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085 变态呀!

时间:2018-04-23作者:一湖深

    陆家别墅。

    陆薇琪有一间个人舞蹈室,此时,她穿着舞蹈服,在里面挥汗如雨。

    她的形体优美,将每一个动作都演绎到完美,脸上的表情也随着动作节拍忽而喜忽而忧,将自己完全的融入角色中,转体、跳跃……她微蹙了下眉,脚下微微一晃,稍微停顿了下,又继续跳了起来。

    她的动作越来越快,比音乐的节奏还快了一拍,“咚”的一声,陆薇琪收不住脚,跌倒在了地上。

    她扶着脚踝,额头抵在膝盖上半天没起身。

    她拜托莫非同组织漠野的骑马,想让傅寒川记起往日的一些回忆,可是没有想到他带来了妻子跟儿子。

    而现在,亲眼看着她爱的人,背着另一个女人漫步在雪地里,成为了他们的回忆,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要爆裂开来了。

    她跟他的回忆,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才三年!才三年他就忘记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吗!

    万茴站在门口看她练舞已经好长时间,她走了进去,将音乐按停了,对着坐在地上的女儿冷声道:“起来,继续。”

    陆薇琪抬头看了看她,有些疲惫的道:“妈,我想休息一下。”

    她站了起来,走到一边休息椅上拿起上面的毛巾,擦了擦汗,坐在那里不动了。

    万茴板着一张脸,递过去一杯水:“我告诉过你多少次,跳舞要专心,不然你很容易受伤。”

    “给我看看。”

    万茴半蹲在地上,小心的扶起陆薇琪的小腿,从膝盖处一直捏到脚踝,确认她刚才没有因为那一下受伤,才放下了她的腿。

    陆薇琪喝着水,看着母亲的动作,垂下了眼眸淡淡说道:“我没事。”

    万茴站了起来,神情更加严厉了一些说道:“你最近的心思不在跳舞上。”

    这话是用很肯定的语气说的,还有些责备。

    陆薇琪没有吭声,她心里有火,却不知道该怎么发泄,脑子里全是她今天看到的画面,让她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万茴看了她一眼:“今天又去傅家了?”

    陆薇琪抿着嘴唇,万茴道:“既然你跟傅寒川没了缘分,就好好的把心思放在跳舞上。没了一个傅寒川,你就没有别的目标了吗?”

    “你的梦想,是站在世界最高的舞台,在……”

    万茴还没说完,陆薇琪紧捏着水杯打断了她道:“妈,你生下我,你后悔过吗?”

    万茴眉心一皱,看着这个她一手教养长大的女儿。

    “妈,这些年,你因为我觉得幸福过吗?”

    陆薇琪眸光平静,淡淡的看着她的母亲,唇角挂着笑,但是却看不出她在笑。

    这个时候,她想哭。

    昨天,她去傅家老宅,那个孩子软软糯糯的叫她姨姨,一双眼睛澄澈明亮,粉雕玉琢,洋娃娃似的。

    他乖巧可爱,就连调皮的时候都不让人讨厌。

    她抱了一下那个孩子,那一刻心里有种一下胀满了的感觉,好像拥有了全世界。

    可看着那孩子的脸,心里就慢慢的变成了失落、嫉妒与愤恨。

    如果那一年她没有走,那这个孩子,就是她跟傅寒川的,他会叫她妈妈,而不是姨姨。

    她有名有利,却只能自己一个人冷冷清清,她除了跳舞,什么都没有!

    所以,她很想问问她的母亲,当年为了爱情生下她,后悔过吗,因为她而幸福吗?

    她倒是……觉得跟自己爱的人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这样很幸福。

    万茴望着女儿的脸,眼睛微微闪烁了下,过了会儿,她的声音缓和了些:“薇琪,你只要知道,妈是在以过来人的身份教导你,引导往你该去的路上走。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你能好。”

    说着,她停顿了下,看了一眼陆薇琪的舞鞋,语气又冷淡了下去:“但如果你没有心思在这份事业上,这芭蕾,不跳也罢!”

