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90 怀孕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卓雅夫人上一次被媒体记者围追堵截,用话筒戳她的鼻子,是三年前被追着问傅家会不会接纳苏小姐。

    而这次又是因为苏湘搞出的事,卓雅夫人心里厌恶至极,可面上还是要做出维护家人的样子。

    她极力的撑着笑说道:“我相信苏湘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可是据了解,夫人您跟陆小姐私下交好,您这么说,会不会伤害到你们之间的感情呢?”

    卓雅夫人微微皱了下眉,挤着笑说道:“陆小姐受伤,我在这里也祝她早日康复,能够尽早重返舞台。”

    “可是根据驻守医院的记者报道,夫人您刚从那里过来,请问您是否在做调停呢?”

    “那请问夫人,您对陆小姐坠下舞台一事有什么看法吗?”

    “听说傅先生跟陆小姐曾经是恋人的关系,这是真的吗?”

    “……”

    一连串的问题几乎同时问出来,卓雅夫人吵得一个头两个大,想要脱身又被困在人群里面,闪光灯闪个不停,卓雅夫人抬起手,闭着眼侧过头避开灯光,一群人挤来挤去的,她被逼得一直往后退,狼狈到不行。

    就在这时,电梯打了开来,乔深从里面走出来,记者们往那边看了一眼,并未多关注他,乔深轻咳了一声,捏了捏领带大步的走到媒体记者前面说道:“各位记者朋友们,我们傅氏准备了一个简短的媒体说明会,请各位媒体朋友随我来……”

    一听说有媒体说明会,那些新闻记者一窝蜂的跟着走了,卓雅夫人也趁机走入了电梯里,连忙将电梯关上。

    她掸了掸被挤皱了的衣服,一脸怒色,在电梯里就打了陆薇琪的电话。

    但是没有人接听,她愤怒的将手机塞进手包里,直到到达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陆薇琪的电话才打了过来。

    卓雅夫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等手机响了一会儿才接起来,冷声道:“陆小姐。”

    陆薇琪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出来道:“夫人,很抱歉,刚才有记者闯入到病房来,才没有接夫人的电话。夫人,并非我不愿意见你,现在医院这边都是记者狗仔,我也是考虑到夫人你的安全。”

    卓雅夫人确实刚从古华医院那边回来,不过在那里她并没有见到陆薇琪本人,这才一肚子气的回来了,谁知道又被楼下的记者给堵住了。

    听陆薇琪这么一说,她的心情却并没有好转,她冷冷道:“陆小姐,之前我跟你谈过,这件事我们私下解决,等警方的调查结果,傅家也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卓雅夫人之所以急急忙忙的赶去医院,就是听到了陆薇琪公布了坠下舞台的原因,她得趁着她还未说出苏湘时赶去阻止她,可她没有见到人,回来还从记者嘴里知道陆薇琪把什么都说了,这让她非常的不满。

    只听陆薇琪委屈的道:“夫人,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吧,傅太太在警方那里也立了案要求调查,我的经纪人很气愤,这才跟媒体说了。夫人,说实话,傅太太那么做,我这边也很难办。”

    卓雅夫人眉心皱紧了,道:“你本来只是说了坠下舞台的原因,怎么突然全公开了,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说到后来,气得拍了拍沙发的扶手。陆薇琪这么做,是单方面毁约!

    “夫人,我说了,我这边也是没有办法。媒体一直追着问,我的家人朋友都气不过,这才……”

    陆薇琪拿着手机,往窗外看了一眼。

    陈晨正站在走廊,对着新闻媒体说着当时的详情。

    她的唇角微微的勾了下,电话那端卓雅夫人凉凉的声音传了过来:“陆小姐,越是在这个时候,陆小姐越应该克制,陆小姐没有说服你的经纪人,家人朋友,难道就不怕失去傅家这个朋友吗?”

    陆薇琪笑了笑对着手机道:“夫人,推我的人是傅太太,跟夫人您没有半点关系,跟傅家也没有关系。请夫人不要为了傅太太的事情伤肝动怒。我没有要跟傅家为敌的意思,只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确实不是我一个人能控制的了……”

    卓雅夫人揉着额头,听够了陆薇琪这种事后话,她打断她道:“行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陆小姐也请好好养伤,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着,她就掐断了电话将手机扔到一边。

    其实,事情发展到现在,基本没有什么可谈的余地。

    卓雅夫人倏地站了起来,插着腰一脸怒容的在落地窗前来回的走。

    苏湘!苏湘!这个时候真的是恨不得撕碎了她才好!

