饭菜,偶尔给傅赢夹一两筷子菜,让他自己吃饭。

    小家伙自己拿着勺子乖乖的吃饭,小嘴上沾着米粒,傅寒川看到了,就拿纸巾给他擦一下。

    常妍瞧着男人细心照顾孩子的模样,芳心噗通。

    这样顾家又会照顾孩子的男人,工作能力强,模样长得又好,谁不喜欢?

    晚饭后,一众人坐在客厅喝茶消食。

    傅正南叠着腿,喝了口茶,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常小姐,你哥哥这次来北城,也是为了盛唐科技吧?”

    像他们这种世家,基本上都是从实业起家,科技类的新兴公司是各大老派集团公司都想要补足的领域。

    常妍乖巧的回答道:“公司都是父亲跟哥哥们在打理,我对公司事务并不知晓。”

    常家有两个儿子,小女儿常妍是常家的掌上明珠,不止常家两夫妻疼爱,哥哥嫂嫂们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只要是她喜欢的,都随便她去做,从不逼迫她什么。

    傅正南挑了挑眉,看了一眼卓雅夫人,低头喝了口茶。

    卓雅夫人笑了下,看向常妍的目光更满意了些。

    北城傅家,南城常家,若是能结成姻亲,就是南北联手了。

    这样的傅家,就更加的固若金汤了。

    傅家的太太不需要一定是商场上的女强人,有个家底深厚的娘家,这样未尝不可,这样一看还更好。

    傅寒川他太强了,有个能在事业上帮助他的女人固然是好,但是若是夫妻两个意见不同,容易起争执,就像她跟傅正南那样,时间久了就变成了貌合神离。

    女人再强,还是回归家庭照顾家庭的好,常妍温柔贤惠,知书达理。

    百炼钢为绕指柔,其实最能拴住男人心的,不还是那份温柔可人吗?

    而在傅正南看来,常妍的可取之处就是不管公司事务,不会像卓雅夫人那样咄咄逼人。

    而且,常家的家世,是让人非常满意的。

    傅正南看了眼傅寒川,淡淡的道:“若是常家也看中了盛唐科技,那你可要小心应付了。常家二杰,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傅寒川唇角微勾了下,没说什么,倒是常妍,两边看了看有些惴惴不安。

    哥哥们这是要跟傅家抢生意吗?那她……

    “你们在家还说什么公司的事,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常小姐第一次来我们家,不要让人觉得我们家的男人就只有工作。”

    卓雅夫人说了一句,把话题又带到了常妍跟傅寒川两人的身上,不动声色的让那两人多了解起彼此。

    傅寒川开始还能耐着性子给些面子,又过半个小时,他看了下时间,起身站了起来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回了。”

    他看了眼常妍,对她表情淡淡的点了下头,抱着傅赢往外走。

    小家伙趴在傅寒川的背上,咬着小手看着那个大姐姐。

    她怎么这么看他的粑粑啊,他不喜欢。

    小家伙忽然伸了下舌头,对着常妍做了个鬼脸,回头紧紧的抱着傅寒川的脖子。

    粑粑是他跟麻麻的!

    常妍一愣,有些窘迫,收回目光时正好跟卓雅夫人的视线对上,她羞窘一笑,卓雅夫人道:“寒川他是个工作狂,手头上工作又多,经常只顾着工作别的什么都不管。”

    常妍一笑,说道:“我的哥哥们也都这样,但是嫂嫂们很体贴他们。”

    卓雅夫人意有所指的道:“哦?那常小姐在嫂嫂们的影响下,必定也是个体贴人的姑娘了?”

    ……

    苏湘可以下地走路以后,就辞退了护工,租了间公寓住下来。

    虽然一个人住,但是生活质量并不差,九十平米的公寓一个人住着足够宽敞,屋内光线明亮,阳台还能养养花,晒晒太阳。

    不过这段时间她要忙着考试,是不可能享受生活的。

    苏湘晚餐做了青菜咸肉饭,弄了个海裙菜豆腐汤,刚在餐桌前坐下,门口就有人敲门。

    以为是送快递的,一开门,却是傅寒川抱着傅赢站在门口。

    苏湘对于见到儿子,当然是很开心的,但是对那个男人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好好的大别墅不住,三天两头的过来跟她挤一个小公寓。

    傅寒川的脸色也说不上好看,他径自的走进来,经过餐厅的时候看到桌上冒着热气的晚饭,脚步一拐,直接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苏湘抱着傅赢走过来,就看到傅寒川坐在了她的位置上,把她的晚饭给吃了。

    苏湘看书忘了时间,这会儿才吃上晚饭,而她的晚饭却落入了男人的肚子里,她生气的用语音道:“你没吃饭吗?”

