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97 女人,你想死吗?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卓雅夫人好不容易借着这次机会把苏湘赶出傅家,哪还有再往回请的道理,所以要傅家再度承认苏湘是不可能的。

    而傅寒川至今都没有在傅氏复位,这情况看起来也不大妙。

    他看了一眼傅寒川,他倒似乎并不在意,也不着急,不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

    这时裴羡又想到了什么,盯着着前面的一块飞镖转盘慢悠悠的道:“苏湘的那双脚还不能正常走路吧?不知道她跟着他那哥嫂回去,又该受什么气了。”

    傅寒川身体倚进沙发内,双臂伸长了搭在沙发背上,瞧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眼睛微动。

    忽而,他嗤笑了一声道:“她不回来就不回来,又不是非要她回来不可。”

    裴羡一愣,瞥了眼傅寒川,觉得他的话古古怪怪的。

    刚才还大发脾气,现在又好像没事人似的。

    “你说真的?”

    傅寒川睨了他一眼,拎着外套站起来道:“给我安排个司机,回家了。”

    傅寒川喝了不少的酒,裴羡也不可能让他自己开车回去,叫了个小弟给他当司机。

    上了车,傅寒川靠着后车座椅,掏出手机来给乔深打了个电话。

    接完了电话的乔深一脸的欲哭无泪,立即开车再去把那份离婚协议给拦截下来,希望还来得及。

    一路上,傅寒川都是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可是当车一停下来,他就立即的睁开了眼,眼眸清亮,不见一点刚睡醒时的惺忪,而且还带着一股低气压。

    宋妈妈看到傅寒川回来,打了招呼后就去厨房把晚饭拿出来。

    家里苏湘不在,但是晚餐该有几盘菜还是几盘菜,一大一小两个爷们坐在餐桌吃晚饭,显得特别冷清。

    虽说以前这对夫妻经常吵架冷战,但是家里没有了女主人,这气压就更低了。

    宋妈妈每天在超低压下工作,要不是看在傅赢乖巧可爱的份上,早就辞职不干了。

    这次苏湘不在家的时间比以往都长,傅赢小朋友又开始了哭闹要找妈妈。

    这几天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一场。

    小家伙嘴巴一咧,嘴里还含着一口饭,说哭就开始哭了,闭紧的眼睛挤出泪来:“麻麻,我要找麻麻……”

    宋妈妈看了看绷着一张脸的男主人,只见傅寒川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脸色难看的跟吃了苦瓜似的。

    宋妈妈连忙把孩子抱起来哄,傅寒川把筷子往桌上一拍,起身进了书房。

    宋妈妈忐忑的看了书房一眼,这样的日子还要熬多久啊?

    ……

    另一厢,苏湘回到苏家,看着面前的楼梯。

    她还需要坐轮椅,等脚彻底恢复以后才能走路,但是苏润不可能为她专门弄一个上下楼梯的通道。

    魏兰茜抱着手臂斜眼睨着苏湘道:“湘湘,你也看到了。你现在双脚不方便,我跟你哥可都没有那个闲工夫每天伺候你上上下下的。”

    “上次你回来,非要把你的房间复原。好吧,复原就复原了,但是那些东西都塞在了一楼房间,现在要腾出来也来不及。”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苏湘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苏润要是准备准备又怎么可能说来不及。

    秦妈站在一边捏紧了手指头,也快听不下去了。

    湘湘伤的这么严重,这哥嫂话里意思,还想着把人赶出去。

    苏湘眼眸微垂,扯了扯唇角,用手机语音道:“怎么办,凉拌?”

    她转头看向魏兰茜,再写道:“大嫂,你的意思我明白。我不会劳烦你动一根手指头。我这次回来,是拿我的行李的。”

    魏兰茜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你这是?”

    苏湘本就没有打算在这里多住,只是之前事情没有解决,她搬出去住会比较麻烦。现在时过境迁,她才不想再看他们的脸色。

    她在医院的时候就想好了,在网上订了客房,让酒店过来接人。

    一会儿,门口传来门铃声,秦妈跑出去开门,迎进来一个穿着酒店制服的服务生,还有在医院专门照顾苏湘的护工。

    “苏小姐,请问您准备好了吗?”

    苏湘用手语语音对着秦妈道:“秦妈,麻烦你去我房间,帮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秦妈“哎”了一声,虽然心里有疑惑,但还是上楼去收拾行李了。

    苏湘的行李不多,住在苏家的这几天,她的行李箱除了一些必备品外,基本都没动过。秦妈收拾的时候都替苏湘觉得心酸,这本来就是她的家啊,哪有回到家,比住酒店还不如的。

    一会儿功夫,秦妈就拎着苏湘的行李箱下楼来了。

    “二小姐,你真的要住到酒店去?”

