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86 她需要去把傅寒川带回家……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陆薇琪往安全出口看了眼:“他们没等你?”

    苏湘摇了摇头,用手机语音道:“不是,我的手链掉了,我在这里找找。”

    她不想跟陆薇琪多话,说完以后,便弯下腰继续找了起来。

    陆薇琪看着她一张张的座椅翻过去,看她那紧张的样子,眼睛里划过一道暗光。

    她笑了下,说道:“我来帮你一起找吧,这样可以快一些。”

    说着,她便也一起找了起来。

    几分钟后,陆薇琪在一张座椅下起身,对着苏湘道:“傅太太,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手链?”

    苏湘还在埋头找,闻言转过头去。只见一条银色手链在陆薇琪的手下轻轻晃动着,末端是白色珍珠的卡扣,正是她丢了的那一条。

    苏湘一喜,将手链接了过来,可惜断了,应该是不小心勾到了什么扯断的。

    她露出遗憾的表情。

    不过没关系,回头去柜台叫人维修就可以了。

    苏湘跟陆薇琪道了谢,手链已经找回来了,那她就该出去跟傅寒川他们汇合了。

    不过……

    苏湘看了一眼陆薇琪,用手机语音道:“陆小姐怎么还没有卸妆呢?他们都在等你。”

    陆薇琪笑了笑,往舞台上看了一眼,忽然说道:“傅太太,既然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不如陪我聊会儿天,好么?”

    苏湘微蹙了下眉,她跟陆薇琪没什么好谈的,不过陆薇琪帮她找到了手链,就这么拒绝了她又说不过去。

    苏湘想了想,只得点头答应。

    陆薇琪微微一笑,往舞台上走上去,苏湘跟随在她身后,两天一起到了台上。

    头顶的光倾泻下来,淡淡的照在两人身上。

    陆薇琪走到舞台的最边上,直接坐了下来,双腿松松的垂着,苏湘看了看她,在她旁边也坐了下去。

    前面是一排排空了的座椅,幽暗但也宁静。

    苏湘看着前面,感觉心里也安静了下来。

    陆薇琪抬头看了看灯光,再看向苏湘说道:“我可以叫你苏湘吗?”

    苏湘回头看她,只听陆薇琪接着道:“叫你傅太太,总觉得有种生疏感,我可以叫你苏湘吗?”

    对苏湘来说,叫什么无所谓,她点了下头,陆薇琪微微一笑,转头看向前方,双腿轻轻的晃动起来,显得惬意。

    “你人很随和,难怪寒川喜欢你。”

    喜欢?

    苏湘看了一眼陆薇琪,她的侧脸在光照下柔和,但看起来有些忧郁,苏湘低头捏着手链的两端,试图接上去,这样她就能保持沉默了。

    陆薇琪刚才的那一句话,似乎只是那么随口一说,说完后也沉默了。

    就这么安静地过了一两分钟,陆薇琪的双手往后撑在地板上,抬头看着头顶的灯光,说道:“你知道吗,我每一场演出结束后,就喜欢在舞台上坐一会儿。”

    “这个时候很安静,所有的掌声都不见了,就只有安静。”

    “热闹过后就是寂寥……这个时候,心里会很空,不知道自己的下一分钟是怎样,明天又该是什么样子……”

    “但我后来发现,我的生活,就是一场又一场的表演,从俄罗斯到美国,法国,到英国,一场场的跑下去,换的只是舞台跟观众,不同的国家……”

    “再后来,我就不想了,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将每一个动作演绎成教科书那样,我就能得到掌声……我觉得我在厌倦那样的生活……”

    苏湘转头,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皱起了眉毛,似乎很困惑她目前的状态,不过不知道她跟她说这些做什么。

    她没有在舞台上待过,无法体会她的心情,而且她们不熟,之间也没有共同语言。

    这时候,陆薇琪也侧头看向了苏湘,两人的目光在灯光下看着彼此,陆薇琪坐了起来,慢慢的说了起来。

    “我曾经有另一个选择机会,结婚,生孩子,跟我爱的人幸福的生活。”

    苏湘目光微微一动,眉毛皱了起来,她说的机会,就是傅寒川。

    她想了下,在手机上写了起来。

    “可是你离开了他,选择了舞台。”

    现在,苏湘可以理直气壮的跟陆薇琪说这句话。

    ……记忆分割线……

    早晨,苏湘窝在被窝里一动不想动,情绪比起前几天要低落很多。

    今天就是陆薇琪最后一场演出的日子,她把票放在了他的书房,很显眼的位置,还特意的贴了便利贴,他肯定看到了的。

    如果他要去便去,反正她是肯定不会去的。

    苏湘把被子拎了起来,将整个头都埋了进去,却禁不住的心烦意乱,更加睡不着。

    傅寒川走了进来,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居高临下的睨着她,面无表情的道:“起来。”

    苏湘不但没起来,还把被子扯了回去,翻了个身继续赖着。

    “你不是说要去看陆薇琪的演出吗?不起来?”

