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89 把自己推到了绝境?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傅寒川到了警局,要求曹警官将监控又放了一遍。

    镜头里,先是苏湘从入口处走进来到前排观众席,然后是陆薇琪加入进去,一起帮苏湘在观众席寻找手链时的画面,再到后来,两人一起往舞台上走去,一起在台边坐下。

    这三个镜头,两个是来自观众席的监控,后一个来自舞台上面的监控。

    画面里,也可以看到两人的情绪都激动了起来,陆薇琪先握住了苏湘的双手,然后苏湘摆脱她站了起来,后退着着走,陆薇琪再进一步跟上去。

    也就是在这里,两人都不在画面内了,过了一会儿,才又出现。只是这次出现,只有陆薇琪一个人出现在镜头里。

    随着画面一帧帧的过去,镜头里可以看到有一只手挥打了陆薇琪,根据口供,这只手的主人就是苏湘,然后就是陆薇琪突然摔下舞台。

    傅寒川按动鼠标,将镜头定格在陆薇琪摔下去的那一刹那。

    画面上,只有陆薇琪倒下去的一幕,还有一条手臂出现在镜头里,也就是说从两人从画面里消失到再出现,之后的镜头就只有陆薇琪,而苏湘只有一条手臂。

    这样一看,像是把人推了下去。

    傅寒川拧着眉看着画面道:“怎么会这样?”

    曹警官说道:“这里,我们也找过大剧院的负责人来问过话。”

    他看了一眼苏湘,一脸无奈。

    “大剧院的负责人说,艺人在台上表演的时候,本身台下就有摄像机拍录,所以安装的监控更多的是放在观众席,以防范偷盗之类的事件。至于舞台上的监控……”

    曹警官指了指屏幕:“这个唯一的监控镜头被帷幕遮挡住了一部分,他们并未注意到,所以监控范围就只到了舞台的边上部分,一旦她们离开了这个范围,镜头就捕捉不到她们了。再加上她们之后出现的位置是在监控下方临界盲区点,傅太太的个子娇小,镜头只能捕捉到她抬起来的手臂,就现了这样的情况。”

    “另外,剧院负责人说,在舞台上摔下人来,还是他们剧院建成后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一般情况下,舞台上出现事故,都是在演出表演的时候,这种在表演结束后发生意外的,更是很小的概率。”

    “那负责人也表示,回去之后会对剧院所有的演出厅监控加强管理。”

    傅寒川冷声道:“事后再加强管理,还有什么用!”

    曹警官扯了扯唇角,呵呵道:“就是有了前车之鉴,以防以后再出现类似情况嘛。”

    他心里暗忖着,负责人还觉得这纯属无妄之灾。

    傅寒川看着他道:“那你觉得,这起事件,意外的可能性是多少?”

    曹警官又看了一眼苏湘,对着傅寒川说道:“傅太太解释说,她伸手是因为看到陆小姐要掉下舞台,她想要抓住她。但是根据陆小姐那边的说法,是傅太太推了她下去。”

    “而且根据陈小姐的口供,陆小姐曾经在漠野的骑马场也有一次‘意外’,当时傅太太也在场。从这些情况来看,傅太太现在处于不利的位置。”

    傅寒川冷声道:“在马场的时候,我也在场,当时训马师已经给出了合理的解释,而且当时陆小姐并未说什么。现在我们要调查的是这一起案件,不是吗?”

    曹警官笑了笑:“没错,不过如果从伤人动机这方面来看,还是要列为参考的。”

    他的双手交握放在小腹前,微微笑着说道:“傅先生别误会,我只是在做客观陈述,不管是傅太太,还是陆小姐,我们都是秉公办案,绝无偏向任何一方。”

    他颇有兴味的再看了一眼苏湘:“另外刚才傅太太又对我们报了案,说有人故意在这件事上陷害她,请求还她清白。所以我们只会更加的认真对待。”

    这在他的警员生涯中,双方互告的情况也是不多见的。

    他更意外的是,这位哑巴太太竟然有勇气报案。

    据他了解到的,这位傅太太在傅家的情况并不好,她这么做,很有可能引起傅家的不满。

    这事情如果处理的不好,会引起轩然大波,从双方目前的举动来看,还是克制的。而傅太太的这一举动,将会打破这个克制。

    傅寒川眉头一蹙,看向苏湘:“你也报案?”

    他冷眼看向乔深,用眼神示意:让你看着她,怎么会让她报案?