    苏湘笑了下,语音道:“嗯,住酒店挺好的,有专人伺候,不用麻烦人。”

    这话摆明了就是专门讽刺某些人的,魏兰茜不满的道:“湘湘,原来你早就想好了,那怎么不早说。还让我跟你哥专门去医院跑一趟接你出院。医院那里都是病菌……”

    “大嫂,我只是叫我大哥去,可没让你也一起跟着去。再怎么样,我姓苏,让我哥去给我办个出院手续怎么了?”

    苏湘一脸冷意的瞧着魏兰茜,她不爱说话,可不代表她就任由她欺负了。

    魏兰茜被顶得噎住了,这哑巴自从有了手机能说话以后,说话越来越呛了。

    苏湘懒得再理她,让酒店的服务员提了行李箱就操纵着轮椅出去了。

    魏兰茜看着苏湘的背影,气得拉扯着苏润道:“你看看她,越来越不像话了。我是她大嫂,她……”

    苏润甩开她的手,不耐烦的道:“她都搬出去住了,你还烦什么烦?”

    苏润自从在医院走廊跟傅寒川见过一面后,就一直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现在再看苏湘这一手的安排,就更加的不舒服了。

    这丫头现在越来越不好控制,而傅家又不管她了,以后苏家要是再有什么事,该怎么办?

    ……

    苏湘不知道苏润此时又在盘算着些什么,到了酒店,服务员把她送到房间以后,她坐在落地窗前,看着酒店的后花园。

    她自嘲的笑了下,如果是别人,受伤的话,家人肯定是呵护备至的吧,又有几个像是她这样,有家不能回,有家人还把她往外赶的?

    但容不得她过多的伤春悲秋,苏湘打开了电脑,在上面寻找合适的公寓。

    她不可能一直住在酒店,总要再寻一个落脚处的。

    看着中介公司挂出的房源,在网上咨询了下,有合适的就记下来方便以后去实地考察。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黑了下来。

    酒店的服务生把晚餐送到她的房间,护工过来提醒她:“苏小姐,该吃晚饭了。”

    苏湘抬头一看,才发觉窗外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虽然有人陪着一起吃,酒店的菜肴也是精心烹制的,但这顿晚餐对苏湘来说,味道并不怎么样。

    她端着饭碗,怔怔的看着窗外夜色,不知道傅赢有没有好好吃饭,傅寒川又有没有好好哄他。

    她跟卓雅夫人定下一个月见傅赢一次,可是这才过去了半个月,她就难受的饭都吃不下了。

    苏湘吃不下了,将凉了的米饭搁下,推着轮椅到了窗边的电脑前,打开傅赢的专用照片存档。

    半个月没见,小家伙应该长高不少了吧?

    苏湘以前教过傅赢怎么跟她视频见面,但是前段时间她脸上也挂了些伤,不好让傅赢看到她的脸便忍了下来,这会儿,她点开了qq视频,希望傅赢没有忘记她教过的。

    她得罪了傅寒川,根本就不指望他善心大发让孩子来跟她视频,而宋妈妈年纪大了,这些高科技东西她学起来吃力,也不能指望她,只能靠运气了。

    她等了一会儿,另一头居然接通了,苏湘一喜,正摆出笑脸找合适的角度见儿子,屏幕上却只有傅家的客厅。

    苏湘用语音叫了几声“傅赢”但是没有人搭理她,小家伙没有乐颠颠的叫她麻麻,也没有他白嫩嫩的小脸。

    傅寒川支着下巴,冷着一张脸看着苏湘在镜头面前捣腾,动来动去晃着虚影。

    就在几分钟前,他在书房看文件,放在书架上的ipad忽然响了起来。

    他知道苏湘的号,看到她发送的视频请求,便拿着ipad到了客厅。

    正在苏湘寻思电脑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人声音道:“你是打算吵醒傅赢,再让他大半夜的哭着找你吗?”

    苏湘吓了一跳,傅寒川冰块脸出现在了荧幕上。

    他一脸很不耐烦的样子,苏湘捏了捏手指头,在键盘上输入:你能不能让我看看傅赢?

    只要他拿着ipad去傅赢的房间走一趟,让她看看他的睡觉的样子就好。

    “凭什么?”傅寒川直接就拒绝了她,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苏湘呼吸一顿,看到他那一脸拽样就很想冲到屏幕那端去捶他一顿。

    她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翻飞:我想见儿子,你就不能让我看一眼吗?