    苏湘躺不住了,她嚯的坐起来,水汪汪的杏眼瞪着男人。

    她什么时候说要去看演出了,是她觉得,他会想去看,才把票放在那里的!

    人家把他的奖杯都还回来了,最后一场演出,不去看她一场,万一以后觉得遗憾,不又来怪她?

    傅寒川瞥了她一眼,从衣柜里拿出她的衣服往她身上抛。

    “给你十分钟的洗漱时间。”说完他人就走出去了。

    苏湘瞧着面前的那几件衣服,捏了捏拳头,还真的穿起了衣服。

    浴室的门关着,苏湘在里面洗漱,只听门口站着的人说道:“陆薇琪做了她的决定,不管她是不是后悔,都不再与我有关系。你要自己生闷气,是你自己的事,也跟我无关。”

    苏湘刷着牙,手臂一用力,差点刷破了牙龈。

    虽然男人说的话很不中听,不过心里却好像在冒小泡泡。

    出门的时候,她戴上了傅寒川送给她的手链。

    ……记忆回来的分割线……

    陆薇琪苦笑了下,叹了口气,她道:“不是我要选择舞台,而是我当时的情况,让我只能这么选择。”

    “他一直以为,是我为了追求梦想,将他放在第二位。可是他不知道,我之所以那么做,是想要有一天,能够很自信的站在他的身边,可以与他并肩。”

    “早几年前,我家就没落了……”

    她看向苏湘,又苦笑了下,继续道:“那时候,我的父亲就曾经劝我说,嫁给傅寒川,这样我们陆家就能够东山再起了。”

    “但是我没有那么做,我有我的自尊跟骄傲。我受不了跟他站在一个不平等的位置。”

    苏湘的手指慢慢的收紧了起来,手链的坚硬,在她的掌心握出了纹路。

    自尊跟骄傲,是说她没有吗?

    她知道什么!

    苏湘在手机上写的时候,陆薇琪轻笑了下,转头看向前方,脸上忽然容光焕发了起来,她道:“你不知道他在赛车场上有多么意气风发,像是一阵风呼啸而过,他能点燃所有人的热情。但是当他捧着奖杯向我走来,向我求婚那一刻……”

    她越说越激动,目光里闪出了泪花:“这一阵风,愿意为我停留……”

    “没有人知道,那一刻,我的心都快跳出来。惊喜,狂喜,将我淹没……”

    “那一刻,我几乎就点头答应他了。那一天晚上,我跟我的母亲说,我想要结婚了。”

    “可是……可是……”

    陆薇琪眼中的激动慢慢的沉寂了下来,苏湘的语音手机说道:“可是你还是选择了去俄罗斯,你的理智让你保持了清醒,你放弃了他。”

    不管陆薇琪说了什么,苏湘都坚定的把傅寒川的那句话当作武器。

    她跟傅寒川的回忆再美再激情,都改变不了她离开了傅寒川的事实。

    这个时候,苏湘甚至有些心疼傅寒川。

    他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说起过跟陆薇琪的过去,他的骄傲也不容许他在她的面前说起。

    他那样一个骄傲的男人,向一个女人珍而重之的求婚,可是那个女人,却将他的这份珍重踩在了脚底。

    那时候的他,肯定不好受。

    陆薇琪看着苏湘,缓缓的摇了摇头:“不,我没有放弃他。”

    她看向前方,语气干平的道:“那一天晚上,我的母亲告诉我说,俄罗斯舞蹈团发来消息,愿意与我签约,让我过去继续学习。”

    “如果能在那里站稳脚跟,我就有机会站在世界的舞台上,那我就有机会,跟他并肩的站在一起了。我就不会是他的累赘,被人看不起。”

    “苏湘,被人当成是累赘,被人看不起的这种感觉,你应该是最了解的吧?”

    苏湘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脸色倏地涨的通红。

    这个时候她再听不出来陆薇琪话语中的意思,就是傻了。

    她拿起手机,正要写的时候,她的手被陆薇琪握住了。

    “我以为接受了他的奖杯,就是接受了他的求婚。所以我决定去先去俄罗斯……我知道他会生气,我想等他平静下来,再告诉他原因,他会明白我的。”

    “再说我们之前吵架了那么多次,我们最后都和好了。”

    “可是不等我打电话给他,国内就传来了他的消息。”

    “你上了他的床,闹得满城风雨。那一刻,你知道我什么感受吗?”