    “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万茴说完以后就走了出去,陆薇琪茫然的看着空空的舞蹈室。

    四周都是镜子,将她的身体,她的脸照的无所遁形。

    陆薇琪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眼睛里空空的。

    从她出生起,她就被万茴引导着往这条路上走,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其实她并不是那么的爱跳舞,可真的要是不能跳舞了,她的心里又空落落的了。

    陆薇琪一个人独坐了很久,拿起了放在架子上的手机。

    莫非同正在他的庄园悠闲度假,接到陆薇琪的电话,眉心微皱了下,他接了起来,同时将手里的一颗网球用力的往前丢出去。

    黑色的拉布拉多看准了丢球的方向,飞奔了出去。

    电话接通了,但是对方却不出声,莫非同道:“怎么啦,新年过得不愉快?”

    “没有。”陆薇琪的语气听上去并没什么不快,她稍停顿了会儿,语气轻快的道,“就是问一下,我巡回演出的最后一场,你们还来看吗?”

    莫非同笑着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大事儿呢,你的演出,我当然来支持。”

    电话那头轻轻的笑着道:“我以为你看多了,就不想再看了呢。”

    “怎么会。”

    这时候拉布拉多已经将网球给叼了回来,兴奋的对着莫非同摇尾巴。莫非同将球拿过来,又用力的投掷出去。

    “放心,你的最后一场演出,我肯定来支持。到时候送你十只大花篮,祝贺你巡回演圆满结束。”

    “那就谢谢了。”陆薇琪先道了谢,随后又不说话了,莫非同觉得她有心事,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

    陆薇琪不像是一个在别人来不来看她演出这种问题上纠结的人,她也没有必要特意的来问一句。

    莫非同握着手机有耐心的等着她说话,拉布拉多咬着球又回来了,他拍了拍狗的脑袋,给了它一根咬骨,让它自己玩去了。

    “非同,最后一场,你能帮忙让寒川跟傅太太来观演吗?”

    “……”

    “你也知道,这场演出结束后,我就要去西班牙,参加傅氏公司的那个旅游综艺了。这一走,大概又要好几个月大家不能一起见面,就想大家再聚一聚。”

    “……”这回换莫非同沉默了,过了会儿,他道,“你想要大家来看你的最后一场演出,这没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要那哑巴也来,她跟你又没有什么牵扯。”

    电话那头的陆薇琪苦笑了下,她惆怅的道:“非同,你知道的,因为签约傅氏的事情,寒川对我一直有意见。在马场的时候,我想跟他和解,但你也看到了……说起来,那次让你为难了。”

    上次漠野骑马的聚会,是陆薇琪让莫非同帮忙组织的,但是最终弄了个不欢而散。

    莫非同没有出声,陆薇琪接着道:“年前我偶然遇见傅太太,就让傅太太帮我把那奖杯转交给他了。我……”

    听到这里,莫非同惊讶了下,打断了她的话道:“什么,你把奖杯还回去了?”

    “是啊。”陆薇琪轻笑了下,肯定的称是,“我一直说我放下他了,跟他结束了。那天马场回来,我看到那个奖杯,忽然发现要说真正的放下,他的东西还在我这里,又怎么能叫真正的放下,所以,我还回去了。”

    莫非同想象陆薇琪此时的表情,会是惘然,痛苦,纠结还是释然?

    “说实在的,奖杯还回去以后,我整个人都放松了很多。”

    “不过,我觉得我可能说的不够清楚,也可能是我的方法错了,我觉得傅太太好像对我有些意见。所以,我想趁着机会,大家再聚一下,我跟他……彻底的和解了,才能放心的出国。”

    “傅太太是寒川的妻子,我觉得我跟寒川既然是朋友关系了,不如大家大大方方的见面,交个朋友,免得以后再见面尴尬。再说,我也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让寒川跟傅太太之间弄得不愉快。”

    莫非同沉默了会儿,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想想办法吧。”

    话是这么说,但一个是现任太太,一个是前任女友,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有握手做朋友的那一天。

    莫非同总觉得陆薇琪这话怪怪的,不过到底哪里奇怪,他又说不上来。

    认识陆薇琪的人都知道,她这个人追求完美,在人际关系上,也是努力让所有人都喜欢她,在那么多的艺人明星当中,她的黑粉几乎没有。这么一想也就释然了。

    另一边,苏湘跟傅寒川在雪地里散完步回去以后,傅寒川就开车带着她出去了。

    此时的大商场里,苏湘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试了试弹性,决定买这个布艺沙发。

    傅寒川已经刷完了卡,买的却不是苏湘看中的那款米白色的布艺沙发,又是一款深棕色的真皮沙发。

    ——为什么不买我喜欢的,我用的次数比你多。

    苏湘有些不高兴,她都睡沙发去了,还不能买一款她喜欢的吗?