    傅寒川冷笑了下:“你不是不要他了吗?放心,他很快就会适应的,又不是第一回了。”

    傅寒川说完就把视频给关了,拎着ipad又回到了书房,将之放回在了书架上。

    傅赢在上次苏湘教过以后就会使用ipad了,有次傅寒川回来看到小家伙点开了视频在那等待连线,就把ipad放到了他的书房。

    苏湘看着黑了的屏幕,气得咬紧了牙,打开了另一个文件档案,调出傅寒川的照片在上面一通乱画。

    这个小鸡肚肠的男人,她是傅赢的妈,就不能让她看一眼吗!

    他知道她有多想儿子吗!

    一通发泄以后,苏湘怔怔的看着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照片。

    她知道自己这也只是发泄罢了,不管是对傅寒川,还是傅家,对他们而言,她没有任何的攻击力。

    十一点,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生物都睡着了。

    傅寒川手臂枕着脑袋,瞪着天花板全无睡意。

    翻个身,对着旁边的枕头,昏暗的光线中,他的眼睛一眯,从枕头上拈起一根发丝来。

    长长的一根头发,大约有三十公分长,一看就是那个女人的。

    傅寒川腾得坐了起来,抽了张纸巾将头发丝往里面一卷丢到了垃圾桶,然后一把将枕头往门口的方向扔了出去。

    眼睛里干净了,他这才重新躺了下去。可是刚把被子拎到下巴下,又闻着被子上的味道也不对劲。

    这床单有两个星期没换了吧?

    宋妈这是越来越懒了,连床单被套都不换了。

    傅寒川半夜换起了床单被套,连枕头也一并的替换了,闻着有着柔顺剂香味的被子,他这才闭上了眼睛。

    凌晨十二点,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生物都睡着了。

    酒店客房,护工悄悄的走到门边,将门打开,对着门口站着的男人恭敬的说道:“她已经睡着了。”

    男人点了下头,递给护工另外一张房卡,那护工便拿着卡出去了。

    男人走到床边,皱眉瞧着睡着的女人。

    她居然还睡得香甜,傅寒川一看她这样儿,就气得想弄醒她。

    苏湘睡得迷迷糊糊的,觉得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了,身上像是压着什么似的沉的她透不过气来。她的脑子里立即的浮现她被山土掩埋的时候。

    苏湘扑腾了起来,傅寒川差点被她掀翻在地,下巴被她挥了一拳,疼的眉心一皱。

    “女人,你想死吗?”

    像是平地响起了一声惊雷,苏湘猛地睁开了眼,看到赫然在眼前,并且与她距离不足一尺的那一张脸,吓得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啊”的一声叫唤。

    他怎么会突然在她的房间的!

    苏湘往套房的小客间看过去,又往门口看了一眼,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想叫酒店的人过来。

    这也太不安全了。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傅寒川手一伸就轻易的捉住了苏湘的手腕,将她的手机拿了过来,随手往远处的沙发一扔,凉凉的道:“你难道不知道,你住的这家酒店也是傅家的吗?”

    进自家的酒店,他想什么时候进来就什么时候进来。

    苏湘睁圆了眼睛,她当然不知道傅家到底有多少产业,要是知道她肯定换别家的。

    不过就算是傅家的酒店,现在她是客人,他怎么能够随便进客人的房间!

    苏湘挣开了他的手,愤怒的比划起来。

    ——我是客人,你不能随便进入客人房间,骚r扰房客!

    傅寒川短促的嘲笑了一声:“我进我老婆的房间,有什么问题?”

    苏湘看着那一张无赖的脸,就想挠花他。可惜她的手指甲在刨土的时候就磨没了,后来在治疗的时候,更是剪得光秃秃的连毛刺都不剩了。

    ——我们离……

    “在你没拿到离婚证以前,你就还是我老婆。”

    傅寒川冷冷一句,就把苏湘的话给打断了。

    苏湘手一顿,看着那个一脸高傲的男人。

    她真不明白,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不肯放人的。

    傅寒川看她安静下来了,大手解开她的扣子,苏湘的身体一僵,泛着泪花的眼睛瞪着他。

    傅寒川盯着她那一双水汪汪的眼,她咬着唇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

    “想见傅赢?”

    苏湘咬着唇点了点头。

    傅寒川低下身来,在她的耳边诱惑着她低声道:“那你该知道怎么做……”

    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她的耳垂,指尖沿着她的耳廓移动。苏湘的喉咙翻滚了下,眼睫毛颤巍巍的闭上了……