    乔深摸了摸鼻子,往前凑着身小声道:“太太坚持要报案,说就算陆小姐撤案了,她也会追查到底。”

    苏湘神色淡淡的,看着定格了的电脑屏幕,但是摆明了她的态度。

    这时候,曹警官开口道:“傅太太说的也不无道理。陆薇琪是舞蹈演员,熟悉走位,在这里也演出过几次,如果她预先设定好方位,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有可能。”

    傅寒川看了眼苏湘,暂时没说什么,不过曹警官后来又道:“问题是,如果陆小姐要陷害傅太太……据我了解,她的伤势很严重。听说,你们傅氏的形象大使都已经把她撤换下来,她以后还要面临一系列的问题,她失去这么多来陷害傅太太……似乎又说不通。”

    “当然……”曹振说到这里又顿了下,目光瞟了一眼傅寒川,“也可以说陆小姐为了某件事偏执到了一定的程度,宁愿陷害傅太太也在所不惜。”

    警队里也有爱好八卦的人,这些当事人都是名人,又有为人八卦的绯闻在里面,所以当陆薇琪的事情一出来,马上就在警局里引起不小的轰动。

    傅寒川没有什么表情,乔深这时候说道:“那是否也有可能,陆小姐当时安排失误,出现了这意料之外的后果呢?”

    “这当然也是有可能的。”曹振又轻咳了一声,“任何可能性,我们警方都会详加调查,严格取证。”

    “比如说,如果说这是陆小姐预先安排,那她又是怎么知道傅太太会返回演出厅的呢?”

    “陆小姐本身有演出结束再返回舞台休息的习惯,可是如果当时傅太太没有回到演出厅,而是一直在外面,她们两人不就无法遇到了吗?”

    苏湘紧拧着眉,那时她回去找手链,之后陆薇琪才出现,如果她不回去找手链的话,陆薇琪会不会自己不小心摔下舞台她不知道,但她肯定不会牵连在其中。

    她用手机语音道:“手链是陆小姐帮我找到的。当时我在观众席找了很久都没有看到。”

    曹振道:“那傅太太可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遗失了手链的呢?”

    苏湘一怔,回答不上来了。

    她发现手链丢了,已经在演出结束后。

    那时她的注意力都在别的地方,并没有注意那条手链。

    傅寒川的脸色不大好看,他看了一眼苏湘,再对着曹振道:“那曹警官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们是否可以离开了?”

    曹振笑了笑道:“今天是请傅太太来确认一下监控中的人是否是她本人,现在确认结束了,傅太太当然可以离开了。”

    傅寒川对他点了下头,就转身往办公厅的门口走去,也没跟苏湘有任何的互动,直接的往前走了。

    苏湘看了看他的宽阔背影,大长腿都已经走到了外面走廊。

    乔深安慰她道:“傅太太,我们也出去吧。”

    一行人本就容貌出众,再加上身份光环,一路走出警厅引起不少注目。

    到了警察局的外面,停车场上停着两辆车,傅寒川已经先行坐上了自己的车,苏湘的脚步停在了两辆车的中间。

    她看着驾驶座上坐着的男人,他这么生气,是因为她也提出了要控告陆薇琪?

    可是如果她不这么做的话,她就一直的在被动的位置,被人冤枉。

    卓雅夫人对她说的那些,她不能不考虑进去。

    如果他们为了傅家的利益,跟陆薇琪达成了和解,强硬逼迫她离开傅家的话,那她怎么办?

    乔深看了一眼僵在那里的苏湘,上前打开了傅寒川的车门,说道:“太太,你还是先上车吧。”

    苏湘抿了下嘴唇,坐了上去。她拉开安全带,又看了一眼男人冷硬的脸孔。

    在咔哒一声后,傅寒川的车立即的开了出去,乔深只刚好来及的缩回腿。

    马路上的车辆开始多了起来,傅寒川在急速行驶了一段后,遇到红绿灯也只能停了下来。

    苏湘瞧了瞧他,调出手机语音道:“你是不是生气我也报了警?”

    傅寒川紧抿着薄唇,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似乎在极力的忍耐着什么。

    就在红灯闪烁就要切换的时候,他转过头来,恼怒的道:“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又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他一直在控制着这件事,尽量不要扩大,但是苏湘这边报了警,就是激怒了陆薇琪,很快媒体就会公布出来,陆薇琪从舞台摔落是被人谋害!

    现在的新闻媒体是什么人,一点小事都能捕风捉影,她这是把自己逼到了绝境!