    她瞥了一眼丢在角落的手机,眯了眯眼睛,这陆薇琪……

    卓雅夫人冷笑了一下,她这是先发制人,又把自己撇的干净,以前倒是小看她了。

    医院病房,陈晨送走了最后一波记者走进来。陆薇琪的手里拿着手机,看样子是刚通完电话。

    陈晨看了一眼陆薇琪,问道:“卓雅夫人打过来的?”

    陆薇琪苦笑了下:“嗯,看来夫人对我的误会很深,我这么做,算是把她得罪透了。”

    陈晨冷笑了一声道:“那个老太婆,你那么听她的话做什么,她又不是你的婆婆。”

    “你这边倒好,扛着压力什么也没对媒体说,他们傅家才没安什么好心呢,对你假情假意的,只不过是在敷衍你,等着警方那边的结果再看风向。”

    “他们对那哑巴再不满意,还不是要看在一家人的面子上维护她,难道还能大义灭亲不成?”

    “你只是保护你自己而已,这有什么错?”

    陆薇琪扯了扯唇角,把手机放在枕头边上:“可是,我到底答应过夫人,不把这件事公开。苏湘现在跟傅家还是一体的,你们这么做,傅家就变得很麻烦了……”

    陈晨看她闷闷不乐,一副愧疚的样子,把手机翻开了,搜到最新新闻给她看。

    “你还为她愧疚呢,看看那个老太婆是怎么说的吧。”

    手机上的一段小视屏,正是卓雅夫人被记者围堵在傅氏大楼大厅时的场面。

    画面很乱,但是在众多新闻媒体的镜头下,可以听到卓雅夫人一脸严肃,语句清晰的说着她相信苏湘之类的话。

    陆薇琪的手微微一抖,陈晨怕她太难受,把手机拿了回来,说道:“看到了吧,那老太婆根本就是在敷衍你,她只会为他们傅家的人说话,哪里会想到你呀。”

    陆薇琪的手指抓紧了被子,陈晨看了她一眼,轻叹了口气道:“薇琪,我刚才听到那个记者朋友说,傅氏在召开媒体说明会,你要不要听一下?”

    “我觉得你最好听一下,对他们不要再心软了。”

    陆薇琪抬起苍白的脸,看着陈晨,目光微晃了下,过了会儿,她才点了下头:“好。”

    陈晨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北城的市电视台正做现场直播。

    乔深坐在镜头前,神色平静的跟记者一问一答。

    虽然傅寒川本人未出现,但是作为傅寒川的贴身助理,乔深的话就代表了傅寒川的意思。

    他向外界传送了三点消息:第一,傅氏也已经立案,请警方还原真相。第二,傅氏信任警方的调查,绝不会像外界说的那样,干涉警方查案。第三,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傅太太是无罪的,傅氏的一切事务也不会受到影响,请大家对傅氏继续保持信心。

    陈晨抱着手臂,看着电视机,凉凉的道:“你看,傅家的人之前对你怎么怎么好,一到出事了,还不是只想着保住自己?说不定那个哑巴向警方报案,还是傅家授意的呢。”

    她将电视机关了,转过头来看向陆薇琪,就见她低垂着头,长发披散下来,将她的脸半遮掩着,使得她看不清她的面容。

    这样阴沉的陆薇琪,怪吓人的。

    “薇琪,你怎么了?”

    “陈晨,你先出去吧,我很累了。”陆薇琪躺了下去,陈晨抓了抓头发,暗忖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了。

    看到自己爱的人当着全世界维护另一个女人,心里肯定很难过。

    她上前帮陆薇琪把枕头调整好了,安慰道:“那你先好好睡一觉,有什么问题别怕,都有我跟易辉在呢。”

    说起来,陆薇琪受伤这么严重,万茴却只来过两次,陆冷泉也没好到哪里去。自从陆薇琪拒绝嫁给傅寒川以解决陆家危机后,陆冷泉对这个女儿就寒了心,父女俩的感情也疏远了。

    陆冷泉甚至在来看她的那天说,跟腱断了好,断了就不会只想着在舞台上飞,只想着跳舞了。

    为了这件事,万茴跟陆冷泉还直接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陈晨挺心疼陆薇琪的,她一直都那么体贴善解人意,其实一直都是在委屈自己讨好别人,可属于她的,却还是在一个个的失去。

    陈晨继续在病房里呆了两秒才转身离开,听到轻轻的关门声,陆薇琪才缓缓的睁开眼,定定的看着电视机的方向看了会儿,从枕头边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

    苏湘回到傅家时,宋妈妈正坐在客厅看电视,看到苏湘回来,忙手忙脚乱的把电视机关了。

    “太太,你回来了。”宋妈妈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目光躲闪着。

    苏湘的手机放在包里,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情,就直接用了手语。

    ——傅赢呢?