    翌日早晨,下了一场雨,窗玻璃上还挂着雨滴。

    苏湘睁眼瞧着依然在连绵不断下着的雨。

    她醒来的时候,傅寒川已经走了,仿佛他没有来过似的。但苏湘的身体清楚的告诉她,并非她做了一场梦。

    反正就快要离婚了,就当给他榨干最后的剩余价值,而且他肯把傅赢带过来见她,不算亏。

    苏湘动了动脚,傅寒川临走前给她换了药。

    “傅太太,我送你去洗漱吧……”护工小心翼翼的推着轮椅走过来,心虚的不敢抬眼看她。

    苏湘这会儿还猜不出来护工是傅寒川的人就是傻了。

    他那么神通广大,她翻不出他的五指山。

    不管她怎么想走,他都在用一桩桩的事实告诉她,她依然在他的掌控之下。

    苏湘拎开被子,双腿移到轮椅上,护工推着她去到洗漱间洗漱。

    待出来的时候,客服已经送上了精致的早点。

    苏湘吃了几口就没再吃,让护工从她的行李箱拿出了要换的衣服。

    “傅太太,你今天想要去哪儿?”

    苏湘看了那护工一眼,语音平淡的道:“不去哪儿,看书。”

    教师资格证考试就快到了,她没有多余的时间瞎折腾。

    护工没再说什么,悄悄的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跟傅寒川汇报。

    傅寒川听完以后就挂断了电话,乔深看着老板讲完电话了,将协议书放在他面前。

    “傅先生,你的协议书。”

    傅寒川扫了一眼,嗯了一声,淡声道:“出去吧。”

    乔深转身走到门外,抹了额头一把汗。

    昨天幸好他车子开得够快,赶在律师踏入民政局的大门前给拦下来了,要是敲了章,那他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傅寒川淡漠的看着面前平摊着的两份离婚协议书,翘了下唇角,将协议收进了旁边的抽屉里。

    哼,想要离婚去找那个野男人,这辈子她都别想了。

    这天傍晚下班后,傅寒川回家将傅赢带走了,也没说去哪儿。

    小家伙歪着头坐在座椅上,不哭不闹,但也没什么精神。

    傅寒川睨了儿子一眼,揉了一把他软软的头发,傅赢生气的拍开他的手:“不要不要!”

    坏粑粑,藏了他的ipad不让他见麻麻。

    傅寒川冷哼了一声:“不想见你妈?”

    傅赢一听去见麻麻,立即眼睛闪闪发亮:“麻麻?”

    到了酒店客房,苏湘一看到儿子就抱着左亲右亲,完全没看男人一眼。

    傅寒川也不打扰他们母子团聚,径直的走到一边打开电脑,像是往常一样办公。

    等到了晚饭时间,再有客服人员把晚餐送到房间来,三个人在套房客厅吃完了晚饭,就像在傅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换了个环境而已。

    傅赢乖乖的吃了一大碗饭,苏湘也吃了不少。

    洗漱完毕后,苏湘斜躺在床上,傅赢枕着她的手臂,一大一小玩着手指头变影子,傅赢奶声奶气的问:“麻麻,为什么我们,在这里?”

    为什么麻麻不回家呢?

    苏湘看了眼坐在窗口边还在办公的男人,语音道:“因为我在这里度假休息啊。”

    “做妈妈,也要有假日休息的,是不是?”

    苏湘不想让傅赢知道太多,他还太小,什么都不知道,就让他觉得他在休假吧。

    傅赢皱着小眉毛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他小嘴一咧露出白白的小米牙:“麻麻,赢,也休假,有木有?”

    苏湘点了下他的小鼻子笑了笑。

    “你现在不是在跟妈妈一起休假吗?”

    小家伙过了年也才两周岁,还这么小就在学很多了。虽然是让他学着玩,玩着学,但以后,他的童年乐趣将会越来越少。

    苏湘亲了下儿子的额头,心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不知道她还能这样陪着他多久……

    到了傅赢固定的睡觉时间,小家伙眼皮打起了架,枕头边放着虫儿飞的儿歌,苏湘轻拍着他的背,一会儿小家伙就睡得很沉了,轻轻的打起了呼噜。

    苏湘也半闭着眼睛就快要睡过去了,这时怀里忽然一空,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傅寒川抱着傅赢看了她一眼,然后抱着孩子去了隔壁另外的小套间。

    这个时候,苏湘就觉得傅寒川是个心狠歹毒的大魔王,用儿子来威胁她算什么男人。

    傅寒川回到房间,就看到苏湘瞪着一双大眼睛瞧他。

    他慢条斯理的解开扣子,淡淡的道:“你这样看着我,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让我高兴,这样兴许我还能让你多见他几次。”

    说着,他垂下手,敞开的衬衣半遮半掩。

    苏湘咬住了唇瓣,坐了起来,伸手过去……

    ……

    傅家老宅。

    卓雅夫人推开书房的门,傅正南皱了下眉毛沉声道:“怎么门都不敲就进来了。”

    卓雅夫人走上前,一直到书桌前才停了下来。

    她道:“傅正南,陆薇琪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为什么还不恢复寒川的总裁职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