    陆薇琪的语速越来越快,一口气说了许多,在这个时候,她停顿了下来喘气,眼睛通红。

    那一双通红的眼,直直的盯着苏湘,手指紧掐着她的手腕,咬着牙关说道:“你趁虚而入,抢了我的未婚夫!”

    “我以为傅寒川为了报复我,才上了你。那一刻,我都快疯了,我把我舞蹈室的一切东西都砸了,把我的舞衣、鞋子,全都扔了,我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

    “我那么痛苦,我恨他背叛了我!”

    “可后来我知道的真相,是你算计了他!”

    苏湘看着面前一张狰狞的脸,哪里还有那个优雅高贵的陆薇琪的影子,她一副凶狠样,像是恨不得要把她撕碎了。

    苏湘动了下手腕,想要挣脱她,但是陆薇琪更用力的掐住了她,捏的她骨头都好像要碎了。

    “但他还是娶了你!”

    “当我看到报纸上的那些报道,我差点崩溃,我的矜持、骄傲在那一刻变成了碎片!”

    “苏湘,你算是什么东西?你们苏家挣扎在破产的边缘,你的父母为了逃避责任一死了之,你的哥哥贪婪还是个废物,而你,你只不过是个哑巴,他怎么能娶了你!”

    “你又有哪一点,配的上他!”

    苏湘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再温顺的脾气,在这一刻也不能忍。

    她使劲的甩开了陆薇琪的手,站了起来,往后走了几步,一边在手机上写,一边调取出常用语句,以求用最快的将她的意思表达出来。

    “你既然那么爱他,不能忍受跟他分开的痛苦,那又何必一定要去俄罗斯?”

    “你说是为了拥有更多,可以跟他比肩,在我看来,你只是放不下你的野心!”

    “你希望事业跟爱情都能获得最大的成功而已!”

    陆薇琪坐在台板上,愤恨的眼睛瞪着苏湘,她站了起来,大声道:“你知道什么!我跟你这种人,根本不一样!”

    “你可以厚着脸皮在傅寒川的羽翼下活着,我没有你那么轻贱!”

    苏湘也不示弱,继续写着说道:“是你自己没有想明白,故作清高的把自己的爱情折断了,怪不了别人。”

    “你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不顾他的想法跑去了俄罗斯,凭什么就认定了他一定会谅解你,等着你?”

    “你那样伤他的心,就算当时没有我的出现,他也会有别人!”

    “你住口!”

    “你算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陆薇琪快步走到了苏湘的面前,抬起手一巴掌挥了下去,“啪”的一声,苏湘手机从她手里被打飞了出去,同时,她的手背一阵火辣辣的疼。

    两人的目光一起随着那滑远的手机看过去,陆薇琪眯了眯眼,凶狠的盯着苏湘道:“你以为凭着一支手机,你就能说话了吗?”

    “这也改变不了,你是个哑巴的事实!”

    她轻漫的冷笑了一声,走过去,一脚将那手机再踢了出去,手机在地面上平直的移动,到了舞台的边缘直接掉了下去。

    苏湘跑到舞台边缘,看着地上碎屏了的手机,就听身侧讽刺的声音再起。

    “你永远也配不上傅寒川!”

    苏湘一再的被羞辱,垂着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咯吱咯吱的响,陆薇琪睨了一眼她的双拳,再次的冷笑了一声。

    “怎么,觉得羞愤难当?”

    “抢了别人的男人,你凭什么还能理直气壮?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宁可当晚就一头撞死在墙上。”

    “你以为,你是被你哥哥强迫的,你就是无辜的了吗?”

    “如果你觉得无辜,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自尊的话,就应该退出来,把你偷的抢的,属于我的幸福都还给我!”

    “苏湘,我这次回来,是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的!”

    “傅赢,他本该是属于我跟傅寒川的孩子!”

    这一刻,苏湘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被挑断了。

    她的喉咙里发出了“啊”的一声难听的声音,一巴掌打了上去,陆薇琪没有躲开,脸被打的偏了过去,上面立即浮起了五指印。

    陆薇琪捂住了脸,眼睛里泛着泪光,一脸委屈的道:“傅太太,你觉得你高高在上就能打人了吗?”

    苏湘眉毛一皱,不知道她这一变化又想干什么,不待她细想,只见陆薇琪的身体晃动了下,然后整个人往后面倒去,苏湘一急,本能的想要抓住她,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啊……”一声惊呼声,苏湘只觉得眼前一晃,陆薇琪的身影就不见了。

    她吓得睁大了眼睛,看着此刻已经倒在了地上的陆薇琪,她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好像有液体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

    阴影中,那件白色的芭蕾衣渐渐的变成暗红……

    这时,身后一声爆怒声响起。

    “你在干什么!”梁易辉从后台的入口跑上来,他撑着台面一跃而下,蹲在了陆薇琪的身侧,看到没有了声息的陆薇琪,梁易辉双眼泛红的看向苏湘。

    “你把她推了下去!”