    “哦,小少爷还在午睡。”宋妈妈指了指儿童房的方向,又对着苏湘道:“太太,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热一下?”

    苏湘摆了摆手。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

    虽然跟祁令扬聊了会儿,她的心情好多了,但是事情更一步的扩大,现在她算是开始体会到祁令扬说的压力了。

    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厨房,挖了一勺米饭放在锅里,又往倒了些菜进去,随便的做了份拌饭,端着碗就出来了。

    她把电视机又打开了,挖了一勺拌饭塞进嘴里。

    电视上播放的都是关于她的那个新闻。

    一切又好像回到了三年前。

    说起来,现在新年还没完全过去,明星都只在微博上晒照,狗仔没有大热的新闻可爆,陆薇琪的事件一出来,简直就像炸了马蜂窝。

    宋妈妈看着一脸麻木吃饭的苏湘,不安的道:“太太,你还是别看了吧。这说来说去还不是那几句话,也没什么好看的。”

    苏湘随便的往嘴里塞了两口,忽然胃里泛起了一阵恶心,她干呕了两声,又往嘴里塞了一口米饭想将那恶心的感觉给压下去,但是没等强咽下去,就哇的一下全给吐了出来。

    不但把刚才吃的饭吐了出来,把之前喝得咖啡跟蛋糕也全都吐出来了。

    宋妈妈看她吐了一地,连忙去倒了温水给她漱口:“太太,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叫先生回来?”

    苏湘皱着眉,忍着难受摇了摇头。

    ——我去睡一会儿就好,你先把这里收拾干净吧。

    苏湘勉强的走到卧室躺下,脑子里想的全部都是三年前的事。

    那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差不多,新闻漫天飞,她被媒体堵得连门都出不了。每天她都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惶惶不可终日。

    忽然有一天她就开始呕吐,到了什么都吃不下的地步。

    魏兰茜看她情况不对劲,找了家庭医生来给她看病,这才知道她已经怀了身孕。

    得到这个喜事,可把苏润夫妻给乐坏了,冒着风险又带着她去了医院做了全套的检查,直到看到b超单上那确定的一个小小的点,连忙就给傅家打了电话。

    苏湘摸了摸扁平的肚子,心里沉甸甸的。

    生了傅赢之后,她就再也没有怀孕的迹象,哪怕傅寒川从来没有做过避孕措施,她也没有怀上。

    这……不可能的吧,总不见得是她吃了那些药,真的把身体给调理过来了?

    苏湘心里咯噔了一声,眉头皱得更紧了。

    她躺不住,掀开被子又站起身来,快速的往身上穿衣服。

    这时候傅寒川走了进来,他看着她道:“宋妈说你刚才吐了?”

    苏湘还差羽绒服的拉链没有拉上,她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刷的一下将拉链给扯上去了。

    傅寒川走过来,摸了下她的额头,确认她没有发烧。

    看着她全副武装好了的样子,他问道:“你不好好躺着,这是又要去哪儿?”

    ——我想去医院看看。

    她看了他一眼,咬了下嘴唇,最终没敢把她怀孕了的猜测说出来。

    在孩子的问题上,傅寒川没有再表态过,哪怕今年过年的时候,傅老爷子透露了想要再多几个孩子的意愿,这个消息还是卓雅夫人透露给她的。

    别的时候倒也罢了,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

    假如到时候傅家为了自保而要甩脱她的话,那这个孩子……

    苏湘抬起手解释。

    ——可能是吃了什么东西,我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放心。

    说完了,她绕开傅寒川向房门口走,但是只走了一步,就被傅寒川拉住了手臂。

    苏湘虽然极力的在掩饰她的猜测,但是她掩藏的再好,这个时候心烦意乱,还是被傅寒川看出了什么。

    傅寒川瞧着她的侧脸道:“你怀疑你怀孕了?”

    苏湘抿着嘴唇没做什么反应,傅寒川微微的皱了下眉,想要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陪她一起去。

    苏湘看了他一眼。

    ——不用了,万一你路上又把我丢下来呢?

    傅寒川的眉毛皱紧了一些:“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为这个生气?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打乱了我的计划?”

    虽然在傅正南的面前,他是站在了苏湘这一边说话,但是对于苏湘报警,激怒陆薇琪的行为,他依然是不赞成的。

    她这么做,将会引来她无法承受的责难!

    傅寒川沉了一口气道:“你又知不知道,你以后将面对的是什么,你以为只有傅家对你的不满吗?”