    傅寒川勾过她的肩膀,大手捉着她小手,捏了捏她细细的手指头,在她耳边坏坏的道:“我比较喜欢你像只小野猫,把沙发都抓破的样子。”

    暖暖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朵上,低淳的嗓音一直钻到她的耳蜗,苏湘的脸立即刷红了,嗔怪的瞪了男人一眼。

    色胚,变态呀!

    苏湘脸颊红粉粉,眼睛水汪汪,那一眼像是带了钩子似的,瞪得傅寒川心猿意马了起来。

    脑子里就记得她雪白的身体趴在深色的沙发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别看她看起来乖乖巧巧,惹毛了她,还真的像是只小野猫,劲儿劲儿的。

    那诱人的模样,让他此时小腹就又窜起了一股火苗,想扑着她在沙发上再弄一回。

    苏湘不知道傅寒川此时所想,早被他那一句荤话气得跑远了。

    这混蛋真的是烦死她了,怎么能在商场里说这种话呢,那售货员都看着她了。

    苏湘快步走了好长一段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卖电器的地方。

    一台一面墙似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科幻片,震撼的画面跟在电影院似的,好多人围在那里看,但是更多的是被那售价给吸引了。

    这价钱,可以买一辆中高档的汽车了。

    不过苏湘觉得,电视汽车各有所爱,有人能舍得花房子的钱去买一辆车,就有人舍得一辆车的钱去买一台电视机。

    正在她凑热闹的时候,屏幕一变,上面出现的人叫她怔在了原地,胸口一阵窒闷。

    屏幕上,陆薇琪在大剧院表演的一段被播放了出来,漆黑的舞台,只有一束光照在她的身上,她蹲在地上,缓缓站起,灵活的双臂展开再收拢,挣脱不得束缚。

    她高贵,又显得哀伤。

    她爱的人,爱上了黑天鹅……她很痛苦……

    傅寒川走过来,看到苏湘的异样,往电视屏幕上扫了一眼,眉头皱了下,上前拉住苏湘的手臂,拖着她往前走:“你又不爱看芭蕾舞剧,有什么好看的。”

    苏湘被他拽得踉踉跄跄,她抬头看着男人低沉下来的脸色。

    他迫不及待的拉她走,是自己也不想面对那个人吗?

    她想起来,那天陆薇琪给她奖杯的时候,还把演出的门票也送给了她,说是这次巡回演出的最后一场了。

    这天晚上,傅寒川书桌上的电脑屏幕上又贴了一张便利贴:上次陆小姐还送给我两张票,你要去看吗?

    在键盘上,两张演出票躺在上面十分显眼,傅寒川拿了起来,随手就要往垃圾桶里丢,但是正要丢进去的那一刻,他的手收了回来,目光凉淡的落在票面上面。

    ……

    正月里,正是电影贺岁档火热的时候,也是大剧院爆满的时候。

    陆薇琪巡回演出的最后一场,此时不看,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再看了,这一场演出的人数,达到了开演以来的人数之最,很多喜欢她的人甚至从国外飞过来看。

    在门厅,摆了无数的鲜花,可见她的人气之高。

    莫非同指着最显眼的一排巨大花篮,得意的道:“我送的,怎么样,好看吧?”

    裴羡轻嗤了一下,评价道:“俗。”

    莫非同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早前跟陆薇琪说了要送花篮,当然说到做到。

    这么多的花篮,就算别的人一朵花都不送,这也足够撑场面了。

    乔影吊在裴羡的手臂上,看着那么多的花,笑嘻嘻的道:“说实在的,我挺羡慕的。要不你也去买十几二十个花篮摆在我们医院门口?”

    裴羡奇怪的道:“你一个妇科医生,要这么多花做什么?”

    “威风啊!”乔影摸了摸鼻子,“你不知道现在闹医有多恐怖。你看,这么多花摆在我们科室走廊,这样人家一来,就知道我是有大佬罩着的,就不敢找我麻烦了。”

    裴羡被她的脑回路弄得哭笑不得:“行啊,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你就等着。”

    两人正说话间,莫非同的视线往大厅的方向盯着,时不时的看一眼腕表。

    乔影问道:“你在等谁,交新女朋友了吗?”