    苏湘被他的恼怒吓了一跳,她捏了捏手指,手机里出现她沉静的语音:“是你说过,我处在被动的地位,我只是在让事情扳回平衡。”

    车子继续的往前开去,傅寒川看了一眼苏湘,冷笑了声道:“平衡?你自己看看吧。”

    他在广播键上按了下,音响里,广播主持人清晰的声音冒了出来:“现在插播一条新闻。早前著名芭蕾舞蹈演员陆薇琪从舞台坠落一案,有了最新进展。根据爆料,陆薇琪之所以掉下舞台,是有人将她推落下去……”

    苏湘的手指绞紧了,她才从警局出来,现在媒体就立即爆料,这速度可真够快的。

    傅寒川将广播关了,冷冷的轻嗤一声:“你以为你很聪明?”

    苏湘垂着眼,心里很乱。傅寒川把广播关了,后面的报道说了什么,她不知道。

    不知道陆薇琪是否已经把将她推落的嫌疑人也一并公布了,还是只说了她从坠落舞台的原因,但她公布出来,是早晚的事。

    沉寂一片的车厢内,气氛紧到令人窒闷,以至于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令苏湘的眼皮都跳了一下。

    傅寒川把车载电话接了起来,也不知道电话是谁打过来的,他将电话关了,将车停在了马路边上。

    “你自己打车回去。”男人冷声道。

    苏湘沉默着,并未看他,无声的解开安全带,下车。

    在她脚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车子就立即的开了出去。

    苏湘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心里很乱。

    她做这决定,是做对了,还是真的只是把自己推到了绝境?

    她打开了手机,在网上随便一搜,就能看到“天鹅公主坠落”的最新进展。

    “……据悉陆薇琪经纪人所述,由于此案牵涉到重要人物,所以嫌疑人暂时不方便透露,一切静待警方调查结果。”

    很官方的说法,还替她这个“重要人物”做了隐瞒。

    苏湘哂笑了一声,不把她说出来,应该是还不想得罪傅家的人,也是在给傅家最后的时间吧。

    “苏湘?”一辆车在苏湘的旁边停了下来,祁令扬的脑袋从车窗内探了出来,“你怎么站在这里,在等车吗?”

    苏湘看了看他,走过去将后车门打开坐了上去。

    “你有空吗?能不能陪我聊聊?”

    苏湘这个时候情绪很低落,她想找个人陪她说说话,她不想一个人呆着。

    祁令扬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看到她寥落的神情便没说什么。

    车子又重新的开了起来,不过没开多远,只是在前方转了个方向,在一个广场的停车场停了下来。

    祁令扬道:“这边有一家不错的咖啡厅,进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苏湘打开车门下车。

    像这种假日广场,有很多咖啡店进驻,苏湘下了车后,直接的进了一家近在眼前的咖啡店。

    祁令扬看着她走进去,想让她转个弯都来不及,伸长的手臂在嘴上捂了下,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走了上去。

    祁令扬点了一杯黑咖啡,一杯卡布奇诺,让咖啡师做个好看的咖啡花,然后在玻璃柜边看了下,又再加了一份巧克力蛋糕。

    不一会儿,服务生就将咖啡跟蛋糕送了上来,祁令扬将蛋糕往苏湘那边推了推,说道:“特意为你点的,甜食有助于大脑分泌多巴胺,而多巴胺能使人心情愉悦。电视剧里没少听到这样的台词吧?”

    苏湘没有心情跟他说笑,扯了扯唇角,但还是低头吃了一口。

    “你应该已经看到新闻了吧?”

    苏湘的手机放在桌面上,她只要在键盘上写,语音就能将她的话说出来。

    祁令扬点了下头,拎起咖啡杯放在唇边,他看了看她道:“在车上听到的。”

    不等苏湘说什么,他接近着道:“不过我相信你没有推她下来。”

    苏湘一愣,抬起头看向祁令扬。这是从事发到现在,唯一一个不听她说什么,就直白的说相信她的人。

    心头一阵激动上涌,苏湘喉头有些哽咽,在手机上轻点。

    “谢谢。”

    祁令扬嘴唇微微一掀,说道:“如果我不相信的话,就不会让你上我的车了。”

    他放下咖啡杯,看着苏湘道:“知道我为什么什么都不问,就说相信你吗?”

    “为什么?”

    “因为你其实是一个直来直去,很简单又爱帮助人的人。我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人,会去伤害另一个人。”

    “我还记得,当初我提出请你帮忙做app,你没有多想就答应了我,而且不遗余力的在帮助我,之后哪怕不再参与这个项目,我请你帮忙设计节目,做广告,你都一口答应了下来。”

    苏湘用语音道:“那是因为你的这个app同时也能帮助我。”

    祁令扬笑了下道:“可是在你知道,我做这个app,甚至让你上广告另有目的时候,你也决定继续帮我。说明你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所以,我宁可相信你的为人。”

    苏湘扯了扯唇角,又吃了一口蛋糕。

    祁令扬这么说,让她的心里好受多了。

    “对了,你怎么会一个人站在马路边?”