    “陆薇琪的粉丝群体有多庞大?她具有舆论优势,在事情真相没有出来以前,你每分每秒都将受到网络暴力,甚至走在路上,一旦有人认出你,你得到的会是唾骂甚至殴打!”

    “这些,你做下决定的时候都没有想过吗?”

    苏湘捏紧了手指,她看向傅寒川,眼睛里也有着恼意。

    ——我想过!

    三个字,她的手势大开大合,比划完了以后,她就大步的走了出去。

    坐在车内,她的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深吸了几口气平复情绪。

    她不是一时的气愤才报警,不管是傅家还是陆薇琪,她都考虑过。

    她再也不想像三年前那样,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上!

    她这么做,虽然激怒了陆薇琪,把自己逼到了绝境,但至少,她打破了卓雅夫人跟陆薇琪那边的微妙关系,让她们无法达成私下和解。

    陆薇琪把她推了出去,就是得罪了傅家,她就别想再踏入傅家抢走傅赢!

    这么一来,也是值得的!

    因为陆薇琪住在古华医院,苏湘舍近求远,是去了之前她检查身体的那家公立医院。

    挂号,看诊,一番检查完以后,苏湘紧张的看着医生。

    乔影看着手里的那一张单子,看了半天也没说话。

    苏湘更紧张了一些,在手机上慌忙写:“我是不是怀孕了?”

    乔影这时候才把孕检单放下,食指轻点的说道:“傅太太,你是希望你怀孕呢,还是不希望?”

    苏湘被问住了,这个医生也太奇怪了,怎么这么问病人的。

    她又将语音重新发了一遍:“那我是怀孕了吗?”

    乔影扫了一眼她的手机,淡淡道:“哦,没有。”

    苏湘一愣,可是她的反应明明那么厉害。

    乔影又看了一眼孕检单道:“这上面的数据显示你并没有妊娠反应。”

    “傅太太,你最近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吧?我推测是你吃了冷食,又在极大的压力状态下,才会出现强烈的呕吐反应。所以我建议你再去一趟肠胃科看看,吃些药就好了。”

    经过乔影这么一说,苏湘心里放松了下来,可同时又空落落的。

    看来她是白担心了,可是,她是真的不能够再怀孕了吗?

    苏湘浑浑噩噩的将手机放回包里,连病历卡都忘了拿,还是在乔影的提醒下才拿了起来。

    乔影在苏湘走到门口的时候叫住了她,说道:“傅太太,关于你的新闻……”她停顿了下,舔了舔上唇再道,“傅太太,我觉得你这段时间,可以在乡下找个不错的民宿休息一段时间。这样对你的心情会比较好。”

    她笑了下后就低下了头,装作忙起了别的事情,拿着一支没水了的笔在一张药单上划了几下。

    苏湘看了她一眼,牵了牵唇角往走廊那边走去。

    一等苏湘走出去,乔影就立即的给傅寒川打了电话。

    “她到我这边来做验孕……”

    “只是压力过大引起的呕吐,没有别的大碍……”

    傅寒川听完了乔影的叙述,捏了捏眉心道:“你真的确定她只是压力过大?”

    乔影腰板一直:“难不成你还怀疑我的专业不成?我说她肚子里只有一包气,就只有一包气。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反倒希望她肚子里能揣上个娃了?”

    苏湘这个时候如果能怀上,那傅家也许还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对她不会施加太大的压力。

    可惜啊……

    傅寒川冷声否认道:“不是,我只是确认她的身体没有别的问题,不至于在事情没有解决前,就先熬不住了。”

    “放心,你老婆的体质虽然差了些,但没到林黛玉的程度。不过你有必要这么毒舌吗?对她好一些吧,你可是她的男人,这个时候你要再责备她,还让她怎么跟你过?我刚才……”

    嘟嘟嘟……

    乔影还没把话说完,那个人就把她的电话给挂了。

    乔影对着手机挥了挥拳头,要不是看在乔深的份上,她早就狠狠修理他一顿了。

    本来新年好好的假期,她可以好好给乔深安排几次相亲的,傅家的事儿一出来,老乔家开枝散叶的大事儿又要无限期往后挪了。

    苏湘在肠胃科检查完后,在配药区排队取药。

    这时候,有人不断的往她这边瞟过来。

    “是她吧?”

    “看着像是……是她是她……”

    几个女人在那边交头接耳,一会儿看看手机屏,一会儿往她脸上扫来扫去。

    一个女人终于忍不住对着苏湘骂了起来:“喂,你是那个叫苏湘的吧?你把人推下舞台,怎么警察没有把你抓起来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