    苏湘摇头,再摇头,她没有把陆薇琪推下去,是她自己掉下去的。

    苏湘手忙脚乱的比划起了手语,但梁易辉根本不看她的,蹲在陆薇琪的身侧一声声的叫唤她。

    “薇琪!”

    “薇琪!”

    他不敢碰她,可是看她身体里流出那么多的血,又急的不行,慌乱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急救电话。

    这时候陈晨也跑了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陆薇琪,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

    梁易辉双眼赤红,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她把薇琪推了下去!”

    陈晨一看站在一边急红了脸的苏湘,用力的推了她一把,苏湘被推得跌倒在地,顿时手掌跟臀部一股痛意袭来,她疼得皱紧了眉毛,就听陈晨愤怒的道:“我就知道你来看薇琪的演出根本不安什么好心!”

    “她都已经退出了,你还不放过她!”

    ……

    大厅外面,莫非同跟傅寒川已经抽完了两根香烟。

    莫非同知道陆薇琪卸妆需要一段时间,他将手里的烟屁股摁在垃圾桶顶端的沙盘上,看着傅寒川道:“你老婆怎么还没出来,她又不需要卸妆补妆。”

    傅寒川微蹙了下眉,苏湘去洗手间的这一段时间确实有些长。

    不过他以为苏湘不想跟莫非同同场才故意的在洗手间磨蹭时间。

    但这时间也太长了。

    正要去看一下,这时剧院大门口一辆救护车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几个医护人员抬着担架火速的往里面跑进去。

    莫非同的目光随着那些人进去,漫不经心的道:“这演出都结束了,里面都没人了,怎么还来救护……”

    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两人对视了一眼,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拔腿跟着跑了进去。

    ……

    苏湘的手掌还在火辣辣的疼着,好像蹭破了皮,但是这个时候,她顾不上这些了。

    她看着陆薇琪被医护人员抬着上了救护车,也看到傅寒川沉着一张脸跳上了救护车。

    从头到尾,除了进入演出厅,他看了她一眼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她,目光一直的盯着陆薇琪那一张毫无血色的脸。

    车门在苏湘的面前关上,呼啸着的救护车迅速离去,那急切尖锐的响声在提醒别人,生命可贵。

    苏湘的身体一片冰凉。

    这个时候头顶的阳光已经黯淡了下去,风吹过来冰冷刺骨。

    她愣愣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木讷的转身再度的走回了演出大厅,走到那个台下。

    她碎屏的手机被人遗忘在那里,躺在惨淡的阴影中。

    苏湘忍着坐骨的疼痛,弯腰将那支手机捡了起来,没有再看地上的那一滩血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傅寒川走了,他的车还在停车场,但是她没有他的车钥匙,明知道打不开,她还是拉扯了几下车把手,噔得她手指骨生疼。

    她呜咽了一声,身体沿着车子缓缓的滑坐了下去。

    身体里蔓延出来的无力感,让她不知道该做什么。

    她扶着额头,侧头看着不远处一根在寒风中簌簌发抖的野草,一滴眼泪从她无神的眼睛里滑落下来。

    她连忙擦了擦眼睛,哽咽的吸了吸鼻子,扶着车站了起来。

    她得去一趟医院,陆薇琪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她好像听到有人说送古华医院。

    不知道她的伤势怎么样,另外,她也需要去把傅寒川带回家。

    医院里,陆薇琪还在手术室内抢救,苏湘站在走廊的转角,她没有再往前。

    那些人都是陆薇琪的朋友,他们认定了是她把陆薇琪推下舞台,她这个时候过去,只会更加的激怒他们。

    苏湘没有再看别人的表情是怎样,目光看向那个最里侧的男人。

    阴影打在他的身上,将他整个人拢在里面,看上去更阴沉了一些。

    他呢?

    他相信是她推了陆薇琪吗?

    苏湘的嘴唇微动了下,垂下了眼眸,双手捏着那根断了的手链在指尖来回搓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医生摘下口罩,对着众人说陆薇琪已经脱险,只等她清醒的时间。

    护士推着病床将陆薇琪从手术室内推了出来。

    苏湘看着那些人围在陆薇琪的病床旁边,跟着护士一起往病房的方向走去,走在最后一个的是傅寒川。

    他的脚步稍微的停顿了下,然后跟着走了上去。

    苏湘默默的收回目光,拎着手链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