    一说到这个,乔影就乐了。被莫非同看上的女人,估计以后过的有点悲催。

    莫非同不但没情商,还没智商。

    有哪个女孩子喜欢看到自己的男朋友给别的女人送那么多花的。

    莫非同瞪了她一眼:“我叫了傅少那两口子,在等他们呢。”

    乔影一听“傅少”,跟裴羡对视了一眼,扯了扯他的衣角,用口形说道:“撤吧。”

    傅寒川妨得紧,不让她跟苏湘有正面接触,不过这次,她不想再一个人玩了。

    裴羡挑了下眉,对着莫非同道:“礼物我已经送到了,乔影肚子痛,我先带着她回去休息。”

    打了个招呼以后,裴羡就搂着人往门口走了。

    莫非同过了一秒钟后反应过来,乔影肚子痛,裴羡怎么知道?

    不过不容他多想,前面傅寒川跟苏湘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两人朝着他走过来,莫非同又看了一眼苏湘,说道:“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

    傅寒气表情淡淡的:“不是说最后一场了,错过就要等很久?”

    陆薇琪的团队之前就曾宣布,这场巡回演出以后,她将要进行修整,所以才有跟傅氏签约的档期。

    说着,他睨了身侧的小女人一眼,苏湘低垂着眼皮,察觉到傅寒川看过来,脑袋往旁边侧了过去,挠了挠后脑勺,一副别扭样。

    傅寒川唇角不屑的微扯了下,看向莫非同道:“走吧。”

    几人一起往后台走去。

    后台里,陈晨跟梁易辉都在。

    梁易辉一双阴冷的眼看着傅寒川夫妻走进来,后台的气氛立即起了微妙的变化,一边剑拔弩张,随时准备攻击人的状态,另一边是闲庭信步的走着,根本没把人放在眼里。

    梁易辉可没有忘记苏湘给他的一巴掌,横着眉毛凶恶道:“你来干什么?”

    陆薇琪正在上妆,立即转过身去急道:“易辉,傅太太是我请来的客人,你可别给我在这儿砸场子。”

    梁易辉看了陆薇琪一眼,冷哼了一声后走了出去。

    经过上次,傅寒川跟梁易辉是彻底的闹僵了。

    陆薇琪无奈的看了一眼梁易辉的背影,再看向苏湘时,微笑着道:“我原本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让大家聚一聚,握手言和的。易辉他小孩子脾气。你别介意。”

    苏湘扯了个不自在的笑,一个对她态度恶劣的成年男子,她很难把这样的人当成是小孩子脾气。

    不过,她也没有要跟人较真的意思,毕竟那人没有再对她怎么样。

    陆薇琪一看苏湘的表情,笑着道:“不过傅太太能来,我就觉得很高兴了。”

    苏湘微微笑了下,拿出手机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和婉清甜的嗓音从手机的声筒里冒了出来。

    “祝你演出顺利。”

    这几个字出来,让除了傅寒川以外的所有人都惊愕住了。

    “小……”刚说了一个字,莫非同没有说下去,指着苏湘的手机看向傅寒川,“这怎么回事?”

    莫非同终于把完整的话说了出来。

    傅寒川神情淡漠的扫了一眼苏湘,闷着声道:“有人设计了一款可以发声的app。”

    莫非同瞧他的神态不太对,挑了下眉看向苏湘,不过没有再说什么。

    他记起来,苏湘之前好像参与了祁令扬的一个什么项目,他差点给忘了。

    还真的给设计出来了。

    陆薇琪虽然震惊苏湘能发声音了,但脸上依然保持着处惊不变的笑意,对着苏湘道:“谢谢。”

    她的目光轻轻的扫了一眼苏湘手腕上闪烁着银光的手链。

    目光一转,她看向傅寒川,他的手里捧着一束黑色郁金香:“这花是送给我的吧,你上次送的也是这个。”

    傅寒川把花束递给她,同样的说了一句:“祝你演出顺利。”

    低沉的声音,不带分毫的感情,听上去更觉疏离。

    陆薇琪的眼眸微暗了下,她微笑着接过花束,手指却在不自觉的收拢。

    就连祝贺词,也一定要跟那个女人说的一样吗?

    他难道不知道,他们的亲密,是在她的心上扎针吗?