    苏湘在手机上写道:“我刚从警局回来……”

    她把她也报警立案的事情说了一遍,祁令扬看着她的手指从手机屏幕上收回。

    他道:“所以傅寒川对这件事很生气?”

    其实一想就能明白的。

    苏湘这么做,是对陆薇琪那一方的反击,可作为傅家,对这件事就是最为敏感的了。

    这件事一旦扩大,有着诸多恶劣效应。

    最显见的就是傅氏的股市,再来就是傅正南在商会的会长选举。

    傅家这个时候一定非常的震怒。

    苏湘没有说傅寒川什么态度,用语音道:“傅家有可能会跟陆小姐达成私下和解,而现在我这么做,也很有可能造成一样的后果。”

    现在新闻爆了出来,傅家应该是逼着傅寒川赶紧甩开她吧。

    不论她进,或者她退,她都面临着被逼离开傅家。

    苏湘自嘲的笑了下,将卡布奇诺上面的咖啡花搅乱成了一团。

    苏湘含糊的说了那么一句,祁令扬皱了皱眉,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他沉默了几秒,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应该也会这么做。你也有追求真相,追回自己名誉权的权利。”

    苏湘抬起头看他,祁令扬道:“你只是把未来几天要发生的事情提前了而已。就算你不这么做,那些无孔不入的媒体也迟早会挖出来。”

    “与其被人胁迫,只能被动的惶恐不安,不如自己主动起来。”

    祁令扬停了下来,目光盯着苏湘:“只是,你接下来的路会非常的难走,未来的压力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你……”

    他微微的皱了下眉。眼前的女人,她涉世未深,以后的事,她能承受的住吗?

    “傅寒川……他的态度如何?”

    苏湘的脑子里立即的浮现傅寒川那一张冷硬的脸孔,她的手指微微的蜷缩了下,垂下了眼眸。

    她在手机上慢慢的写:“他是相信我的……”

    ……

    傅寒川在马路边放下苏湘以后,就立即的赶回了公司。

    其实在警局出来,乔深就已经返回公司严阵以待。

    陆薇琪那一方收到苏湘立案的消息,不会一点动作都没有,他得先把准备做起来。

    在傅寒川身边做了那么久,这点敏锐度还是有的。

    傅寒川大步的从傅氏大楼的大厅走过,乔深跟随在他身侧,快速的将他的应急预案说了下,然后说道:“傅总,大傅先生在他的办公室等着您。”

    董事长办公室里,傅寒川在傅正南面前,说了跟祁令扬一样的话。

    “在案子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风声也随时有走漏的风险,现在苏湘只是把时间点提前了。”

    “放屁!”傅正南用力的拍了下桌面,怒目瞪着他道:“本来这件事可以不公开,你没有管好你的女人!”

    原本一切还在控制中,偏偏又是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自己闯了祸,还这么的不知死活!

    傅寒川道:“苏湘的举动确实出乎我的意料,不过父亲,您应该了解我,我不喜欢被人拿捏胁迫的感觉。”

    “陆薇琪要求公道,苏湘就不能要求公道了吗?”

    “父亲,在这之前,其实您应该知道,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傅寒川的话还未说完,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了,傅正南的秘书一脸凝重的走了进来,他先看了一眼傅寒川,然后对着傅正南道:“董事长,傅太太推人,致使陆小姐坠下舞台的新闻在网络上传开了,现在网上一片讨伐声。”

    “现在我们大楼下,也涌入了很多的媒体要采访傅总,以及董事长您。”

    傅寒川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着,咬紧的牙关肌肉绷紧了起来。

    傅正南狠狠的瞪了一眼傅寒川:“你现在看到了?”

    傅寒川的手指一松,对着傅正南道:“乔深已经备好了会议室,我会放一部分媒体进来,先开一个简单的新闻说明。”

    楼下,卓雅夫人因为正好进入公司,被等候在大厅的媒体撞了个正着。

    保安努力的维持秩序也只能堪堪先护住卓雅夫人的安全,所有的记者都伸长了话筒递到卓雅夫人的面前。

    “请问夫人,关于傅太太推陆薇琪小姐,致使陆小姐严重受伤一案,您有什么看法?”

    “傅太太是真的推了陆薇琪小姐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