    傅赢看着那一碗菜饭很好吃的样子,咬着手指糯糯的道:“麻麻,我也想吃。”

    苏湘看了眼儿子,没声音了。

    小家伙坐在傅寒川的腿上,父子俩个用着一只碗,苏湘进厨房,把锅子都刮干净了才盛了一小碗饭走出来,她狐疑的看了眼男人。

    今天他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傅寒川几口吃完了,擦了擦嘴对着苏湘道:“明天多做一些。”

    苏湘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凭什么。

    傅寒川这些天虽然过来,但经常都是很晚才过来,而且他极少带着傅赢来,晚归早出。

    苏湘为了能在跟卓雅夫人的协议之外多见见傅赢便也忍了他,可凭什么她还要再做他的晚饭。

    他们说起来是在分居,分居!他懂么!

    傅寒川也不跟她多废话,只一个眼神就把苏湘压得死死的。

    他手里有她的软肋。

    苏湘抿了抿唇,咽下了这口气,端着碗去厨房洗碗筷。

    傅赢跟着进了厨房,扯了扯她的裤腿,软软的道:“奶奶家饭饭,不好吃,要吃麻麻的。”

    小家伙抱着她的腿,对她绝对的表忠诚。

    苏湘往客厅的方向扫了一眼,原来是去傅家老宅了。

    可是傅家老宅夏姐的手艺并不差,怎么会不好吃。

    苏湘洗完碗筷出来,傅寒川已经不在客厅,大概又是去忙事情了,她便把傅赢的玩具拿出来,陪他搭积木,这时候忽然房间里有人叫起了她的名字。

    “苏湘,过来。”

    苏湘皱了下眉,那个男人又来烦她了。

    她让傅赢乖乖的玩玩具,起身去到房间,就见傅寒川仰着头靠在椅背上,一只手捂着鼻子。

    傅寒川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问道:“有棉花吗?”

    鼻血顺着他的指缝流出来,苏湘连忙的抽了几张纸巾盖在他的鼻子上,让他把身体坐直。

    一个大男人,连这么简单的流鼻血都不会弄。

    她住在这小公寓,还没有来得及准备药箱,哪里来的棉花。

    苏湘抽了张纸巾卷了卷,塞在他的鼻子里,暂时的止住了血。

    傅寒川皱眉走到洗手间边去洗手,抬头就见镜子里一个男人鼻子间插着一根长长的白纸条。

    眉心皱得更紧了些。

    这造型……

    他傅寒川,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傅寒川伸手就想把纸巾条抽出来,这死女人是整他的吗?

    正要拔出来,苏湘正好走进来,握住了他的手臂摇了摇头。

    才堵了一小会儿,血还没止住呢,拔出来就又要流鼻血了。

    苏湘忍着笑,挤了一条冷水毛巾,拉着他出去,让他躺下来,然后将毛巾搭在了他的鼻子上。

    这样有助于鼻孔里的毛细血管收缩。

    不过这好好的怎么流鼻血了?

    苏湘看了他一眼,再回头看了看他带过来的资料。

    他好像比以前更忙了,那些厚厚的资料,刚才她看了一眼,都是科技类用语,中英文都有。

    ——这样忙,那还两边跑做什么。

    苏湘手语比划着道。

    傅寒川瞧着苏湘眉眼静静的模样,轻扯了下唇角说道:“知道我忙就少给我惹麻烦,也少惹我生气。做点好的汤水给你男人补充营养,我这样辛苦还要来满足你,你不觉得羞愧吗?”

    苏湘脸一红,他是怎么把这些不要脸的话说的一本正经的!

    到底是谁满足谁?

    苏湘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傅寒川瞧着她的背影轻笑了下,将毛巾摘下来放在一边床头柜上,眼睛里的笑意慢慢的冷了下来。

    他起身走到了书桌前,继续的整理起了资料。

    盛唐科技,他必须要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