    陆薇琪手捧着花,神态自若的走到窗台那边,已经堆起来的花山那里,将花放在了最顶端,笑着说道:“还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最喜欢什么花。谢谢。”

    莫非同一愣:“你喜欢黑色的郁金香?”

    女人不都喜欢红红粉粉,要么白色黄s色那种颜色淡雅的花吗?

    黑色,这种颜色在花上上面,好像很少有人喜欢。

    陆薇琪笑着解释道:“黑色郁金香代表皇冠,我跟寒川说过,没想到他一直记得。”

    说着,她的余光瞥了一眼一边站着的苏湘,她的目光在看那束花。

    “哦……”莫非同拉长了语调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傅寒川说道,“这花很难买到吧?”

    傅寒川依然语调平平,不怎么在意的道:“有钱就可以。”

    他看了眼苏湘,握住她的手,对着陆薇琪道:“不打扰你准备,我们先出去。”

    他点了下头,就牵着苏湘走出去了。

    经过傅寒川这么一说,莫非同回过神来,陆薇琪就要上台表演了,便也退了出去。

    一直站在角落,默不吭声的陈晨这才走了过来说道:“薇琪,你怎么能把奖杯送还给他呢?你还让那个女人也来看你的演出,你这不是给自己插刀吗?”

    上次经过陆薇琪的提醒以后,这次再见到苏湘,她没有跳出来找她的麻烦。那女人大概也心虚见到她,没有做出什么事来。

    不过对于奖杯的事,她还是不能理解。

    那奖杯,是陆薇琪仅有的念想了,只有她知道,陆薇琪走到哪里都带着。

    就这么还回去,还是让那个女人转交的,真舍得?

    心里是什么滋味啊,她都觉得难受。

    陆薇琪做着最后的准备,化妆过后的脸蛋光彩照人。她对着镜子左右脸都看了下,站起来检查身上的演出服。

    “陈晨,我要放下这段感情,就是不想再看到那奖杯触景伤情。你就别为我担心了,祝福我就好。”

    陆薇琪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要上台演出了,祝我好运。”

    陈晨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看了她几秒钟,才点了下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只是替你难过,不过如果你真的放下了,对你也是好事。”

    “这样,你也能重新开始新的感情。”

    陆薇琪笑了笑,又拍了下她的肩膀,打开门往舞台那边走过去。

    外面的演出大厅,苏湘跟傅寒川一起,坐在视野最好的位置。

    灯光暗了下来,只有前面的舞台上点着几盏最基础的照明灯。

    过了会儿,连那照明灯也暗了下去,另一束明亮的灯照射在前面暗紫色的帷幕上,帷幕缓缓的往上移动拉开了……

    在舞台上,苏湘看到了光芒万丈的陆薇琪,难怪有那么多的人喜欢她。

    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扣住人心,让人的情绪也随着她的舞动而牵引着。

    当最后一个音符止住,那一道人影也停留在了最后一个动作上。

    全场的掌声在这一刻响了起来,如雷鸣般震动耳膜。苏湘望着台上那个对着观众微微而笑的女人,此刻,她不得不说,她真的好厉害。

    她曾经为自己的手语舞被观众认可而沾沾自喜,但看到这种真正的芭蕾剧时,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演出结束,观众们三三两两的离场。因为莫非同之前说,表演结束后大家一起去他的庄园庆祝,他们这些人便留了下来。

    莫非同跟傅寒川抽烟去了,苏湘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整理头发的时候,忽然发现她的手链不见了。

    她本身从来不带饰品的,不过那一条手链是傅寒川送给她的新年礼物。

    结婚三年,他从没送给她什么东西,今年倒是送了他一条。临出门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想的,她把那条手链戴了出来。

    傅寒川第一次给她送礼,要是被他知道手链弄丢了,又该发脾气了。

    苏湘从洗手间出来,返回了剧场大厅,在原先坐过的座位那边翻找了起来。

    大剧院的热闹散尽,一下子空旷了下来,冷冷清清,苏湘翻动座椅的声音显得突兀。

    “傅太太,是你吗?”一道轻柔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

    苏湘回头看过去,就见陆薇琪穿着演出服站在台上,看着她这边。

    此时的剧院灯光昏暗,就只有上面几盏基础照明灯发出微弱光芒。

    陆薇琪从台上走下来,到了苏湘跟前:“真的是你啊,你怎么还在这里,没跟寒川在一起吗?”
小说推荐